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3章 报答

    叶无天慢悠悠走上前,向范晓玲问道:“到底发生什么事了呢?”

    看到叶无天,范晓玲连忙提醒道:“叶无天你赶快逃跑,这些人都是冲着你来的。♀言情穿越书更新首发,你只来+”

    听范晓玲这么说,叶无天倒是来了兴致,他嘴角一扬,非旦没有调头逃跑,反而悠哉悠哉地朝着人群走了过去。

    范晓玲连忙挡到了叶无天跟前,焦急地劝道:“叶无天,你可别犯傻,他们人这么多,你过去不是送死嘛!还是趁着他们没有注意,赶紧走吧。”

    “傻丫头,我叶无天这么怕死,怎么可能会去找死呢?放心好了,就这几只狗崽,还不够我热身的呢。”叶无天了无遽容地说道。

    这时,远处的袁红斌也已经注意到了叶无天,他敞开嗓子远远喊道:“那位不是隔壁班的天哥嘛!早上好啊,哥儿几个在这恭候多时了呢。”

    叶无天绕过范晓玲向着袁红斌走了过去,同时笑道:“原来是袁老弟啊,这一大清早就带着这么一大帮子狗崽在这里迎接大哥,大哥我真是万分感动,既然你们这么热情,大哥我也应该有所表示才行啊。”

    尽管叶无天表现地从容不迫,但范晓玲还是难免替他担忧,可眼下自己又没什么能帮上忙的,也只能站着干着急。

    周围看热闹的学生越聚越多,很快就可以塞满一列火车了。

    在距离袁红斌近五米远时,叶无天停下了脚步,而袁红斌一挥手,身边那帮狗崽便是会意地冲向叶无天,将他严严实实地围了起来,好像深怕他逃跑似的。

    “姓叶的,你小子狗胆还真不小,竟然连南哥看上的女人你也敢抢,今天南哥特地吩咐我带这些兄弟来好好伺候你,让你知道这医院学谁才是老大。”袁红斌双手抱胸,一脸狂傲地说道。♀

    “回去替我好好谢谢南哥,顺便告诉他,我叶无天才是医学院的大哥,让他识相点,趁着四肢还健全尽早滚蛋。”叶无天淡然说道。

    “哈哈哈,我看你是被吓傻了吧?你要是现在跪下磕头喊我声爷爷,把我喊开心了,或许我还会给你留条胳膊。”袁红斌权当叶无天是在说疯话。

    叶无天灿然一笑,说道:“是吗?那你可比我仁慈多了,要是你跪下喊我爷爷,我顶多就给你留张人脸。”

    “看来你是连一条胳膊都不想要了。”袁红斌嘴角一扬,冷声喝令道:“给我使出吃奶的劲,狠狠地打!”

    围在叶无天周围的那些男生立马举起拳头,咆哮着朝着叶无天扑去。

    范晓玲的心早已提到了嗓子眼,就连躺在地上喘着粗气的吕文杰等人也都替叶无天担忧起来,因为他们知道叶无天的下场将会比他们惨百倍。

    “嘭!”

    撞击声响起,范晓玲的心也随之一颤,不过她很快看到一个身影如流星般倒飞出去,重重撞在教学楼墙上,喷出一口血后跌落在地,然后便抽搐不起。

    叶无天并未对周围这些狗崽出手,他直接击飞一只狗崽,打出一条通道,然后身子化为一道残影,鬼魅般地冲到了袁红斌身前。

    没等袁红斌意识过来,他一把揪起了袁红斌脑后的长发,将他的脸朝着水泥地上猛的一摁。

    “啪!~”血花四溅。

    当叶无天再将袁红斌的脑袋拎起来的时候,他那张脸早已经变成了一团肉泥,五官难辨。

    “啊!~”

    这团肉泥中张开一道口子,发出一声杀猪般的惨叫。

    这一幕简直是触目惊心,别说是那群狗崽,就是远处围观的学生都是脸色大变,有些女生甚至遮眼尖叫起来,更有甚者还做出了干呕的举动。

    “都给我狠狠往自己脸上打巴掌,哪个脸没打肿的,后果就跟他一样。”叶无天用力将袁红斌一推,把他推到了那群狗崽中央。

    袁红斌瘫在地上不停辗转着身子,嘴里惨叫连连,那双手颤抖着张开在脸前,却又不敢去触碰,那副可怜的模样,实在叫人怜悯。

    看到眼前的袁红斌,再看看远处墙脚下仍然在抽搐呕血的同伴,这些男生哪里还有胆量去挑战叶无天这个魔鬼。

    “啪!”清脆的巴掌声响起,紧接着,巴掌声便如雨点一般“啪啪”响个不停,所有人都争先恐后的用力往自己脸上打巴掌,深怕没把自己脸打肿。

    叶无天没再理会这些人,他拍了拍手,朝吕文杰等人走去。

    “怎么样,都死不了吧?”看着地上被打得像猪头似的几人,叶无天笑问道。

    “天哥,我,我们没事。”吕文杰撑着身子,晃晃悠悠的从地上爬了起来,其余几人也都纷纷爬起,再看看地上那面目全非的袁红斌,一个个都是心惊胆战。

    “都还有力气吗?”叶无天向几人扫了一眼,问道。

    “有,天哥,就是连上十个女人也没问题。”一个叫孟超的魁梧家伙擦了擦嘴角的血迹,秽言污语地说道。

    “好样的,去把刚刚打你们的崽子挑出来,自个儿看着办。”叶无天吩咐道。

    “好嘞!”几个家伙都是干劲十足的向着那群,正使劲往自己脸上打巴掌的男生冲去。

    可一冲进人群里,吕文杰却又犯难地嚷道:“天哥,这些人的脸都已经肿的跟猪头一样了,恐怕连他们爹妈都认不出来了。”

    “那就随便挑几个出出气吧。”叶无天随口说道。

    想到刚刚受到的凌辱,吕文杰等人哪里还会手软,摸着一个便是拳脚相向,毫不留情。

    不消片刻,这些崽子就已经被全数打趴在地,个个装出一副受了重伤的样子,挣扎不起,可吕文杰等人就像是打上瘾了一般,仍然不停地往他们身上拳脚招呼。

    看着这残忍的一幕,叶无天并未上前阻止,因为他知道要是现在躺地上挨打的是自己,这些崽子也绝对不会手下留情的。

    就在吕文杰等人打的气喘吁吁的时候,人群外突然传来一阵熟悉的声音。

    “干嘛干嘛!这么一大群人围在教学楼门口像什么样子,再不散开全都给我扣学分!”

    听到这声音,围观的学生无不惊颤,当然这些学生还不至于被吓得四处逃散,不过声音传来的方向还是自觉的让开了一条两米宽的通道。

    只见冯勇那老秃子背着双手,板着张脸,大摇大摆地顺着通道走了进来,此时他鼻梁上架着一副老土的墨镜,还摆出一副藐视苍生的姿态,整个架式要有多矬就有多矬。

    不过从众生的反应来看,这老秃子还真是淫威十足。

    吕文杰等人纷纷停止揍打,躲到了叶无天背后,他们可不敢得罪这位背后有校长撑腰的政教处主任。

    一看到叶无天,冯勇脸上立马露出阴冷的神色,上次被叶无天在肩上拍了一掌后,他的老二就再也没能抬起头来,所以他怀疑一定是这小子暗中动了手脚,这些天,他也千方百计地想要把叶无天给铲除,可一直找不到下手的机会,而眼下正是天赐良机。

    “这个人是你打的吧?”冯勇指着地上那面目全非的袁红斌,向叶无天质问道。

    “是我打的吗?我好像不记得了。”叶无天嬉皮笑脸地说道。

    “哼!这么多学生在场,难道你还敢狡辩不成?”冯勇冷哼一声喝道,在他看来,这回是吃定这个叶无天了。

    “既然冯老弟这么说,那就当是我打的好了。”叶无天笑道。

    “在学校里竟然把同学打成重伤,像你这般恶劣的学生,理当开除。”冯勇毫不客气地说道。

    听到冯勇这番话,在场众生都已断定,这个叶无天在江陵大学的日子已经到头了,范晓玲更是一脸忧虑之色,却又无能为力。

    “冯老弟啊冯老弟,你人又不聪明,还敢学人家秃顶,你觉得我叶无天是你这种小人物说开除就开除的吗?”叶无天冷嘲热讽地说道。

    显然,所有人都觉得叶无天这番话有些大言不惭,在这江陵大学,冯勇就好比是个生死判官,凡是他说开除的,就没有一个能留下来的。

    “看来你是不见棺材不掉泪了。”冯勇墨镜一摘,伸手从裤兜里掏出了手机,翻出一个号码就直接拔了出去。

    很快的,电话那头传来贺卫华那模糊不清的声音:“喂,阿勇啊,什么事非得大清早打电话来呢?”

    “姐夫,是这样的,今天早上我们医学院发生一起恶性斗殴事件,情节十分恶劣,我决定给予带头闹事的学生开除学籍的处分,所以特地跟你上报一声。”冯勇回答道。

    “要是情节实在恶劣的话,那开除就是了。”贺卫华漫不经心地说道,说着又打了个哈欠。

    “行,姐夫,那你继续睡吧。”冯勇说着还特意向叶无天瞥了一眼,脸上尽是嘲讽之色。

    可就在冯勇准备挂电话的时候,手机里突然又响起一阵急促的声音,“哎,阿勇等等!”

    “姐夫,还有什么事吗?”冯勇疑惑的问道。

    “这个学生叫什么名字呢?”贺卫华脑袋清醒了些,他恍然意识到这江陵大学里很大一部分学生都是有身份背景的,特别是那些背景雄厚的官二富二,可不是说开除就能开除的。

    冯勇自然也明白贺卫华的忧虑,他看了看眼前的叶无天,不以为然地说道:“是个叫叶无天的乡下学生。”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