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牲口,牲口!!

    哗!!

    楚南此话一出,全场立刻一片哗然。

    呵呵,见过牛气的,但是没见过这么牛气的。

    楚南这句话刚说出来,所有人都稍微一愣,但是很快,便传来一阵哄堂大笑。

    就连那些妹子们也很清楚,他喝一瓶,别人喝一杯,上不封顶,将会是一个什么概念。

    刘三风也笑了,这小伙还真是不要命啊,之前对他升起的一丝丝顾忌也完全没有了,立刻认为他是一个二傻。

    “要不这样,也别一瓶,免得说我们以大欺小。我喝一杯,你喝两杯,怎么样?”刘三风双手插兜,一副风度翩翩的模样。

    楚南心中暗笑,不过嘴上却说:“不行,我就得喝一瓶,听说刘师哥是咱们京华大学的风云学长,晚辈礼敬为先,要不这样,你每喝两杯,我喝一瓶,怎么样?”

    饭店的杯子不算大,两杯也就是四两左右,而一瓶白酒,是足足一斤左右。

    也就是说,刘三风每喝四两,楚南就得喝一斤。

    “哈哈,好,爽快!!”刘三风这次笑了,开什么玩笑,这样喝自己稳稳灌倒他!而且他刘三风也不是吃素的,他酒仙的威名,早在大二那一年就传遍了整个篮球队。难不成还要害怕眼前这个瘦弱身板儿的土包子不成?

    “看在学弟你如此敬意的份儿上,师哥我先干为敬了!”刘三风很有气度的,咕嘟嘟两杯迅速下肚!

    竟然是一点点停顿都没有,两杯下肚,神se如常,引得周围一片叫好声!

    那些花痴妹子们,也是双眼直冒星星,但是也有很多妹子,也有些担忧楚南。毕竟,是人都看得出楚南是为了兄弟出头,而刘三风也明显是有些欺人太甚了,虽然嘴上说的好听,但他们就是在以多欺少,以大欺小!

    “老四!”刘正争相从楚南的手中抢过来酒瓶,哪想到楚南直接仰脖就将一整瓶白酒往肚子里面灌!

    咕嘟嘟的……一会儿的功夫,就直接喝的干干净净!!

    “啪!”

    一声响,楚南将空酒瓶放在桌子上,然后依旧是一副淡淡的笑容,对刘三风道:“刘师哥,继续!”

    此时此刻,楚南面不改se,周围鸦雀无声!!

    傻眼了……全都傻眼了!

    一整斤白酒下肚,竟然……连个大气儿都不带喘的?!这……这也太强悍了吧?!

    刚才都已经准备好抬楚南火速跑医院的刘正,此时也是瞪着俩眼愣在那里,脑筋一瞬间有些转不通了……这……这是什么情况?!!

    楚南……这么瘦弱的身板儿……竟然……这么能喝!!!

    在反应过来之后,刘三风身后的那群兄弟也是有些sao动,议论纷纷,面se微变。周围一直在围观担忧楚南的妹子们,也是面se惊讶,难以想象楚南这这瘦弱的身板儿,是怎么一口气喝下去这一整瓶的!

    “啪。”

    一声响,楚南继续拧开一瓶白酒,二话不说,再次 咕嘟嘟的往嘴巴里灌!!

    “啪!”

    空酒瓶往桌子上一放,楚南微笑着擦了擦嘴,对刘三风道:“师哥,别愣着?”

    刘三风闻言心中一怒!我擦!老子还真就不信这个邪!!你小子现在就是反应迟钝了!一会儿估计胃就直接穿孔了!反正是你主动找我喝的!有啥事儿,也跟我没关系!!

    心一横,刘三风可不想丢人认怂,上去端起酒杯,也是咕嘟嘟两杯喝的干净!!

    不过他可不能跟楚南这牲口比啊!刘三风是能喝,其实也就是一斤多不到两斤的酒量,刚才在席间他就已经喝了差不多一斤了,这又连喝八两,这两杯刚刚下肚,他就陡然一阵反胃,喉头一阵火辣辣的干呕感,令他脚底下差点儿没站稳。

    “诶!刘哥!慢点儿!”刚才跟刘正起了冲突的家伙,也被楚南的牲口行为给惊得清醒了,上去慌忙扶着刘三风,担忧他晕倒在地。

    “你给我让开!”刘三风此时是真怒了,一把甩开自己的老弟,捋起袖子跟楚南卯上了。

    “妈的,小子,我倒要看看你有多少酒量!!再来!!”

    刘三风说话之间,楚南轻笑一下,也没闲着,直接跑到柜台上自顾自去了一瓶,拧开,对瓶吹,咕嘟嘟一会儿工夫,一整瓶又干净了!!

    喝完之后,楚南只是稍稍有些脸红,但却依然是笑意盎然,擦了擦嘴:“师哥,我这第三瓶干了,你继续。”

    刘三风不顾同伴劝阻,上去再次仰脖子就是两杯下肚!!

    这一下……其实刘三风,等于连吹了一斤多!!也相当于吹了一瓶多了,他这下是再也受不了那火辣辣的干呕感和晕眩感了。当即“呜啊!!”一声,直接身体前倾,差一点儿趴在地上,身后的老弟眼疾手快扶住了他。

    不过在楚南眼疾手快躲闪开来的下一秒,污秽的呕吐物便从刘三风的口中喷涌出来,“哗啦啦啦”吐了一地,搞得满屋子瞬间就弥漫起一股难闻的气味。

    周围一直围观的妹子,此时看着刘三风狼狈的模样,皱着眉头捂着鼻子,心生反感和恶心。

    而已经连吹了三瓶的楚南,此时依旧是气定神闲的一手插兜,不紧不慢的举起第四瓶白酒往桌子上一放,微笑着道:“师哥,怎么就忽然吐了呢?我连喝三瓶,你却喝了这么点儿就不行了,怎么这么没用呢?还是不是男人?——不行不行,再来,谁认怂谁是孙子。”

    而此时刘三风也不知道是被气得还是怎么的,呕吐完之后,立即停止腰板儿,指着楚南半天似乎准备说些什么,但最后浑身一个抽搐,双眼一翻,就软瘫在了自己同伴的怀里。

    “刘哥!!”“队长!”“他妈的!!刘哥休克了,快送医院!!”……

    眼下的情况,可真谓是一波三折,刚才还一片嚣张的三十几口人,很快一个个就成了热锅上的蚂蚁,蜂拥过去架起刘三风,就准备往饭店门外跑。

    而其余的人,包括在场所有围观的妹子还有楚南宿舍的其他三兄弟,一个个都跟看鬼似的看着楚南……

    刚才的情况……只能用一句“恐怖”来形容!!

    牲口!!

    真他妈牲口!!

    就连刘正此时看着楚南,都感觉心里面儿发颤,再看着那三瓶已经空空如也的酒瓶,都是新打开的没有错,不可能兑水,楚南……是真他妈的一口气连吹三瓶!!

    牲口啊,这货绝逼是个牲口!!!不对!估计就算真正的牲口,看到楚南这牲口模样,心里都得发毛!!

    这特么哪是在喝酒啊?!这特么根本就是在喝凉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