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5章 治疗

    见叶无天这般胸有成竹的样子,狐爷顿时眼睛一亮,他想到了叶无天可是内家高手,说不定还真有接骨续筋的本事,于是连忙对虎爷说道:“老虎,你不妨让天哥试试,说不定他还真能叫你恢复过来。+言情内容更新速度比火箭还快,你敢不信么?”

    听狐爷这么说,虎爷虽没抱什么希望,却也没什么意见,随口说道:“那天哥你尽管试吧。”

    被对方骂作庸医,李专家心里已经很不爽,而现在这些人竟然还相信对方的话,他更是来气,当即冷哼一声,嘲讽道:“像你这种狂妄自大的年轻人,我可是见的多了,纸上谈兵的本事倒是不小,可实际操作起来却只是个半吊子。”

    叶无天冷笑一声,说道:“像你这种倚老卖老,自认清高的老家伙,我叶无天也见得多了,到最后呢,通常都是搬石头砸自己的脚。”

    “我倒要看看到底是谁搬石头砸自己的脚。”李专家昂起脑袋,自信十足地说道。

    叶无天不再废话,他在床沿上坐了下来,伸出两只手分别搭在虎爷的手腕和胳膊上,利用真气查探起虎爷断肢处的接合情况。

    经过半分钟的检查,叶无天点了点头,认可地说道:“再植手术倒是做的挺成功的,骨支架和血循环的重建也都很到位,看来我只需要帮你恢复周围神经就可以了。”

    “恢复周围神经?我可从来没听过有这种治疗方式。”李专家冷嘲热讽的说道,这并不是说他个人未掌握这种技术,而是国际上根本没有这种说法。

    “你没听过不代表没有,乖乖闭上你的狗嘴,瞪大狗眼看着吧。”叶无天傲然说道,说着他不再理会李专家,专心致志地控制真气对虎爷断肢处的神经进行重连。

    断肢再植手术成功与否,主要是看血管、肌肉和骨头的恢复情况,至于手术成功后,断肢能够恢复到什么地步,看的就是周围神经的再生程度。一般来说,周围神经重生情况再理想,也不可能恢复如初,这便会导致肢体感觉和活动能力大大不如从前,而叶无天现在要做的就是,将断肢处的大大小小所有神经重新连接起来,保证所有肢体功能都能够恢复到原来的水平。

    连接神经,这是一项极其细腻的工作,特别是那些细微的神经,需要对人体神经脉络有着十分透彻的了解,才能做到毫厘不差。

    治疗整整持续了一个多小时,而这一个小时里,叶无天就这样一动不动的坐着,两只手搭在虎爷身上,眼睛自然闭合,看去就像是睡着了一般,不过从虎爷脸上那不断变化的神情来看,治疗应该在继续。

    对于叶无天这般奇怪的治疗方式,李专家可不认同,他早已经等得不耐烦,只是见九指和狐爷两人正耐心的坐在一旁静候,他也不敢出声打搅。

    治疗又持续了许久,就在李专家忍无可忍,正打算离开病房的时候,叶无天终于长舒一口气,将两只手收了回来。

    “好了,我已经帮你把所有断裂的神经都连接起来,现在这只断肢应该已经有感觉了吧?”叶无天向虎爷问道。

    “有了,真的有感觉了,就和以前没断的时候一摸一样。”虎爷万分激动的说道。

    听了虎爷这番话,李专家的眼珠子瞬间瞪的滚圆,整个人就像是木头一样呆立无语,而他身后那两个护士也都是满脸惊骇的看着叶无天,在她们眼里尽是那种崇拜的神色。

    九指和狐爷虽然都有所心理准备,可此时他们还是忍不住惊叹,因为要使用直接将断肢神经重连,这非旦需要高深的修为,而且更需要超强的医术。

    苏梦璃虽然不像这些人那样吃惊,不过她看叶无天的眼神还是有那么些变化。

    “这断肢神经已经恢复如初,至于肌肉和骨头能恢复到什么程度,那就要看你自己的了,这段期间多用内力进行调养,你自己应该知道怎么做吧。”叶无天向虎爷叮嘱道。

    “知道了天哥,实在太感谢你了。”虎爷仍然沉浸于兴奋之中。

    “感谢的话就不用多说了,这段时间好好休息吧,妹子什么的也就别想了。”叶无天拍了拍虎爷肩膀,然后从床上站了起来。

    “对了天哥,为什么我感觉不到伤口处的疼痛呢?”兴奋之余,虎爷又是疑惑地问道。

    “怎么?你还嫌昨晚痛的不够吗?这样的话我倒是可以成全你。”叶无天说着便要动手,虎爷连忙摇头叫阻道:“不用了,不用了。”

    叶无天笑了笑,转身朝九指看去,“就先这样了,我还有事在身,先走了。”

    “天哥……”

    见九指一副感激涕零的模样,叶无天赶紧摆手打断道:“什么也甭说了,再说的话下次你九指缺胳膊少腿甭来找我。”说完,叶无天又向苏梦璃说道:“老婆,我们走吧。”

    “天哥,嫂子走好!”九指和狐爷毕恭毕敬的将叶无天和苏梦璃送出了病房,被这些黑社会大哥喊作嫂子,苏梦璃总感觉有些受宠若惊。

    走出病房后,叶无天向苏梦璃问道:“接下来你是回家呢?还是留在医院?”

    苏梦璃想了想,回答道:“回家也没事做,还是留在这里陪陪我妈好了。”

    “那好吧,我就先走了。”叶无天说着就径直朝着电梯走去,而苏梦璃则是在她母亲病房门口停下了脚步,呆呆看着叶无天远去的背影,直到叶无天走到电梯门口,回头看来,她才慌慌张张收回目光走进病房。

    刚走进电梯,手机铃声突然响起,那低俗的铃声可把电梯里几个护士给吓了一跳。

    叶无天满脸坏笑地朝那些护士瞅了瞅,然后慢悠悠地掏出手机一看,正是范晓玲那丫头的来电。

    接通电话后,叶无天嬉笑着问道:“晓玲妹妹,想我了吗?”

    “是啊,想你了。”范晓玲用生硬的语气说。

    叶无天提议道:“我也想你了,怎么办呢?要不我们去开个房间好好叙一叙。”

    范晓玲哼哼一声,“想的美。”接着又正色说道:“你中午有时间吧?”

    “怎么?难不成你是想跟我共进午餐吗?”叶无天问道。

    “算是吧,中午来我家吃午饭吧。”范晓玲说道。

    叶无天故作吃惊道:“我们应该还没到见家长的地步吧?”

    范晓玲嗔道:“什么见家长,请你吃顿饭而已,你别想多了。”

    “我可不相信天下还有免费的午餐,有什么事你就明着说吧。”叶无天当然知道对方不可能就是请自己吃饭这么简单。

    “你倒是挺聪明的嘛!其实我是想让你帮我小姨夫治治病。”范晓玲如实说道。

    “敢情你还真把我当医生使唤了?”叶无天有些郁闷。

    “你就帮帮我嘛!我小姨和小姨夫都对我很好,而现在我住他们的,吃他们的,我也想尽可能的为他们做点什么。”范晓玲认真地说道。

    “要是我帮你的话,对我有什么好处吗?”叶无天贼笑着问道。

    “难道一定要有好处才能帮吗?要是这样那就算了。”范晓玲故做生气道。

    叶无天只得随口答应道:“好吧好吧,跟我说说你小姨夫得的是什么病。”

    范晓玲嘻嘻一笑,旋即又仔细讲解说道:“我小姨夫是东兴街派出所的一名警察,前一阵子值勤的时候遇到一个小偷,于是就冲上去逮捕他,可没想到那小偷竟然还有同伙,我小姨夫与他们搏斗的时候右侧胸口被打伤。刚开始只有一点红肿并无大碍,但是第二天疼痛明显加剧,去医院拍了片,还做了b超,可什么也没查出来,所以他也只能一直强忍着,可是这两天疼痛症状时轻时重,严重的时候连衣服触碰到都会感觉疼痛。”

    “我知道了,告诉我你家地址,我呆会就过来。”叶无天说道。

    “你是要打的还是坐公交呢?”范晓玲问道。

    “打的吧。”

    “那就坐到百老汇下车,我在那接你。”

    “那行,我先挂了。”

    挂断电话后,叶无天并未急着离开医院,而是向江森辉打去了电话……

    话说,刚刚叶无天离开虎爷病房后,那位李专家也就灰溜溜地离开了,刚走出病房,他便取出手机给江森辉打去了电话。

    “喂,江院长,跟你说个事。”电话一接通,李专家便惊魂未定地说道。

    “李主任,什么事这么慌慌张张的?”江森辉不紧不慢地问道。

    “昨晚那位东兴虎爷手被砍断住院的事你应该也知道吧?”李专家问道。

    “哦,就那个黑社会大哥是吧?这些黑社会分子打打杀杀是常有的事,就是死人也没什么稀奇的,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江森辉不以为然的说道。

    “江院长,我不是跟你说这事儿。”李专家急道。

    “你刚刚说的不就是这事儿吗?”江森辉纠结道。

    李专家原本就有些慌张,现在被江森辉这么一绕,脑袋也就更乱了,他深深呼吸了两口气,然后冷静疏理了一番,才开口说道:“是这样的江院长,刚刚不知从哪冒出个小青年,他也不知道使了什么妖术,竟然将那位虎爷的断肢神经全都给接上了。”现在说起此事,李专家仍然是惊诧不已。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