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章 嘴甜的孩子有肉吃

    “叶姐……真的不怪我……这……”楚南实在是不知道眼下这个情况该怎么解释,于是,他思索了半天,终于找到了一个略显勉强的借口,“这事儿真不怪我……叶姐,都怪你……”

    “怪……怪我?……”叶瑶此时清清楚楚的感受着楚南那肆无忌惮的顶着自己的坏东西,强忍着一种说不上来的复杂感觉,相当委屈和错愕的反问道。

    “对……都怪你……谁让你这么漂亮,而且胸部触感那么好……我是个正常男人,所以……”楚南点了点头,显得很严肃的说道。

    叶瑶本来听楚南说自己的漂亮,红晕再次爬满了耳根,但是再一听楚南说自己胸部触感什么的……她立刻就恼羞成怒,火冒三丈,她最讨厌别人拿她胸前那两团软绵绵的累赘说事儿了!

    于是……紧紧被楚南贴着的叶瑶,拥挤之中艰难的腾出了一只手,然后直接从下面朝楚南的大腿掐去,然后……就这么狠狠的一拧……

    “啊!!!”楚南立刻就吃痛的呼号了一声。

    原本乱哄哄的人群,立刻就被楚南这边的一声哀嚎给吸引过来。

    楚南意识到周围人们的目光纷纷朝自己投来,异常聪明的他,有样学样,立刻佯装很愤怒的道:“尼玛!刚才是谁踩住我的脚了?!我……我也有爹!”

    我擦,这货也有爹?这年头爹就这么不值钱么?所有人似乎都在期待楚南的后话。

    而在楚南将要继续说的时候,叶瑶似乎还没泄愤,再次狠狠地拧了楚南大腿一下。

    楚南当即吃痛的大呼:“雅灭爹!!”

    …… ……

    堵车了。

    所以磨蹭了足足十几分钟,公交车才重新发动。

    而楚南和叶瑶也是保持着那种紧紧贴着的体位,呃,咳咳,不好意思,是姿势。这姿势,保持了足足十几分钟的时间。

    最后,两人都是有些尴尬沉默的度过了接下来的车程,终于……公交车到站了。

    到了叶瑶所住地方的临近站台。

    叶瑶略嫌费劲的双臂护住胸部,从人群中挤下车。

    下过车之后,她才终于深深的换了一口气,今天在车上发生的那一切,让她脑子里面乱糟糟的。——如果不是巧合的话,楚南之前的那种行为,真的可以算得上是xing、sao扰了。可是……偏偏今天车上就这么多人,平时人也不少,但是今天的人却是格外的多。

    而楚南自己也很郁闷,爷爷说,他未找到遗失的家族典籍之前,一定要保住童子之身,但他娘的自从年满十八岁来到这个花花大都市之后,已经是第二次遇到这么刺激的事情了!哦,不对,如果算上最初帮李梦茹施针那回,楚南已经福利多到爆棚了有没有!?

    “叶姐。”

    叶瑶从站台处缓缓的往自己家方向的住宅区走去,心中乱糟糟的,有些魂不守舍,而此时,楚南的声音,在她身后再次有些yin魂不散的响起。

    虽然她不想承认,但是在她听到楚南这句话的时候,除了窘迫和尴尬,以及一些些的愠怒,她并没有太多反感,反而是因为楚南的呼唤,心生一丝愉悦的情绪。——这情绪让她自己都感觉有些莫名其妙。

    “你……跟着我做什么?”叶瑶守身如玉这么多年,作为一个当年京城某名牌医科大学的鼎鼎大名的校花,她甚至连大学时期都没有谈过恋爱,多多少少还是对之前与楚南的那番“摩擦”而迟迟无法释怀的。

    看到叶瑶再次变冷的脸se,楚南只能尴尬的笑一笑,他也知道,刚才自己太过分了……但是,他能有什么办法?!完全是天意!

    他感觉老天爷根本就是在耍他啊有没有,安排了这么多令人血脉喷张的艳遇,却给了他一个无福消受的奇葩体质!

    “那个……叶姐……还在生气啊……刚才在车上,我真的也是没有办法……你……”楚南缓缓的走向叶瑶,看着叶瑶那仍然有些羞红的愠怒的面容,他吞吞吐吐的替自己解释道。

    “算了……不提这个了。”叶瑶也知道不能全怪楚南,更何况,楚南之前说是因为她太漂亮所以才出现反应的时候,她还是隐隐有些自豪的。

    “之前我们的误会已经化解了,所以……我不想我们之间再有矛盾,好么?叶姐,最多这样,如果你还感觉不爽的话……”说着,楚南张开双臂,一副认打愿挨的模样,“你来打我吧,怎么能让你泄气,随便你怎么样我,夺我贞cao也行!”

    “扑哧。”被楚南的这幅样子给逗乐了,叶瑶终于憋不住笑出声来,一双美目抛出一丝妩媚的感觉,白了楚南一眼,仿佛是有些娇嗔的道,“臭小子,油嘴滑舌的,谁要夺你贞cao,自作多情~~——好吧,姐姐我大人不记小人过,原谅你这次了。现在,你可以安心回去了吧?”

    楚南摇了摇头:“不行,我不安心。”

    “嗯?”

    “送佛送到西,护花护到死,叶姐你这么漂亮,万一半路遇见什么se狼怎么办?那我就要伤心一辈子了。”好听的话哪个女人不愿意多听?楚南深知这一点,才费尽口舌多说些好听的话,说他油嘴滑舌也要好,说他虚伪造作也好,总之能够让叶瑶彻底开心,完全释怀了之前的那件事,楚南不在乎多说几句他平时非常少说的奉承话。

    “拍马屁。”叶瑶显然一点都不生楚南的气了,撇了撇嘴,就扭头向前方走去。

    楚南见状立马就跟了上去。

    “对了,楚南……一直有个事忘了问你。”终于平复了方才乱糟糟的心思,叶瑶深吸了一口气,正se道。

    “叶姐你说。”

    “如果说之前你给我的药方没错,只是被人在中间动了手脚的话,也就是说,你真的是能够将我身上的顽疾治好的,对不对?”

    楚南就是在等这句话,他很清楚叶瑶会问自己这件事情,所以他才跟着下车的。

    没有把叶瑶的病治好,也算是楚南的一个心结。再怎么说——他都已经收了叶瑶的那一百块钱了,要是给她看不好的话,那不是自己砸了他们家祖传的楚门神医招牌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