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1章 吹牛

    付钱下车,四下一扫,不见林诗悦身影,于是发去条短信:我到了,你在哪呢?

    林诗悦很快回来短信:啊?这么快,我还在路上呢,不好意思,只能麻烦你在门口等一等了。♀+言情内容更新速度比火箭还快,你敢不信么?

    叶无天回了没事两个字,然后就在周围溜达起来。

    这家东兴娱乐会所外观看去挺高档的样子,应该是个高消费场所,不过比起叶无天以前去过的那些豪华夜总会,就显得有些不上档次了。

    选择这家会所其实是钱金光的提议,因为他说他有张这里的vip卡,所有消费均可六折优惠。

    等了大约十来分钟的样子,三辆轿车远远驶来,车子停下后,中间一辆轿车上下来一个熟悉的倩影,正是林诗悦。

    看到林诗悦,叶无天立马迎了上去,远远叫喊道:“诗悦!”

    已经下车的李月媛一行人纷纷举目望来,当看到叶无天这身寒酸的打扮时,李月媛脸上立马扬起讥讽之色,她向林诗悦问道:“诗悦,难不成他就是你那个身份显赫的男朋友?”

    林诗悦点了点头,也没在意李月媛那质疑的目光,直接朝叶无天走去。

    走到叶无天跟前,林诗悦小声感激道:“叶先生,谢谢你能过来。”

    “要是再叫我叶先生可得穿帮了,叫我无天就行了。”叶无天笑着提醒道。

    林诗悦稍带羞涩地点了点头。

    见到林诗悦这般羞答答的模样,叶无天再次提醒道:“自然点,像你这样大姑娘出嫁似的,人家一眼就看出来了。”说着他主动拉起了林诗悦的手,向着李月媛一行人走去。

    突然被一个男人牵了手,林诗悦本能的想要反抗,可她挣扎了两下却未能从叶无天手中挣脱,最后也只能任由叶无天拉着走了。♀

    以前在学校的时候,林诗悦一心向学,从来不问男女之事,像眼前这样被一个男人牵着手,还是生平第一次,所以,她的心扑通扑通地狂跳起来,脸蛋也是红到了脖子根,幸好晚上光线不好,要是白天的话那可就露馅了。

    而对叶无天来说,牵女人的手已经没什么稀奇,不过此刻牵着林诗悦的手,他心里仍然有些兴奋,因为他搭讪过的美女当中,像林诗悦这般绝美的还是为数不多的。

    来到李月媛等人面前,叶无天彬彬有礼地自我介绍道:“大家好,我叫叶无天,诗悦的男朋友,很高兴能认识各位。”

    在这瞬间,叶无天竟然感受到了好几种色彩各异的目光,最叫他在意的是那个脖子上挂金链子的爆发户,他的目光似乎有种怨恨的味道。

    “叶无天,你能来真是太好了。”王巧巧笑嘻嘻地拉着男朋友跑了过来,然后又向叶无天介绍道:“这位是我男朋友潘良。”

    “叶先生你好。”潘良热情的向叶无天打招呼,并且伸出手与叶无天握了握。

    接着,林诗悦又向叶无天介绍了其余几人。

    介绍完后,李月媛笑盈盈地上前一步,问道:“叶先生,不知你现在在何处高就呢?”她横看竖看,也不觉得叶无天是什么有钱人,所以自以为是林诗悦随便找来滥竽充数的。

    叶无天一眼便看穿了李月媛这脸伪善的笑,他从容不迫地回答道:“我现在还在读书。”

    “读书?原来还是个学生,难怪看去这么年轻,想必你年纪比诗悦还小吧?”李月媛刁钻地问道,她这么问无非就是想揭穿叶无天的假男友身份。

    不过叶无天可不是吃素的,李月媛这点小伎俩又岂能斗得过他,他呵呵一笑,说道“李小姐见笑了,我也就长了一张娃娃脸而已,其实我现在已经在攻读博士学位。♀”

    “哦?不知道叶先生在哪家名校就读呢?”李月媛又问道。

    “就在本地的江陵大学,虽然哈佛大学也曾发来了博士offer,但是因为会晕机,所以就懒得去了。”叶无天随口说道,他这么说,也只是想给林诗悦长长面子,若说吹牛的本事,他可丝毫不输于李月媛和钱金光。

    因为会晕机,所以懒得去哈佛,这也太假了吧?王巧巧一脸佩服地看着叶无天,佩服他吹牛能吹到这种地步。

    李月媛等人当然也不相信叶无天的话,不过从叶无天这番夸张的言论中,李月媛倒是得出一个信息:这个男人脸皮超厚,可不好对付。

    林诗悦能够请来这样的高手,这是李月媛始料未及的,不过李月媛的诡计多的是,她并未急着将叶无天给扳倒,而是笑了笑,说道:“还是先进去再聊吧。”

    于是一行人浩浩荡荡地走进了东兴娱乐会所。

    这家会所一楼是迪厅,二楼是酒吧,三楼是ktv包厢,再往上几层是宾馆套房之类。

    众人直接坐着电梯来到了三楼,开了一间豪华大包厢,点了些水果、小菜和酒水。

    一进包厢,众人便是一对一对的找位置坐了下来,李月媛夫妻俩可没敢冷落钱金光这个单身汉,他们还特意安排钱金光坐在了林诗悦边上。

    刚刚在进来的路上,林诗悦已经悄悄向叶无天说明了之前酒桌上的情况,所以一见钱金光坐到林诗悦边上,叶无天立马跟林诗悦调了个位置,同时讪笑着说道:“钱老弟,这里就你一个单身汉,看你挺可怜的,老哥我就陪你说说话吧。”

    钱金光脸色变得有些难看,边上的李月媛夫妇同样带着鄙夷之色看向叶无天。

    就在这时,服务生送来了啤酒和小菜,钱金光小眼睛一亮,脸上扬起笑意,随手拿了两瓶啤酒,打开后将其中一瓶递向叶无天,说道:“你是叫无天对吧?名字够霸气,来,哥俩今天不醉不归。”显然,钱金光是想先将叶无天这块绊脚石给灌醉了,然后再向林诗悦下手。

    “钱老弟这么爽快,那老哥我今天就陪你喝个痛快。”叶无天豪爽的接过啤酒说道,要拼酒,就是十个钱金光也不是自己对手。

    两人将瓶子一碰,然后就咕噜咕噜吹了起来,李月媛夫妇心中偷笑,而林诗悦和王巧巧却是看得担心不已。

    一瓶啤酒很快就下肚了,身旁的林诗悦忧虑地小声提醒道:“你少喝点,我看他是故意想把你灌醉。”

    “你就放一百二十个心吧,就凭这犊子还灌不倒我。”叶无天凑到林诗悦耳旁小声慰藉道,两人这般亲昵的模样,直把钱金光看得牙痒痒。

    见叶无天也像是会喝酒的主,钱金光心一横,提议道:“无天兄弟,这啤酒喝着胀肚子,不如我们直接喝白酒吧。”

    叶无天面不改色地赞同道:“钱老弟说得没错,这吹啤酒实在太没意思了,咱俩来吹白酒。”

    “吹,吹白酒?”钱金光脸上肌肉一颤,暗道:这小子该不会是在装腔作势吧?

    为了探探虚实,钱金光一咬牙叫服务员拿来两瓶伏特加。

    “无天兄弟,你可是第一个敢跟我吹白酒的人,今天我就舍命陪君子了,来!吹了。”钱金光狠下心举起伏特加。

    “干!”叶无天毫不犹豫地举起酒瓶,与钱金光一碰,然后便将瓶口往嘴里一塞,仰头喝白水似的大口大口往喉咙里灌。

    边上众人都看的心惊胆战,要知道这可是四五十度的白酒,单单是抿上一口都会叫人喉咙发烧,更别说是这样吹瓶了。

    不消片刻,叶无天已经将一整瓶伏特加灌进肚子,他将空瓶往桌上一拍,一个爽字突口而出,直叫众人目瞪口呆。

    再看钱金光,他面露苦色,吸奶似的,一口一口慢慢地喝着,那痛苦的表情就像是在喝毒药一般。

    “钱老弟,喝不下就不用勉强了。”叶无天调笑道。

    可碍于面子,钱金光最后还是将整瓶伏特加倒进了肚子。

    见钱金光手捂肚子,口喘大气,叶无天笑问道:“钱老弟,要不要再吹两瓶?”

    钱金光一听,连忙将脑袋摇得跟拨浪鼓似的,同时还摆手推脱道:“之前餐桌上喝了不少,肚子已经装不下了,改天有机会的话,再找无天兄弟喝个痛快。”钱金光这番话虽有退缩之嫌,不过说得倒也真切,之前餐桌上他确实喝了不少红酒。

    听到钱金光这么说,林诗悦总算是放心下来,然后又有些忧虑地向叶无天问道:“你没事吧?”

    叶无天装出一副喝醉的样子,凑到林诗悦耳旁说道:“好像真有点醉了,怎么办呢?呆会恐怕要你扛我回去了。”

    “谁叫你要逞强的呢!”林诗悦嗔怪道,不过考虑到叶无天也是为了她才和钱金光拼酒,所以又柔声说道:“你先靠着休息下吧。”

    “对了,我晚饭都还没吃呢,先吃点菜。”叶无天这才想到自己那可怜的胃兄,从中午那顿之后饿到现在一口饭没吃,眼下又灌了两瓶酒进去,若不是用真气化解了酒劲,恐怕早翻腾了。

    于是,叶无天拿起一双一次性筷子,就像是机枪一般,在几盘小菜之间来回扫射起来,看他那副狼吞虎咽的样子,就好像是几天没吃饭似的,李月媛眼里立马露出了鄙夷之色。

    很快,几碟小菜全被叶无天一个人扫光,他取了张餐巾纸擦了擦嘴边的油渍,然后捂着肚皮,满足地靠在了沙发靠背上。

    眼下,想要将叶无天灌醉已经是不可能了,李月媛也只能另使它计。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