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8章 功法

    “呵呵,姐夫高抬了,其实我对酒也就略懂一二。♀+言情内容更新速度比火箭还快,你敢不信么?”叶无天谦虚道,常言道:低调,才是最牛逼的炫耀,越是低调的人就越能给人一种高深莫测的感觉。

    接着,众人边吃边聊,一瓶红酒很快就给解决了。

    吃过饭后,唐伟文吩咐蓝香带唐妙语回房睡觉,而自己则和叶无天,梁旭辉两人在客厅的沙发上坐了下来。

    刚坐下,唐伟文就对叶无天说道:“无天,上次我和你说的那些功法秘籍,前两天旭辉已经拿过来了,要不我先去拿来给你看看。”

    叶无天点了点头,唐伟文便起身上了楼,片刻之后,他捧着一大叠书籍走了回来。

    这些书籍都比较陈旧,显然是有些年头了。

    将书放在茶几上,唐伟文在沙发上坐下,向叶无天说道:“都在这里了,还有一些残缺的就没拿下来了。”

    叶无天看了看茶几上这叠书,这里少说也有二十几本,要是都一页一页仔细翻看的话,一个晚上也未必能看完。

    不过他倒也用不着仔细去品读,只需要将这些功法的心法部分大致浏览一遍,做到心中有数就可以了。

    于是,他随手拿起最上面一本,大致翻看几页,然后丢到一旁,再又拿起下一本,就这样,厚厚的一叠书很快就被分成了两叠。

    叶无天指着那较厚的一叠说道:“这些可以拿去当柴烧了。”

    叶无天说得如此轻松,可是唐伟文和梁旭辉两人却是听的痛心疾首,因为他们两人所修炼的功法,都在那被叶无天称为柴火的部分中。

    对此,两人既有庆幸又有遗憾,庆幸的是自己的修炼速度还有提升的希望,而遗憾的是这自己竟然揣着一套垃圾功法修炼了十几二十年,他们不禁感慨,为何没有早些遇上眼前这个青年。

    “无天,那剩下这几本功法有适合我俩的吗?”看着那剩下的五本功法,唐伟文有些焦虑的问道。

    “这个的话,我还需要对你们的经脉体质做一番检查,你们两人谁先来。”叶无天向两人问道。

    “还是旭辉老弟先来吧。”唐伟文说道。

    “唐大哥还是你先来吧。”梁旭辉承让道。

    见两人你推我让,叶无天有些纠结道:“也就一时半伙的事,谁先来不都一样,就由梁局长先来吧。”

    既然叶无天都这么说了,两人自然就没再说什么。

    见叶无天起身走来,梁旭辉也站起身,问道:“叶前辈,我需要做什么吗?”

    “你坐着就可以了。”叶无天回答道。

    梁旭辉答应一声,坐回沙发上。

    叶无天伸出双手,随意地搭在梁旭辉的双肩上,然后闭上眼睛,调动一缕真气由右手掌心注入梁旭辉身体,顺着他体内的几大经脉游走起来,将所有经脉游走一遍后,真气又从左手掌心回到了叶无天体内。

    真气和内力虽是同个概念,不过还是有点小区别的。顾名思义,内力是一种蕴含于体内的力量,可一旦修为达到地境期,这股力量外放之后,那就不能称为内力了,而应该用真气来称呼。

    收回手后,叶无天二话不说,又向唐伟文走去,并以同样的方式将唐伟文的经脉检查了一番。

    “叶前辈,情况如何?”待叶无天坐回到位子上,梁旭辉迫切问道。

    叶无天从那五本功法中挑出两本,分别丢到了唐伟文和梁旭辉面前,说道:“这两套功法,是这里所有功法中最适合你们的。♀”

    两人都迫不及待地拿起身前的功法翻看起来,很快都露出了一丝失望之色。

    叶无天似乎是猜出了两人的想法,于是说道:“有些功法华而不实,或许它们的身法招数确实很漂亮,但是没有浑厚的内力,再漂亮的招数也只是徒有其表罢了,说的难听点就是花拳绣腿。而我推荐你们的这两套功法,身法部分或许不如你们以前所修炼的,但却是修炼内力的最佳选择。再说,你们若只为强身健体,而不是为了打打杀杀,那就完全没必要练什么身法,像我到现在就从来没修练过身法。”

    事实也正如叶无天所说,轩辕医派其实并不是正规的武林门派,因为他们所修练的灵枢心法并没有配套的身法,而有的只是疗伤治病用的灵枢针经,当然,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套灵枢针经也是一种特殊的身法。

    听了叶无天这番话,唐伟文和梁旭辉顿时恍然大悟,或许炫丽的身法确实可以用来炫耀,但是浑厚的内力就好比是一种内在的资本,没有资本的炫耀充其量也只是虚张声势。

    “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无天,要不是遇到你,恐怕我们两人是这辈子都无法走出这个误区了。”唐伟文感慨道。

    “是啊,叶前辈,能够遇上你,实在是我俩的机缘。”梁旭辉满脸庆幸地说道,接着,他又正色说道:“叶前辈,在下有一事想要请教。”

    “梁局长有什么问题直接问便是了。”叶无天道。

    梁旭辉问道:“就是,不知叶前辈在修练过程中是否有遇到瓶颈?”

    “瓶颈?梁局长指的是境界晋升时的障碍吗?”叶无天疑惑地问道。

    “正是如此,不瞒叶前辈,其实在下五年前修为就达到了黄境后期圆满境界,可到如今都一直没能突破这道关口。”梁旭辉纠结地说道。

    叶无天点了点头,说道:“在没有外力辅助的情况下,想要突破境界确实有些困难。”

    “外力辅助?不知叶前辈指的是?”梁旭辉又是困惑又是期待地看着叶无天,想必他已经将自己突破的希望全都寄托在了叶无天身上。

    叶无天耐心地回答道:“外力辅助分许多种,第一种是器物辅助;第二种是丹药辅助;第三种是真气辅助。”

    “那叶前辈你是靠哪种方式突破的呢?”梁旭辉追问道。

    叶无天摇了摇头,说道:“其实我修练到现在还从来没有遇到过瓶颈,虽然我也不知道其中原因,但师傅交待过我,这事不能跟任何人说,我也是当两位是自己人方才告之,还希望两位不要对外说起。”

    若是那些武林前辈听到叶无天这番话,恐怕得气得吐血,因为任何修行之人每缝境界圆满之际必然会遇到瓶颈,只是突破瓶颈的时间在各种因素的影响下有着长短差异。

    至于叶无天为何没有遇上瓶颈,这其中原因也只有他师傅叶无法知道,当初他曾好奇地问过叶无法,可叶无法却只告诉他这和他身世有关,还告诫他不要对外提及此事。

    “叶前辈,你放心,在下一定不会将此事对外人说起的。”梁旭辉信誓旦旦地说道,叶无天能当他是自己人,这已经让他倍感荣幸了。

    “是啊,无天你就尽管放心好了,我和旭辉都弟都不是那种多嘴之人。”唐伟文也承诺道。

    叶无天点了点头,又道:“刚刚那三种方式,我也只是听我师傅说的,具体成效如何我也不曾体验过,不过我曾经亲眼看过我师傅用真气帮我师妹打通穴位突破黄境。”

    徒弟都如此厉害了,那师傅肯定是世外高人,虽然唐伟文和梁旭辉都对叶无天口中的师傅很好奇,但是他们都十分自觉的没向叶无天问起,因为这是武林的规矩,小辈向长辈问师出何门之类的问题,那是种不礼貌的行为。

    “那叶前辈可有办法帮助在下突破这黄境瓶颈?”梁旭辉满怀期待地问道。

    叶无天想了想,回答道:“前面两种方式有些困难,不过第三种方式倒是可以试一试,只是我从来没有尝试过,能否成功那就不得而知了。”

    “不管能不能成功,在下都先谢过叶前辈了。”梁旭辉激动地说道,这五年来他凭借着坚毅的性格,一直在寻找突破的方法,可最终却是一无所获,而如今终于看到了希望的曙光,这怎能不叫他兴奋。

    “这真气辅助突破又分两种方式,第一种是强行突破,第二种是辅助突破,只有像我师傅那样的强者才能做到强行突破,而以我的修为,也只能辅助你进行突破。”叶无天仔细解释道。

    “叶前辈,那你打算什么时候辅助我突破呢?”梁旭辉迫切地问道。

    “现在就可以。”叶无天随口回答道,梁旭辉自然是巴不得了。

    接着,梁旭辉照着叶无天的吩咐,在地毯上盘膝坐下,而叶无天则是坐在梁旭辉身后,并将两手伸直,抵在梁旭辉背上,整体看来就像是武侠剧里,替人运功疗伤一般。

    准备就绪后,梁旭辉运行心法调动分散在身体各处的内力,汇聚成流,如往常一般,向着一条封闭经脉的起始穴位展开冲击。

    在叶无天的真气没有到来之前,梁旭辉的每一次撞击都像是小石头被丢入了大海一般,掀不起一丝浪花。

    几次无谓地撞击之后,援兵终于赶来,比起梁旭辉的内力而言,叶无天的真气就好比是千军万马,气势磅礴。

    随着真气大军的加入,两股力量齐头并进,向着那道堵塞的穴位发起冲击。

    “嘭!~”心头响起了沉闷的撞击声,那道穴位也是猛得一颤。

    虽然没有成功突破,但总算是看到了希望,梁旭辉斗志高涨,继续驱使内力发起冲击。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