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7章 修练

    叶无天嘿嘿一笑,说道:“其实也不尽如此,那天我刚来江陵的时候,因为身无分文,所以就去吃了一顿霸王餐,最后是她帮我付了钱,所以我帮她也算是报答吧。♀寻找网站,请百度搜索+不过就算没有上次的相遇,这么漂亮的妹妹被人欺负,我叶无天又岂能袖手旁观。”

    “这么说,你们两人倒是挺有缘份的了。”唐伟文笑道。

    “也算是吧,姐夫,既然她在你公司里上班,你可得帮我照顾着点。”叶无天嘱托道。

    唐伟文满口答应道:“放心好了,既然是你的准女朋友,姐夫我还会亏待她不成。”

    叶无天笑了笑,说道:“姐夫这么说,那我也就放心了。”

    听着这两只狼没正经地聊着女人的事,梁旭辉却是苦着张脸一言不发,他这个人一向作风严谨,活脱脱的包公转世。

    而唐妙语那小丫头,正专心致志地玩着芭比娃娃。

    不过多久,车便驶进了唐伟文家的大宅院。

    众人刚进门,便见蓝香笑吟吟地迎接上来,为四人准备了拖鞋,还照顾着唐妙语穿鞋子。

    这期间,叶无天注意到蓝香几次投来目光,神情怪异,好像有什么话要说的样子。

    替唐妙语穿好鞋子后,蓝香又向唐伟文问道:“老爷,饭菜都已经准备好了,现在就端上来吗?”

    “嗯!”唐伟文点了点头,然后又对叶无天和梁旭辉说道:“我们还是边吃边聊吧。”

    两人点了点头,然后一起走进了大厅。

    “嫂子今天不在吗?”没见赵丽虹身影,梁旭辉随口问道。

    “出差去了,估计这两天是回不来了。”唐伟文回答道。

    “姐也真是的,有个这么会赚钱的老公还当什么厅长,要换作我早就在家里享清福了。”叶无天有些郁闷地说道。

    唐伟文摇摇头,说道:“哎,你姐她是个闲不得的人,要她呆在家里当贤妻良母,她还宁愿回乡下种地去。”

    说话间三人在餐桌前坐了下来,而蓝香将一道道热腾腾的菜肴端了上来。

    “今天丽虹不在,大伙要不要喝点酒呢?”唐伟文向两人问道,因为赵丽虹对酒精过敏,所以唐伟文在家很少喝酒,再者很多修练之人都认为酒会乱气,喝了酒之后是不宜修练的。

    梁旭辉向叶无天看去,显然是征求他的意见,以表敬意,叶无天想了想,说道:“也行,少喝点酒对修练会有帮助的。”

    听了叶无天的话,梁旭辉有些不解的问道:“叶前辈,喝酒还能有助修练吗?”

    叶无天点了点头,解释道:“所谓修练,内练一股气,而酒精的酒气有助于身体对真气的吸收炼化,当然要是酒喝多了,乱了神,那就对修练有影响了。”

    对于叶无天这位资深高手的理论,梁旭辉自然是深信不疑的,他一脸顿悟地说道:“原来如此,那以后修练之前都先喝点酒,岂不是大有裨益。”

    叶无天笑了笑,说道:“其实这种作用是十分微妙的,没必要太过在意。”

    “既然如此,那我这就去拿酒来,去年一位朋友送的82年拉菲一直藏着没喝,今天咱哥儿三个就把它给解决了。”唐伟文爽朗地说道,然后就起身朝楼上走去。

    唐伟文刚走,梁旭辉又起身说道:“叶前辈,我先去下洗手间。”

    叶无天点了点头,梁旭辉便也离开了座位。

    梁旭辉走后,蓝香正好端了一盘菜走了上来。

    叶无天想起上次那个叫程冰的女杀手,便趁机问道:“香香妹妹,这几天你有见过那个程冰吗?”

    蓝香有些失落地摇了摇头,说道:“自从上次之后,程冰姐就再也没来找过我,而孤儿院的方院长也说程冰姐最近都没有来过。♀”

    “难道她离开这里了?”叶无天猜测道,再回想起上次对视片刻后,程冰突然惊慌逃离的场景,叶无天越发肯定了这个想法,只是他不明白当时程冰为何会表现的如此惊慌失措。

    “可能她最近比较忙吧。”蓝香猜道。

    “也许吧。”叶无天随口说道,同时他又暗下决定这个双休日抽空去那家孤儿院看一看。

    蓝香走开后,叶无天又向唐妙语看去,笑问道:“小美女,你玩什么呢?这么认真。”

    “舅舅,这是爸爸送给我的生日礼物。”唐妙语开心地举起手里的芭比娃娃,向叶无天炫耀起来。

    “不是吧?你爸爸这么小气,就送了这么一个娃娃给你当生日礼物?”叶无天有些纳闷。

    “才不是呢,我房间里还有六个。”唐妙语洋洋得意道。

    叶无天抹了把汗,“这也太坑了吧。”

    没过多久,唐伟文拿着红酒下了楼。

    唐伟文刚在位置上坐下,叶无天便替唐妙语打抱不平道:“我说姐夫,你女儿生日你就送她七个娃娃,你这个做爸爸的不称职了吧?”

    要知道,自己和师妹每年生日的时候,师傅都会特地请世界各地的著名企业家,科学家,艺术家,甚至n个国家总统来赴宴。记得有一年师妹生日的时候,岛国首相小犬蠢一狼说有军事演戏不能赴宴,师傅就叫他准备好重建靖国神社,于是生日当天他就屁颠屁颠地跑来赔罪。而去年自己生日的时候,生日宴会上唱生日歌的正是m国总统奥巴牛,而且师傅还把马尔代夫其中一座小岛送自己作生日礼物……

    听了叶无天的话,唐伟文笑了笑说道:“这么小的孩子就应该让她过平凡人的生活,要不然养成了千金小姐的脾气,以后可就更加不好管教了。”

    “我想这应该是姐的意思吧?”叶无天笑问道。

    唐伟文一边开着酒瓶子,一边说道:“你倒是挺了解你姐的嘛。”

    “我只是了解各种女人罢了。”叶无天侃侃而道。

    “看来江陵大学的女学生可得遭殃了。”唐伟文满脸同情地说道。

    叶无天不满道:“姐夫,你把我当成什么人了,我叶无天在校外是三好市民,在校内是三好学生,从来不迟到,不早退,不旷课,老师们夸我都还来不及呢,哪会像你说的这么恶劣。”

    唐伟文瞥了瞥眼,说道:“得了吧,就你还三好学生,亏你有脸说的出口。”

    “嘿嘿,姐夫,我看你以前读大学的时候,应该也不是什么好货吧?”叶无天贼笑着问道。

    “以前在大学里,你姐夫我的知名度那可是相当高的,倒追我的女生就是从教室排到校门口也排不完,而且每天课桌里都会塞满情书。最值得一提的是,学校的校花也被我泡到手了。”唐伟文自鸣得意地说道,说着,正见蓝香端菜走来,于是又吩咐她去拿四只酒杯。

    “那后来呢?怎么又分了?”叶无天好奇地追问道。

    “谁说分了,我们学校校花就是你姐呗。”唐伟文回答道。

    叶无天有些无语地说道:“原来你和姐是同个学校的,说句不好听的,你当初追求我姐还真是个错误的选择。”

    “谁说是我追求她了,明明是她追求我的。”唐伟文辩解道。

    叶无天自然不信,他故意说道:“是吗?改天我问问姐去。”

    听叶无天这么一说,唐伟文立马改口道:“其实仔细想想,好像是我追求她的。”

    叶无天笑道:“可不是嘛!像姐这种性格的女人,就是一般男人追求她,她也未必会搭理,怎么可能会主动去追求男人呢。”

    “呵呵,这倒是被你说中了,当时追求你姐的男生可以说是不计其数,可最后就只有你姐夫我突颖而出。”唐伟文还不忘往自己脸上贴金。

    这时梁旭辉回到了座位上,而蓝香也正好将酒杯拿来。

    唐伟文打开酒瓶替叶无天和梁旭辉倒上,又替自己倒上,放下酒瓶后,举起酒杯说道:“来,大家碰一个。”

    两人也将杯子举起,与唐伟文的杯子轻轻碰过后,各自喝了一小口。

    “芳醇柔顺、优雅平衡,真不愧是酒中上品。”梁旭辉放下酒杯赞叹不绝。

    唐伟文点头说道:“是啊,拉菲的个性温柔婉细,较为内向,不像同产于菩依乐村的两大名庄拉图和武当王那样个性刚强。”

    叶无天平时虽然不怎么喝酒,但是要喝的话,一般都是这些世界级的顶级名酒,像这种82年拉菲,他也曾喝过几次,不过口味上似乎与眼前的稍有差异。于是叶无天拿起酒杯仔细看了看,接着放鼻子前闻了闻,最后又轻轻啜饮一小口,他没有急着将酒吞下去,而是让酒在口中翻转着,并用舌头反复玩味,使酒在舌尖溶动,让每一个味蕾都得到充分体验,经片刻细品之后,他才将酒吞下,然后又将瓶塞拿起来看了看,向唐伟文问道:“姐夫,你用来存放这瓶红酒的,应该是风冷冰柜吧?”

    听叶无天这么一问,唐伟文有些疑惑地问道:“是啊,有什么问题吗?”

    叶无天将手里的木塞放到唐伟文面前,说道:“虽然风冷冰柜冷冻速度快、无霜、温度均匀性好,但是用来存放红酒,时间一长,便会导致酒塞干裂,这样就会影响到酒的风味。”

    唐伟文拿起木塞一看,果然如叶无天所说,木塞上存在着轻微干裂迹象,放下木塞后,他笑着惊赞道:“无天啊,说你是武学大师,医界神手倒也罢了,可没想到你竟然对酒也有这么深的研究,不知道你还掩藏着哪些本事没有透露呢?”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