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4章 东兴

    “听高年级的学长们说,以前有好几个得罪他的学生,都被他抓着把柄给开除了,我是不想你也落得这个下场。♀寻找网站,请百度搜索+”范晓玲一脸忧色地说道,想起今天早上叶无天在课堂上与冯亮针锋相对的那一幕,她到现在都还心有余悸。

    叶无天在范晓玲肩上拍了拍,安抚道:“你就放心好了,像我这么玉树临风的人,怎么会怕那个秃头秃脑的家伙呢。”

    “喂!我是跟你认真地说呢。”看到叶无天这般玩世不恭的态度,范晓玲急着直跺脚。

    “知道啦!~~”叶无天叹了口气,无奈的答应道。

    江陵大学的食堂是一座五层高的庞大建筑,第一层是快餐厅;第二层是各种面食小吃;第三层是一些小炒饭店;第四层是高档酒店;第五层是各种档次的包厢。

    快到食堂门口的时候,叶无天远远看到苏梦璃和胡雪儿手挽着手,从侧面走来,也许是母亲得救的缘故,苏梦璃今天精神了许多,人也显得更漂亮了,直叫周围那些男生们望眼欲穿。

    “喂!看什么看呢?又不是你的菜。”见叶无天也像其它男生一样盯着苏梦璃发呆,范晓玲有些不爽地在他脚上踢了踢。

    叶无天收回目光,嘿嘿笑问道:“你怎么就知道不是我的菜呢?”

    “人家可是咱医学院的院花,更是争夺新一届校花的焦点人物,这种女的眼光一般都很高的,她怎么可能会看得上你。”说话间,范晓玲还用目光将叶无天上下扫了一遍,当然她并没有鄙视叶无天的意思,只是在劝他要有自知之明。

    “你没听过青蛙王子的故事吗?没准我就是故事里那只青蛙。”叶无天笑道。

    “切!我看你是上课没睡醒吧?”范晓玲瞥了瞥眼,快步朝食堂大门走去。

    叶无天笑了笑,大步跟上,他并没有去和苏梦璃打招呼,而是特意当作没看见,从她面前走了过去。

    “咦!梦璃,那,那个不是叶无天嘛!”胡雪儿指着叶无天一脸惊疑地问道,说着又不敢相信地揉了揉眼睛,可是那个熟悉的身影却是一点没变。

    苏梦璃自然也看到了叶无天,嘴里呢喃道:“他怎么会在学校里呢?该不会是来找我的吧?”心里刚生起这个想法,边上的胡雪儿又惊叫道:“梦璃,你快看,他,他,他竟然和一个女生走在一起。”

    苏梦璃脸色微微一变,哼哼道:“像他这么好铯的男人,来学校除了泡妞还会有什么事呢。”说着便收回目光,快步向前走去,走了几步,她又偷偷用余光向叶无天瞥了一眼,不知为何,心里总不是滋味。

    当然,苏梦璃并不觉得自己是在吃醋,或许只是因为,叶无天昨天还开口闭口喊她老婆,而今天又跟别的女人走在一起,这一点叫她很不爽。

    其实这也正是叶无天为苏梦璃量身定做的策略,像苏梦璃这样有点小高傲和小脾气的女人,你越是跟在她后边甜言蜜语,她就越是瞧不起你,相反的,你越是不在意她,她反而越对你上心。

    两人在一楼随意吃了点快餐,然后就回到了教室。

    下午的课,洪艳和吕文杰仍然没有出现,而叶无天也没有再追求艺术,而是趁机修练起了灵枢心法,就这样整整修练了一个下午……

    在校门口的马路正对面有一家冷饮店,店老板是一对四十来岁的中年夫妻,对冷饮店来说,也只有夏季才会有生意,而如今秋分将至,天气也渐渐开始转凉,眼看旺季将过,夫妻将自然得趁着这最后几天再多捞一把。

    正可谓是天公作美,今天又是一个难得的高温天气,一个早上夫妻俩忙得是焦头烂额,生意那可谓是红红火火。原本照这种趋势下去,下午的生意应该会更上一层楼,可哪知,就在午后两点,天气最热的时候,一群流里流气的男子冲进店里来,赶走了店里的顾客不说,这伙人竟还大摇大摆的坐了下来,而且一坐就是一个下午,那些原本想进来喝冷饮的学生们,一见到这场面,纷纷望而却步。

    夫妻俩缩头缩脑地躲在柜台里,连大气也不敢喘一声,因为他们很清楚眼前这伙人的身份。

    江陵大学正是位于江陵市东陵区,而江陵大学门口这条东兴街乃是整个东陵区最为繁华的街道,在这条街上做生意的商贩们,就算不认识奥巴牛,也不可能不知道东兴会。

    真可谓是一方水土养育一方霸主,这东兴会便是东兴街的土霸王,其带头老大九指更是整个东陵区家喻户晓的人物。

    九指的名声虽然响亮,但是认识他的人却是不多,因为他平时很少出面,一般事务都是由会中被称为东兴左右手的两位大哥来处理。这两人不论相貌还是行事作风都完全迥异,东兴左手狐爷身材高瘦,皮肤白净,他为人精明老练,说的难听点就是诡计多端;而东兴右手虎爷身材魁梧,皮肤黝黑,是个十足的山野莽夫,行事鲁莽,空有一身蛮力却没脑子。有了这两人的存在,东兴会要勇有勇,要谋有谋,因此才能在东陵区立于不败之地。

    此时,坐在冷饮店里的这伙人中,虎爷和狐爷双双在场,而被这两人恭恭敬敬夹在中间的,是个身强力壮,气色不凡的中年男子,他左手的小拇指上套着一个金刚手指套,此人不是九指还会有谁。

    竟然连东兴老大九指都出面了,到底发生了什么大事?躲在柜台后的夫妻俩时不时的用那双胆怯的目光看看九指,又看看端坐在门口位置的一个身材高大魁梧的汉子,这汉子就像是在等待猎物出现的猛虎一般,那双凶煞的目光一刻不移地盯着江陵大学校门口。

    不用想也知道,待会肯定会有一场硬战,而夫妻俩也只能祈祷着自己这家店面不要成为战场才好……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此时太阳已经快要下山,原本就性子急的虎爷见坐等一下午猎物还没出现,他忍不住骂咧道:“小强,你他妈的有没有搞错,都等一下午了也不见人影。”

    被唤作小强的,正是之前在公交上连射五炮的那位男子,见虎爷发话,他连忙回道:“虎,虎爷,肯定没搞错,他亲口说自己是江陵大学的学生。”

    “哼!你小子他妈的要是让老大白等一下午,看老子不废了你。”虎爷怒哼道,他此时的心情可谓是差到了极点,手下小弟被人欺负,可自己这个做大哥的却连敌人长什么样子都还不知道,而且还只能坐着干等,这怎能不叫他气恼。

    “老虎你就安安静静地坐着吧,该来的总是会来的,你急又有什么用。”狐爷用尖锐沉缓的声音劝说道。

    虎爷也只能哼哼一声,不再言语。

    又静等了片刻,坐在门口的小强顿时眼睛一亮,惊呼道:“出来了,虎爷,那小子出来了。”

    虎爷咻地一声从位置上站了起来,大步流星的走到小强身旁,问道:“在哪?”

    “就是那个穿白色t恤,浅蓝牛仔,跟一个背着黑包的漂亮妹子走在一起的小子。”小强一边用左手指着校门口方向,一边向虎爷描叙道。

    虎爷照小强说的寻去,却只看到一个一米七八,身材匀称的男生,他不禁皱起眉头,喝问道:“他妈的你没看错吧?不要告诉老子,你们就是被那个小青年给修理的?”

    小强哭丧着脸回答道:“虎,虎爷,就是那小子。”

    虎爷顺手就给了小强一个头皮,怒叱道:“我看你小子是越活越回旋了,竟连个书呆子都对付不了,以后别他妈跟别人说是我虎爷的人,真他妈丢脸丢到家了。”

    小强揉着头皮委屈道:“虎爷,那,那小子可不是一般的书呆子。”

    “你他妈还敢……”虎爷正抬起手要往小强脑袋上招呼,九指及时喝道:“住手!”

    虎爷收回手,一脸难为情地赔礼道:“老大,让你见笑了,回去我一定会好好管教这些没出息的东西。”

    九指摇了摇头,缓缓说道:“也许小强说的没错,那小子的确不是一般的书呆子。”说话间九指那双尖锐的目光一刻不移的停留在,马路对面,刚和范晓铃从校门口走出来的叶无天身上。

    听了九指的话,虎爷又仔细向叶无天看了两眼,可终究还是没看出什么端倪,他挠着脑袋,一脸不解的看向九指,问道:“老大,我横看竖看那小子就是个再普通不过的书呆子,有什么不一般的呢?”

    在旁的狐爷训导道:“老虎啊,凡事不要光用眼睛看,还得用脑子去想,你看那小子步履沉稳,其精神面貌与周围那些学生截然不同。再说,鸡头的脚掌被踩扁那是事实,若真是这小子所为话,那么他越是看着不起眼,就越可怕,没准就是个隐藏了修为的内家高手。”

    虎爷凝眉想了想,可是以他的木驴脑袋着实也想不出什么名堂,不过既然九指和狐爷都这么说了,虎爷倒也没再小看叶无天。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