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丢失的苏牧

    刘汉东知道这是从狗肉铺里跑出来的狗,死里逃生,惊魂未定,却依然相信人类,他蹲下抚摸着狗头,慢慢将捆住狗嘴的铁丝解开,说:“狗,赶紧回家吧。”

    站起来继续撒尿,尿完了回到马路上,发动摩托正要前行,听到身后有动静,回头一看,那狗居然跟来了。

    刘汉东一拧油门,摩托开了出去,从后视镜里看到那只狗一瘸一拐的跟着跑,身影越来越远,似乎发出呜咽之声。

    “对不起,我自己都养不活,照顾不了你。”刘汉东默念着,继续开着摩托,开出去几十米,忽然急刹车停下,调转车头开了回去。

    “狗,上车。”刘汉东道。

    让刘汉东匪夷所思的一幕出现了,那狗居然听得懂人话,后腿站起,前腿做作揖状,似乎在感谢刘汉东救命之恩,然后跳上了车厢,端正地坐好。

    “还挺通人性的。”刘汉东重新跨上摩托,开回了铁渣街,推车进院子的时候,张大姐从二楼阳台露出头来道:“大东回来了,到大姐屋里来一趟。”

    刘汉东上了楼,那条狗依然紧随其后,二楼张大姐屋里饭桌上是一大碗饺子,还有几双袜子短裤。

    “没吃饭吧,大姐给你留了饺子,还有这些袜子裤头,都是卖不动的,你拿去穿。”张大姐是乡下妇女,热情又直爽,看到刘汉东身后的大狗,啧啧道:“这狗你捡的?有几十斤重呢,不如卖到狗肉馆去,两块钱一斤哩。”

    狗好像听懂了她的话,喉咙里发出呜咽声,缩在地上。

    刘汉东道:“这狗就是从狗肉馆跑出来的,哪能送它回去,好歹是条性命。”

    张大姐道:“也是,你赶紧上去歇着吧,累了大半天了。”

    刘汉东端着饺子上了四楼,吃了两个,看到狗可怜巴巴看着自己,便夹了一个抛过去,狗灵巧的接住,一口就吞了,长长的舌头舔舔嘴巴,眼馋的看着碗里的饺子。

    又抛给它一个,狗还是一口吞,刘汉东估摸着这一碗都不够它打牙祭的,想了想摸出身上最后的一点零钱,说:“我下楼买东西,你别偷吃啊。”

    说完下楼去街对面小超市买了一包杂牌火腿肠,回来一看,狗老老实实坐着,饺子一个不少。

    “还真听话。”刘汉东打开包装,拿着火腿肠喂狗,狗吃的津津有味。

    “给你起个名字,就叫旺财吧。”

    旺财哼哼了两声,似乎在抗议这个恶俗的新名字。

    ……

    宋双要急疯了,可可丢了!

    可可是一条苏格兰牧羊犬,刚断奶就被抱来喂养,这条狗极通人性,从某种意义上说,简直是宋家的成员之一,只是一分钟没看见,狗就在光天化日之下丢了,至今已经超过二十四小时。

    宋双在寻找不果后,第一时间报案,起初派出所警察还敷衍她,说丢狗这种事儿不受理,光失踪人口都查不过来,哪有警力去帮老百姓找狗。

    宋剑锋一直教育女儿,在外面绝不可打着自己的招牌办事,宋双也从来不宣扬自己的家庭背景,但这一次她实在没有办法,拿出省公安厅家属大院的出入证,告诉警察,自己的父亲是省公安厅厅长,这条狗是父亲送给自己的礼物。

    事情严重了,整个派出所立刻行动起来,调取丢狗街区的监控录像进行调查,可是依然一无所获,狗和人不同,容易藏匿,如果被偷狗贼藏在车上,根本看不出。

    所长安慰宋双,说一定尽力查找,然后派警车将她送回家。

    回家之后,宋双又发动小动物保护协会的朋友在全市狗市搜寻,因为可可是一条血统正宗的苏牧,价格不菲,如果被狗贩子掳去,应该是卖到市场上了。

    想想还不放心,宋双又打电话给爸爸,求他出面帮忙。

    岂料宋剑锋严厉批评了女儿,斥责她不应该浪费警力去找狗,一通猛训,宋双哭的梨花带雨,她已经二十一岁了,能理解父亲的做法,父亲是刑警出身,业务能力很强,但在政治上就差了一些,多少双眼睛盯着他呢,如果被人爆料说公安厅长的女儿动用了多少公共资源找自家的狗,指不定惹出多大麻烦呢。

    于是宋双决定还是自己找,她拨通了王星的电话。

    “双双,找我有事么?”王星爽朗的声音传来,让宋双又是鼻子一酸:“王叔,可可丢了。”

    “可可丢了,什么时候的事儿,报警了么?”王星的声音立刻变得严肃起来。

    “报警了,可是没用,我想委托王叔帮我找可可。”

    “项圈有GPS芯片么?”

    “还没来得及装。”

    “那麻烦了,这样吧,你把可可的照片发给我,我立刻着手寻找。”

    放下电话,王星在事务所里踱起了步子,找人容易,找狗可不简单,畜生不会说话啊,再说拐卖孩子通常都有下家,狗丢了却有可能被人剥皮吃肉,即便能找到也没用了。

    忽然电话铃又响了,是个北京号码,王星接了,竟然是宋剑锋打来的。

    “王星,我家里的狗丢了,可可很伤心,你帮忙找一下吧。”宋剑锋的声音有些疲惫。

    “是,我已经接受了双双的委托。”

    “尽量吧,注意影响。”宋剑锋挂了电话。

    王星手机里收到了宋双发来的照片,可可是一条毛色美丽的苏格兰牧羊犬,有正常思维的人都不会卖去做狗肉汤的。

    还是以本市的宠物市场为主进行调查。

    ……

    家里还剩下一些酒精棉球和碘酒,刘汉东帮旺财处理伤口,这条狗极其聪明,知道新主人的意图,虽然很疼,却乖乖趴着不动,它身上多处伤口,沾着泥沙血污,皮肉外翻,触目惊心,刘汉东一点点的清理着,抹上碘酒,忙碌了一个钟头才弄好。

    刘汉东又找了一个缺口的破碗给旺财当水盆,倒了点水在里面,这才往床上一躺,道:“睡觉,明儿起来送你回自己家。”

    旺财兴奋的汪了一声,它听懂了。

    第二天早上,刘汉东迷迷糊糊觉得有人在舔自己的脸,惊醒一看,旺财正眼巴巴看着自己,一骨碌爬起来,看看手机才五点钟。

    “旺财你太着急了吧。”刘汉东起床穿衣服穿鞋,洗漱完毕,出门晨练,旺财摇着尾巴一瘸一拐跟在他后面,一人一狗在空旷的铁渣街上慢跑着,忽然旺财呜咽起来,停步不前,刘汉东一看,前面就是狗肉馆,空气依然弥漫着血腥气,对于旺财来说,这就是十八层地狱。

    “回去吧。”刘汉东道,带着狗走回来,买了两个肉包子,包子全进了旺财的狗肚子,摸摸身上,只有两枚一毛的硬币了,买张报纸都不够。

    路边报摊老板正在堆放刚到的晨报,第八版上有寻狗启示,悬赏一万元人民币找一条叫可可的苏牧。

    报纸上有照片,一条美丽的牧羊犬,毛色华丽,与浑身上下涂满碘酒的旺财一点不像。

    天亮了,上班上学的人多了起来,刘汉东带着旺财回到108号,正遇到包租婆的女儿出来,这丫头打扮的非常火辣,大早上的嘴里就叼了一根烟,看到旺财不禁眼睛一亮,蹲下来逗狗,露出老长一截白花花的腰和屁股,隐约能看见丁字裤。

    “这狗是苏牧哦,很贵的,你哪儿弄的?”辣妹打量一下刘汉东,她知道这是自家四楼的房客。

    “捡的。”刘汉东道。

    “卖我吧,给你三百块。”辣妹作势掏钱包。

    “不卖。”刘汉东道。

    “这狗是你偷的吧?”辣妹站了起来,弹弹烟灰,抱着膀子斜眼看刘汉东。

    “捡的。”刘汉东重复了一句。

    院子里又走出一个彪悍男青年,是包租婆的儿子,辣妹的大哥,个头比刘汉东还高一些,起码一米八八,虎背熊腰的。

    “哥哥,你看这狗怎么样?苏牧哦。”辣妹道。

    彪悍青年道:“癞皮狗一条,什么玩意。”

    辣妹道:“你懂个**!这是名犬,我三百块买他的,他还不卖。”

    彪悍青年看向刘汉东:“三百块可以了,你想要多少?”

    刘汉东还是那句话:“不卖。”

    彪悍青年瞪着刘汉东,一言不发,辣妹抽着烟若无其事,等着哥哥发飙。

    刘汉东平静的看着对方,房东的儿子很凶悍,体格很魁梧,抗击打能力应该很强,和这样的人打架必须快解决,一招制敌,不过这样的话,铁渣街就住不下去了,因为对方非死即伤。

    旺财感受到威胁,呜咽着缩在刘汉东身后。

    过了一会,彪悍青年泄了气,道:“你行。”走到自家车库门口推出一辆川崎公路赛摩托车,辣妹爬了上去戴上头盔,冲刘汉东比出指:“去死吧你。”

    刘汉东微笑着摆摆手,带着旺财上楼去了,边走边说:“旺财你刚才的表现很不勇敢,不像个爷们,今天午饭别吃了。”

    旺财呜呜两声表示抗议。

    拥堵的铁渣街上,川崎400缓慢行进着,辣妹趴在哥哥背上问道:“哥,你怎么不揍他?”

    彪悍男子道:“这小子不好惹,你没听妈说么,半个月前咱家不是出事了么,动了枪,死了好几个人,弄的现在房子都租不出去。”

    辣妹张大了嘴:“他干的?”

    前面道路开阔了,彪悍男子没回答,他拧动油门,摩托车咆哮着疾驰而去。

    ……

    公安厅家属区,宋双整夜未眠,坐在电脑前关注着本地论坛、微博,她发动了大批同学帮自己找狗,本地宠物论坛上也发了帖子,微博转发了上千次,报纸上也登了寻狗启示,甚至开出一万元的高价,到现在依然没有任何讯息。

    纸巾用光了三盒,宋双哭的眼睛都肿了,也没心思上学,可可不但是她的宠物,更是她的好朋友,想到和可可在一起的点点滴滴,宋双就悲痛欲绝,肝肠寸断:“可可,妈妈一定把你找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