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9章 关系

    这时,徐秋兰突然想起了做饭的事,连忙说道:“瞧我这记性,差点给忘记做饭了,你们聊吧,我先忙去了。♀言情穿越书更新首发,你只来+”说着她便拎起桌上的菜篮子,匆匆进了厨房。

    “小姨,我来帮你洗菜。”范晓玲说着也跟了进去。

    厨房里,徐秋兰一边切着菜,一边向范晓玲问道:“晓玲啊,无天到底是什么来头呢?”

    “我也不是很清楚,就知道他是一个星期前转到我们班的。”范晓玲随口回答道。

    “我看他背景可不浅,说不定他姐还真的是省教育厅厅长,要不然人家汪校长怎么可能会亲自打电话来邀请,而且说话还那么客气。”徐秋兰说道。

    “可能是吧。”范晓玲若有所思地回答道,其实仔细一分析,她也觉得叶无天并不像是表面看去那般简单,从一开始随意挑选班级,到后来住那种高档别墅,再加上今天的事情,范晓玲基本断定,叶无天的姐是省教育厅厅长,这应该是千真万确的事。

    接着徐秋兰又关心地问道:“晓玲啊,我看你们俩关系挺不错的,应该是处于恋爱阶段吧?”

    范晓玲一听,连忙解释道:“小姨,你,你瞎说什么呢,我们只是普通同学罢了。”

    “真的只是普通同学吗?”徐秋兰怀疑地问道。

    范晓玲肯定地说道:“当然啦!再说,我怎么可能会喜欢他呢,小姨,你不知道他这人就是个花心大萝卜,我才不喜欢花心的男人。”

    “男人有本事才会花心,像你小姨夫这样老实巴巴的人有什么用呢?我看他就是在警局里干一辈子也只能当个小警员罢了,哎,这日子指望他是指望不上了。”徐秋兰摇头叹息。

    “小姨夫有什么不好的呢,人善良又体贴。”范晓玲夸道。

    “善良体贴能当钱花吗?小姨希望你能找个有能力的老公,过上好日子,花心点其实没什么,只要他是真心爱着你,那就不会让你受委屈的。”徐秋兰苦口婆心地劝说道。

    “知道了小姨,你就甭替我担心了,我现在还早呢,这种事情怎么说也得等大学毕业了再去考虑。”范晓玲有些不耐烦的说道。

    徐秋兰又继续说道:“你年轻是没错,但是像无天这样出色的男人可不是随处可以找到的,既然你有幸遇上,就应该好好把握,要不然错过了这个村,可就没这家店了。”

    “小姨,你再说这事儿,我就不帮你洗了。”范晓玲将手里的青菜往水池里一扔,气呼呼地说道。

    “哎,你这孩子。”徐秋兰只得摇头叹息。

    外头,叶无天和孙伟没什么共同话题,因为两人性格完全相反。叶无天比较喜欢谈论女人的问题,可孙伟看着老实巴巴的,显然不好这口。因此,两人随便聊了两句后,然后就各自看起了电视。

    等徐秋兰张罗好一桌子菜,已经是十二点多了,四人围在桌前有说有笑地吃了起来,徐秋兰一个劲地往叶无天碗里夹菜,就好像已经将他当成了外甥女婿一般。

    吃过饭后,叶无天稍坐了片刻就告辞离去。

    回到家已经是午后两点,下午没什么活动,叶无天也没浪费时间,开始修练起了灵枢心法。

    陵江是一条由西向东横穿整个江陵市的大江,宽约两百多米,江边高楼林立,风景宜人,大大小小的酒店更是遍布大江两岸,而望江大酒店便是其中之一。

    这望江大酒店其实只是一家没有星级的小酒店,在江陵这样繁华的大都市里,这种酒店根本算不上高档,不过消费却是不菲。

    傍晚六点时分,林诗悦、王巧巧,还有王巧巧男朋友潘良,三人一同来到了望江大酒店,因为李月媛早已预订了包厢,所以三人直接进了酒店,在服务员的带领下,很快找到了李月媛等人所在的包厢。

    此时,包厢里已经坐着五人,除了李月媛和余秀丽两位大学室友之外,还有三个男的。

    李月媛和余秀丽两人毕业后不久就相继结婚了,林诗悦和王巧巧都有去喝两人的喜酒,所以一眼便从在座三男子中,认出了李月媛的丈夫陆少华,和余秀丽的丈夫罗江平,至于坐在陆少华边上那位脖子上挂着金链子,挺着啤酒肚,身材略显发福的男子,两人都不认识。

    见林诗悦三人到来,李月媛立马热情地站起身迎接上来,“哎呦,诗悦啊一阵子没见竟然又长漂亮了,真叫姐姐我羡慕嫉妒恨啊。”李月媛是四人中年龄最大的,所以在三人面前都以姐自称,她是个能说会道的女人,一直都比较喜欢炫耀,也比较喜欢吹牛。

    “月缓你也是越来越漂亮了,我差点都认不出来了。”林诗悦笑着说道,现在的李月媛比以前在学校的时候成熟了许多,也更会打扮了,整体看去倒是挺有女人味的。

    “咯咯咯!诗悦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会说话了呢。”听到夸赞,李月媛显得很开心,整个人也是笑得花枝招展,接着她又朝潘良看了一眼,向王巧巧问道:“巧巧,这位应该就是你男朋友吧?”

    “嗯!”王巧巧略显自卑的点了点头,比起李月媛和余秀丽的男人,自己的男朋友就显得有些上不了台面了。

    不过潘良倒是一个直脑筋的男人,他不像王巧巧那样考虑那么多,一见对方提到自己,立马堆起一脸笑,规规矩矩地自我介绍起来:“我叫潘良,很高兴认识大家。”

    这时余秀丽也走了上来,她笑着向三人打了招呼,余秀丽是个比较腼腆的女人,话不多,不过为人比较和善。

    “大家都进来坐下聊吧,菜都已经点好了,你们这些丫头喜欢吃什么菜,姐可都记着呢。”李月媛一边说着一边拉着林诗悦的手,有意无意的将她带到了那个金链男边上的位子上。

    其实林诗悦并不是很喜欢坐在这个金链男边上,因为从她进门开始,这个男人就一直盯着她看,而且目光有些不干净,可是眼下李月媛已经将她带到了这个位子上,要是再换位子的话就有些不礼貌了,因此,林诗悦也只能无奈的坐了下来,不过坐下后她特意将椅子向王巧巧那边挪了挪。

    走回到自己位子上后,李月媛并未急着坐下,而是向林诗悦三人介绍起那个金链男:“这位是金光建筑公司的总裁钱金光钱总,他父亲是江陵市公路管理局工程处处长。”

    钱金光是个奔三的男人,这两年里,他靠着父亲的官职便利,开了一家建筑公司,接了不少城乡公路的工程任务,不过钱金光的公司只是一家持有安全生产许可证的空壳公司,上下不到十人,他只需要将接手的工程任务承包给其他建筑公司,从中抽取分成轻松牟利。

    “诗悦小姐,很高兴认识你。”钱金光笑呵呵的向林诗悦打招呼,同时还伸出手想和林诗悦握手,不过林诗悦权当没有看见,勉强朝他笑着点了点头,然后就不加理睬,为此钱金光也只能悻悻的把手收了回去。

    李月媛似乎也看到了这一幕,她干笑两声说道:“这次正好我丈夫来江陵市和钱总谈个工程,所以我也就趁此机会过来玩一玩,顺便找你们几个出来聚聚。”而事实上李月媛找林诗悦等人出来聚餐是有目的的。

    李月媛的丈夫陆少华不久前继承了他老子的建筑公司,而前一阵子钱金光从他处长老子手里接了一个城乡公路的大工程,陆少华想要把这个工程承包过来,所以就联系上了钱金光。

    可是想要承包这个工程的建筑公司不止他们一家,面对着强大的竞争对手,夫妻两就动起了歪脑筋,他们借着钱金光还没有结婚这点,打算帮他介绍个对象,而李月媛第一时间想到了刚刚研究生毕业,目前还是单身的林诗悦。以林诗悦的美貌,若是能把他介绍给钱金光,非但这次的工程可以十拿九稳,甚至连以后的工程也可以一并拿下。

    就这样,夫妻俩心怀鬼胎的举办了这次聚餐,他们希望能在餐桌上撮合林诗悦和钱金光,若是撮合不成的话,他们甚至想到了更险毒的办法,那就是将林诗悦灌醉,然后把生米煮成熟饭。

    “月缓,既然你们和钱总有生意要谈,我们在会不会妨碍到你们呢?”王巧巧问道,她恨不得现在立马起身走人。

    李月媛娇笑着说道:“不会不会,生意都已经谈好了,这只是个简单的聚餐而已,大家别想太多,尽情吃喝就是了。”

    这时,服务员捧着六瓶箱的红酒推门进来,将红酒放地上后,她从中取出一瓶打开,并为所有人倒上了一小半杯。

    “来!我先敬大家一杯,感谢大家赏脸参加这次聚餐。”李月媛端着酒杯站起身。

    所有人起身和李月媛碰杯之后,一一将杯里红酒喝尽。

    林诗悦虽不怎么喝酒,不过这么一小杯倒也没什么大碍。

    接着,李月媛又打开了两瓶红酒,为众人一一倒上,每个人足足倒了半杯,而在替林诗悦倒的时候,她故意多倒了一些。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