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3章 主使

    只见五个阴阳怪气的青年,气势汹汹地从门外冲了进来,这五人都穿着奇装怪服,满身山寨奢侈品logo,头发基本显现爆炸式,而且染着各种颜色,有的甚至描眼线化浓妆,挂铁链穿体环,实在分不清是男是女,十分典型的杀马特。寻找网站,请百度搜索+

    “喂!你们进错包厢了吧?”李月媛最先反应过来,她出言提醒道。

    然而这五个杀马特并为搭理李月媛,为首那个吹着突破重力学规律的刺猬头发型的杀马特,他用那双被浓浓黑眼圈包裹着的眼睛向整个包厢里扫了一眼,最后目光定格在了林诗悦脸上,怪笑一声,说道:“呀!好像是走错包厢了,不过这里的点唱小姐可真够漂亮的。”

    “我们这里可没有点唱小姐,请你们马上出去。”李月媛没好气的下起逐客令。

    “哟!这位小姐挺凶的嘛!虽然你长的也不错,不过还是没有这位小姐正点。”刺猬头一边说着,一边满脸邪笑地朝林诗悦走了过去。

    被人这般比较,李月媛心中自然不爽,但见对方的目的并不是自己,她也就没再自找霉头。

    来到林诗悦身前,刺猬头笑嘻嘻地问道:“这位小姐,我出三倍的小费,愿不愿意来陪哥哥我呢?”

    “你找错人了,我可不是什么点唱小姐。”林诗悦冷声说道,说着还向叶无天靠了靠。

    “怎么?难道你是怕哥哥我给不起钱吗?”刺猬头恶心地笑着,旋即又向林诗悦身边的叶无天看去,问道:“兄弟,给你五百块钱,把这位小姐让给我,如何?”

    “老弟你出手还真够阔气的,那就先把五百块钱拿出来吧。”叶无天浅笑着说道。

    对于叶无天的回答刺猬头显得有些意外,李月媛等人则是露出了鄙夷之色,而林诗悦和王巧巧都是一脸质疑,因为她们所认识的叶无天可不是那种会为五百块钱而折腰的男人。

    刺猬头倒是没有愣着,连忙从口袋里掏出五百块钱,扔到了叶无天怀里,然后一把抓起林诗悦的手,就要将她带走。

    见对方竟敢对自己的女人动手动脚,叶无天眼里闪过一丝杀意,不过他并未急着出手,而是冷声喝阻道:“慢着!”

    刺猬头的动作停了下来,而林诗悦也挣脱了他的手,躲回到叶无天身旁。

    “怎么?你想反悔了?”刺猬头看向叶无天质问道。

    叶无天没有急着回答刺猬头,而是不紧不慢的将那五百块钱拿起,收进口袋,这个动作可惹来了不少鄙视的眼神。

    将钱收好后,叶无天才缓缓开口向刺猬头说道:“我是说叫你先拿五百块钱出来,有说五百块就让你带她走吗?”

    这时,余秀丽的丈夫罗江平也站起身说道:“这里可没有你要的点唱小姐,请你们马上离开,不然可别怪我们不客气了。”这个罗江平是个身材高大的男人,而那五个杀马特身材都比较苗条,若是真动起手来,罗江平一人就可以撂倒两三人,再说叶无天等人身板也不差,所以自然没什么好怕的。

    面对身材高大的罗江平,刺猬头竟然没有丝毫惧色,毕竟这些人都是混社会的,再怎么不济也不可能会被对方的身材给吓怕,他向罗江平冷瞥一眼后,哼哼一声,说道:“看来你们是想逼老子动真格了。”说着他便伸手从裤袋里掏出了一把弹簧刀,“噌”的一声将那锋利的刀片弹了出来,而身后四个杀马特也分别取出了同样的弹簧刀。

    看到对方手持凶器,罗江平刚刚还高涨的气势全给吓跑了,他咽了口唾沫老老实实地回到到沙发上。♀

    而四个女人更是被吓得脸色苍白,其中最惊慌的莫过于林诗悦了,因为这些人的目标正是她。

    看着眼前这一张张惊恐的脸庞,刺猬头显得十分得意,他一边把玩着手里的弹簧刀,一边狞笑着威胁道:“你们哪个想挨刀子,尽管过来试试。”

    没人敢吭声,叶无天也同样没有说话,当然,他并非是怕了对方手里的刀,而是在等待着幕后主使的出现。

    从一开始,这些杀马特进错包厢,再到刺猬头看上林诗悦,这一切都显得太过偶尔,再加上这些混社会的青年不可能不知道这里是九指的地盘,就算真的是看上了点唱小姐,他们也不敢在九指的堂口上如此闹事。

    所以,这唯一的解释便是:他们是受人指使蓄谋闹事,至于这幕后主使,不是钱金光还会有谁呢?

    从钱金光第一次去洗手间回来时那种阴诈的眼神中,叶无天就已经猜到这家伙一定有什么阴谋,而这一次又碰巧在他去洗手间的时候,这群人闯了进来,他的嫌疑自然也就更大了。

    既然这些人是钱金光派来的,而他们的目标又是针对林诗悦,那么最大的可能性便是,钱金光想借着这些人来上演一出英雄救美的好戏。

    为了让钱金光自娱自乐地演完这出戏,因此叶无天并未急着动手,而是装作害怕的样子坐着没敢动荡。

    见没人敢出面,刺猬头满意地点点头,然后看向林诗悦邪笑道:“小美人,赶紧起来跟哥哥走吧。”

    林诗悦惊慌的摇摇头,她的手紧紧抓着叶无天胳膊,身子也微微颤抖着。

    看着自己女人如此害怕,叶无天有些忍不住想要出手,可是为了将钱金光引出来,他也只能咬牙强忍下来。

    “你要是再不起来,信不信哥哥我把你这张漂亮的小脸蛋给刮花了。”刺猬头拿着匕首在林诗悦面前甩了甩,威胁道。

    林诗悦顿时吓得花容失色,再向叶无天看去,他看似没有要出面的样子,林诗悦的心立马绝望了,之前叶无天在她心里竖立起来的崇高地位也瞬间跌至谷底,这个男人根本不可靠,这是林诗悦此时此刻对叶无天做出的评价,她眼眶湿润了,恨恨地看着叶无天,最后毅然咬牙站起身来。

    “诗悦!”王巧巧忧虑地想要起身拉住林诗悦,可是却被一个杀马特拿刀给阻挡下来。

    “你,你想干嘛!”见对方用刀指着王巧巧,潘良本能的站起身,伸开双臂挡在了王巧巧跟前。

    这一刻,王巧巧终于感动了,眼前这个男人,一直被自己瞧不起,被别人瞧不起的男人,在这关键时刻竟然为自己挺身而出。

    感动之余,王巧巧又向叶无天喝道:“叶无天,你还坐着干呢?”

    面对王巧巧的呵斥,叶无天仍旧一动不动地坐着,当然他也是有万全的把握才会显得如此冷静。

    边上几人都是投来鄙夷地目光,陆少华和罗江平此时虽然也坐着没动,但是他们心里都紧紧揣着那份男人的尊严,要是对方的目标是自己妻子的话,他们肯定会不顾一切地挺身阻止。

    “哼!真是个孬种!诗悦,你现在该看清这个男人的真面目了吧?”李月媛趁机嘲讽道。

    林诗悦眼角滑下泪水,此刻在她眼里,叶无天根本就连潘良都不如。

    “赶紧走!”刺猬头向林诗悦喝道。

    林诗悦没说什么,绝望地朝着门口走去。

    就在她快要走到门口的时候,就和叶无天所预料的一样,钱金光十分凑巧的从门外走了进来。

    看到包厢里这一幕,钱金光装出一脸惊疑的模样,问道:“这,这是怎么回事?”

    见钱金光进来,李月媛十分配合的起身喊道:“钱总,你快想办法救救诗悦。”李月媛是个极其英明的女人,虽然钱金光未将事先跟她提及这次计划,不过她倒也猜到了几分。

    钱金光向五个持刀的杀刀特扫了一眼,最后目光落在了刺猬头脸上,他扬起一脸笑,迎上前打起招呼:“这位不是刺猬哥吗?”

    “原来是钱总啊,我当是谁呢?这么巧,钱总也来这里找乐子啊?”刺猬头配合地笑了笑说道,这两人倒是很有演戏的天分,竟然能演得跟真的巧遇一般,叫人看不出丝毫蛛丝马迹,就连李月媛也有些分不清,这到底是钱金光蓄意安排的,还是真的只是巧合而已。

    钱金光赔着笑说道:“呵呵,哪里哪里,只是和几位朋友一起过来唱唱歌,喝喝酒而已,刺猬哥,不知道我这位朋友哪里得罪你了?”

    “原来是钱总朋友啊,我还以为是点唱小姐呢,钱总,咋俩兄弟一场,这么漂亮的朋友,借大哥我玩玩,怎么样?”刺猬头贼笑道。

    钱金光也是个有脑子的人,既然要演,那就得演的逼真一点,若是自己一出马对方就乖乖跪拜,那叫谁看了也觉得虚假。

    面对刺猬头的提意,钱金光作出一脸尴尬的表情,讨好地笑道:“这,这样不太好吧,不瞒你说,她正是我的女人,刺猬哥,能不能给我个面子呢?改天我找个更漂亮的妹妹亲自给你送去,你看如何?”

    “既然钱总都这么说了,这个面子当然是要给的,不过我兄弟几个今晚寂寞得很啊,你看该怎么办呢?”刺猬头向钱金光问道。

    钱金光一听,立马从兜里掏出钱包,从中取出一大叠红色毛爷爷,足足有五千来块样子,往刺猬头头手里一塞,笑道:“刺猬哥,小小心意,不成敬意。”其实这些钱也只是钱金光请这些小混混的出场费罢了。

    刺猬头满意的点点头,拍了拍钱金光的肩膀赞道:“钱总真是个聪明人,那今天的事就这么算了。”

    听到刺猬头这番话,众人总算是大松了一口气。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