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 龙相,龙阳针!

    “呃……干嘛这么凶……之前你又没有告诉我。”

    赵公子一下子被楚南的咆哮给弄懵了,有些委屈的道。

    他可从来没见过任何人对自己这般大呼小叫的。

    “赵公子……这个,好吧,算我失误,忘了告诉你。”

    楚南看这赵公子竟然还有这么不为人知的一面,挺有意思的。他瞬间就有点不了解,之前李梦茹为什么会一脚下去那么狠呢?这赵公子,看着也不像是那种无耻之徒啊。

    想到这里,楚南瞬间想到了李梦茹之前踹自己那一次,仿佛明白了什么。

    别是这赵公子也是被李梦茹那小妮子给冤枉了的吧?

    …… ……

    赵公子躺在床上,静静的被楚南施针,跟个话唠一样。

    “处男,你的这一手绝学是怎么学的?”

    “……我们楚门家传。”

    “厉害!可不可以教我?”

    “……呃,不行。”

    “为什么?”

    “传男不传女。”

    “呃?我们之间……是不是有点儿误会?”

    “呵呵,开个玩笑。我们楚门家族传承,是不外传的。”

    “嗯,那好吧。——对了,处男,问你个问题。”

    “嗯。”

    “你为什么叫处男?如果你是女孩子的话,是不是该让你叫处女了?”

    “是楚南!”

    “哦……开个玩笑嘛,别介意。那个,楚南,我很疑惑,你明知道我是大家族子嗣,还敢跟我这般说话,不害怕吗?”

    “呵呵,大家都是人,所谓的贫富贵贱,都是物质社会的秩序规则,遵守,是一种活法。不遵守,同样也是一种活法。我选择后者。”

    “有骨气!!”

    “呃……多谢夸奖。倒是我,也有个问题想问你。”

    “什么问题。”

    “听说……你去年被一个女孩子重创了关键部位,具体是怎么回事?”

    “嗨,别提了……你是说老李家那位刁蛮千金吧?——这也是怪我当时鬼迷了心窍,竟然想跟她搭讪,我和她聊了两句,挺开心的,我看她忽然闭上眼睛,我以为她是想让我吻她,所以我就……”

    “所以你就光荣负伤了。”

    “嗯……他娘的!谁知道是她自己把果汁给溅到眼睛里了!!电影害死人!!是谁说女孩子闭上眼睛就一定是想让你吻她的?!!”

    “……同情你。”

    “不过话说……你是怎么算出来我……咳咳,算出来我是十二岁就开始……”

    “简单啊,我推算你初遇桃花的年纪是十五岁,但是号你脉相却发现你泄漏jing元过早,你的鱼水之欢应是十二岁便有,于是就……”

    “我擦……这相术真是牛逼啊!你说我以后要是用相术泡妞那该多牛啊?——嗯,这位美女,今天你是安全期,介不介意跟我回家喝杯咖啡……唉哟,楚南,捶我做什么?”

    楚南没好气的说道:“第一,改变风水逆转时运乃是逆天而行,我每算一卦,就是有违天理,总得做些弥补。你要是学会了相术,肯定早早的不到三十岁就因为遭天谴挂掉!第二,相术是老祖宗的神圣传承,是国粹,可不是用来泡妞的!!”

    “呃……这么严重,还要遭天谴?那我还是不学了。——不过,楚南,你这医术高明,而且风水相术高深,想必赚了很多钱吧?”

    “哎,我们祖传铁律,看病看到管好,只收一百元。至于风水相术……开玩笑,这个世界上,还能有多少人相信?”

    “兄弟,不要气馁,我相信你一定可以的。要不然,你以后专业给我看相,我每天给你……嗯,每天给你十万!怎么样?”

    “呃……”楚南闻言非常惊讶,自己今天才认识这赵子鸿,怎么他对自己这么好?

    但是一转念他便释然了,这种富家公子,不能用常理去推断他的心xing,在他看来,钱财只不过是一串数字而已。而对他们来说,真正难得的,是朋友,是真诚!

    而恰巧楚南是他遇到的第一个敢于跟他说真话的年轻人,所以就感觉相逢恨晚。

    “谢谢赵公子好意……”

    “别喊我赵公子,以后私底下喊我子鸿就成!”

    “嗯,子鸿,多谢好意。无功不受禄,这种馈赠而来的钱财,受之有愧,未来是要遵循因果偿还的。我还是靠自己双手自己努力吧。”

    “我就是欣赏你这xing格!——楚南,我支持你,但是我说真的,我赵子鸿虽然没什么大出息,平时一些小事情还是能帮上忙的。如果你需要钱,只要不超过……嗯,只要不超过两千万,我绝对能给你搞到手!”

    “……”楚南听到这个数字感觉一阵头晕目眩,随即道,“拜托……以后少跟我提钱。我感觉你这人也挺有意思,我们以后就是朋友,提钱就薄气了。”

    “好吧,明白。”

    楚南点了点头,然后收起细小的银针,紧接着打开布包里裹得最严实的一个古朴的锦盒。

    “唰!”

    楚南从里面掏出了一支很长似乎很尖锐的银针,寒芒一闪,吓住了赵子鸿。

    赵子鸿看着这根银针针头处,是一个雕刻十分jing细的龙头!

    “我擦!楚南,这么长的针,你别说要插在我身上!!”

    楚南闻言却笑了:“这是我楚门家传的【逆天八针】中的第一相‘龙相’龙阳针!你能见到我用它为你施针,你这辈子都没有白活了,竟然还拒绝。——不然普通的施针,恐怕得给你调养一年才能完全恢复。这个,只需要三天静养便可。”

    “这么神奇?!”

    听到这些,赵子鸿不再多说,三天和一年的差别巨大啊!尤其是对于已经痛苦忍受了大半年的赵子鸿来说,这每天都过得跟一个世纪一样漫长!所以,对于楚南的话,为了自己的xing福,只好听从!

    于是……

    五秒钟之后,在客厅品茶的叶笙歌忽然听到了房间里传来了一声痛呼。

    “啊!!……这么长,楚南,你慢点儿插啊!!”

    “噗!!——”可怜的叶笙歌,再次被一口茶水呛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