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 地地道道

    “暴走E族”摩托俱乐部的成员们集体前往本市最著名的烧烤摊,十余辆摩托车招摇过市,走在间的居然是一辆贴满小广告的残的,实在令人大跌眼球。

    省城地地道道,据说是正宗江北地地道道的分店,但行内人都晓得,只是挂了个名而已,即便是江北那家地地道道,老板早就换了几茬,也不是原汁原味的了。

    近江市城管局规定,严禁室外烧烤,羊肉串摊子都设在大棚里,四面透风,但浓烟还是散不去,要靠大功率排气扇往外扇风才行,众人拼了四张桌子坐定,点了一大堆羊肉、羊排、腰子、鲳鱼等,几个女生点了台式香肠和烤鸡翅,要了五箱啤酒,全部打开,开怀畅饮。

    几杯酒下肚,大家就熟络起来,这帮人都喜欢玩摩托,开始在论坛里聊天吹牛,后来就组成了一个俱乐部,玩的比较杂,哈雷、公路赛、越野都玩儿,俱乐部的主席谭帅家里是做江鲜生意的,这小子从小喜欢玩车,收藏了不少摩托,申华伟家里也挺有钱,他爹是做汽车经销商的,其他人也都是产家庭出身,比上不足比下有余,摩托车都是买的走私货,申华伟有这方面的关系。

    大家知道刘汉东确实是开残的的,都很惊讶,说就凭东哥的车技,当个赛车手不成问题,为毛开残的啊。

    刘汉东解释说帮邻居开一段时间,不是真干这一行。

    谭帅说:“要不东哥来我俱乐部当个教练吧。”

    刘汉东微笑着摇头,他才不愿毛头小子手下干活。

    谭帅有些不高兴,火雷岔开话题道:“东哥,你在哪儿练的车技?”

    刘汉东道:“以前在部队什么车没开过,从嘉陵600摩托到重型卡车,全都摸过。”

    众人眼睛放光,问刘汉东是不是特种兵。

    马凌插嘴道:“他喂猪的兵。”

    大家就都哈哈大笑起来。

    啤酒喝多了胀肚子,火雷去外面尿尿,没两分钟就听到吵架的声音,只见火雷正和一个男的对峙,旁边还有学生打扮的一男一女,满脸的气愤,那男的虽然个子比火雷矮了一头,但气势一点也不弱,回头喊了一声,不远处桌子旁站起来四个人,都拎着酒瓶子,横眉冷目。

    谭帅一推桌子站了起来,暴走E族的成员们也都慢慢的站了起来,两桌人对视着,剑拔弩张。

    刘汉东坐着没动,马凌拉了他一把才站起来,他年龄大了,对这种小孩级别的打群架已经不大感兴趣了。

    “**的,仗着人多是吧。”和火雷对峙的男子骂了一声,主动退却,带着四个兄弟匆匆离去。

    火雷带着那一男一女过来,向大家介绍:“这是我学弟学妹,薛雪强和王丽,在交通职业学院跟我混的。”

    两人向大家打招呼,薛雪强拿出苏烟来挨个的敬烟,王丽说:“叫我上官飞雪好了。”

    薛雪强道:“飞什么**雪,大哥在这儿呢,你个名得瑟什么。”

    王丽气鼓鼓踢了他一脚。

    谭帅说:“坐下一起吧,刚才怎么回事?”

    薛雪强解释了一下,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事儿,就是走路碰了一下,对方喝了点酒不依不饶,差点干起来,要不是遇到火雷老大,这回肯定要吃亏。

    火雷骄傲的说:“我们学院的人,哪能让别人欺负,刚才那几个逼养的,要真动起手来,绝对弄残他们。”

    大家都跟着附和,互相吹捧。

    刘汉东没说话,他注意到那几个人走的时候,开的是一辆宝马3系,以他们的年纪尚买不起这种价位的好车,肯定不是一般人。

    果不其然,半小时后,外面车灯大亮,来了五辆轿车,横七竖八停在烧烤大棚外面,车门齐刷刷打开,下来二十多口子人,都是彪悍男子,板寸短发运动服,手里拎着棍棒。

    “不好,那逼养的喊人来了!”薛雪强喊道,大家都站了起来,冷冷看着进来的人,其他客人们察觉气氛不对,纷纷躲开。

    火雷悄悄拿起手机,发了一条语音微信。

    对方领头的是个秃头,缺了一只耳朵,更显狰狞,身后跟着刚才走掉的家伙,大喇喇过来,活动一下脖颈发出啪啪的声音,冷声道:“刚才哪个逼养的欺负我弟弟的?”

    打手们扇面包围过来,掂着手里的棍棒,虎视眈眈。

    “强哥,就是他!”那小子指着火雷道。

    谭帅站了出来,他是俱乐部主席,这种场合得他出头。

    “你混哪里的?知道皮哥么?”谭帅道。

    强哥狞笑起来:“**逼的,小比崽子,拿皮天堂吓唬我,你知道我是干什么的?我是世峰的南强!”

    众人便是一凛,今天不能善了了,世峰集团是最大的黑道,暴走E族这样的小混混在人家眼里就是小儿科。

    有几个伙计已经在颤抖了,小混混遇到大流氓,却又死撑着不肯服软。

    谭帅咽了一口唾沫,刚要说话,刘汉东站了起来,他先前坐在后面被人挡住,站起来之后,南强的脸色便是骤然一变。

    “哦,你叫南强啊,我还以为你叫一只耳呢。”刘汉东戏谑道。

    火雷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见别人都没笑,赶紧止住。

    气氛极度恶化,刚才还是充斥着戾气,现在已经变成杀气了。

    马凌也站了起来,一只手搭在刘汉东肩膀上,轻松地说:“强子,打掉你的耳朵,不好意思啊。”

    这位南强,便是古长军的手下,世峰集团的特保,在那天晚上,马凌用六四式手枪一枪打掉了他的耳朵,真是冤家路窄,为小兄弟出头,都能遇到仇家。

    刚才还有些气短的暴走E族们,忽然胆气壮了起来,他们忽然发现对方没什么可怕的,不过是凌姐和东哥的手下败将而已,人数上旗鼓相当,谁怕谁啊,一个个抄起了酒瓶子和小板凳,准备动手。

    仇人相见分外眼红,眼瞅着一场大混战就要开始,忽然远处乌压压一群人冲了过来,起码一百多口子,全是十五六七岁的少年,手里都拎着家伙,杀气腾腾的围上来,局势再次逆转。

    火雷傲然道:“我他妈管你什么集团的,到我们学院地头上,是他妈老虎也得给我卧着,不然分分钟砍死你!”

    南强阴沉着脸,今天倒霉到家,本来替人出头这种小事手到擒来,没想到遇到狠角色,世峰集团的招牌完全不起作用,最气人的这帮小杂种还喊了一百多口子打手,这种十来岁的少年最他妈凶猛,一腔热血杀人不眨眼,为兄弟两肋插刀那是玩真的。

    “妈了逼的,算你狠!”南强撂下一句话,转脸就走,可是去路被学生们拦住。

    “放他一马。”刘汉东道,他知道真打起来肯定要出人命,这些打手倒也算了,学生们都是父母的宝贝蛋,死于群架斗殴也太不值得了。

    火雷几乎毫不犹豫就听从了刘汉东的话,挥手道:“让他走!”

    学生们闪开一条道路,世峰集团的打手们悻悻离去。

    看着几辆汽车仓皇撤离,地地道道大棚内外爆发出阵阵欢呼。

    挫败了对手,大家都很高兴,火雷拿钱让一个学生去买了两条烟把一百多口子打发了,继续喝酒。

    “这些都是我的小弟,我一吹哨子,立马过来。”火雷骄傲道。

    烧烤摊子距离交通职业技术学院不远,步行五分钟的路程而已,火雷一个微信,聚集在吧、台球室、游戏室的学生们就杀过来了,一秒钟也没耽误。

    大家都敬火雷的酒,当然对于刘汉东和马凌更加敬仰,刚才的事情说明他俩一点没吹牛,确实闯过世峰集团,还打伤了特保。

    估计到明天,这件事就会传遍近江黑道,南强那货的名头算是彻底毁了,而暴走E族的威名则更上一层楼。

    这顿烧烤吃了两千多块钱,是谭帅付的帐,大家又相约去唱K,马凌推说明天要上班不去了,刘汉东自然要送马凌回家,两人先走,其余人等继续他们的夜生活,一队摩托轰响着震耳欲聋的音乐在深夜的街头招摇过市。

    刘汉东开着三轮摩托将马凌送回了黄花小区,没有卿卿我我,没有恋恋不舍,马凌跳下车说:“报名表我明天帮你叫上去,等我电话。”

    “知道了。”刘汉东说。

    马凌转身上楼,忽然又回头道:“其实我平时除了玩车,不大和他们一起玩的,都是些小孩,不懂事。”

    “挺好的,很过瘾。”刘汉东道,他明白马凌的意思,这些小孩在普通市民眼里,和黑社会没啥区别,但在真正的社会人眼里,就是一帮毛孩子。

    当然马凌不是混社会的,她是公交公司的女司机,有正经职业,父亲还是警察,和这帮人有着本质的区别,这是马凌想表达的东西。

    马凌是个好姑娘。

    刘汉东驾着三轮走了,摩托车发动机轰鸣声在寂静的小区里特别刺耳,马凌上楼进家,正遇到母亲王玉兰上厕所,她迷迷糊糊问道:“咋这么晚才回来,你爸明天出院,别忘了。”

    马凌答应一声,正要进屋,王玉兰站在窗口望了望道:“谁送你来的?”

    “没谁,打了辆三轮。”马凌有些心虚。

    “哦,我说怎么听到三蹦子的声音。”王玉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