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是

    国士无双写的中后期的时候,开始考虑下一部书,首先肯定是都市题材,但是从哪个角度切入很令人头疼,橙红年代开创了一个都市小说的支流,英雄回到故乡,杀出一片天地,很多跟风者都采用这个经典开头,甚至也都是在外漂泊八年,一度让我纳闷,八年究竟有什么含义不成?

    写橙红几乎耗尽了我所有关于都市小说的题材积累与灵感,黑道jǐng匪谍战商战社会yīn暗面,全面覆盖,可以拆分出十几本dúlì的长篇小说,这样说比较贴切,把我榨干了,所以在橙红之后我必须回避这个题材,因为我没什么可写的了。

    国士无双这本书描绘的是近代场景,虽然写起来诸多禁忌,但对我来说也是一种休息,但网文的连载xìng使作者无暇充电,去体验社会,经历人生,关于都市素材的积累,依然很少很少,一度让我很迷茫,下一步究竟写什么,怎么写。

    直到我看了一部电影,灵感才忽然跳出来,这是一部名叫《黄海》的韩国片,不得不说韩国电影比中国电影强出许多,当然原因在于我们有全球最严苛的审查制度,这个暂且不表,黄海讲的是一个中国延边的朝鲜族出租车司机偷渡到韩国寻找妻子的故事,借了高利贷六万块,被迫成为杀手,普通人在重压下爆发出的力量令人血都为之沸腾,看完这个电影,匹夫两个字就注定会出现在下一部的书名里。

    又有一回,在医院急诊科见到车祸家属,那是一个中年农村妇女,或许她只有三十出头,但蓬头垢面衣衫破旧,看起来像是五十多岁,她哭的撕心裂肺,因为丈夫重伤,正在抢救,她拿出一个手机来给亲戚打电话,但我想这样处于贫困线上的人,亲戚们也未必能帮得了她,走廊里很多人在看热闹,静静的看着她,眼神里尽是同情,她喋喋不休的哭诉着,将来怎么活,还有两个孩子要抚养,我觉得很难过,想把身上的钱都给她,但我没有这样做,因为我知道救不了她和她的家人,有党,有zhèngfǔ,有红会,他们都做不到的事情,我又有什么能力去做。

    网络上经常有朋友抱怨rì子难过,但是比我们痛苦的大有人在,只是社会的最底层发不出声音,只能自生自灭罢了,社会的阶级xìng也渐渐分明起来,你无法去了解厅局级领导的生活方式,也无法去体会收破烂拾荒者的艰辛,金字塔的塔基上,有无数的故事在发生着,白领、jīng英、特种兵、黑道老大什么的已经写得太多了,却很少有人将目光往底层放一放,写一写他们的故事。

    我有一个同学,父母双亡身体残疾,坐公交车免票,每月吃街道低保,他租住在城乡结合部的一间出租屋内,每月八十块钱,工作是盲人按摩,我经常去看他,力所能及的帮一些忙,他给我讲了很多真实的故事,拾荒者、农民工,洗头房小姐,有血有肉,真情实感,用心去触碰他们,感受他们的生活,会明白社会的另一种jīng彩,这个阶层的人,基本上断绝了向上的通道,没知识没学历没人脉没资本,在人生的道路上,他们其实已经输了,但是要逆袭,一定要逆袭,每个人的处世态度都要像德国队一样,不到最后一秒绝不认输,哪怕鲜血洒满怀抱,也要继续奔跑。

    再返回来说说书,我觉得很多小说缺乏一种张力,一种爆发力,虽然冠着超级、特种、至尊的书名,但一点感觉不到力量的存在,尽是低层次的YY,jǐng察不像jǐng察,大哥不像大哥,官员不像官员,特种兵更不像特种兵,主角配角智商情商为人处事都像中学生,作者缺少积累,缺少体验,缺少观察,闭门造车,疲于更新,很少有人想到去创新,去描绘别人没描绘过的场景和群体,我很着急。

    所以,有了这本《匹夫的逆袭》。

    关于发布时间,本来定在明天上午,考虑到今晚可能有很多读者在彻夜等待,提前到5.11 0点发布,不瞒大家,手上有些存稿,几万字而已,对于慢手流也够败家一回了,在正常更新基础上,八千鲜花加更一章,不排除特殊情况发生,哪位不过rì子了,投出让我心灵不安的贵宾数目,会继续加更到承受不了为之,当然还是以鲜花和收藏为主,不鼓励除订阅外的现金支出。

    谢谢大家,希望大家能喜欢这本《匹夫的逆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