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4章 脱臼

    一见到毛卫平,罗慧便装模作样地抹起眼泪,告状道:“经理,她们两个联合起来打我,竟然还叫来了外人。♀特么对于+我只有一句话,更新速度领先其他站n倍,广告少”

    “真是放肆!”毛卫平一听,顿时大怒,这种丑事发生在自己部门,他身为经理自然难辞其咎,再加上之前林诗悦的拒绝已经让他很不爽,所以他便新账旧账一起算,快步走到林诗悦面前,举起手就要向林诗悦打去,不过他的手刚落至半空就被叶无天给抓住了。

    “小子,你是什么人?”毛卫平向叶无天喝问道。

    不等叶无天答应,罗慧倒是积极介绍道:“经理,他就是这两个丫头请来的帮凶。”

    “才不是,我们只是刚好在这里碰到罢了。”王巧巧辩解道。

    “哼!有这么巧的事吗?一个外人竟然会和你在公司里凑巧碰到,你以为这里是车站啊?”罗慧笑讽道。

    叶无天狠狠甩开了毛卫平的手,看向罗慧问道:“就算我是他们的帮凶又如何呢?”

    “经理你看,他自己都承认了。”罗慧向毛卫平说道。

    “喂!叶无天你可别瞎说。”王巧巧急道,自己努力想要澄清,可叶无天却越描越黑,这怎能不叫她着急。

    叶无天向王巧巧看去,笑道:“反正你们也不想在这里做了,有什么好担心的呢。”

    “这……但不管怎样,也不能被这个坏女人诬陷了。”王巧巧不甘心道。

    叶无天笑了笑,不紧不慢地劝说道:“巧巧姐,咱们可是有文化的知识分子,干嘛跟这种没教养的骚b一般见识呢?你说对吧?”

    “你骂谁骚b呢?”罗慧竖着眉头,怒喝道。♀

    叶无天将她上下瞅了眼,嘲讽道:“在场的就你一个人长得像骚b,我不骂你骂谁呢?瞧瞧你这副德性,穿得比鸡还要专业,‘骚’字就快要写你脸上了,当初整容的时候,干嘛不叫那些整容医生给你脸上刻个‘骚’字呢?”

    “你,胡说八道。”罗慧自然不会承认自己整容的事实。

    一旁的毛卫平也冷着脸警告道:“小子,这里可不是你撒野的地方,你要是再不滚出去,我可要叫保安了。”

    “胖子,你尽管叫就是了,就是叫城管来老子也不怕。”叶无天倒是耍起了琉氓。

    毛卫平并不是很肥,最多只是有点啤酒肚,稍微有些虚胖罢了,现在被叶无天叫成胖子,他自然不爽,当即便对行政部一位女同事吩咐道:“小刘,去把保安喊来。”

    “是!”这位女同事虽然不是很情愿,但也只能无奈地答应一声,离开了人群。

    林诗悦和王巧巧虽着急,却也不甘心就这么离去,她们纷纷向叶无天看去,却见叶无天竟是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

    别说这公司是自己姐夫的,就算没有这层关系,几个小保安何惧之有,叶无天笑嘻嘻地打量着毛卫平,讥笑道:“我说胖子,你的发型又衰又难看,是不是也该换换了,不过话说回来,就算是黄晓明的发型,配上你这张鬼斧神工般的脸,还是一样叫人倒胃口,当然你的相貌倒还没有达到无可救药的地步,我推荐你试试毛爷爷的发型,应该会适合你的。”

    围观的人群里发出阵阵偷笑声,说实话,这个毛卫平长得还真不是一般的挫。

    “给我闭嘴!你要是再敢出言不逊,可就别怪我不客气了。♀”毛卫平咬牙切齿地喝道。

    叶无天不以为然,继续道:“我还没说完呢,其实,你长得还挺像一位历史名人的,不信你去图书馆找到初中历史课本第一册,翻开第一页,上头那个北京猿人我怀疑就是参照你的脸来画的。”

    林诗悦掩嘴偷笑,而王巧巧更是夸张地捧腹大笑起来,一边笑着还一边指着毛卫平说道,“我说当时刚进公司的时候怎么觉得你这么眼熟,原来是历史书上北京猿人的肖像模特。”反正打算不干了,王巧巧倒也没什么好顾忌的。

    “可不是嘛!这家伙也长得太他妈的复古了,简直就是个活化石。”叶无天又接着嘲笑起来。

    这两人你一言我一语,可把毛卫平气得火冒三丈。

    “他妈的找打!”毛卫平忍无可忍,再也顾不得自己身份,捏起拳头就向叶无天脑袋上砸去。

    论身高,毛卫平和叶无天差不多,不过毛卫平的身材要臃肿一些,所以气势上更胜一筹。

    见对方突然动手,林诗悦和王巧巧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显然她们以为叶无天将要挨拳头了。

    可是,结果并非如此,只见叶无天轻描淡写地举起右手,就像是赶苍蝇一般,向着对方拳头轻轻一拍。

    “咯!”骨头脱臼声响起,毛卫平的前臂应声垂了下去,他的肘关节竟然脱臼了。

    “啊!~”毛卫平嘴里发出惨叫,受伤的胳膊肘立马红肿起来。

    “哎呀!老祖先,我可没用力啊,你胳膊该不会是用502胶水粘的吧?”叶无天一脸惊讶又无辜地说道,而围观众人也都是一脸纳闷,这打人把自己胳膊打脱臼还真够神奇的。

    接着,叶无天脸上又扬起坏笑,说道:“老祖先你甭担心,在下乃是华佗转世,扁鹊附身,李时珍后人,张仲景传人,医术盖世的叶神医是也,你今天遇到本神医算你走运,本神医这就免费为你把骨头给扳正来。”

    叶无天说着便毛手毛脚地拎起了毛卫平那只下垂的右手前臂,被叶无天这么一动,毛卫平嘴里又是一连串痛喊声。

    叶无天贼笑一声,提醒道:“本神医可要动手了,你要忍着点,虽然成功率不高,但还是有百分之一希望能够扳正的。”

    众人都是听得心惊肉跳,而毛卫平的脸色更是变得苍白如纸。

    没给毛卫平拒绝的机会,叶无天左手推住他的上臂,右手抓着他的手腕,用力一拉,眼看胳膊就要拉直了,可叶无天右手却松开了,毛卫平口中一阵惨叫,胳膊也再次垂了下去。

    “貌似力道还不够,没关系,就当是热身了,老祖先,你忍着,在下再用力来一次。”

    没等毛卫平反抗,叶无天又再次抓住了他的手腕,用刚才一样的手法猛地一拉。

    “咯!咯!”接连两声脆响,接着又是毛卫平那杀猪般的惨叫,他的胳膊竟然又拐向了另外一侧,真叫人看着都觉得痛。

    “咝!好像又用力过头了,不过老祖先你放心,在下已经摸着了窍门,这次有百分之二的成功率。”叶无天装出一脸严肃认真的模样,说着又是一拉。

    “咯!”总算给拉直了。

    “老祖先啊,你的狗屎运实在是太好了,这百分之二的概率也能被你给撞上,你今天可以去买**彩了。”叶无天满脸兴奋地拉着毛卫平的手腕上下摇了摇,毛卫平嘴里哀嚎不停,就连眼泪也给痛出来了,额头上更是冷汗直冒。

    这胳膊看起来像是接好了,可实际上却被叶无天种下了习惯性脱臼的病根,以后毛卫平只要一用力,胳膊就会脱臼。

    其实,要不是毛卫平刚才想出手打林诗悦,叶无天也不会下此毒手,而倘若毛卫平刚刚那一巴掌打到了林诗悦脸上,那他的小命可就玩完了。

    接下来,叶无天又向林诗悦和王巧巧两女看去,说道:“两位姐姐,虽然我不知道具体的事情,不过我相信你们两人一定是无辜的,而这对奸夫淫妇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东西,你们放心,我会替你们讨回公道的。”

    “讨回公道?呵呵,你算什么东西,充其量就是个街头混混,等保安过来,我看你还拿什么嚣张。”罗慧冷笑着说道,说着又向王巧巧看去,“王巧巧,你作风不善,行为恶劣,严重影响了公司秩序,现在已经被开除,这个月的奖金一分也别想拿。”

    听到罗慧这番话,王巧巧脸色明显一变,她知道工资中奖金占了绝大部分,而这个月就快结束了,要是没有奖金的话,只能拿个千百块钱的基础工资,那么这个月也就相当于白干了。

    王巧巧家里并不富裕,她当初也是为了减轻家里的负担,所以才会放弃攻读硕士,选择出来工作,对她来说,一个月的工资已经是很大一笔数目。

    虽然王巧巧很不甘心,但是事情发展到了这种地步,她也无可奈何,只能是自认倒霉了。

    “巧巧,都是我连累了你。”林诗悦满怀歉意的说道,她知道一切都是由自己引起的,若是当初自己不进这公司的话,也就不会害得王巧巧即丢了工作又赔了钱。

    王巧巧勉强挤出个笑脸,说道:“诗悦,应该是我向你道歉才是,要不是我叫你来这个公司,你也就不会受这么大委屈了。”

    两人互相看着对方,苦苦一笑,眼眶也都湿润了,这个社会就是这么黑暗,没钱没势就得看别人脸色。

    这个时候,人群外响起了保安队长那粗犷的嗓音,“都赶紧散开,有什么好看的,该回家的回家,该干活的干活。”

    此时已经是下班时间,大厅里围观的员工自然也就更多了。

    保安队长带着十几位弟兄,很快就杀出了一条血路,冲了进来。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