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2章 罗慧

    三天前,林诗悦接到了唐兴公司的录用通知,原本这是一件值得开心的事,可是到了公司后,她却大失所望,因为她申请的职位是总经理助理,可是公司给她安排的却是基层文员。寻找网站,请百度搜索+

    虽然说应届毕业生应从基层做起,但是林诗悦好歹也是个经济管理学的硕士毕业生,要她担任基层文员的工作这实在有些憋屈。

    林诗悦不是那种争强好胜的女人,不过她却是个聪明的女人,她很清楚,自己会被安排在这个底层岗位,一定是行政部经理毛卫平在从中作梗。

    当初面试的时候,毛卫平就是其中一个面试官,就像王巧巧事前提醒的一样,他是个很好铯的男人,面试结束后,他还特地找林诗悦谈了一番话,谈话内容无非就是想向林诗悦提供一些升职捷径,说白了就是潜规则,当时林诗悦的回答是,自己只想脚踏实地的工作,而如今会被安排在基层文员的岗位上,想必这正是毛卫平的报复。

    原本,林诗悦是想直接走人不干的,因为她知道,有毛卫平这个幕后黑手在公司,自己就算是干上一辈子,也没有升职的可能。可是后来她想了想,还是决定留下来先做一段时间,毕竟自己才刚毕业,没有任何工作经验,想要找个好工作也很难。

    而唐兴公司乃是江陵市数一数二的大公司,已经连续三年入选全国百强企业,对林诗悦这类刚踏入社会,又没有家庭背景的应届生来说,这里无疑是他们梦寐以求的点,就算是当个基层文员,只要肯努力,还是可以学到很多有用的东西,而且还能体验到大公司的氛围,增长自己的阅历。

    当然,这只是其中一小部分原因,而让林诗悦最终选择留下的主要原因还是王巧巧。

    王巧巧是林诗悦大学里最要好的同学,大学四年两人几乎是形影不离,只是后来毕业后,林诗悦选择攻读硕士学位,而王巧巧则是选择了就业。

    如今林诗悦硕士毕业,王巧巧已经在唐兴公司干了一年,她的岗位是行政专员,和林诗悦的文员同属行政部。

    一开始的时候,林诗悦以为只要能和王巧巧在一起,自己应该可以坚持干下去,可是才做了两天,她便发现,自己的美貌又一次惹了祸。

    对于自己的相貌,林诗悦有着十分的自信,三年初中,三年高中,四年大学,她一直被冠以校花的美誉,虽然追她的男生不计其数,但是她一心向学,并未把时间浪费在恋爱上,如今硕士毕业,年仅22岁的她正值花开旺季,那绝对是杀伤力十足的。

    在学校的时候,她是万人瞩目的公主,可是她万万没想到踏入社会后,美貌却会成为一种负担,面试的时候她得罪了毛卫平,而这一次,她得罪的却是一个叫罗慧的女人。

    罗慧是行政部的行政助理,她年轻漂亮,为人有些风烧和腹黑,她是一年前进公司的,刚进公司的时候,职位是行政部经理秘书,可短短一年间就升到了行政助理,她和行政经理毛卫平有奸情的事,在公司里已经是公开的秘密。

    在林诗悦没来的时候,罗慧是公司里最漂亮的女人,尽管她和毛卫平有奸情,但公司里的男同事们还是一个个向她献媚,可是当林诗悦来了之后,她的身价立马大跌,以前取悦她的男同事全都见风使舵的追求林诗悦去了,甚至连看都不再看她一眼,毕竟在男人眼里,像罗慧这样风烧的女人,也只不过是平日里消遣的道具罢了。

    罗慧是个争强好胜的女人,她最见不得被别人比下去,所以这两天里,她利用职务上的便利,公报私仇,不择手段地折磨林诗悦,希望能把她给撵出公司。

    “林诗悦,中午我让你整理的那份季度报表呢?”罗慧的嚷喝声又在办公室里响了起来,自从林诗悦来了之后,这个办公室就没再有片刻的安宁。

    “你不是让我先放一放吗?”林诗悦停下手中繁忙的工作,有些无力地解释道,她也知道对方只是故意在找茬,就算自己做的再好,对方也会从鸡蛋里挑骨头。

    “我说过让你先放一放,但没叫你放着不做,给你报表的时候我不是跟你交待过,在下班之前必须整理出来交到经理办公室。”罗慧凶巴巴的训斥道,林诗悦这张比她漂亮几倍的脸蛋,她是越看越不舒服,她甚至恨不得拿把刀子把她给刮花。

    林诗悦虽然脾气好,但也不见得会忍气吞声,她争辩道:“可是,你后来又连续给我安排了这些任务,每个都说很重要,都要在下班之前整理出来,我哪忙得过来。”

    “难道你就分不清哪些更重要吗?不是我给你任务多,而是你自己手脚慢,要是我派给你的任务,你都能及时完成,有至于累积到下班吗?”罗慧自然是巴不得对方和她吵,吵得越凶越好。

    面对罗慧这些无理的指责,林诗悦不服气道,“我才来公司三天,各项业务都还没熟悉,能做得快吗?”

    边上几个同事哪会不清楚罗慧的用意,他们虽然同情林诗悦,却也不敢帮着她跟罗慧抬杠,不过王巧巧可就看不下去了,身为林诗悦闺蜜,她自然不能眼睁睁看着林诗悦被人欺负,于是,她咬了咬牙,站起身,替林诗悦争辩道:“罗助理,诗悦她还是个新人,你安排给她的工作比我们这些老员工还多,我看你是在故意针对她吧?”

    明眼人都知道,罗慧这是在嫉妒林诗悦的美貌,而王巧巧虽然也知道这点,可是却也不敢挑明。毕竟要是彻底撕破脸的话,那以后的日子可就不好过了。

    “怎么?你是嫌自己任务太少吗?要不以后这些任务都交给你做?”罗慧瞪着眼睛向王巧巧呵道。

    为免自己的事情影响到王巧巧,林诗悦也只能强忍着这口气赔礼道:“罗助理,是我没把工作做好,你要罚就罚我吧。”

    “诗悦,这怎么是你的错呢,分明是……”

    没等王巧巧说下去,林诗悦便打断她的话,劝道:“巧巧,算了。”

    罗慧嘴角扬起狡诈的笑意,她冷哼一声,说道:“怎么?你好像还很委屈的样子,你是觉得我错怪你了吗?这些本来就是你这个文员的任务,公司付你工资可不是叫你来玩的,你要是觉得自己无法胜任,大可以卷铺盖走人。”这最后一句话正是罗慧的真正意图。

    林诗悦当然也知道对方无非就是想要自己走人,可是她不甘心就这么轻易让对方得逞,所以她咬着牙认错道:“罗助理,我知道错了,以后我会加倍努力的。”

    林诗悦能够隐忍下来,这显然不是罗慧想要的结果,她眼角一颤,心中暗道:“没想到这女人还挺倔的,这样子都赶不走,看样子得想想其它更狠辣的办法。”

    就在这个时候,毛卫平走进了办公室。

    “小慧,中午我让你整理的报表,怎么还没有拿到我办公室里来?”毛卫平向罗慧问道。

    罗慧眼睛一亮,脸上扬起奸笑,“是这样的经理,我把那些报表交由这个新来的文员处理,可是她整理了一个下午还没完成,我刚刚也正为这事在批评她呢,可她竟然还跟我顶嘴。”

    毛卫平也是聪明人,他知道那些报表对一个新职员来说可不是那么容易整理的,他也清楚罗慧心里那点小九九,不过他并未就此挑明,因为罗慧这些伎俩对他来说也是有好处的,正所谓兔子急了也咬人,若是林诗悦被逼急了,说不定她就会答应之前的交易了。

    “你叫林诗悦对吧?”毛卫平向林诗悦问道。

    “是的经理。”林诗悦回答道。

    “像你这样的应届毕业生可能还不懂,公司就好比军营,领导的话就好比是军令,就算领导有误会你的地方,你首先也得摆正态度,虚心接受批评,怎么能和领导顶嘴呢?”毛卫平用一种为人师表的语气教育道。

    “我知道错了,以后不会了。”面对这对奸夫淫妇的双重夹击,林诗悦除了认错也别无他法。

    “嗯,知道错就好,你跟我到会议室来一下,我想公司有些规矩我还是得跟你交待交待。”毛卫平说着就朝着办公室里的一间小会议室走去,林诗悦想了想,也只能跟了上去。

    两人走进会议室后,门被关上,随后,毛卫平又将玻璃隔墙上的百叶帘拉了起来。

    办公室里一片寂静,王巧巧有些担心,她怕毛卫平会趁机欺负林诗悦;而罗慧同样有些担心,她担心林诗悦也会像她一样,用身体取悦毛卫平,要是这样的话,她的竞争力显然是比不过林诗悦的;至于其同事,他们也都知道毛卫平找林诗悦谈话的目的,他们更清楚,林诗悦的选择将会决定罗慧的命运。

    会议室里,林诗悦和毛卫平面对面坐了下来。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