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伤离别

    刘汉东拎着两塑料袋剩菜,先回到了租住的筒子楼拿自己的行李,因为房租到期,房东将他的行李都堆在走廊里,两双鞋子,一套迷彩服,一床被子,就是刘汉东的全部家当。

    抱着这些东西,刘汉东打车回到铁渣街,他交了三个月的房租可不能就这么走了,走进108号的时候,牌局依旧,看到他进来,正在打牌的四个大婶齐刷刷回头看来,却都不言语,包租婆抬起眼皮扫扫他,视若无物一般,干咳一声,大家继续。

    刘汉东上楼,发现墙上的弹孔都被泥灰抹平,血迹也清理干净,丝毫没有血战过的痕迹。上了二楼,张大姐两口子都不在家,朱小强依然缩在闷热的屋里打DOTA,看见刘汉东回来,他立刻摘下耳机跑出来,神神秘秘道:“你这两天跑哪儿去了?前天这儿发生大案子了,派出所把我的手机存储卡都收去了。”

    “是么。”刘汉东敷衍一句,上了四楼,房门大开,屋里本来就没什么东西,又被公安翻的乱七八糟,十分凌乱,刘汉东坐在床上,觉得缺点什么东西。

    是小帆。

    和这小丫头相处不过两天一夜,但经历的却都是生死考验,忽然不见,心里空落落的。

    ……

    江东国际机场,一架来自美国的湾流G650公务机降落在跑道上,机上只有一名女乘客,T恤牛仔裤打扮,带着简单的行李,匆匆通关,出口处一群穿西装的男女见她出来,急忙围了上去,七嘴八舌说着话。

    “小帆在哪里?”安馨将行李丢给一个女职员,快步走着,手下们一窝蜂跟在后面,报告着情况:“小姐在公安厅长家里住着,非常安全;集团站遭到黑客入侵,损失不太严重,工业园区建设受到当地流氓阻挠,已经停工三天了;两名工人出事故重伤,家属在公司大门口闹了两天了,研发部高级总监杨隽提出辞呈……”

    安馨忽然站住,柳眉倒竖:“还有什么?夏总和我不在家,公司就乱成这样,你们干什么吃的?”

    众人噤若寒蝉。

    安馨继续前行:“究竟是谁要绑架小姐?黑客的IP查到了么?工业园区建设和当地公安部门协调解决,分局不行找市局,市局不管找省厅!受伤工人多给钱,安排家属就业,立刻去办;杨隽的事情,我亲自和他谈。”

    一行人来到停车场,安馨看到来接自己的车辆有三辆一模一样的黑色奔驰S350,两辆兰德酷路泽,车里坐满了穿黑色BDU的制服保安,不禁气笑了:“兴师动众,小题大做。”

    一个保安主管摸样的汉子道:“安总,非常时期,非常处置,集团经不起损失。”

    安馨点点头:“上车。”

    车队打着双闪行驶在机场高公路上,安馨手持平板电脑,耳朵上戴着蓝牙耳机,有条不紊的处理着公务,快进城的时候,吩咐车队解散,只带了一辆奔驰,前往省厅家属区。

    宋剑锋家,门铃响了,宋双趿拉着拖鞋去开门,看到外面的女子,不禁愣了一下:“您是安总?”

    安馨微笑着打招呼:“你好,叫我安馨就好了,我是来接舒帆的,先前打过电话了。”

    “进来吧。”宋双将她迎了进来。

    宽敞的客厅里已经坐了一对年夫妇,见到安馨进来连招呼也不打,将头扭向了一边,安馨倒是很客气的招呼道:“夏董,大嫂,你们好。”

    年男人是夏帆的伯父夏白石,他穿一件POLO衫,腰间路易威登的腰带扣闪着金光,点头道:“青石怎么没回来?”

    安馨道:“夏总手术刚完,经不起长途颠簸,派我先回来处理一下。”说完这句话,不再搭理夏白石,问宋双道:“请问舒帆在哪里?”

    宋双道:“等一下,我去叫她。”

    宋家是跃层建筑,面积很大,舒帆躲在最里面的卧室不愿意出来,宋双劝她:“出来吧,你总不能躲一辈子吧。”

    舒帆道:“我不喜欢他们,不要跟他们走。”

    宋双道:“你伯父伯母一看就是市侩,我也不喜欢他们,不过这个安阿姨看起来还好啊,不像你说的那样是个狐狸精。”

    舒帆道:“不是狐狸精,怎么会勾引我爸爸。”

    这时候,桌上的Ipad响了,是夏青石发来的FaceTime邀请,宋双按下接受,屏幕上出现了夏青石消瘦的面庞。

    “乖女儿,还生气呢,不原谅爸爸?”夏青石的声音充满父亲的慈祥。

    “爸爸。”舒帆眼圈红了。

    “爸爸刚做完手术,不能亲自去接你,委托安阿姨把你送到美国,送到爸爸身边,田纳西的风景很好,爸爸很想你。”夏青石伸出手来,想替屏幕里的女儿擦掉泪痕。

    客厅里隐约传来吵闹声,苏牧犬可可钻了进来,用嘴去叼宋双的袖子,喊她出去。

    宋双来到客厅,只见安馨正抱着膀子冷笑不语,夏白石的老婆不依不饶道:“怪到我们头上了,真是没天理,我们是她直系亲属,和某些人不一样。”

    夏白石道:“行了,你少说两句。”

    他老婆道:“少说什么,你弟弟宁肯相信外人,不肯相信你这个大哥,现在出事到怨起我们了,我们到底哪儿做的不对,今天我就要论个清楚。”

    安馨道:“我并没有怪罪你们,你们也不是什么直系亲属,小帆的直系亲属只有一个,就是夏总,现在我受夏总全权委托,将舒帆接走,你们有意见么?”

    “哦,当初丢给我们照顾,现在一句话又要接走,你以为你是谁?”泼妇嗓门越来越高。

    ”要吵出去吵,这里是我家。”宋双冷声道。

    夏白石的老婆立刻偃旗息鼓,她是窝里横的角色,在公安厅长家里可不敢造次。

    “接走就接走吧,清净。”夏白石道。

    两口子悻悻走了,舒帆也从卧室走了出来,显然是爸爸的劝说起了效果。

    “小帆,你的病好了?”安馨蹲下身子,试探着问道,这女孩子自从母亲死后,患有自闭症一直不说话。

    舒帆依然一言不发。

    安馨知道这孩子不喜欢自己,也不勉强,道:“飞机已经准备好了,你的签证有效期还在。”抬腕看了看手表,“现在就走吧,早些见到爸爸。”

    舒帆道:“我不走。”

    安馨奇道:“为什么不走?这里不安全,坏人随时会再来的,你忍心爸爸为你担心么?”

    舒帆道:“我不要你们保护,我有哥哥。”

    “哥哥?”安馨疑惑的眼神看向宋双。

    宋双解释道:“这几天,有个人保护了小帆,要不然坏人早就得逞了。”

    安馨道:“哦,就是你在电邮里说的那个人吧,放心,即使你到了美国,也能和哥哥通电话啊,如果你愿意,还能招聘他到公司来上班,天天都能见到,不急于这几天啊,现在是你爸爸最要紧,他的换肝手术虽然成功,但是还有些排斥反应……”

    说到这里,安馨忽然哽咽了,说不下去。

    舒帆咬了咬嘴唇:“好吧,我跟你走,但是我要和哥哥道别。”

    安馨道:“我马上安排,他电话多少?”

    ……

    刘汉东没有电话,他的诺基亚手机拆了电池扔在桌子上,被屋顶漏的雨淋湿,主板烧掉了。

    正坐在屋里发呆,忽然楼下包租婆喊道:“四楼的小刘,下来接电话,公安局找你。”

    刘汉东猜出八成是万旭东找自己继续了解情况,保不齐晚上又要在市局吃盒饭,便将午吃剩下的菜拎到二楼递给朱小强:“小强,晚上留你宵夜。”

    朱小强啧啧连声:“都是硬菜,买俩烧饼就齐活了,谢谢东哥。”

    刘汉东说声不客气,下楼接了电话,不是万旭东打来的,是花火派出所打来的,让他到所里去一趟,了解些情况。

    十分钟后,刘汉东来到了花火派出所,报上自己名字,值班民警指指楼上:“二楼第一个门。”

    上了楼,敲门进屋,里面坐了几个警察正在聊天抽烟,见刘汉东进来,上下打量他一番,一个两杠一星的警官问道:“你就是刘汉东?”

    “是我。”

    “我们是开发区公安分局的,有人把你告了,跟我们走一趟吧。”警官道。

    刘汉东不由得握紧了拳头。

    “世峰集团告你损坏他们的东西,打死值夜班的警犬,对了,还拉闸人为制造停电事故,造成很大损失,你小子行啊。”警官并没有掏出手铐,因为这案子对于警方来说,不算大。

    但从另一个角度来说,刘汉东这回是戳了马蜂窝了,世峰集团什么背景?黑白两道通吃,市长都给面子,王世峰更是政协委员,跺一跺脚,近江市都抖三抖的人物,敢打到他门上去撒野,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刘汉东却松开了拳头,他闯入世峰集团是为了抓捕古长军,为警方破案立了功,他不相信警察会帮着世峰集团对付自己。

    就这样,刘汉东被开发区分局的警察带走了。

    ……

    近江机场,候机大厅贵宾室内,安馨将一张十万元人民币的转账支票递给王星:“王先生,谢谢你。”

    “谢谢安总照顾生意。”王星捧着支票心花怒放,这一单生意赚的爽啊,顶一年盯梢抓二奶的低级买卖。

    “哥哥怎么还没来?”舒帆焦虑道。

    “大概在路上吧。”宋双道,虽然相处时间很短,两人年纪也有差距,但她和舒帆却一见如故成了朋友,今天特地旷课来送妹妹赴美。

    王星拿出手机:“我催一下。”

    他打给了万旭东,接通之后道:“万处,刘汉东人呢?怎么还没过来,人家小姑娘等着见他呢?”

    万旭东道:“”别提了,刘汉东让开发区分局抓了,王世峰把他告了。”

    “操,这样啊,行,我知道了。”王星收了线,走过来道:“不巧,刘汉东配合警方到外地取证去了,暂时来不了。”

    舒帆眼里盈满了泪水,此时贵宾室背景音乐响起了张学友的“伤离别”

    伤离别离别虽然在眼前,说再见再见不会太遥远,若有缘有缘就能期待明天,  你和我重逢在灿烂的季节……

    湾流公务机起飞了,舒帆离开了近江,离开了国,她趴在舷窗边,努力想分辨出哪里是铁渣街,可是怎么也找不到那块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