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侠侣闯龙潭

    马凌正要跟着刘汉东上楼,却被他阻止:“你在车库里等着,找一辆车号江A16789的黑色汉兰达,找到后等在车后,万一我没找到古长军,他也跑不了,记住,他瘦高个脸上有疤。”

    “你觉得他一定会下车库么,外面那么多车。”马凌反唇相讥,“要用这儿。”指了指自己的脑袋,“我和你一起上去,也好有个照应。”

    “男人干仗,娘们掺乎什么。”刘汉东有些愠怒,这女孩怎么不识好歹,世峰集团和龙潭虎穴一般,岂能轻易犯险。

    马凌大怒,回头走了两步,忽然一个急转身,一记高踢,脚落在刘汉东肩膀上。

    “我是跆拳道黑带,要不要试试?”马凌冷冷的一甩额角的发丝。

    “好吧,你拿着这个,棒球棍给我。”刘汉东妥协了,将手电筒递给马凌,这不单是个手电,还是个电击器,一按开关,前头蓝色火花噼里啪啦乱闪。

    马凌拿着电棍头前开路,刚走上应急通道,就看见一个黑影扑面而来,电棍一按,黑影抖了几下,砰然倒地,用手电照去,见是一个穿衬衫领带的白领。

    “电错了。”马凌道。

    “没事,下回注意。”刘汉东伸手在白领身上摸索了一下,拿起一张门禁卡。

    对讲机里传来保安部门的调度声,派人到地下室配电房维护,因为电力断,大楼绝大部分摄像头都失去了作用,变成了摆设,但楼宇内有备用电源,门禁依然有效,不刷卡寸步难行。

    刘汉东和马凌顺着防火梯直上八楼,楼梯上遇到一些匆匆而下的世峰集团普通员工,好奇的打量着他俩,但没有询问,集团很大,互相不认识也在情理之。

    两人腿脚都很快,迅上了八楼,在走廊尽头瞄了一眼,没人。

    刘汉东走了过去,脚步声淹没在厚实的地毯,来到815门口,转动门把手,不动。

    “我来。”马凌上前一记侧踹,房门应声而开。

    刘汉东迅拔枪在手,腰间据枪闪入房间。

    房间里空无一人,有不间断电源供电的电脑依然亮着,屏幕上显示着防火梯,画面是绿色的,应该是红外摄像头拍摄的效果。

    刘汉东心头一沉,不好,计了!

    转身疾出,突然灯光大亮,整个大厦恢复了照明,走廊里的办公室门陆续打开,走出来十余名人高马大的汉子,拿着日本刀、橡皮棍、钢管等武器,狞笑着看着两人。

    刘汉东举起了手枪:“都站住!”

    对方冷笑不已,忽听背后传来声音:“把枪放下,不然打死她。”

    回头看去,古长军手持一把六-四式手枪,对准了马凌的脑袋。

    刘汉东犹豫了几秒钟,将手枪抛到古长军脚下。

    “强子,捡起来。”古长军命令道。

    一个秃头保安捡起了手枪,退下弹匣一看,空的,拉开枪膛再看,还是空的。

    “**的,拿把空枪吓唬人!”强子气的将五四砸了过来,刘汉东闪身躲过。

    “把他料理了。”古长军道。

    打手们杀气腾腾上前,突然之间,马凌将电击器狠狠捣向古长军腰眼,电的他浑身颤抖,哆嗦个不停。

    同一时刻,刘汉东猛然沉下身,捡起五四手枪,往枪膛里填了一颗子弹,空仓挂机回膛,再度瞄准众人。

    “我就一颗子弹,谁先死?”刘汉东问道。

    身后古长军砰然倒地,马凌迅捡起了手枪,也对准众打手。

    古长军依然在地上哆嗦着,裤子湿了,他被高压电击器电的尿失禁了。

    刘汉东道:“你看着他们,谁动就打谁,打头,你打得准么?”

    马凌道:“放心好了,我从小就玩我爸的枪,省射击队那年招我,我没去。”这话应该不是吹牛,因为她持枪的手很稳。

    刘汉东一脚踢在古长军脑袋上,给他加了双份保险,然后扛起他走向电梯,马凌在身后倒退着掩护他。

    打手们愤怒的盯着他俩,这些人可不是普通保安,而是世峰集团高价雇佣的专门解决麻烦的特保,主管在眼皮底下被人绑走,是可忍孰不可忍。

    强子忍不住了,迈步向前,打算说两句狠话。

    马凌果断扣动扳机。

    枪响了,子弹从强子脑袋旁飞过,打掉了他一只耳朵。

    ”**!”强子一摸耳朵,没了,一手血。

    “对不起,打偏了,本来想打你头的。”马凌道。

    众人不敢上前,他们才不相信马凌打偏了,在场的人都玩惯了刀枪,知道手枪最难打,六-四式尤其难打,虽然距离近,但能准确打耳朵,这枪法,这心理素质都不是盖的。

    电梯门开了,刘汉东据枪警戒,电梯里没人,他这才进去,马凌也倒退着进去。

    “下哪儿?”马凌问。

    “二楼,一楼和地下室有埋伏。”刘汉东道。

    马凌按了二楼按键。

    世峰集团的电梯度很快,转瞬到了二楼,刘汉东扛着阳台,径直将古长军抛到下面草地上,道:“跳!”

    马凌没犹豫,纵身跃下。

    刘汉东也跳了下来,就地一滚举枪警戒,远处车灯闪亮,数十名世峰集团的制服保安乘坐皮卡开了过来。

    正巧旁边有个园丁用的小推车,刘汉东将昏死的古长军丢到车上,招呼马凌:“跑!”

    两人推着车,拔腿狂奔,专拣汽车不能走的绿化带跑,大厦大门里冲出一群特保,张牙舞爪冲过来,大呼小叫着:“关大门,放狗!左右包抄,不能放走他们!”

    夜色,两头凶猛无比的杜宾犬发疯一般奔过来。

    马凌花容失色:“怎么办?”

    刘汉东道:“你手里的家伙是干啥的?”

    马凌道:“我怕狗。”

    刘汉东停下小车,转身单腿跪地,双手握枪,单眼瞄准杜宾前进方向,自然呼吸,缓缓扣动扳机。

    最后一发子弹旋转着冲出枪膛,7.62毫米五一式手枪弹准确击了一头杜宾。

    “枪法可以啊。”马凌赞道。

    话音刚落,弹杜宾一个翻滚又爬了起来,一声不吭猛扑过来。

    “操!”刘汉东把空枪往腰带上一别,扭头推着小车就跑。

    五四都放不翻杜宾,用六-四打更没戏,一弹匣打过去估计都没效果。

    后面有猛犬追逐,前面有保安堵截,园区地处偏避,月黑风高,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忽然前面车灯耀眼,一辆汽车发出刺耳的刹车声横在前面,王星招呼道:“上车!”

    马凌上前拉开车门,刘汉东将古长军投了进去,自己也顺势坐进去,马凌上了副驾驶,王星一踩油门,捷达如离弦之箭一般射出,两头杜宾已经追了上来,却赶不上捷达的度,在后面狂吠不已。

    “王叔,咋来的这么晚,我爸咋样了?”马凌道。

    王星苦笑:“大侄女,我来的够快了,我又不知道你们到世峰集团来,能蒙到已经不错了,老马没事,胃上挨了一枪,死不了。”

    马凌如释重负,继而咬牙切齿道:“我爸有个三长两短,我让他们生不如死。”想了想,拿起电击器,又电了昏迷的古长军一下,电的他整个人挺了一下,如同僵尸还阳。

    “小帆呢?”刘汉东问。

    “在一个安全的地方,你放心,她可是我的财神奶奶,谁出事也不能让她出事。”王星答道,猛打方向盘,一踩油门,汽车撞开栏杆,从世峰集团运货的后门冲了出去。

    “地址决不能告诉警方。”刘汉东道。

    “放心,我干多少年公安了,这点道理还不懂?除了我,谁也不知道她藏身的地方。”

    刘汉东又道:“那些杀手都是古长军雇佣的,他还想杀小帆,医院里躺着的是他的马仔,还有他弟弟,据说刚死,总之这个活口给你了,功劳也给你了,前面停车。”

    王星在路边停了车,惊愕道:“你干什么去?现在警方正在通缉你。”

    刘汉东道:“古长军只是个喽啰,上面还有大老板,要想找替罪羊,没比我再合适的了,我还想多活两年呢。”

    说着拿出五四手枪递给马凌:“你爸爸的枪,替我说声谢谢。”

    砰地一声关了车门,扭头就走。

    马凌下车,喊道:“哎,上哪去你?”

    “想上哪儿,就去哪儿。”刘汉东头也不回。

    “你叫什么?”

    “下回见面告诉你。”刘汉东消失在黑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