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章 医者父母心

    楚南这句话说出之后,整个医疗室再次陷入了沉默。

    “狂妄自大”。

    这四个字,在最快的时间里,几乎是同一瞬间,就钻进了在场每个人的脑子里。

    包括叶瑶在内,甚至是这位周老先生,也是在第一时间内,感觉楚南是一个口无遮拦的狂妄自大之徒。

    高夕作为大名鼎鼎的医药世家高氏后代,深得家族医术熏陶,现在也是对于周老先生的病情束手无策。这个楚南看上去年纪轻轻,而且胸前还挂着实习医生的证件,他说自己能够看好,而且是不用动手术,这真是荒天下之大谬!

    “楚南……行了,这里没什么事了。你手机给我送来了,你先去忙你的事情去吧。”叶瑶感受到现场的气氛,感受着每个人身上渐渐的凝聚起来的那种感觉,就立刻再次挺身而出,扯了扯楚南的衣服,帮他解围道。

    楚南笑着扭过头来,对叶瑶说:“放心吧,叶医生,我没有在开玩笑。”

    此时楚南也是清楚的看到了叶瑶拼了命的跟自己打眼se,却仿佛没有察觉似的,那副人畜无害的笑容万年不变,搞得叶瑶心里面那个急啊!

    其实也是由于叶瑶并不完全相信楚南是一个懂得中医的人,在她心里,在对于楚南到底是不是骗子的问题,仍然存在一点点的怀疑态度。而正是由于这一点点的怀疑态度,致使她将注定在接下来的时间里,会对楚南产生前所未有的改观,或者说……

    她将注定会因楚南而震惊。

    “……”叶瑶秀眉紧蹙,眼见楚南如此的执拗,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老先生,我不强求你。如果你相信我,我便会为你治疗,但如果你不相信,那我也没有办法。”楚南对周永福淡淡的笑着,眼神之中没有任何杂质,只有一种单纯的态度,一种只限于医者与病患之间的态度。

    而已经活了大半辈子的周永福,此时则是从楚南的眼神之中,读到了五个字——“医者父母心”。

    对,就是这种感觉。

    这种在现代都市之中,累死你都不可能从大多数医生眼中读到的内容!

    而正是由于楚南的这个眼神,周永福连自己都不敢相信的,竟然下意识的说了一句:“小伙子……你准备怎么给我救治?”

    “……这个,我需要首先对你进行号脉。”

    “哦……”缓缓的点了点头,周永福有气无力的伸出了手腕。

    看到周永福竟然相信了楚南的话,高夕顿时就急了:“周老先生,这个实习生我也不清楚是谁安排过来的!实在抱歉,我这就将他给驱赶出去!”

    说着,高夕就上去狠狠的拽住楚南的衣领。

    但是令人没有想到的是……高夕尽管已经用尽全力去拽楚南的衣领了,但是楚南却仍是坐在病床边,一动不动的给周永福号着脉,岿如泰山!

    开玩笑,楚南可是从小就修习家族传承的华夏古武,虽然碰见了真正的内家高手,会有些实力不足,但是像高夕这种外强中干的家伙,想要乱了楚南的方寸,是绝对不可能的。

    楚南下盘极稳,腰部更是如同一个栓死的螺旋锁一样,将他整个人死死的钉在座椅上。

    看到这个情况,其他人也是愣住了——这是什么情况??

    高夕也是惊了一下,自己怎么可能拽不动这看上去甚至是有些瘦弱的楚南??于是他再次发起力气,又连番拽了楚南好多次,可惜仍然无法撼动楚南分毫。

    这下轮到周永福惊讶了……他可以清楚的看到高夕是用尽全力,脸se都红了,却无法撼动楚南。他想不通,楚南看起来如此瘦弱,是怎么坐扎得如此稳的?

    作为一个见多了市面的老头子,周永福这下次才算是开始重新看待楚南。

    下盘稳的人,大多数都是练家子,而楚南的下盘已经稳到了一种令人发指的程度。但是他不知道,楚南之所以能有如今如此扎实的功底,是吃了多少苦。到现在楚南都还依然记得,自己在五岁那一年,连续大半年的时间,每天扎一下午马步,那是什么感觉,他记忆犹新,说是人间炼狱也是丝毫不为过。

    ……终于,楚南号脉结束,在结束的第一瞬间,并没有跟周老先生说话,而是淡淡然的扭过头来,看着仍然在努力的拉扯着自己的衣领子已经有些气急败坏的高夕,眼神中闪过一丝无奈的道:“高医生,看来你还是不明白。在医者给病患看病的时候,是严禁sao扰的,连这一点都不懂,我真的很怀疑,你这个主治医生,是怎么当上的?”

    顿了顿,楚南转念道:“对了,刚才听说你要去找院长反应一些情况,那就麻烦你别忘了帮我带过去一些意见和建议。——某些无能、无知却自大的医生,就让他玩蛋去吧。”

    “扑哧!”

    一声笑声忽然响起,显然是有人被楚南这最后的一句粗口给逗乐了。

    刚才所有人都那么严肃,而偏偏楚南还能够在如此严肃的气氛下,说出来这种话。让这些整天戴着假面具假装正经的人感觉很是释怀。

    听到笑声,高夕脸红的跟猴屁股一样,愤然扭过头去,却看到除了叶瑶之外的那三名护士,都是低着头默不作声的样子,所以,他也不能确定,刚才那声笑声,到底是谁发出来的。

    “行了!!胡闹够了!!你,……马上给我滚出去!!我绝对不允许任何人给我们医院,给我们整个行业抹黑!!”气急败坏的高夕终于忍不住大声呵斥了出来。

    尚未完全失去理智的他,只是感觉自己的威严受到了挑战,所以他只是加重了语气,还是适当的控制着音量的。现在,他可不想因为自己的吼声再次引来更多的人来围观,他发现楚南是一个口才很好的家伙,他在楚南的面前已经数次被噎得没词了,他可不想有更多的人来看笑话。

    “病人有需要,我暂时不会离开,这个道理,我希望你能够明白。”

    楚南仿佛看弱智似的看了高夕一眼,然后扭过头对周老先生说道:“老先生,从你的脉相来看……最近这段时间,你熬夜严重,心律不齐,高热量高脂肪的东西尽量少吃。还有……你现在正在每天坚持服用的鹿茸羹,也停止服用吧,那东西,会要了你的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