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雨中的牛肉板面

    刘汉东拎起手里的塑料袋道:“回家做饭。”

    “住哪儿?我送你。”小少妇很热心。

    小帆拽了拽刘汉东的衣服,一脸的不高兴。

    刘汉东道:“不顺路,再见吧。”

    小少妇呵呵一笑,也说声再见,驾着路虎远去了。

    起风了,要下雨,街上出租车的生意突然好了起来,拦都拦不到,从这儿到铁渣街距离很远,乘公交车最方便。

    公交站台,一辆520路公交车开了过来,乘客们蜂拥而上,投币、刷卡,刘汉东和小帆也上了车,发现女司机正是昨天那个飙车的马尾辫姑娘。

    马尾辫吆喝道:“往里走,往里走,后面没人。”

    可乘客们还是习惯性的站在门口附近,两个衣着考究的男子,胳膊上搭着西装上衣,不动声色的往里面挤着,嘴里嚷嚷着:“别挤啊,别挤啊。”

    大公交开动了,马尾辫喊道:“乘客们请注意,看好自己的钱物,那俩拿西装的,别给脸不要脸了,下一站给我滚下去。”

    乘客们顿时往后退去,躲着两个小偷。

    小偷面子上挂不住了,其一个满脸横肉的家伙上去抬腿就踢女司机,嘴里不干不净的骂着,乘客们噤若寒蝉,没一个人动弹。

    刘汉东挤了出来,指着小偷喝道:“再动一下我弄死你!”

    另一个小偷拔出匕首,恶狠狠的从刘汉东侧后方捅过来,小帆尖叫一声,刘汉东一个漂亮的擒拿动作,捏住对方手腕,用力一掰,咔吧一声,骨头断了,匕首落在汽车地板上,小偷的手腕以诡异的角度垂下,疼的杀猪一样惨叫。

    这时马尾辫已经一脚刹车停下,和那个先动手的小偷搏斗起来,她用的散打招式,一记直拳下去,小偷鼻血长流,刚捂住鼻子,又被刘汉东从后面薅住头发,拽在地上,饱以老拳。

    马尾辫从驾驶席上下来,拎起灭火器也加入了殴打,打得两个小偷嗷嗷直叫。

    小帆鼓起掌来,乘客们如梦初醒,也都开始鼓掌,不少人拿出手机拨打了110。

    马尾辫丢下灭火器,冲刘汉东伸出手:“我叫马凌,谢谢你了。”

    “不客气,我到站了,能把门开一下么?”刘汉东听到乘客们在打110,又心虚起来。

    “等警察来了做个笔录吧,耽误不了多少时间。”马凌道。

    “我有急事,真的,下回吧。”刘汉东冲小帆一使眼色,小帆也跑了过来,用力的点头。

    “好吧。”马凌想到车里还有很多目击证人,便打开了车门,刘汉东拉着小帆匆匆下车,消失在路边巷口里。

    一辆巡逻警车闪着警灯开到公交车旁,巡警上来拷走了小偷,马凌望着外面的雨雾,想起那见义勇为小伙子的样子,嘴角勾起弧线来。

    雨淅淅沥沥的下着,刘汉东买了一份淮江晨报,和小帆顶在头上,在雨奔跑着,小帆高兴的直尖叫,忽然她停下脚步,撅起嘴做出哭相来。

    “怎么了?”刘汉东问。

    小帆一摊手。

    刘汉东这才想起,才超市买的挂面酱醋大米忘在了520路公交车上。

    “没事儿,咱们吃牛肉板面去。”刘汉东豪气万丈。

    他知道有一家牛肉板面味道不错,老板是个江北乡下人,很厚道,店里都是回头客。

    近江市是江东省的省会,正在上地铁项目,满城都是工地,这家牛肉板面摊子就开在地铁建设工地里,搭着红蓝彩条布的雨棚下,五六个穿雨靴戴安全帽的民工正在吃面条,刘汉东招呼老板:“两碗面,一大一小。”

    老板道:“没有小碗,都是大的,坐吧。”

    不大工夫,端上来两脸盆面条,宽宽的手工面条,上面撒着翠绿的香菜、蒜苗、红色的咸菜,白色的萝卜,就是牛肉太少,只有可怜巴巴的两片。

    小帆傻眼了,这盛面条的盆比自己的洗脸盆还大,满满当当的面条能吃上一星期。

    刘汉东已经开始埋头吃面,还撒上了红红的辣椒油。

    农民工们也低头吃面,吧唧嘴的声音此起彼伏,雨继续下,水滴顺着彩条布流下来,在地上砸出一个个小坑,远处道路旁的梧桐树下,落叶满地。

    “你怎么不吃啊。”刘汉东抬头问道。

    小帆将面盆里大半面条拨给了刘汉东,自己只留了很少一点,这手工面条劲道有韧劲,其实很好吃,不过份量是为重体力劳动者预备的,对小帆来说实在多的有些过分。

    吃完了饭,雨也停了,天边竟然挂了一道彩虹,小帆兴奋的指着彩虹跳着,刘汉东和几个农民工一起走出棚子,并排站在一起,久久望着高楼大厦间的雨后彩虹。

    ……

    王星是警校高材生,曾在江北市当派出所民警,后来调到省城刑警总队当侦查员,所有人都认为他前途无限的时候,因为失手打死了嫌疑犯,被清退出公安队伍,成了一名私家侦探。

    私家侦探在国还是个新鲜行当,王星的公司命名为明镜调查咨询有限公司,主要业务有两个,一是帮富翁太太们抓小三,二是帮官员富商们清理安装在车里和办公室里的摄像头、窃听器,因为他业务素质高,政法口朋友多,所以名声在外,生意络绎不绝。

    但这些生意带来的收入,依然让王星的生活捉襟见肘,他在省城买了房子,贷了一大笔款,老婆大着肚子,据说是双胞胎,经济压力巨大,为了给快出世的孩子预备尿布和奶粉,王星什么活儿都愿意接。

    今天凌晨时分,王星接到一个电话,是青石高科总裁办打来的,委托他寻找并保护夏青石的女儿舒帆,委托费用是十万元人民币。

    王星毫不犹豫的接了这单生意,迅展开调查,根据委托人提供的信息,舒帆现在是安全的,但有人试图绑架她,为了保证舒帆的人身安全,夏青石没有选择报警,而是找私人侦探解决此事。

    很快王星就发现这案子不简单,舒帆的伯父,也就是青石高科总裁夏青石的兄长夏白石已经向温泉镇派出所报案,说侄女失踪,如今警方正在展开秘密调查。

    听刑警支队的朋友说,舒帆很可能是在回家的路上被一名黑车司机绑架,绑架的动机不明,目前罪犯已经锁定,是一个叫刘汉东的退伍军人,最早的目击证人是世峰集团保安部的古长军,他说下班途见到有人绑架女学生,自己的两名同事上前阻止反被撞伤,交警部门也证明现场确实发现撞坏的黑车,还有市局法制处的一个同事也曾目击刘汉东带着舒帆到市局,颠三倒四说了一些胡话。

    王星凭刑警的直觉,觉得这案子水很深,那个叫刘汉东的男子也未必是罪犯,哪有罪犯带着肉票主动送到公安局的道理,但这件案子政法委已经定了调子,罪犯就是刘汉东。

    青石高科的老板夏青石在美国治病,这个节骨眼上他唯一的继承人出事,也太巧了吧,而且世峰集团的古长军不是什么好人,有他参与的事情,肯定猫腻多多,再加上政法委的粗**涉,想必这也是夏家不愿意报案的原因。

    想找到舒帆,就必须先找到刘汉东,警方想找什么人,有的是技术手段,最常用的就是手机定位,当代社会手机普及率极高,只要知道号码,甚至手机串码,就能迅定位一个人,简单得很。

    警方要动用手机定位,需要分局以上领导签字批准,但王星认识移动公司技术部门的人,一个电话就能办妥。

    刘汉东的手机是不记名神州行卡,在二十四小时内只开机了一次,地点在花火办事处铁渣街段附近。

    铁渣街是城乡结合部,出租屋云集的地方,刘汉东目前没有正当职业,以这里作为落脚点正在情理之。

    王星开着自己的二手破捷达,在淅淅沥沥的秋雨开向铁渣街。

    此时已经是下午五点半,城市的交通处于最拥堵的时间段,车多人多,再加上道路拓宽工程,路上堵成了一锅粥,公交车和私家车抢道,摩托车电动车见缝插针,小擦碰事故此起彼伏,喇叭响成一片,王星不耐烦的猛按方向盘,可他的破捷达除了喇叭不响,到处都响。

    片警马国庆一直蹲守在铁渣街108号对面的移动营业厅里,他在耐心等待刘汉东和舒帆回来,对于一名警察来说,蹲坑是常有的事,为了抓捕罪犯,在寒冬腊月天的户外等个几天几夜都是常事。

    马国庆知道,这也许是自己从警生涯最后一次蹲坑了,也是人生最后一次壮举,他希望妻女在追悼会上看到的是一个牺牲在与犯罪分子搏斗第一线的英雄,而不是饱受癌症折磨痛苦死去的病人。

    刘汉东和小帆也被堵在了路上,他们乘坐的公交车和一辆私家车擦碰,两个司机在对骂,乘客们纷纷下车步行,

    天边闪电划过,继而是闷雷滚滚,狂风阵阵,山雨欲来风满楼。

    铁渣街上的小摊小贩都开始收摊回家,卖熟食水果的也收起遮阳伞推着三轮车撤退了,暴雨比城管有用的多,这些人一走,道路忽然变得通畅起来。

    一串银铃般的笑声传来,闭目养神的马国庆猛然张开眼,正看到刘汉东拉着小帆冒雨奔来,那副亲密的样子不像是绑匪和受害者,反倒像一对小情侣。

    马国庆摸一摸后腰上的五四式手枪,强忍着胃疼站了起来。

    一辆破旧的捷达车从铁渣街北面开了过来。

    与此同时,一辆黑色汉兰达从铁渣街南面开了过来,后面还跟了一辆黑色本田雅阁,两车都没挂牌照,悬挂压得很低,可见车里坐满了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