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直捣世峰集团

    急诊科前,王星拿着衣服匆匆而来,却不见了刘汉东和舒帆,急的他捶胸顿足,那可是十万块委托费啊,关系到自己的房贷和奶粉钱,丢钱包丢手机丢面子都行,就是不能把舒帆丢了啊。

    快步走进急诊科一看,走廊尽头舒帆的身影一闪,王星急追过去,只见舒帆指着远去的摩托车,急的眼泪直流。

    “跟我走。”王星试图去拉舒帆,被一把甩开,小女孩居然追摩托车去了。

    “舒小姐,我带你去追他。”王星这句话很管用,舒帆立刻回来,催促着王星去开车。

    经过走廊的时候,王星听到一身尖叫,探头看去,留观室内小护士把托盘掉地上了,病床上乱作一团,带血的绷带,各种管子电线,还有一个脸上有窟窿的家伙昏迷不醒。

    王星认出这个人是古长军的跟班,叫狗子,是个社会上的混混,跟了古军之后人模狗样起来,挂着世峰集团旗下拆迁公司项目经理的头衔,其实就是个高级打手,刘汉东突然离去,应该和他有关。

    回到捷达车里,对讲机里沙沙响,再度响起警方调度的声音,说遇到刘汉东劝阻无效可以开枪击毙。

    王星急忙拿起电话,拨通了刑警支队朋友的号码。

    “老万,我王星,给你个情报,刘汉东不是凶手,他也是受害者,买凶杀人的是世峰集团的古长军。”王星这样说不是凭空猜测,古长军此人原来也是警察,后来因为涉黑被开除公安队伍,被世峰集团聘请,名义上是保安主管,其实是专干脏活儿的。

    手机里老万答道:“上头下了死命令,我说话管不了用,你现在哪儿,我马上过去,花火所的马国庆怎么样了?”

    “老马没事,进手术室了,我在医大附院。”王星说完,挂上了电话。

    舒帆推开车门就走,王星一把拉住她:“哪儿去,外面很危险。”

    “你不打算救他,对么?”舒帆直视王星的眼睛,清澈的眼神,直抵人的内心深处。

    被猜出真实想法的王星徒劳的狡辩:“他没有危险的,警方只是认为他是嫌犯而已。”

    “安阿姨花多少钱雇佣的你?”夏帆依然死死盯着王星。

    “十万块。”王星答道。

    “我成年之后,就可以拥有青石高科的股份,我给你一百万,救他。”

    舒帆虽然只有十四岁,但心智基本成熟,况且少女比大人更加单纯,她是富家千金,拿出一百万来还真不是难事,一百万啊,房贷可以立刻还清,还能买辆好车。

    王星陷入天人交战之。

    ……

    雅马哈在路上疾驰,水花四溅,马凌掀起面罩大声问:“去哪里?”

    “去世峰集团。”刘汉东答道,他认为古长军这种人不可能回家,而是藏在公司或者什么秘密地点,去公司肯定能查到蛛丝马迹。

    马凌猛然加,摩托车飞奔出两条街区,停在一个小服装店门口。

    “干什么?”刘汉东问。

    “换衣服。”马凌简短回答,摘下头盔往车把上一放,走进了店里。

    一个二十多岁的身材火辣女子正坐在躺椅上嗑瓜子,见马凌进来便问道:“凌姐,咋有空过来了?”

    马凌道:“给姐弄一身行头,还有他。”说着一指刘汉东。

    刘汉东被马国庆拘捕的时候,刚把湿透的汗衫脱下,一直到现在上身都是**的,肌肉线条硬朗,六块腹肌清晰,火辣女子吹了声口哨:“你汉子?”

    “别废话,快点,有事急等着走呢。”马凌不耐烦催促道,她出来的急,穿的是睡衣一样的长T恤和热裤拖鞋,也不适合打架。

    火辣女子麻利的拿出几件衣服丢过来:“尺寸绝对合适,那边有更衣室。”

    马凌进了更衣室,刘汉东直接将一件T恤套在身上,转身的时候别在腰间的五四手枪被火辣女子看见,不禁问道:“你是刑警?”

    刘汉东不置可否,这把枪是马国庆的,枪柄上还拴着绿色的枪纲,但枪膛里只剩下一发子弹了。

    马凌从更衣室里出来,居家女孩形象瞬间变成了机车党,皮夹克牛仔裤,脚上是重型机车靴,脖子上还挂着一串硬朗风格的钢制项链。

    “店里有家伙么?”马凌问。

    “打架去啊,有!”火辣女子从门后面拎出一根狼牙棒来。

    这是银行保安配备的武器,不锈钢杆子上镶嵌了几根尖刺,吓唬人的样子货而已。

    “用这个。”刘汉东从货架上拿起一根棒球棍,这是店里的装饰物,但打人的效果比狼牙棒还趁手。

    马凌接过来挥舞两下,点点头。

    ”换双鞋,帅哥哥。”火辣女子递过来一双四十三码奥克利沙漠靴。

    刘汉东道声谢,脱下脚上沾满泥水的烂运动鞋,换上了靴子,马凌已经在发动摩托车了,他赶紧过去跨上后座。

    “再见,凌姐,帅哥哥。”火辣女子挥手之间,摩托车已经窜出去十几米。

    傍晚的街头,摩托车咆哮着一路狂奔,近江市是禁摩城市,但交警们见到呼啸而过的大排量摩托车往往不会去抓,因为这些玩摩托的非富即贵,犯不上给自己招惹麻烦。

    全城修路,加上一场豪雨,城市道路再度拥堵起来,不过马凌的越野摩托车丝毫不受影响,在龟前行的车流穿梭前进,度不减,遇到实在过不去的地方,直接开上路牙石,从人行道甚至工地里面的泥塘越过,很快就抵达了世峰集团位于北郊的总部大楼。

    世峰集团实力雄厚,在北郊建了一个工业园区,此时已经是晚上八点钟,大楼依然灯火通明,园区的电动栅栏门已经关闭,只留下人员进出的小门,门卫室里,两名制服保安正在执勤。

    “怎么进?”马凌问道,摩托车停在距离大门二十米的地方,马达在轰鸣。

    “直接进。”刘汉东道。

    马凌一拧油门过去了,临到门口一捏刹车,摩托车横在电动门前。

    刘汉东下车,走到门卫室前敲敲窗户,保安问道:“请问您找谁?”

    “我找古长军,他欠我钱。”刘汉东在诈保安,因为他并不确定古长军在公司。

    “你等等,我打个电话。”保安拿起了内线电话,拨通了分机号,刘汉东注意到他拨打的号码是815,这很可能也是办公室的房间号。

    电话通了,保安低语了两句,抬头道:“你叫什么名字?”

    刘汉东竖起眉毛道:“弟兄们出生入死为他卖命,他还敢唧唧歪歪盘查我,告诉他,不给钱就把事儿兜出去。”

    保安低头再打电话,说了几句道:“你进去吧,古部长在303,上三楼左拐第二间。”

    电动门缓缓打开,刘汉东回身跨上摩托,雅马哈驶入了园区。

    大门隐蔽位置,摄像头闪着幽光。

    ……

    古长军已经从办公室的电脑显示屏上看到了大门口的监控画面,妄图蒙混过关的正是他恨之入骨的刘汉东,这小子还带了一个帮手来,今天就让他们死无葬身之地。

    今天带了八个职业杀手去做掉目标,碰巧天公作美,恶劣的天气成了最好的伪装,本以为马到成功,哪知道全军覆灭,这帮牛逼哄哄的道上人物,简直就是业余“职业杀手”。

    自从接了这单活儿,就没顺利过,找的替罪羊竟然是头猛虎,不但害死了自己的亲弟弟,狗子的脸也被钢筋贯穿,古长军恨刘汉东入骨,杀舒帆是正常业务,而杀刘汉东就是私人仇恨了。

    本来行动失败,他正打算出去避风,没想到刘汉东找上门来,古长军决定弄死他再走。

    他拿起电话:“强子,带五个人到303,待会有俩人来找我麻烦,给我办了他们。”

    “军哥,要死的活的?”

    “打死,”灌到混凝土里去。”

    ……

    摩托车开进了园区,刘汉东忽然拍拍马凌的肩膀,示意停车,马凌停下来扭头问他:“干啥?”

    “咱们计了,被古军识破了。”刘汉东道,他觉得进来的太过容易,以古军当过警察的资历来看,不会这么好哄。

    “那咋办?”马凌问。

    “凉拌,空降兵生来就是要被包围的。”刘汉东自信满满道。

    “你以前是空降兵?特种部队?”马凌眼闪烁着崇拜的火花。

    “我是汽车兵,运输连开卡车的。”刘汉东道。

    “哦,你还没说到底咋办呢?”

    “下地下车库。”刘汉东道,园区里灯火通明,摄像头遍布,根本没办法隐蔽的进入大楼,还不如堂堂正正杀过去。

    摩托车开进了地下停车场,这一幕被监控器前的古长军看见,不禁纳闷,大楼前那么多空地可以停车,这俩人竟然开进地下车库,到底想干什么?

    地下车库,一名制服保安上前拦住摩托车,问他们来干什么,刘汉东问他:“配电房是不是在这儿?”

    “是啊,你有什么事?”保安狐疑道。

    “对不起了。”刘汉东说。

    保安丈二金刚摸不着头脑。

    马凌从背后一记手刀砍来,保安瘫倒在地,刘汉东摘下他身上的长柄强光手电和对讲机,快步走向配电机房,不管三七二十一,将所有的电闸统统拉下。

    世峰大厦陷入一团黑暗之,紧接着一些应急灯亮了起来。

    “上楼,古长军在815。”刘汉东道。

    “你怎么知道?你来过这儿?”马凌很惊奇。

    “用这儿。”刘汉东指指自己的脑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