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6章 银针

    “竟有这种事?等等,你刚刚说的小青年长什么模样?”江森辉似乎想到了什么,连忙问道。♀言情穿越书更新首发,你只来+

    李专家稍作回忆后说道:“他个子比我高点,身穿白色t恤,浅蓝色牛仔,是个帅气的年轻小伙。”

    “想必是叶神医吧?如果真是他的话,那倒也没什么稀奇了。”江森辉也不知道是在自言自语,还是在对李专家说。

    “叶神医?对了,他好像是叫叶无天。”李专家突然间想起,便道。

    “那就没错了,这叶神医医术盖世,就连脑死……”江森辉话说一半猛然间想起当初叶无天的警告,于是他慌忙转移话锋说道:“反正你以后遇到那位叶神医尽量客气点,别像李得胜那老家伙一样不识抬举,自讨没趣。”

    “江院长,那个叶无天真有这么厉害吗?”李专家有些不敢相信的问道,像江森辉这样的老资格都要称呼对方为神医,这实在有些不可思议。

    “你不是已经亲眼见识过了吗?反正听我的就没错。”江森辉说道。

    “知道了江院长,以后我会注意的。”李专家答应道。

    接着,江森辉还不忘郑重叮嘱道:“还有,你今天看到的事千万不要出去乱说,知道了没有。”

    虽然不明其中原因,但李专家也只能连连答应下来。

    刚刚挂了电话,手机又响了起来,拿起一看,竟是叶无天打来的,江森辉没敢迟疑,慌忙接了起来,笑呵呵地问道:“叶神医,不知你找江某有何贵干呢?”

    “没什么贵干,就是向你借套银针。”叶无天说道。

    “叶神医说借那就太见外了,江某直接送一套给你就是了,叶神医现在还在医院里吧?”江森辉问道。

    叶无天回答道:“嗯!在一楼大厅呢,不知江院长办公室在几楼,我上来拿。♀”

    “不用,不用,叶神医你在大厅里等着,江某这就为你送来。”江森辉热情地说道。

    “这家伙还挺会拍马匹的嘛!”叶无天心里暗道,嘴上则是答应一声,然后就挂了电话。

    没过多久,江森辉就拿着一盒银针,屁颠屁颠地跑了下来。

    “叶神医,这是你要的银针。”江森辉双手捧着金属针盒,恭恭敬敬的向叶无天递去。

    叶无天随手接过针盒,往口袋一塞,说道:“谢了,江院长,下次请你喝酒。”说着便转身要走。

    江森辉想起之前李专家说的那件事,于是连忙踏前两步,走到叶无天跟前,小声问道:“叶神医,刚刚替那位东兴虎爷治疗的应该是你吧?”

    “你消息倒是挺灵通的嘛!我才刚离开病房你就知道了,你该不会是在病房里装了探头,一个人躲在办公室里偷看美女换衣服吧。”叶无天嬉笑道。

    江森辉干笑两声,说道:“呵呵,叶神医说笑了,刚刚李主任打电话来跟我说了此事,所以我才知道的,不过叶神医你放心,我已经叮嘱他不要将此事对外说起。”

    叶无天点头赞许道:“江院长你倒是挺机灵的,好了,没其它事我就先走了。”说着他就转身朝门口走去。

    走出医院大门后,叶无天拦下一辆出租车,向着百老汇开进……

    到了百老汇,叶无天刚下车,便见范晓玲笑盈盈的迎了上来。

    “无天,今天我让小姨去多买了些菜,你可要好好表现哦。”说话间,范晓玲已经来到叶无天跟前。

    叶无天随口道:“放心好了,本神医要么不出手,一出手就保证马到成功。♀”

    听到叶无天这般吹嘘,范晓玲白了白眼指责道:“这都还没开始治呢,你就吹起牛来了,一点都不知道谦虚。”

    叶无天挑了挑眉头说道:“我只是实话实说而已,难不成你不希望我将你小姨夫治好吗?”

    “好好好,你是医术盖世的叶神医,这样可以了吧。”范晓玲附和着赞道,其实叶无天医术到底如何她心里也没底,只是从上次他和冯勇比试的情况来看,好像挺厉害的样子。

    “你可别夸我,你一夸我,我就担心,担心你夸得不够。”叶无天正儿八经地说道。

    “损你又不服,夸你又不是,你这人还真是难伺候。”范晓玲抱怨道。

    “其实你只要给我尝点甜头,比如说让我亲亲小嘴,或者做点其它什么的,我这人还是挺好伺候的。”叶无天满脸猥琐的笑。

    “你这大铯狼,以后和你单独相处的时候还真得小心一点。”对于叶无天这般无赖的说话方式,范晓玲早已经习惯了。

    两人就这样一路闲聊着向前走着向范晓玲小姨家走去。

    这片区域是属于郊区地段,四周没有高楼大厦,大部分都是些出租民房,完全看不到城区里的那种繁华景象。

    范晓玲是借住在她小姨家的,而她小姨一家人住的也是出租房,这种郊区地段的房子租费一般都比较低廉,而且现在通了公交,出门也很方便。

    两人拐过几条街,穿过几条巷,最后来到了一座四合院门前。

    这座四合院看起来挺古老的样子,整体是由磨砖、碎砖垒成,屋瓦是用青板瓦,正反互扣,檐前装滴水,有几处甚至不铺瓦,直接用青灰抹顶,而院内方砖墁地,青石作阶,阴暗潮湿处长满了青苔。

    范晓玲小姨家就住在这座四合院里。

    两人刚刚走到门口,便听身侧传来女子叫唤声。

    “晓玲。”

    扭头看去,只见一个三十多岁的中年妇女拎着个菜篮子,从侧面小条巷子里走了过来。

    这妇女穿着一件带雪花点的黑色雪纺衫,和一条浅灰色七分裤,整体看去挺朴素的样子,看其相貌与范晓玲倒有几分相似。

    “小姨。”范晓玲欢快地叫了一声,大步迎上前去,并伸手接过菜篮子,问道:“买了些什么菜呢?”说着便已经在菜篮里翻看起来。

    “看你这孩子,有客人来了也不先介绍给小姨认识。”妇女有些责怪地提醒道。

    范晓玲俏皮地吐吐小舌头,然后就向两人介绍起来:“小姨,他就是我跟你说的叶无天,无天,她是我小姨,徐秋兰。”

    “那我也叫你无天好了,听晓玲说,你医术高超,真没想到竟然是这么个年轻帅气的小伙子。”徐秋兰笑赞道。

    “兰姨你还真说到我心坎里去了,其实我也挺佩服我自己的。”叶无天毫不谦虚地说道。

    “你这人怎么在大人面前都不知道谦虚呢?”范晓玲瞪眼嗔怪道。

    “干嘛要谦虚呢?兰姨夸我,我当然得热情接受了,兰姨你说是吧?”叶无天向徐秋兰笑问道。

    “呵呵,是啊,太谦虚可就见外了。”徐秋兰开怀笑道。

    “真拿你没办法。”范晓玲无奈道。

    “好了,先进去再聊吧。”徐秋兰说道。

    于是三人并肩走进了大门。

    刚进院子,便见一女子从左侧一间屋子里走了出来,那女子看似三十来岁,穿得较为时髦,脸上还化着淡妆,卖相倒是挺不错的。

    一见到这女子,徐秋兰顿时眼睛一亮,快步迎了上去,笑盈盈地打招呼道:“小荷什么时候回来的呢?”

    “昨晚回的,现在就走了。”这个叫小荷的女子态度有些傲慢,看似与徐秋兰关系不太好的样子。

    “这么急着走啊,对了,听说你是在市教育局工作的,对吧?”徐秋兰又问道。

    “是啊,怎么了?”小荷问道。

    “是这样的,我儿子现在读小学五年级,可乡下教学条件差,我想让他转到城里来读书,可是城里几所小学都需要提供房产证才能入学,你看有没有办法通融一下呢?”徐秋兰客客气气地问道。

    “现在中小学都是实行划片招生的原则,你家户籍在哪,孩子就得在哪里上学,这种事情怎么能够通融呢?”小荷没好气的拒绝道。

    “这我也知道,不过我听说我们村上有个孩子就是靠关系进城里就读的,我想小荷你在教育局里工作,应该会有办法的吧?”徐秋兰仍旧陪着笑,和气地问道。

    “这是原则上的问题,要是乡下的孩子都上城里来读书,那乡下还造什么学校呢?再说现在都开学快一个月了,城里的学校早就招满学生了,哪能这么容易进的去。”小荷面露嘲讽之色。

    徐秋兰继续请求道:“我也知道有些晚了,不过那些稍微差一点的学校应该还有空缺的吧?钱不是问题,只要能够将我孩子安排进去就成。”

    “这可不是有钱就行的,那些想把孩子安排到城里读书的,哪个会在乎这点钱呢?”小荷有些不耐烦地说道。

    徐秋兰一脸着急地请求道:“这我也知道,也就是因为这样,所以我才会请你帮忙嘛!大家邻居一场的,你就帮帮我吧。”

    “那些学校又不是我开的,你求我又有什么用呢?要求去求那些校长去啊,别挡着,我还得去赶车呢。”小荷说着便绕过徐秋兰朝门外走去。

    可是,徐秋兰并未轻易放弃,她快步追到小荷前头,继续哀求道:“小荷,你要是还在为上次那件事情生气的话,我在这里向你道歉,请你这次一定要帮帮我。”

    “哼!前一阵子怎么没见你来道歉呢?怎么,现在用得着我了就来道歉了?”小荷满脸讥笑地看着徐秋兰说道。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