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烈火战车

    米线摊子附近,是一家狗肉铺子,肮脏不堪的铁笼子里塞满了脏兮兮的犬只,嘴巴都用铁丝绑上,可怜巴巴的看着路人,架子上,吊着一条剥皮的狗身,地上污水横流,铺子里人满为患,大招牌上标着“活狗现杀”的字样。

    “真残忍,就没人管么。”马凌转过身去,不去看笼子里的狗。

    “这世道,人都活不下去了,谁有空管狗。”刘汉东低头吃米线。

    吃完饭,刘汉东结账,妈妈给他的三百块钱付了看守所的伙食费,身上就剩下几十块钱了,两碗米线加牛肉一共花了二十五块钱,口袋里仅剩下两三张零钞和硬币。

    马凌戴上头盔,踏上摩托道:“我该走了,握个手。”

    刘汉东伸出手,和马凌握了握。

    马凌启动了摩托车,绝尘而去,留下一串银铃般的笑声:“留着吃饭,别饿死你了。”

    刘汉东掌心里是一张叠成小方块的五十元钞票,还带着马凌的体温。

    除了母亲,马凌是第一个给自己钱花的女人。

    回到108号,正上楼呢,朱小强忽然窜了出来,神神秘秘道:“东哥,你回来了,告诉你一件事。”

    “啥事?”

    朱小强四下看看,低声道:“三楼的住户,是**的。”

    刘汉东道:“什么?”

    “昨晚上带了男的回来,折腾了小半夜,弄得我没睡好。”朱小强道。

    “哦,你晚上不是打游戏不睡觉的么?”刘汉东继续往上走。

    “你不知道,那声音搅得人睡不着,哼哼唧唧的别提多……”朱小强表情很夸张,一副痛不欲生的架势。

    “你和我说这个干嘛?想让我告诉房东,赶她们走?”刘汉东问道。

    “我倒不是那个意思,东哥你和她们关系好,能不能让她们下回小声点。”

    “我和她们可没啥关系。”刘汉东赶紧撇清,这话要是让马凌听见可说不清楚。

    朱小强奇道:“那她们打听你好几次了,问你上哪儿去了,对了,东哥你这半个月怎么没来住?”

    刘汉东道:“被公安局拘留了。”然后留下张大嘴巴的朱小强,上楼去了。

    坐在床板上,刘汉东将身上可怜巴巴几张钞票拿出来数一数,一共是五十八块四毛,吃饭都成问题,眼下当务之急是找个工作,自己会修车会开车,买份报纸看看招聘信息应该有帮助。

    走到楼下,忽然注意到院子里停着王志刚的残疾人车,前风挡玻璃碎了,油箱瘪了,轮胎歪了,又想到街上没见张大姐的摊子,心道不好,王大哥出事了。

    正要找包租婆打听,张大姐拎着饭盒苦着脸进来了,见到刘汉东跟见了亲人似的,絮絮叨叨诉起苦来,原来王志刚前些天喝酒开车撞上了大树,车毁人伤,现在躺医院里呢,光住院费就成千上万,还拖累张大姐每天送饭照顾,生意都没得做,孩子也送回了乡下。

    “这日子咋过啊。”张大姐眼泪啪啪的。

    刘汉东灵机一动:“大姐,反正车也毁了,不如我帮你修修,修好了我帮大哥跑生意,钱咱们对分,油钱算我的。”

    张大姐眼睛一亮,一拍巴掌道:“大兄弟,!”

    刘汉东推着撞坏的残疾人车先到了铁渣街南头的修车铺,这里有间破屋,门口堆着打气筒、水盆、电焊机、废旧蓄电池等,一个粗壮的汉子正蹲在倒放的自行车旁,用挫刀磨着内胎,嘴上叼着一支红梅,烟灰老长也不掉,一块木板上写着两个字:車修。

    “师傅,残的能修么?”刘汉东问道。

    汉子抬头眯眼看了看,道:“推里边来,别管什么样的摩托车电动车自行车,只要不是四个轮的,我陈八尺就能修。”

    说是残疾人车,其实就是一辆改装过的钱江125摩托车,将双轮摩托改成了正三轮还加了能遮风挡雨的车厢而已。

    刘汉东把车推到门口,掏出红梅给陈八尺上了一支,道:“陈师傅,你这儿工具挺全的。”

    陈八尺将香烟夹在耳朵上,不屑道:“你也不访一访,这条街上还有第二家修车铺么,全干不过我,都转行了。”

    刘汉东道:“陈师傅,我手头有点紧,急等着修好车跑生意,您看这样成不,我不劳您大驾,我借你的工具自己修,回头挣了钱,我再还你。”

    陈八尺停下手头的活儿,狐疑的看看刘汉东,再看看这辆车,道:“这不是王瘸子的车么?”

    刘汉东道:“对,我是他邻居,替他跑两天。”

    陈八尺道:“都一条街上的,谈钱就外了,工具你随便用。”

    刘汉东大喜,立刻开始维修这辆三轮摩托,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没有,陈八尺看着他有条不紊的矫正着车轮辐条,不禁赞道:“伙计,手艺不错啊。”

    “一般一般,陈师傅,电焊借用用。”

    “行,电焊你也会啊。”

    “瞎玩。”

    用了一个下午的时间,刘汉东就将三轮摩托弄的焕然一新,发动机部件拆开了清洗了一遍,换了新滤芯和机油,轮胎充足了气,辐条用棉纱擦得锃亮,连座位上的破损都用万能胶粘好了。

    “谢了,陈师傅。”刘汉东跨上摩托,迎着晚霞开始了自己的残的哥生涯。

    “慢点。”陈八尺叼着烟挥手道别,“得空来玩。”

    刘汉东的运气不错,还没开出五十米就遇到生意了,一个人从路边五金加工厂里急匆匆出来,面色苍白,捧着自己的右手,血还在向下滴。

    “师傅,去部队医院,快。”那人拦下残的,爬上车厢。

    “怎么了?”刘汉东问了一声。

    “手指头让机器锯断了,师傅麻烦你快点。”那人声音低沉的很。

    “坐稳了!”刘汉东一拧油门,三轮摩托轰的一声窜了出去。

    部队医院位于蕴山另一侧,断肢再植术在省内名列前茅,现在真是下班时间,道路无比拥堵,最便捷的途径是走盘山公路,九曲十八弯的盘山道只能容纳两辆车并排,还是国民党时期陈子锟修的公路,如今已经处于半废弃状态。

    ……

    蕴山脚下,盘山公路的起点,十余辆摩托车正在集合,引擎轰鸣此起彼伏,车手们都穿着颜色鲜艳的专业赛车服,头戴全封闭头盔,这是一次非正式的比赛,车辆繁杂,有越野赛车,也有公路赛车和哈雷摩托,排量从125到1800都有,排量最大的甚至比一般轿车都大。

    一个穿吊带的女孩子拿着白手帕站在路边,她是发令员,当白手帕挥下,这些战车就会呼啸而出,赛车手们跨在爱车上,一个个将面罩盖上,彼此打量着,然后将目光定格在白手帕上。

    忽然,一阵刺耳的马达轰鸣声传来,众人不约而同的转头,只见一辆三轮残的嗖的一声从他们眼前飞过,还能看见车厢上贴着的治疗白癜风和阳痿早泄的小广告。

    大家全都傻了眼,这时候白手帕落下,众人急忙开动摩托,十余辆车跟在残的后面紧追不舍。

    蕴山盘山道之所以被赛车俱乐部选为赛道,就是因为难度太大,不但道路九曲十八弯,而且年久失修,不像普通公路那样平坦,现在又是六点多钟天说黑不黑说亮不亮,视野最差的时间段,在这样的条件下,讲究的不是车辆的性能、排量,而是车手的技术与经验,当然最重要的还是胆量。

    蕴山上树木繁茂,倒影投射在公路上光怪陆离,风吹叶动沙沙作响,本该是寂静的林间美景,却被十几辆飞驰而过的大排量摩托车打破了宁静,车手们使尽浑身解数,却怎么也追不上前面那辆残的。

    若是在平坦笔直的道路上,这些大排量一拧油门就能撵上去,可是蕴山盘山路急转弯角度非常刁钻,稍有不慎就会掉下山谷车毁人亡,这些车手只是业余选手,来找刺激的,而不是玩命的,所以每到转弯不得不减慢行,而前面那辆鬼魅一样的残的,弯道不但不减,还他妈加,一个后轮悬空开过去,居然不翻车!

    盘山路不长,总长度不超过五公里,摩托车们开到尽头的时候,早不见了那辆残的踪影,天边只有血红的残阳,大家摘下头盔,互相对视,眼尽是不解与愤怒。

    这不科学啊!

    由于这辆神秘残的车厢是恶俗的农村火红,所以被俱乐部车手们命名为“烈火战车。”此后的每一个傍晚,他们都会在这里守候,等待烈火战车的出现,可是却一直没有等到。

    刘汉东在最快的时间内将断指伤员送到了部队医院,并且忙前忙后帮着挂号交费,却忘了要车钱,直到伤员被推进了手术室,他才开着三轮摩托离开,路上顺便又拉了个活儿。

    说来这趟生意有点意思,刘汉东看到路边停着一辆黑色宝马760,司机打扮的人居然将一辆破烂不堪的自行车往后备箱里放,衣着考究的老板亲自拉开车门,将一个打扮寒酸的白头发老头送进了车里,然后招手拦下了刘汉东的残的。

    “尚风尚水。”老板说道,刘汉东瞥了一眼,这个年人西裤挺括,皮鞋锃亮,身上有一种让人说不出的亲切感。

    “师傅,活儿好干么?”年人坐在车厢里搭讪道。

    “我第一天开这个,还没开胡呢。”刘汉东道。

    “呵呵,那我今天还挺走运的。”年人道,“这条路整天修理,出租车都不愿意跑,你们开摩的的,经常到这儿兜一兜,生意应该不错。”

    “谢了。”刘汉东道,这会儿不赶时间,他开的不紧不慢,将年人送到了温泉镇尚风尚水别墅区大门口。

    离大门还有很远,门岗就冲了出来嚷道:“残的不许进入。”看见乘客之后忽然变得态度恭谨:“对不起,对不起。”又冲刘汉东道:“进去吧。”

    “没多远了,我走两步吧。”年乘客下了车,一掏口袋:“不好意思,钱包落在车里了。”

    “没事,下回再给。”刘汉东知道对方不会刻意讹自己这点路费,点点头,驾着摩托车离去了。

    夜风拂面,刘汉东有些沮丧,忙和了一晚上,一分钱没赚到还倒贴不少汽油钱。

    有些内急,他停下车走下路基,解开裤子准备放水,忽然察觉有一双眼睛盯着自己,赶紧提起裤子拨开草丛走过去,乱草丛趴着一条大狗,毛色污浊,嘴上的铁丝都勒进了肉里,身上多处血淋淋的伤口,显然是走不动了,大狗抬头看着刘汉东,眼神里充满乞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