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章 狠狠的一记耳光!

    当然,评价一个人的医术是否高明,不能单单从他的行为上来判断。

    更多的,当然是要看病患在被结束治疗之后的最直观反应,才能够准确的做出最终判断和评价。

    而楚南当然是不负众望,非常干净利落的结束了针灸阶段的第一步治疗,前前后后花费了才不过半个多钟头。一般有被针灸经验的人都很清楚,半个钟头绝对不算长。

    但是楚南从小就练就一手神奇医术,他当然是懂得在最短的时间内治疗出最好的效果,才是最重要的道理。

    医疗,本来就是保护人类的生命,挽救人类的生命。

    本来,就是和天命博弈,和时间赛跑,一秒之差,可能是就是生死相隔。

    楚南与其他中医医生最大的区别,除了是他的医术传承更为纯粹和高深之外,更重要的一点,就是他懂得运用气息的游弋和施针,将疗效最大化。

    虽然只是短短的半个小时,但却是累的楚南出了满头大汗。——这周老先生身上的病症可不算轻,积压了这么多年的病症,早已经是把身体内部给折磨的不成形了,楚南利用针灸,调运气息,为了一点点的疏通周老先生的筋络,可谓是下足了功夫。其实楚南也是个年轻人,争强好胜的心……他也许不算明显,但在自己专业的这方面,他显然是不留余力的。

    对于周老先生的治疗,楚南如果放慢节奏,用一两个小时甚至更久的话,他就不会这么累了。但是为了让整体效果更为震撼,为了狠狠的给高夕这种医药界的败类一个耳光,给他好好的上一课,楚南则是用尽全力了。

    值得一提的是,楚南整个施针过程,看似乏味冗长,但在同行看来,却是jing彩绝伦,瞬息万变,楚南的每一个搓动银针的动作,每一次掌握穴道走势的判断,在同行人看来,就像是一场明星表演秀一样,技术华丽,堪称顶尖!——此时的叶瑶,早已经是看的屏住了呼吸,她一双美丽的眼睛,甚至都不敢眨动,就这么看着楚南施针,生怕错过任何一个细节,她从最初的不相信,到后来的担忧,再到最后的崇拜。

    她对于楚南彻彻底底的改观,前后仅仅是用了半个小时而已!

    在半个多小时以前,她还在将楚南和高夕这种人渣相提并论。但是现在……她就算是糊涂的把黑木耳与人体器官归为一类,也不会再把楚南当做是一无是处的骗子了!

    “老先生……今天的针灸,结束了……”

    楚南深吸了一口气,有些疲惫的直起腰来,慢腾腾的收起银针,轻轻的擦拭了一下额头的汗珠,用一个轻松鼓励的笑容对周永福说道。

    周永福闻言兴奋的点了点头。

    其实在楚南的施针过程中,他就能够感觉自己的身体,仿佛在以一种可以清楚感受到的速度,迅速的好转着……

    那种感觉非常奇特,令周永福毕生难忘。

    早就迫不及待的想要坐起身来感受一下疗效的周永福,下意识的撑着自己床就准备往后面靠去,试图借着床头的支持,从而更轻松的坐起身来。

    但是令他没有想到的是……当他撑起身体的时候,竟然神奇的直接坐直了!!!

    “嗯???”

    好多年都没有如此轻松的起过床了,周永福这么个老先生竟然瞪大了眼睛,仿佛是遇到了什么新奇事物的小朋友。

    他尝试着转动了一下胳膊,动动腿脚,他脸上的惊喜和兴奋就更加的明显!!

    “啪。”

    一声响,他直接撑手平衡磨了一圈,双脚有力的蹬在了床下的鞋子上。

    穿上鞋子,立刻站起身来,尝试着多动了两步,周永福激动的快要说不出话来了,叶瑶甚至是还隐隐看到了老先生眼角里不小心涌出来的一丝丝的水润。

    “三年了……我三年……没有感受到过这种轻松……我感觉……自己好像年轻了十岁!!”刚到这里来的时候,周永福还面se青绿,现在,却隐隐有些红光满面的兆头了,这和一个人的心情其实也是有着关系的。

    周永福上去一把握住楚南的手:“小伙子……感谢你……太感谢你了!!我这三年都不见好转的病!竟然被你这么随便插几下……就……就好了一大半!!”

    “呃……”楚南额头三条黑线,怎么现在的人无论老少,都这么无节cao,喜欢将针灸的灸入,称为“插”啊??赵子鸿那货年轻风sao也就算了,您老爷子大把年纪了也跟着卖萌啊?

    “老先生,其实并不是好了一大半,只是我将你的气血调匀至目前所能达到的最好状态,筋络不再那般阻塞,一时间的特殊感觉而已。想要彻底治好你的这个病……还需要一段长时间的治疗和调养。”

    “是是是!!”周永福作为一个来头不小的人物,竟然在楚南的面前,像是一个不稳重的小孩子,一双手握紧楚南就是不撒开,咧着嘴就知道嘿嘿傻笑。

    “咳咳……”楚南忽然轻咳了一声,也不知道是什么意思。

    不过周永福却是被楚南的这声咳嗽给提醒了一下,他后知后觉的发现了自己的失态,并且也注意到了旁边那位脸se已经绿到发黑的奇特物种高夕了。

    他这个时候才想起来,那高夕之前对楚南有着不小的成见,而此时楚南将他治疗的如此顺利成功,这真的跟抬手狂扇高夕的脸面半个钟头没什么两样。

    刚才不就是这货说……病情恶化,只能手术了么?

    周永福现在是真的想喷他一脸狗屎,谁也不想拿自己的命开玩笑!但是……他知道,自己的身份和立场,不能说出太主观的话,要顾大局。

    “小高啊……今天真是太感谢你了!没想到你和这小伙子一起安排了这场戏,是想前后给老头子我一种心理落差,逗我开心,帮我释放压力呢吧?小高啊,有劳了。”

    说着,周永福仿佛自说自话的上去握住高夕的手,语重心长的拍了拍。

    但实际上,谁都能听出来周永福是在给高夕台阶下。

    而高夕现在毫无选择,只能硬生生的接下来这番话,他面se极度难看,却要强颜欢笑:“呵呵……哪……哪里……这是我应该做的……应该做的,呵呵呵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