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这家伙,什么来头?!

    刘三风此时已经完全不省人事了。

    但是楚南脸上依然挂着一丝笑容,气定神闲的模样,惹得刘三风的那些同伴们,真的很想上去对楚南就是一顿乱揍!

    “骂了隔壁的!竟然把我们刘哥喝成这样!”

    一声咒骂声之后,楚南却没有看到有人拳脚相加朝自己袭来,毕竟,对方这三十几口子人知道人命要紧,几个人赶紧的将刘三风给架着往门外走去。

    而楚南这个时候还有些得理不饶人的意思,一副很茫然的样子,上去一把拍在刘三风的后背之上,道:“诶,别走啊,师哥,我这第四瓶都开了!”

    还不等楚南说完,被他拍了一下后背的刘三风,忽然就抽了一下,醒了过来,不过还没有说话,就是再次“呜哇!”一声痛苦的呕吐,污秽之物再次浇了饭店门口一地。

    看到这一幕,楚南悄然的在心中松了一口气。

    虽然表面上他一直是一副笑呵呵的模样,但实际上他刚才也是有些冒险。毕竟,自己刚才对身体的几个穴道进行了刺灸,暂时不会对酒jing产生反应,并且胃部受到了激发的粘膜保护,酒jing会顺着去洗手间的功夫轻松的排出体外,但是……人家刘三风就不一样了,没什么准备,连吹一斤多,铁定受不了,楚南是解决事情的,可不想把事情闹大。

    所以,刚才他看似不经意的拍了刘三风一下,实际上却是拍到了他背部穴位,刺激他将腹中尚未消化的酒jing,伴随着呕吐排出体外。不然的话,胃部估计就会受到伤害,就算是送到医院也无法轻易康复。

    现在好了,酒jing大多排出体外,估计也就昏睡一下,头疼个一两天就没事了。

    刘三风此时在门口呕吐了一阵子之后,还是感觉头晕目眩,而且仅存的一点理智告诉他,今天丢人丢大发了,他心中牢牢的记住刘正,便再次装昏歪在同伴的身上。——不是他不想醒,是他醒来之后,实在是不知道该怎么样面对那些围观的妹子啊!!真是丢人丢到外婆家了!!

    在一阵骂骂咧咧的呛声中,莘莘学子饭店再次恢复了安静。

    刘三风那帮人也还算是知道丢人了,主动付了他们的酒饭钱,并没有继续刁难焦chun等人的意思。

    然而,在刘三风那帮人离开之后,饭店里回归了平静。

    “……楚……楚南……你……你没事吧?”

    看着刚从洗手间里出来的楚南,刘正,焦chun还有王自强纷纷迎上去,关切的问道。

    由于刚才楚南表现的太过于恐怖了,所以,这哥仨甚至都不敢喊他老四了!

    楚南此时脸se微红,轻轻的咳嗽了一声,微笑道:“呵呵,没事,不过老大,你以后的ri子恐怕是不好过了。那刘三风是一个睚眦必报的小人,若是他下次为难你,记得跟我说声。”

    听到楚南这番话,刘正心中一阵感动,一声“老大”喊得他心里暖洋洋的:“老四,只要你没事就好。今天这事儿……诶!是我没用,白白长了这么大个子!”

    “老大,这事儿不怪你,说起来,都是因为我才……”焦chun此时有些自责的说道,“不过话说回来,若是那刘三风真的要回头找你麻烦的话,跟我说一声,大不了老弟我低下头跟老爸妥协一次!”

    楚南看到焦chun说这句话时候的表情,心中再次感觉……这焦chun的家庭环境应该是不一般,至少,不会是表面上看起那么平凡。什么叫做低下头跟老爸妥协一次?妥协一次就能解决麻烦?呵呵,这句话,很耐人寻味嘛!

    而就在楚南心中思量的时候,一直都很内向并且存在感极弱的王自强忽然再次对洛林关心道:“老四……你,真的确定没事吗?我听我妈说……喝白酒太猛烈……会胃穿孔的……还是去医院看一看比较稳妥吧……”

    王自强说的是大实话。

    不过楚南现在真是没什么事儿,他笑道:“我除了是嗓子现在有些火热之外,其他没有什么,是这样的,我们家传的基因,四五斤酒下肚没啥事儿,我从小跟爷爷就在山里泡在酒池子里洗澡,对一般酒jing早就免疫了。别说刚才是三瓶,就是再来两瓶,我也照样没问题。”

    楚南并没有将自己用针灸之术激发穴位之间的动率来以此实现效果的事情告诉大家,而是选择了用一个“更加可信”的借口,来解释自己刚才那惊世骇俗的牲口行为。

    而楚南其实说的也没有错,他的确是喉头像火烧一样,但很快就会好了。他虽然免疫了酒jing在体内的吸收,但是白酒的辛辣感觉还是很清晰的在刚才刺激了他的味蕾和喉头。

    刚才楚南在洗手间里洗手的时候,就在后悔,之前为什么不暂时将自己的味觉感官给压制住?

    看来下次再有这种事情,就要注意这点儿了。

    “今天这事情,咱们回去再说吧,我看,这顿饭也就这么着吧,别吃了。或者咱们换一家。”刘正此时也是兴致缺缺,叹了口气道。

    其实他身上压力很大,那个刘三风可是他未来在学校篮球队的顶头上司,以后的ri子真心不好过啊。

    楚南自然知道他心中想的是什么,正准备安慰,此时就忽然从饭店门口出现了一个人。

    一个身穿半截袖衬衫的中年男人,在门口朝里面张望,还不等他开口,刘正就忽然一愣,当即道:“咦?这不是……咱们总教务处的主任么?!——我擦,该不会是那刘三风找来的吧?!他娘的,吃了瘪竟然喊来教务处的人!忒狠了吧?!”

    而饭店里其他的妹子也是齐齐一愣,她们认得这位总教务处主任!——号称铁血冷面雷老虎!平时不苟言笑!逮着谁就训谁!

    然而,还不等大家多做反应,这个教务处主任就对着饭店里面喊了一声:“诶!那个谁……楚同学?”

    说着,就三两步走了进来,走到楚南面前,面se就竟然非常和善的问道:“请问,你是处……嗯,楚南楚同学么?”

    楚南此时不由一愣,这教务处主任找我做什么?——而此时真正诧异的可不是楚南了!而是周围的所有人!!

    这……这对着楚南点头哈腰甚至是有一点讨好嫌疑模样的教务处主任,真的是那铁血冷面雷老虎吗?!——对楚南……也,也太客气了吧?!

    所有人不得不重新审视楚南——这挎着布包干喝三斤白酒依然谈笑风生的叫处男的家伙……到底是什么来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