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章 送上门来的请柬

    楚南缓缓站起身来。

    他眉头微微一皱,眼皮子跳了跳,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于是他十分小心的放慢步伐,轻声踱步,走到房门的时候,从猫眼看了一下,找不到人影。

    应该是对方站在了一个猫眼看不到的地方。

    深吸了一口气,楚南从布包里掏出了一支银针,然后藏在掌心里,微微朝后方靠了靠,一推门,自己站在房间内的墙壁旁。

    “嘎吱……”

    门打开,从外面忽然闪身进来了一个身影,楚南不管是谁,上去直接将这个人擒住,然后将银针直接刺向这家伙的天灵盖。

    不过,银针闪烁着寒芒,却是在这个人后脑勺一厘米处,陡然停住了。

    “呃……赵公子……怎么是你??”

    当楚南看到眼前的来人的时候,深深的舒了一口气,然后无奈的苦笑道。

    赵子鸿被楚南这么忽然给擒住,吓了一大跳,他能够感受到后脑勺那银针寒冷的锋芒。

    “喂喂……我说楚南,你这是什么阵仗?不用神经这么大条吧,别告诉我平时每天都有人来找你麻烦?”赵子鸿背脊上传递来一阵冷汗。

    “咳咳……呵呵,不好意思,这两天神经有些紧张。”

    楚南干笑了一下,然后放开赵子鸿,关上了门。

    他住的地方,实在是没有什么可以用来招待客人,没有水果,没有咖啡,甚至是连瓶可乐都没有,最后,楚南溜达了一圈,有些尴尬的说道:“那个……赵公子,我这也没有什么可以招待你,要不,我给你烧一壶白开水喝点儿吧?”

    “……”赵子鸿闻言大翻白眼,随即笑道,“楚南,没什么东西就算了,别跟我客气。——我说你这家伙,也够可以的,招待客人用白开水,太不靠谱了。”

    楚南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只好坐在沙发上:“我也是刚搬进来,什么都没有准备,那我就不跟你客气了。——对了,你今天怎么来找我。呵呵,赵家公子亲自上门拜访,我这架子也够大的。”

    听到楚南这玩笑,赵子鸿道:“什么架子大不大的,咱们是朋友,拜访朋友难不成还让我的司机来拜访你么?反正这两天公司也没我什么忙碌的事儿。——我来找你,主要是跟你好好道个谢。知道不……本少爷……已经重新做回男人了!!!”

    说着,赵子鸿兴奋的笑起来,红光满面,看样子快要嗨的不能自理了。

    楚南估摸着现在时候确实也差不多了,点了点头:“嗯,复原了就好。以后你可得注意了,鱼水之欢固然是生活的一部分,但也不要太频繁,其实一年几次就行了。”

    “什么?一年几次??”闻言赵子鸿一愣,“拜托,楚大神医,女人一年还得见十二次大姨妈呢!你让我一年几次,这也太对不起‘老安’了!”

    “老安?”楚南闻言眉头一皱,他感觉自己再次落伍了,“大姨妈我知道……老安是谁?”

    “老安是大姨夫……就是他送大姨妈去看妹子的,过几天,他又会出现把大姨妈接走。在老安出没的这几天里,妹子一般很安全……”

    “我不明白……”

    “呃,也不知道你是真纯洁还是假纯洁,咳咳,我怎么跟你说这个话题了。”眼看着楚南一副沉思的模样,赵子鸿实在无语,转念掏出了一张请柬,“喏,我今天来,还有一件事。——就是把这个给你。”

    “什么?”

    楚南下意识的伸手接过请柬。

    展开一看,他不由一愣:“京都医学界学术研讨会?”

    “嗯哼。”赵子鸿挑了挑眉毛,“怎么样?有我这么一个大家族子弟做朋友,爽吧?——这京都医学界学术研讨会,一年一度,是京城规模最大的医学界学术研讨会。告诉你,能去参加的,多是在医学界有所成就的,即便是那些旁听的人物,也一个个都有着惊人的履历和业界地位。”

    “……”

    听闻这番话,楚南眼睛微微眯起。

    赵子鸿说的没错,有他这么一个大家族子弟做朋友,实在是省去了很多奋斗的艰辛。就比如这个什么京都医学界学术研讨会,让楚南自己去混的话,不知道要多少年才会有资格去参加。

    而楚南身上也一直肩负着振兴他们楚门世家,振兴华夏医术的重任。这个机会……真的是非常的难得。

    “子鸿……谢谢你。”

    楚南沉吟良久,他发自内心的说道。

    忽然被楚南这么感谢,赵子鸿脸上一红,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哈哈……有什么好谢的!咱们是朋友嘛!不对,是好哥们,好兄弟,做兄弟不就得肝胆相照吗!这点儿小事儿,没啥好谢的!”

    “嗯……”

    “对了,请柬里写着时间地址,好像是一周之后。反正你过去也是旁听,不用准备什么。只可惜,到时候我没办法陪你。你知道,我对这种场合一向是……”

    楚南点了点头:“嗯,没关系,我自己去见见世面也好。”

    “嗯,那就这么说定了。——时间不早了,咱们出去吃点儿东西吧?我请你!去咱们京城最好的饭店!”

    闻言楚南也是一阵激动,可惜啊……他没办法离开。

    “今天不行……实际上,一般情况下我晚饭时间都没办法出去。”

    “嗯?为什么?”

    “因为……”楚南深吸了一口气,也没有必要在这点儿小事儿上瞒着赵子鸿,耸了耸肩道,“我租的这栋房子吧,实际上是隔壁的那位小姐替我支付的,我呢,为了报答,就需要担任她的保姆,每天晚上的晚饭,我都需要为她们准备好。所以……”

    “呃……”听到这些,赵子鸿愣住了。

    楚南诧异在赵子鸿眼前摆了摆手,道:“子鸿,怎么了?嗯?想什么呢?”

    “我想说……楚南,你真是……”赵子鸿陡然一笑,“你真是太深藏不漏了!!住在隔壁,充当保姆,还让女人帮你交房租!我擦,我之前怎么看出来你还有这方面的潜质!高!实在是高!!看来我以后得跟你学学了!她们?也就是说,隔壁是至少两位美女?楚南,你艳福不浅啊!”

    赵子鸿这番话令楚南一阵无语,于是,他深吸了一口气,不怀好意的笑了笑:“呵呵,怎么?有兴趣,不如晚饭一起?”

    赵子鸿哈哈一笑:“好!”

    “不过我得提醒你一下。”

    “什么?”

    “其实李梦茹,就住在这个隔壁。”

    “嗯……嗯?!!!”

    愣了一下,赵子鸿陡然面se一变,瞬间感觉自己关键部位仿佛抽搐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