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章 铭记的时刻

    其实楚南那句话,虽然动听,但却相当cao蛋。

    什么叫不能让她这样?

    拜托,在楚南醒来的时候,夏月婵已经在做了好不好?

    但是有些时候,人类往往会出现理解上的误区,而产生这种误区的根本,就是因为人类是感xing动物。

    尽管,楚南已经享受过了夏月婵那种令人血脉喷张的服务,尽管,夏月婵也已经有生以来第一次见到了男人的关键部位,尽管……她已经在某种意义上和楚南有了那种暧昧不清的关系……

    但是,楚南的那番话,却是让这种事实,被蒙上了一层温馨、浪漫的纱稠。

    这会给人一种错觉,一种楚南不顾自身安危,也要照顾夏月婵清白的错觉。

    夏月婵的芳心,可不是那么容易被撼动的,但是现在……她的心情却是久久不能平静。

    本来今天发生的事情就已经很多了,这致使她此时此刻根本就无法完全消化掉,就这么眼神复杂而又担忧紧张的看着楚南对自己施针……

    看着楚南一边用手擦拭额头的冷汗,一边尽可能的保持镇定的对自己进行施针,夏月婵心中越发动容。

    一个如此照顾她清誉的男人,夏月婵无法不对他动容。

    她深吸了一口气,接受了此时此刻的奇妙氛围,她将手中那沾有奇怪液体的丝袜放在一旁,然后迅速的从床头抽出一条洁白的毛巾,站起身俯下娇躯,也不管此时自己那丰满的胸部是否已经乍泄出chun光,她只是非常温柔和小心翼翼的擦拭着楚南脸上那汗水和血水早已经混为一片的污秽。

    心跳,从未减速。

    足足两个多钟头的时间,夏月婵就是这么陪伴着楚南度过的。

    终于……

    在楚南长长呼出一口气之后,一切,都回归了平静。

    “噗通。”

    已经筋疲力尽的身体,显得软弱无力的倒在了床上。

    终于结束了施针的楚南,尽管仍然能感受到体内尚未完全退散而去的炙热,但他很清楚,药力,已经被他充分的挥发掉了,虽然没有将最根本的需求给解决,但是凭借楚南传承楚门的一手绝世医术,好好调养一段时间,就会完全恢复了。

    其实如果换做是其他人,也许今天不通过常规手段泄火的话,那么即便用什么治疗都是没办法不留下后遗症的。但是很凑巧,楚南可不是普通的医生。

    再次长长的呼了一口气,也不管环境地点,楚南迅速的进入了梦乡。

    他现在是一点点力气都没有,别说那双已经发软的双腿是否能够站起来了,他甚至连撑着身体靠在床头的气劲都没有了。

    看到楚南筋疲力尽的睡了过去,夏月婵知道他已经解决了危机,这一刻,她感叹楚南的医术惊人,这是她之前没有想到过的。但是……她现在仍然非常担心……

    因为,她很担心楚南会出现某种后遗症……不,不是担心,而是确信!

    之前楚南鼻血直流,意识模糊,命悬一线的惊险画面,仍然在她脑海中迟迟无法磨灭。

    但是现在再说什么都晚了,药力已经解除,内伤已经留下,后遗症估计是在所难免的了。所以,即便是夏月婵再次趁楚南昏睡的时候把他裤腰带给解开,重新来一次牺牲,也是于事无补的。

    “刚才……他说的……是真心话么?”

    刚才楚南醒来之后的那番话,仍然在夏月婵的脑海中久久挥之不去。

    “为了维护一个没有任何感情和关系的女人的清誉,置自己的生命和未来于不顾……这个世界上,真的还有这种傻瓜存在么?”

    夏月婵一双美目在黑暗中碧波流转,荡漾着某种复杂的神采,有些颤动的看着躺在自己床上的这个傻瓜。——天地良心,她从来没有想到过,有朝一ri当自己主动送上门来的时候,这世界上有哪个正常的男人会拒绝,更何况眼前这个傻瓜是用自己的生命安危来拒绝!!

    见到了太多坏人坏事的夏月婵,并不是天生一副冰冷xing子,而是早就看透了这个坏透了的世界。但是,今天的楚南,却是给她带来了前所未有的世界观和价值观的冲击,至少,在今天之前,她都坚信这世界上没有一个好男人,包括她父亲在内。但是现在……她不知道了,她发现,自己的信念,有生以来第一次发生了动摇。

    而让她发生动摇的男人,不是只手遮天的大英雄,也不是驰骋黑夜的枭雄,而是……一个连房租都交不起的孤单大男生。

    夜。

    九月二十三号。

    凌晨两点五十分。

    夏月婵永远不会忘了这一刻。

    时隔十五年,她再一次单纯的为一个人露出了会心的笑容。

    为一个不该存在于这个世界上的傻瓜。

    …… ……

    楚南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两点。

    他猛然坐起身来,发现自己已经回到了自己的住处,自己的卧室,身旁也没有了女神的相伴。

    “呃……”

    迷糊了一阵子,他才发现,自己这个浑身赤、裸的躺在被单里。而枕头旁边,自己的银针锦盒也是静静的躺在那里。

    “呃……是谁给我脱的衣服?”楚南记得很清楚,他昨晚彻底昏睡的时候,身上还穿着衣裤。

    “难道……是夏月婵……”再次想起了这位美得令人心颤的女神,楚南狠狠的甩了甩头,他有些不敢相信这是真的,清醒之后的他,以最快的速度消化着昨天晚上所发生的一切,那暧昧旖旎的经历,让他到现在都有一种做梦的感觉。

    “嘶……”

    深吸了一口气,身上仍然有些不适的楚南,想都没想就打开锦盒,再次对自己进行针灸调养,进行一次巩固。

    大约半个小时之后,他已经彻底的让自己的意识回归现实,收起银针,这才发现自己的枕头旁边,还放着一张纸条。

    拿起来,他看到了一行娟秀清新的字体。

    “楚南,还记得之前我告诉你的么?昨晚发生的一切事情,我们都当做是没有发生过。除了你我,我不准有第三个人知道,明白么?这不是和你商量,而是命令,否则我不会给你留任何情面,让你和昨晚的事情,一起消失在这个世界上。”

    看到这里,楚南苦笑,呵呵,好彪悍的威胁……这些话可是让楚南丝毫都无法和昨晚温柔似水的夏月婵联系起来。

    顿了顿,他继续往下看,还有一段话:“你现在的身体不好,需要调养,我让人给你采购了一些补品,就放在你的客厅。希望你能够早ri恢复健康。另外,我批准你一个月的假期,在这期间,薪水照常支付。——夏月婵。”

    “……”

    看完这些,楚南发自内心的笑了:“呵呵,原来……被人关心的感觉,是这样么?——真不错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