第三十六章 三轮三轮

    芃芃吓坏了,轻轻拉着宋双的衣角:“双双,你怎么了?”

    宋双抽了一下鼻子,道:“我们这样做是不对的,走,去帮他把车要回来。”

    芃芃说:“不是说好的吗,先惩罚惩罚他,让他来求咱们,再把车还给他。”

    宋双说:“我改主意了。”

    刘汉东很懊恼,来接孙奶奶回家,人没接到,三轮还被交警没收了,他有些后悔不该把银行卡捐出来了,身上没钱,难倒英雄汉啊,一辆钱江125加上改装费大几千块钱总是要的,是向妈妈伸手要钱,还是找山炮再借?要么去给花豹当打手,先预支一些再说?可恨的是自己的退伍安置费至今没下来,不然也不至于这么拮据了。

    正在思索,身后喇叭声响起,是一辆红身白顶的迷你酷派,车里坐着的正是旺财的“妈妈”和她的女同学,刘汉东只看了一眼,就回头继续走自己的路,这种车最低也要二十几万,这俩丫头出身非富即贵,招惹不起。

    “刘汉东,想要你的三轮摩托,就上车。”宋双说道。

    刘汉东果然没有任何犹豫就拉开了车门,双门迷你空间还是有些狭窄,宋双只得屈身后排,把副驾驶让给了人高马大的刘汉东。

    “去交警支队。”宋双道。

    芃芃驾车开往交警支队,路上刘汉东目不斜视,一语不发,嘴角紧绷,他已经意识到自己的三轮摩托被查扣是了这俩女生的奸计,但此时也不得不忍着怒火,希望她们能良心发现,把车还给自己。

    很快到了交警支队,三人下车四望,停车场上停满汽车,并无收缴查扣的三轮摩托车,芃芃走过去拍拍值班室的窗户,喊道:“喂,今天收缴的无证三轮机动车呢?”

    管理员端着茶杯出来,眉头一皱,威严无比道:“你哪个单位的?找什么车,罚款交清了么?”

    芃芃道:“我就问你今天上午查扣的三轮车哪儿去了?”

    管理员大怒:“问事儿到支队,别搁这儿捣乱,快走。”

    芃芃一咬牙,跑进了办公楼,迎面遇到一个女警官,拦住她道:“芃芃有事么?你爸不在这儿。”

    “王阿姨,我想问问今天查扣的机动三轮在哪儿?”

    “哦,总队指示查扣一辆销毁一辆,所有没收车辆都送到南郊报废处理厂去了,怎么,有事?”

    “没事,谢谢你了王阿姨。”芃芃扭头就跑,上了迷你酷派,气喘吁吁道:“送到报废处理厂去了,双双,怎么办?”

    刘汉东扭头:“你就是给我发微信的双儿?”

    宋双没理他,对芃芃说:“还愣着干什么,快去啊。”

    芃芃手忙脚乱,系上安全带,发动汽车,向南而去,她车技有限,迷你酷派在车海步履蹒跚,不时被人超车,挤压,钻空子,慢的如同乌龟爬。

    前面发生一起轻微交通意外,道路堵塞,迷你酷派又被堵在了车流,刘汉东实在忍无可忍,拉开车门下去,宋双大惊:“你去哪儿?”

    刘汉东从车头绕过来,拉开司机位车门:“我来开。”

    芃芃忙不迭下车,坐上副驾驶位子,刘汉东上车扣上安全带,趁着车流向前移动,向左一打方向盘,挡住想加塞的汽车,直接压双黄线借道,前面豁然开朗,刘汉东一脚油门,迷你酷派窜了出去,芃芃被惯性甩的向后一仰,宋双更是摔在了座位上。

    “你违章了!”芃芃大喊道。

    刘汉东沉着脸,向右一打方向盘,回归主道,左冲右突,如入无车之境,迷你酷派加性很好,尺寸又小,在他驾驶下就像灵巧无比的地老鼠,到处乱钻令人应接不暇,宋双和芃芃东倒西歪,如同**大海颠簸的小船。

    “你……你慢点。”宋双喊道。

    “慢一点我车就没了。”刘汉东脸色铁青,他的上一辆普桑,就是在报废处理厂化为废铁的。

    前面一段开阔道路,刘汉东一脚地板油,两个女孩再次感受强大的推背感,这回都不敢说话了。

    芃芃偷眼看刘汉东,男人在专注做一件事的时候特别帅,能把一辆女士车开出F1感觉的男人,就更帅了。

    宋双的心情却很复杂,她无比的懊悔,不该戏耍刘汉东,一辆三轮摩托,对富家子弟来说九牛一毛,对于刘汉东来说,或许就是生活的全部。

    报废处理厂到了,汽车被拦在大门口,遥望里面,停了许多轿车,还搭建了观礼台,拉着横幅,上面写着“依法处理无证三轮机动车现场销毁大会”的字样。

    “赶紧走,社会车辆不许进入。”守门交警喝道。

    刘汉东轰着油门,不说话,他知道俩女孩一定有办法。

    芃芃说:“让我们进去,有重要的事情!”

    交警不耐烦道:“里面正在开会,不许进。”

    芃芃急了:“我就是要进去,快把门打开!”

    交警喝道:“驾驶证行驶证拿出来!”

    芃芃尖声道:“我爸爸是朱华标!你快让我进去!”

    交警一愣,朱华标是江东省交警总队长,全省交警的大BOSS!这女孩是总队长的闺女?

    没等他做出反应,刘汉东已经下了车,径直走向大门,宋双和芃芃也急忙下了车追过去,这回交警没再拦阻他们,他们接到的命令只是禁止无关社会车辆进入,没说不能进人。

    刘汉东快步在前面走着,两个女孩跌跌撞撞跟在后面,大会正在进行,高音喇叭里传出市长金沐尘的声音:“销毁无证运营车辆,是针对我市交通拥堵状况下的一记猛药……下面我宣布,销毁开始!”

    随着金市长一声令下,几台挖掘机开始行动,用巨大的铲子将排成一溜的无牌无证机动三轮压成了废铁,摧枯拉朽一般,主席台上响起了热烈的掌声,记者们纷纷拍照,摄像机镜头也指向了这壮观的画面。

    刘汉东停下了脚步,慢慢蹲在了地上,他认出被销毁的三轮就有自己的那辆,三轮被反复碾压,铁皮车厢变成了造型扭曲的怪摸样,轮胎变形,零件满地,车,彻底毁了。

    刘汉东吸了一下鼻子,他很难过,还是来晚了一步,不过就算来的及时,怕是也不能在大庭广众之下把车抢回来。

    宋双和芃芃站的远远的,不敢靠前,她俩都感受到了刘汉东的悲伤,陷入深深自责,恶作剧做大了,没法收场了。

    刘汉东没哭,他只是很不爽,站起来回头就走,宋双迎过来道:“对不起,我会赔偿你的。”

    刘汉东面无表情,绕开她继续走。

    “都说了对不起了!”宋双大喊。

    “你去哪儿,这里没有公交车的!”芃芃也跟着喊。

    刘汉东没回头,大步流星的走远了,望着他孤独的背影消失在远处,宋双又开始抽泣。

    “双双,别哭了,咱们想办法赔给他一辆又新又好的不就行了。”芃芃摇着宋双的胳膊说道。

    宋双抹了一把脸上的泪水,最近是怎么的了,自己不是爱哭的女孩啊,这些天却哭了好多次,起先是为了可可的丢失,后面哭的几次,全是为了这个可恶的刘汉东。

    现场销毁大会结束了,领导们陆续离开,先走的市领导的奥迪,最后才是总队长的车压阵,警车涂装的奥迪A6在两个女生面前停下,后车窗降下露出一张威严的面孔。

    “芃芃,你怎么在这儿?”

    “爸爸,我来看看热闹。”

    “荒唐,这有什么热闹可看,哦,宋双也在啊,你看人家宋双,肯定是来考察社会体验生活的,哪像你就知道玩,对了你们怎么来的?我送你们吧。”

    “我们有车,爸爸把我们送到大门口就好。”芃芃被老爸的话搞得很不好意思,这马屁也太明显了吧。

    两个女生上了车,开到大门口,迷你酷派已经被交警移到了一旁,正准备等他们出来好好训一顿呢,只见两个女生从总队长的专车里下来,还甜甜说了声爸爸再见。

    交警装没看见,躲到了一边。

    宋双和芃芃上了车,沿着来路疾驰,可是刘汉东却凭空消失,再也寻不见他的身影了。

    此时刘汉东正坐在一辆进城的短途客运车上,盘算着怎么向王大哥开口。

    ……

    美国田纳西孟菲斯,一处风景优美的宅院,绿草茵茵,池水碧蓝,舒帆在遮阳伞下用铅笔画着画,夏青石走过来道:“小帆,画的什么给爸爸看看。”

    舒帆将一叠纸递过去,夏青石慢慢翻看着,不禁为之动容。

    第一张,是一个女孩在道路上被绑架,穿着警察制服的歹徒面目狰狞,脸上还有一道刀疤,一辆黑色的SUV也显得杀气腾腾,充满戾气。

    第二张,是黑夜的郊区马路,女孩从撞坏的汽车尾箱里爬出,一个身材高大的男子正在拦一辆渣土车,男子面部线条勾勒的极其硬朗,正气十足。

    第三张,是两人站在高楼大厦之间,和一群戴安全帽的民工一起仰头看着天边的彩虹。

    第四张,是贫民窟的院落,男子将女孩护在身后,单手持枪怒射,后面是腹部弹的年警察,下面是一群獐头鼠目带手持各种武器的歹徒们。舒帆的铅笔画技法受到很强的日漫影响,用了很多线条来突出男子的伟岸与高大,而歹徒们却是极其的猥琐阴暗。

    “这个人就是刘汉东?”夏青石问女儿。

    “嗯”舒帆点了点头。

    夏青石蹲下来:“小帆,爸爸发誓,绝不会让你再受到一丝一毫的威胁。”

    舒帆说:“我想回去。”

    夏青石道:“在没有查出背后真凶前,还不宜回国,这个刘汉东,我会让安阿姨关照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