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9章 拜师

    连续五次撞击下来,这道穴位终于被突破,叶无天的真气夹杂着梁旭辉的内力疯狂涌入这段刚刚被打通的经脉,向着下一个穴位冲击而去。友情提示这本书第一更新网站,百度请搜索+

    唐伟文静静坐在一旁,一脸焦急地看着席地而坐的两人,梁旭辉的额头早已挂满了汗珠,而叶无天则是平静如常。

    时间一分一秒流逝,不知不觉已经三个小时过去。

    此时,两股力量正在对最后一道穴位展开冲击,这道穴位比起前面几个明显要坚固许多,一连撞击了十几次才有所动静,两人没有松懈,一次接着一次不停地撞击着。

    终于,在不知第几次的撞击之下,这最后一道穴位终于被攻破,而穴位的另一端却是一片没有边境的黑暗空间,这片空间就像是一个无底洞一般,将梁旭辉全身的内力都吸呐其中。

    叶无天的真气在这片空间里溜达了一圈,然后就顺着原路返回,最后回到自己体内,至此,总算是大功告成了。

    收回真气后,叶无天深深呼吸一口气,从地上站起。

    见叶无天起身,唐伟文连忙问道:“无天,情况如何?”

    “已经成功了。”叶无天微微笑道。

    再看梁旭辉,他仍然闭目而坐,不过脸上却是洋溢着兴奋的神色。

    片刻之后,梁旭辉终于睁开了眼睛,站起身后,他激动地向叶无天问道:“叶前辈,难道那片空间就是所谓的气海丹田吗?”

    叶无天点点头,仔细讲解道:“没错,踏入玄境的标志便是丹田开、气海现,届时原本分散在身体各处的内力便会在丹田之中聚集。随着修练,这些气状内力会越来越浑厚,直至最后凝化成雾,这便标志着玄境中期境界的到来;而等雾状真气汇聚成流之时,也就踏入玄境后期境界了。”

    梁旭辉听得激动澎湃,而唐伟文也是满脸期待。

    兴奋之余,梁旭辉突然开口说道:“师傅,请受徒儿一拜。”说着他便要屈膝跪下,不过被叶无天及时拦了下来。

    将梁旭辉扶起后,叶无天说道:“只是举手之劳罢了,梁局长,不必行此大礼。”

    可梁旭辉却是固执地说道:“师傅,这对你来说或许只是举手之劳,不过对我梁某来说,你却是我修练之路上的再造恩师。”

    “梁局长言重了,我年纪尚轻,哪承受得起师傅这声称呼呢。”叶无天可不想自己被人给叫老了。

    而梁旭辉却是理直气壮地说道:“武林是以强者为尊,向来不问年龄出生,以师傅的修为,梁某这么称呼你也是理所应当的。”

    “梁局长,不瞒你说,我师门有规定不得随意收徒,所以……”

    不等叶无天说下去,梁旭辉打断道:“师傅就算你不承认我是你徒弟也没关系,梁某也只是心中敬你为师,所以才如此称呼你。”

    见两人纠缠不休,唐伟文便出言劝道:“无天,既然旭辉老弟执意如此,那就由他去吧,反正也只不过是个称谓罢了。”

    唐伟文都这么说了,叶无天也不好再推辞,只能无奈答应下来。

    接着唐伟文又向梁旭辉贺喜道:“旭辉老弟,恭喜你进阶玄境,以后你可就是地地道道的武林高手了。”

    梁旭辉摇头笑道:“唐大哥说笑了,在师傅面前,我充其量也只是个武林新手罢了。”

    接着,梁旭辉和唐伟文又向叶无天请教了许多修练方面的问题,聊着聊着,不知不觉天就亮了。

    吃过早餐后,叶无天和梁旭辉纷纷告辞,知道两人都有事在身,唐伟文也就没再多留,他原本想打电话叫司机,可是被叶无天谢绝了。

    就这样,叶无天和梁旭辉徒步离开了唐伟文家,路上,梁旭辉向叶无天问道:“师傅,你接下来是要回学校吗?”

    “不是,我去市中心医院有点事。”叶无天如实说道。

    “那正好,我要从市中心医院路过,一起打的过去吧。”梁旭辉提议道。

    “那行!”叶无天原本还准备坐公交,可梁旭辉既然这么说了,他也不好拒绝,只能随口答应下来。

    梁旭辉很快拦下了一辆出租车,他热情地替叶无天打开后门,等叶无天坐进去后关上门,自己则是坐到了前排的副驾座上。

    系好安全带后,梁旭辉向司机吩咐道:“先去市中心医院,再去市公安局。”

    “先生,中心医院和公安局可是相反反方的。”司机好心提醒道。

    “照我说的开就是了。”梁旭辉有些不悦地说道。

    既然对方都这么说了,司机自然没什么意见,轰起马达便朝市中心医院开去。

    叶无天自然知道梁旭辉是好意想要载自己一程,所以才说顺路的,对此他也没说什么。

    车上,叶无天向梁旭辉随口问道:“梁局长,这双休日你还要回局里办公吗?”

    听到“梁局长”这声称呼,再联系起此行的目的地市公安局,司机立马就猜出了副驾座上的中年男子正是市公安局局长梁旭辉,当下,他额头冒起冷汗,暗道:幸好后座那位小哥提醒了自己,要不然呆会走了人行道可就栽了。

    这些出租车司机为了赶时间,经常会走人行道,以避开红灯,这也正是市区交通混乱的三大原因之一,至于另外两个原因,自然就是横行霸道的电瓶车和中国式过马路了。

    “哎,现在市区治安乱得很,哪里还有什么双休日啊。”梁旭辉摇头哀叹道,旋即又说道:“师傅,你还是叫我名字好了,总叫我梁局长听着怪别扭的。”

    听到梁旭辉口中这声师傅的称呼,出租车司机那双规规矩矩把着方向盘的手差点给滑了,这公安局局长竟然称呼一个小青年为师傅,难不成是我听错了?司机心中困惑,不过当他回想起刚刚梁旭辉替叶无天开车门的一幕,他立马肯定了自己绝对没有听错,司机通过后视镜,偷偷向后座的叶无天瞥了一眼,心中暗叹:这也他妈的太疯狂了吧……

    对于称呼上的问题,叶无天知道自己拗不过梁旭辉,所以也就没再跟他争执,随口答应了下来。

    “师傅你去中心医院有什么事吗?”梁旭辉好奇地问道。

    “一个朋友的母亲住院,我去看看。”叶无天回答道。

    梁旭辉早已见识过叶无天的医术,所以自然也就明白了他的意思。

    没过多久,出租车便抵达了市中心医院。

    车刚在医院门口停下,两人便看到前方马路上正围着一大群人,好像发生了什么事。

    “难道前面出事故了?”梁旭辉喃喃说道,旋即又对司机道:“就这里下吧。”

    付了钱后,梁旭辉与叶无天一同下了车,向着前方那堆人群走去。

    远远地,两人便听到人群里传来对话声。

    “明明是你自己撞上来的,怎么能怪我。”这是一个女子气呼呼的声音,叶无天听着总觉得有几分熟悉。

    接着,又是一个男子的声音:“我可是按了喇叭的,是你没有让开,当然就是你的责任了。”

    “你按喇叭的时候,车子都已经快撞上来了,这种情况下,我哪能避得开。”女子继续争辩道。

    “你自己也承认了是你没有避开,那自然责任在你了。”男子冷笑道。

    “你用不着钻牛角尖,一切等交警来了再说。”见对方如此不讲理,女子也懒得跟他争辩。

    “那是当然,不过,呆会你可不要再耍赖了。”男子说道。

    “谁耍赖了,明明就是你在耍赖。”女子又不满地争道。

    这时,叶无天和梁旭辉已经挤进了人群。

    在人群的包围圈中,正停着一辆看似豪华的奔驰跑车,只是跑车车头左侧边沿处有一道十几厘米长,十分显眼的新鲜划痕,而在跑车边上还倒着一辆自行车,自行车前站着一男一女,显然就是刚刚争执的两人。

    那男的看上去也就二十四五岁样子,穿着一身休闲装,一脸贵公子傲气,而那女的正是上次叶无天从江森辉手里赢来的,那位叫柳依然的护士小妹妹。

    “对了,差点把这丫头给忘了。”看到柳依然,叶无天拍了拍脑袋,喃喃说道,再看眼前的场面他自然也猜出了大概,很显然,柳依然骑的自行车和对方的跑车相撞,结果把跑车刮花了,然后对方向她索赔,于是就起了争执,现在正等待交警过来处理。

    虽然叶无天还无法判定具体责任在谁,不过从刚刚两人的对话来看,那男青年似有栽赃的嫌疑。

    叶无天想了想,转头对梁旭辉说道:“这位小姐是我朋友,这事就由我来处理吧。”

    梁旭辉自然明白,叶无天的意思是叫他不要插手,于是也就点头答应下来。

    叶无天嘴角一扬,大步走上前去,笑着向柳依然打起招呼道:“哟!这不是依然妹妹嘛!”

    柳依然闻声看来,见是叶无天,她一脸兴奋地叫道:“叶医生,你怎么会在这?”

    “难道你忘了,我每星期得过来替我丈母娘看病。”叶无天说道。

    “对哦,你不说,我都给忘了。”柳依然笑着说道。

    “这是发生什么事了呢?”叶无天朝那男青年瞥了一眼,向柳依然问道,再看柳依然正用右手握着左手的胳膊肘,好像受伤的样子,叶无天二话不说,拉起她的左手看了看,幸好只是有点擦伤和红肿。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