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8章 狼牙

    一个头上抹了猪油的光头混混邪笑着说道:“你们哪个敢上去把那妹子的裙子掀起来,大哥我打赏200大洋,若是顺带把她裤子也脱下的话,打赏500大洋。特么对于+我只有一句话,更新速度领先其他站n倍,广告少”

    几个混混一听,个个都是跃跃欲试的样子,不过最先自告奋勇的是一个矮小精悍,满嘴黄牙的家伙,他“咻”的一声站了起来,向光头请示道:“光头哥,我来。”

    “好,就你了。”光头一口答应下来。

    于是,黄牙便立马展开行动,他先是向美女迎面走去,不动声色的与她擦肩而过,走到了美女身后,黄牙立马调头,蹑手蹑脚地跟在了美女后头,他打算等这位美女走到兄弟们面前再行动,好让众兄弟大饱眼福。

    就这样,一双双贼溜溜的眼睛直勾勾地盯着那位徐徐走来的美女,期待着黄牙大显身手,因为太过专注,他们甚至没有察觉到刚在路边停下的一辆奔驰,以及车上下来的叶无天四人。

    那位美女很快走到了光头等人跟前,黄牙也不失众望地冲了上去,而众混混都是瞪大了眼睛,一眨也不眨地盯着美女裙子。

    就在黄牙准备行动之时,忽然看到了前方走来的九指一行人,他的脸色骤然大变,慌忙惊呼道:“光头哥,九,九指带人来了。”

    光头一听,立马顺着黄牙的目光看去,果然看到了九指一行人,他“咻”的一声站了起来,当即向着绿毛混混吩咐道:“杂毛赶紧进去通知老大。”

    绿毛混混倒是十分机灵,他二话不说,拔腿便向酒吧里跑去,而黄牙也惊慌地回到了光头身后。

    叶无天带着众人,大步流星地走到了光头等人对面。

    光头紧张兮兮地朝大街两头看了看,不见有大队人马,他那根紧绷的心弦倒是松了下来。

    “九指,你来我血狼帮地盘上到底有何目的?”光头毫不客气地质问道。

    “哼!前两天你们砍了老虎的胳膊,你说我们是来干嘛的呢?”九指语气阴沉地喝道。

    就在对话间,酒吧里又陆陆续续冲出一大群人,手里都拿着铁棍和砍刀之类的家伙,看到这一幕,九指和狐爷都不禁捏了把汗,而亮仔更是恐慌得颤抖起来。

    没等光头说话,酒吧内门传出一个浑厚低沉的声音:“这么说,你们是来报仇的了。”

    随着声音的落下,一个身材如灰熊一般魁梧的中年壮汉从门内走了出来。

    “老大!”光头毕恭毕敬地迎了上去。

    “他就是血狼帮老大野狼。”九指小声向叶无天提醒道。

    野狼走到叶无天等人的对面,停下脚步,然后也像光头一样,谨慎的向大街两头瞧了瞧,不见有人,脸上扬起了嘲讽的笑意:“我说九指,你该不会是因为老虎断了胳膊而气昏脑袋了吧?竟然带着三个人,就敢来找我血狼帮寻仇。”

    “野狼,不管你背后是不是有天门撑腰,今天我东兴会必将踏平你的狼窝。”狐爷愤然说道。

    “哈哈哈哈,早听说东兴狐爷足智多谋,没想到竟然也和那头老虎一样有勇无谋,既然你们今天来了,那就别走了,乖乖做我血狼帮的阶下囚吧,等我将你们东兴收服之后,自然会好好送你们上路的。”野狼兴奋的说道,眼前九指和狐爷自投罗网,这对他来说无疑就是天赐良机,只要活捉了这两人,那整个东兴会岂不是手到擒来。

    “老弟,这鹿死谁手还未曾定数呢!你未免也高兴太早了吧?”叶无天从容不迫地冷笑道。

    野狼眼睛一眯,向叶无天瞅了瞅,谨慎地问道:“小子,你是谁?我野狼好像没听说东兴会有你这号人物。”对方在敌众我寡的情势之下还能做到面不改色,显然不是等闲之辈,再从他站在九指前方来看,说不定是九指请来助阵的某路高手。

    “你没必要知道我是谁,你只要知道在你眼前有两条路可以选择,第一条:归顺东兴会;第二条:解散血狼帮。”叶无天慈眉善目地说道,在他脸上洋溢着那种人畜无害,童叟无欺的亲切笑容。

    “小子,你他娘的找死。”光头不知从哪拿来一把砍刀,说着便要冲上去砍叶无天的脑袋,不过却被野狼伸手拦了下来。

    “好一个狂傲的年轻人,我野狼佩服你的勇气,所以也给你两条路:第一条:归顺我血狼帮;第二条:死路。”尽管野狼也知道对方不简单,但他可不觉得凭对方一人能对付的了自己近百名拿刀拿棍的小弟,所以他完全没有去考虑对方提出的两条路。

    这个时候,刚才走光的那位美女又匆匆忙忙地跑了回来,想必是回来找包的,可是当她看到酒吧门口那群拿着刀棍气势汹汹的人时,哪里还敢上去捡包,考虑到包里还有许多重要东西,不捡不行,一番踌躇后,她也只能躲在远远观望的人群里,打算等人些人散了之后再过去捡。

    对于野狼提出的两条路,叶无天也同样想都没去想,他脸上的笑意变得阴冷起来,“这么说,你是不打算选择我给你的那两条路了?那么。。。”

    叶无天话没说完,人却诡异地从原地消失不见,当所有人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已经出现在了野狼跟前,同时一只手掐着野狼的脖子,将他悬空拎了起来。

    野狼整张脸瞬间憋得通红,两只浮空的脚不停的来回摆动着,两只手也死命的扳着那只掐住他脖子的手。

    血狼帮众混混全都吓得脸色发白,这种速度,这种力量,怎能不叫他们恐惧。

    “快,快放了我们老大,要不然你休,休想活着离开这里。”光头用刀指着叶无天,颤颤巍巍地警告道。

    叶无天嘴角一扬,然后随手一挥,野狼那庞大的身躯就像个纸团似的,被他轻松抛飞数米远,正好跌落在九指三人跟前。

    脱离束缚后,野狼抱着脖子一边喘着粗气一边咳嗽着,可是还不等他缓过劲来,耳旁却又响起了九指那阴沉的声音:“野狼,上次你砍了老虎一条胳膊,今天老子就废你一双胳膊。”

    言毕,九指和狐爷对视一眼,狐爷会意地点了点头,接着两人一人抓起野狼一只手,然后捏起拳头运起内力,同时向着野狼两只胳膊的肘关节处全力击打而去。

    “咔!”可怖的骨头碎裂声响起,紧接着便是野狼那凄惨的悲吼声,他这两条胳膊的肘关节已经彻底粉碎,就算是治好了,恐怕也是伸不直了。

    看到自己老大被对方这般虐待,血狼帮众小弟全都眼红了。

    “给我砍死他们!”光头厉喝一声,当先举起砍刀朝叶无天冲了上去。

    看到这一幕,亮仔早已经被吓破了胆,虽然以前也曾经历过这种拿刀拿棍的场面,可顶多也就十来个人小打小闹,哪里会像眼前这般声势浩大。

    别说亮仔,就是身经百战的九指和狐爷都是倒吸一口凉气,对方足足有百人之多,就算这些人是赤手空拳,已方也没有任何胜算,更别说是手里拿着刀棍了。

    远处围观的群众也都看得触目惊心,在他们看来,那个不要命的小青年马上就要千疮百孔了。

    可是接下来所发生的事情,却叫所有人大惊失色。

    就在光头冲到叶无天跟前,举刀砍下的刹那,叶无天朝着光头胸口迅猛击出一拳,直接将光头击飞,紧接着,他的身影就如鬼魅一般化作一道残影,在刀光剑影之中穿梭起来,他身影所过之处,那些混混都像是遭受巨石轰击一般,纷纷惨叫着向后倒飞出去。

    所有人都看呆了,虽然九指和狐爷都知道叶无天是个内家高手,但又何曾料到他的实力竟然会达到这般恐怖的境地。

    亮仔脸上那激动的神情已经无法言喻,上次看到虎爷以一人之力放倒十个小弟的时候,亮仔就已经崇拜的不得了,可眼下看到叶无天以一挑百,而且还是近百个拿着刀棍的对手,这一刻,亮仔简直有跪下膜拜的冲动。

    血狼帮这群混混早已经跟不上叶无天的节奏,看着身边的同伴一个个被击飞,站着的那些混混也都乱了阵脚,有的甚至恐慌的拿刀胡乱挥砍起来,刀下绽起了不少血花,显然都是身边那些同伴们的。

    仅仅不到一分钟的时间,这百来个混混已全数瘫倒在地,挣扎不起,叶无天就如战神一般,屹立在战场中央,一双双崇拜的目光从四面八方投射而来。

    拍了拍手,长长舒了一口气,叶无天向四周扫了一眼后,冷然说道:“你们所有人同样也有两个选择,一是归顺东兴会;二是回家种田,明天这个时候,东兴会会过来接手你们血狼帮的所有产业,你们最好在这之前做出选择。”

    说完,他便转身朝着九指三人走了过去。

    这三个家伙也不知道是傻了还是呆了,全都半张着嘴巴,木讷地站在原地,目光则是一动不动的停留在那片战场之上。

    “收工了!”走到九指跟前,叶无天拍了拍他肩膀,提醒道。

    九指身子一颤,这才回过神来。

    “天,天哥,这,这简直是太,太不可思议了,太不可思议了。”九指结结巴巴地说道。

    狐爷和亮仔也先后反应过来,他们都是一脸吃惊地盯着叶无天,嘴里不停的吞着唾沫,就好像是一个饿汉看着一块香喷喷的烤肉一般。

    “别瞪了,擦擦嘴角的口水,赶紧走吧,不然可得上新闻了。”说着,叶无天便转身离去,九指四人紧紧跟上。

    四人重新坐回到奔驰车上。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