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5章 喂狗

    刺猬头机灵的一翻身,跪在叶无天面前,磕头认错起来:“天哥,饶命,天哥饶命。♀寻找网站,请百度搜索+”

    叶无天背着双手俯视着刺猬头,冷冷问道:“刚刚你是用哪只手碰我女朋友的?”

    听到叶无天这番话,林诗悦顿时有种受宠若惊的感觉,同时也更为自己刚才那番言语感到惭愧。

    九指不知从哪取来一把锋利的砍刀,指着刺猬头,喝道:“哪只手,举起来。”

    刺猬头被吓得脸色发青,慌忙将头磕得嘭嘭作响,整个身子也是哆嗦得厉害,“天哥,求,求你放,放过我吧,我以后不,不敢了。”

    “还有以后?哼!既然不说,两只手都给砍了。”叶无天冷冷说道,他绝对不会允许碰过自己女人的脏手存在于这个世界上。

    刺猬头一听慌忙颤抖着将右手给举了起来,九指举起手里砍手就要劈去,却被叶无天及时拦住:“拖出去砍,别弄脏了地方。”

    “天哥说的是,来人,拖出去右手砍了喂狗。”九指冷声喝令道。

    众人都被吓出了一身冷汗,不过林诗悦知道叶无天是为了她才这么做的,所以心里倒是有些感动。

    身后立马有两个小弟跑上前来,一人一只手将刺猬头从地上架起,两人正要将刺猬头拖出去,叶无天却又喝止道:“等等。”

    刺猬头还以为叶无天心软了,稍稍松了一口气,可是却没料到叶无天走到他跟前,从他口袋里将刚刚钱金光给他的那叠钱掏了出来,往自己口袋一塞,然后摆摆手,示意拖走。

    九指等人都看得无语。

    “天哥,你要是缺钱花直接去前台拿便是,不够的话问我要。”九指十分大方的说道。

    叶无天摇摇头说道:“上次那张卡送人了,所以只是暂时没零钱而已,不打紧。”

    随着刺猬头求饶声渐渐远去,包厢里很快恢复了寂静。

    “天哥,这些混蛋要怎么处置?”狐爷用阴厉的目光向剩下的四个杀马特扫了一眼,问道。

    这四个家伙全都吓得腿软,摊倒在地,连大哥都被砍了手,那自己的下场岂不是更惨。

    叶无天慢悠悠地走到那个彩发杀马特跟前,问道:“说!谁指使你们干的。”

    听到叶无天这番话,钱金光身子猛的一颤,见众人都没有注意到自己,他慌忙偷偷向门口潜逃。

    当然,叶无天是不可能会让他开溜的,还不等他溜到门口,叶无天随手拔起插在茶几上的其中一柄匕首,“咻”的一声朝钱金光掷了过去,正好刺中了钱金光的右腿。

    “啊!~”钱金光惨叫一声跌倒在地。

    就在李月媛等人疑惑叶无天为何要对钱金光出手时,那位彩发杀马特,突然指着钱金光,说道:“就,就是他,是他花钱雇我们来的。”

    听他这么一说,大伙也就立马明白了事情的前因后果,很显然,这些家伙就是钱金光花钱请来的,而刚才叶无天没有出手完全是在等钱金光现身,要不然,以他的身手,怎么可能会被吓住。

    明白了这点后,林诗悦惭愧地低下了头,她知道自己刚刚误会了这个男人。

    一双双愤慨的目光犹如利箭一般向着钱金光射去,王巧巧更是气愤地冲了上去,向钱金光狠狠踹了几脚,同时嘴里还骂道:“好你个阴险狠毒的狗东西,竟然做出如此卑鄙的事情来。”

    相对于王巧巧的拳打脚踢,钱金光更惧怕的还是叶无天那双寒冰般阴冷的目光。

    “这四人就拖出去,随便扎几个洞然后放了吧。”叶无天就像是法官一般,对这四个杀马特做出了宣判。

    不等九指发话,立马有四个机灵的小弟跑上前来,将这四人给拖了出去。

    最后,叶无天向钱金光走了过去,看着叶无天那缓缓走来的身影,钱金光就像是看到死神在靠近一般,他脸色苍白,豆大的汗珠自额角滚下,他死命地将身子往后挪动,希望能够逃出这片地狱,可是最终他还是没能逃脱,叶无天的脚重重的踩在了他胸膛上。

    “钱金光啊钱金光,你的演技可真不赖啊,就连我也差点被你给忽悠了。”叶无天赞叹道,他那一脸怪异的笑,简直要把钱金光的魂给吓出来。

    “天,天哥,我,我知道错了,求你放,放过我吧。”钱金光哭丧着脸哀求道,他自认英明神武,可万万没想到竟然会载在这么一个小青年手里。

    “你的确是错了,而且是大错特错,你不该对我叶无天的女人有想法,念在你跟我吹瓶的份上,我倒也想饶你一命,不过犯了错总该受到惩罚的,你若是不想受到惩罚,我倒是有一个提议,正所谓父债子还,你的债就由你后代来偿还吧。”说着叶无天脸上扬起了狰狞的笑,然后对两个小弟吩咐道:“把他扶起来。”

    两个小弟利索的上前把钱金光扶了起来。

    叶无天伸手在他肩上拍了拍,笑道:“回家好好反省去吧。”

    就这样,钱金光有些莫名其妙的被拖走了,对于叶无天这番话的意思,他不久之后便明白了。

    钱金光被拖走后,狐爷好奇得上前问道:“天哥,你刚刚说的父债子到底是什么意思呢?”他不觉得叶无天是那种会去残害无辜的人。

    “他后代还没出世呢,不过这辈子都别想出世了。”叶无天诡异地笑道,其实他是用上次对付冯勇的办法,用真气封住了钱金光的的关元穴,让钱金光的老二哥提前退休,对钱金光这样不到三十岁还未结婚的男人来说,这种惩罚绝对比剁他手脚更为残忍。

    狐爷和九指都是聪明人,被叶无天这么一提点,再考虑到叶无天乃是内家高手,他们立马就明白了其中意思。

    “高明,高明啊,哈哈哈哈。”九指笑赞道。

    小强脑子没有狐爷和九指机灵,暗下问了狐爷才明白过来,再联想起自己上次调戏范晓玲的事情,他顿时后怕不已,试想,要是当时叶无天也用这种手段来对付他的话,那现在……

    和叶无天客套几句后,九指便带人离开了。

    包厢的门被关上,里面只剩下了叶无天等八人,安安静静的没人说话,气氛有些尴尬。

    “都傻愣着干嘛!继续唱歌吧。”叶无天就好像什么也没发生似的,说着朝沙发走去,一屁股坐了下来。

    李月媛那女人倒是很懂得见风使舵,见叶无天坐下,她连忙陪着笑,来到叶无天面前赔礼道歉:“天哥,刚刚多有冒犯,我在这里向你赔个不是,希望你大人不记小人过,原谅我吧。”

    “天哥,你要怪我话就怪我好了,希望你能饶了月媛。”陆少华也上前乞求道,他显然明显像叶无天这种人物自己是得罪不起的。

    “念在你们是诗悦的朋友,这次的事我就不再追究,以后可不要再这么势力眼了,要知道,可不是所有人都像我叶无天这么仁慈的。”叶无天深深告诫道。

    听了叶无天这番话,众人都表示无语,随随便便就砍去人家一只手,这也叫仁慈?

    李月媛夫妇没敢怠慢,连连点头答应道:“是,是,天哥教训的是。”

    “我又不是混黑社会的,用不着天哥前天哥后,叫我名字就可以了。”叶无天随口说道。

    周围几人都是用怀疑的目光看来,他们的眼神分明就是在说:人家黑社会老大都管你叫天哥了,还敢说自己不是混黑的?

    对此,叶无天也不多做解释。

    待李月媛夫妇回到自己位置上后,王巧巧又凑了上前,歉意地说道:“叶无天,对不起,刚才误会你了。”

    “你也是只是出于着急,我怎么会怪你了。”叶无天笑了笑说道,王巧巧这个丫头叶无天还是很看好的,她虽然心直口快,不过却很讲义气。

    “这么说你是原谅我了?”王巧巧开心地问道。

    叶无天双手一摊,说道:“既然没怪你,谈何原谅呢。”

    接着,王巧巧又郑重其辞地说道:“自从第一次见到你,我就知道你是个心胸开阔的大男人,我终于可以放心地把诗悦交给你了。”这番话怎么看也像是丈母娘对新女婿说的。

    叶无天听得有些冒汗,林诗悦则是羞涩地嗔怪道:“巧巧,你胡说什么呢。”说着还偷偷向叶无天看去一眼,此刻,她不得不承认叶无天已经是超越她理想的交往对象,若是叶无天真愿意接受她的话,她哪里还会有任何的意见。

    就在这时,九指又敲门走了进来,他拿来了一叠vip卡,一人发了一张,竟然全都是和钱富贵手上那张一样的高级vip卡,虽然钱富贵说的些夸张,不过这六折优惠,怎么说也是贵宾级的待遇,捧着这张卡,众人都是一副受宠若惊的样子。

    当然九指送给叶无天的自然不是什么高级vip了,而是一张金卡,这类卡除了九指、狐爷和虎爷人手一张外,现在也就只有叶无天一个人拥有,拿着这张卡,不但可以在东兴会旗下所有场所任意消费,甚至还可以直接在前台提现,简直比银行卡还方便。

    九指走后,众人已经没什么心情唱歌,坐聊片刻后就起身离去。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