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1章 受伤

    确定伤势后,叶无天迅速举起右手,动作娴熟地在程冰腹部连点几下,用真气帮她封住了血脉,旋即拉起程冰的手,替她把了把脉。♀寻找网站,请百度搜索+

    “脉相如此虚弱急促,若是普通人的话恐怕早就出血性休克了,看来必须尽快输液才行。”叶无天喃喃说着,一番思量后他很快想到了柳依然那丫头,于是连忙取出手机,给柳依然打去了电话。

    “叶医生,你找我有什么事吗?”见是叶无天打来的电话,柳依然显得很开心。

    “你现在在医院里吗?”叶无天直接问道。

    “嗯!”柳依然回答道。

    “那你马上带1升的等渗平衡盐溶液、1升菲克雪浓、400毫升浓缩红细胞,再带些创伤手术器具,到新世纪别墅小区来,这些东西直接问江院长拿便是,就说是我要的,到了打我电话。”叶无天一口气吩咐道。

    见叶无天这番着急的样子,柳依然也没再多问,答应一声就挂了电话。

    此时,程冰已经陷入昏迷,呼吸也很微弱,情况显得十分危急,这样下去要不了多久便会因为缺氧而导致器官衰竭。

    “再不治疗的话,恐怕不等柳依然过来她就已经死了。”叶无天神色凝重的喃喃说道,如果程冰只是个普通人的话,叶无天会毫不犹豫的用真气来替她维持性命,但程冰自身修炼了内力,那情况可就两样了。眼前她已陷入昏迷,原本应该聚集在丹田里的内力也散布在周身,并且处于失控状态。这种状况下若是再往她体内注入真气的话,必然会受到她自身内力的抵抗,如此一来她的身体就会成为两股力量的战场,情况严重的话,甚至会伤及内脏。

    当然,这种局面也是有办法避免的,只要能将程冰的内力聚集到丹田之中,然后再将出口经脉封堵,那就可以避免两股力量起冲突了。

    只是,要将她内力逼入丹田这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若不是修为远在程冰之上,叶无天也不会考虑到这种极端的办法。

    在动手之前,叶无天先去洗手间拿了一块毛巾,小心翼翼的替程冰擦去小腹上的血。

    待血渍擦净后,叶无天赫然看到程冰腹部横着一条十几厘米长的伤疤,这该是多么严重的伤。

    “哎!长这么漂亮,做什么不好,干嘛非得要做打打杀杀的工作呢?”看着这道伤疤,再看看程冰那张美丽的脸庞,叶无天忍不禁惋惜道。

    接着他不再耽搁,赶紧运起真气注入程冰体内。

    要将她周身内力逼入丹田,这虽然用不了多长时间,但是却极其耗费真气,整个过程下来,体内真气竟已耗去大半,将最后一丝内力逼入丹田后,叶无天又留下一缕真气,堵住丹田出口经脉。

    当然这点真气支撑不了太久,收回其余真气后,叶无天扶着程冰躺下,再从兜里掏出那盒银针,迅速取出一枚,插在程冰腹部的丹田穴上,将丹田出口彻底封死,接着,徐徐向程冰体内注入些许真气,以护住她各大器官,以免衰竭。

    做完这一切后,叶无天长吐一口气,在沙发上靠了下来,现在只需要等柳依然过来了。

    没过多久,手机铃声响起,正是柳依然打来的。

    接起电话。

    “叶先生,我在新世纪别墅小区门口了。”电话里柳依然说道。

    “好,你等着,我马上过来。”

    说着,叶无天就挂了电话,起身朝门口走去。

    因为叶无天的别墅靠近路边,离小区门口不远,所以一出门他便远远看到了小区门口身着护士服,手捧工具盒,肩挎血液冷藏箱的柳依然。♀

    “依然妹妹!”叶无天远远喊了两声,柳依然便闻声望来,见到叶无天,她立马小跑着奔了过来。

    “叶医生,你要的东西都带来了。”柳依然气喘吁吁地说道,看她连护士装都没换,显然来得很急。

    “嗯!进来吧。”叶无天接过她手里的工具盒,点头说道。

    柳依然背着冷藏箱走进屋里,一阵左顾右盼,好奇问道:“叶医生,这就是你家吗?”

    “就租了一个月。”叶无天一边回答,一边领着柳依然朝沙发走去。

    柳依然很快看到了沙发上的程冰,见她伤势挺严重的样子,迅速放下肩上的冷藏箱,并快速取出输液器和那袋一升的等渗平衡盐溶液,向叶无天问道:“叶医生,你这里有没有落地挂衣架?”

    叶无天想了想,回答道:“卧室里应该有,我去拿。”说着,叶无天便转身奔向二楼,不消片刻,又扛着一个挂衣架跑了下来,并将挂衣架摆在程冰边上。

    柳依然将输液袋挂在了挂衣架上,利索的插上输液器,开始为程冰输液。

    “她失血严重,直接进行快速输液。”叶无天提醒道。

    柳依然点了点头,立马调整输液器上的滚轮,将滴速调大。

    接着,叶无天又吩咐道:“你帮她把伤口清洗一下,呆会我帮她缝针。”

    柳依然答应一声,取出双氧水,开始替程冰清洗伤口。

    清洗期间,柳依然又忧虑地说道:“叶医生,她的伤口很深,腹腔内恐怕会有积血。”

    “没关系,等我替她缝好伤口后再行解决。”叶无天随口说道。

    柳依然没再说什么,迅速替程冰将伤口清理干净。

    完成清理工作后,叶无天带上无菌手套,取出针线,将程冰的伤口由里到外缝了四层,皮肤那层使用的是皮内缝合法,所以缝好之后看去就像是一条浅浅的刀疤一般。

    旁边的柳依然早已经看呆了,叶无天缝针的速度就和施针时一样,快如闪电,只叫她看得眼花缭乱,而最叫她惊叹的是,在如此飞快的速度下,竟然还能缝合得如此完美,简直堪称神作。

    那包等渗平衡盐溶液已经输完,柳依然又给换上了1升的菲克雪浓。

    而叶无天则是取出一枚银针,插入程冰伤口附近,直接刺入腹腔中,并且注入真气,捏着针柄,将银针缓缓旋转着。

    随着银针的转动,一丝丝暗红色的积血从针眼处渗透出来。

    这种导出积血的方式柳依然还是头一次见到,她甚至从未听说过针灸之术还有这种功能。

    呆愣片刻后,她很快回过神来,匆忙取出脱脂棉,小心翼翼的将针眼处导出的积血擦拭起来。

    整整过了十来分钟,直到针眼处不再有积血渗出,叶无天才将银针拔起,然后又对柳依然吩咐道:“我先去洗个澡,你帮她把伤口包扎一下,等那400毫升的浓缩红细胞输完后,再将她小腹上那枚银针取下。”

    “哦!”柳依然乖乖应了一声。

    叶无天疲惫的站起身,朝楼上走去……

    在江陵市南陵区郊区地段的一片山岭里,建筑着一座极其奢华的大宅院,整座宅院占地极广,包罗了几座山头,其间有湖泊,河流,空气清新,风景宜人。

    宅院内,一座相对平缓的山坡顶部筑有一座凉亭,凉亭内挂着一只鸟笼,里面养着两只身体灰色,尾羽鲜红的大鹦鹉,这正是大名鼎鼎的非洲灰鹦鹉,这种鹦鹉说话能力强,天资聪颖,智商高,以擅长模仿人语而闻名。

    此时,鸟笼旁边还站着一位身着锦衣华服的老者,他正拿着瓜子在喂食鹦鹉,老者虽已年逾古稀,但却仍是鹤发童颜,神采奕奕。

    老者正将一颗瓜子递到笼边,笼里一只鹦鹉突然开口说道:“有人来了,有人来啦。”

    话语刚落,一个身着西服的中年男子顺着台阶快步走了上来,他正是秦雨烟的司机肖军。

    走进凉亭后,肖军微微俯身,向老者叫道:“老爷子。”显然,这位老者正是大秦集团的掌权人秦天远。

    “匆匆忙忙有什么事呢?”秦天远头也不回,语气缓和地开口问道。

    “今天烟儿小姐去孤儿院的时候出了点意外。”肖军回答道。

    秦天远手一抖,刚刚拿起的一颗瓜子脱手掉到了地上,“烟儿她没事吧?”秦天远扭头看向肖军,忧虑地问道。

    “烟儿小姐已经安全回来了。”肖军说道。

    秦天远稍稍松了口气,又问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天门派来四个人想要挟持烟儿小姐。”肖军如实禀报道。

    秦天远将手里那包瓜子猛地往地上一砸,愤然说道:“好一个天门,竟然胆敢对我秦天远的孙女动心思。”

    “老爷子,如今天门已经占领了南陵区,想必他们是想挟持烟儿小姐,以威胁我大秦集团与他们签署合作条例。”肖军虽为外姓家仆,不过从他爷爷一辈起就毕身为秦家做事,所以他在秦家的地位很高,更是秦天远身边最值得信任的得力助手,而秦天远安排他作为秦雨烟的司机,这也足以看出,秦天远对秦雨烟这个孙女是疼爱有佳。

    秦天远点了点头,沉声说道:“看来不给耶稣那小子一点颜色瞧瞧,他还以为我秦无远好欺负了。”

    “老爷子,属下觉得这样不妥,这天门乃是黑道势力,他们做事一向不择手段,再加上有郝氏企业在背后支持,我们要是与他硬碰硬的话,必然会吃大亏。”肖军提醒道。

    秦天远收敛怒气,稍稍冷静些许。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