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3章 医术

    听了冯勇的讲解,洪艳先是松了一口气,接着又连忙点头附和道:“老师你真厉害,我昨天吃了太多的辣椒,今天确实感觉有点上火了。友情提示这本书第一更新网站,百度请搜索+”至于她真的有没有上火鬼才知道,不过有一点却是十分可疑,像她这类爱打扮的女人平时最怕上火长痘痘,所以怎么可能会吃太多的辣椒?

    冯勇得意的笑了笑,然后又补充道:“实火多为外感邪气,治宜泻火,吃点牛黄解毒丸或者黄连上清片可以根治。”

    “知道了,老师。”洪艳连连点头。

    这时,叶无天开口问道:“你确定已经症断完毕?”

    “没错,该你了。”冯勇退至边上,给叶无天让出位置。

    “那我就让你见识见识什么才是真正的中医吧,省得你做了几十年中医,到进棺材都还不知道中医是什么。”叶无天傲然说道,说话间他已经伸出右手向洪艳手腕按去。

    叶无天的高傲言论并未激怒冯勇,因为在冯勇看来,这家伙再嚣张也不过就一会儿的功夫了,等他输了比试之后再嘲笑也不迟。

    数十双目光齐刷刷的聚集在叶无天身上,虽然大家都觉得叶无天没有胜出的可能性,但是他们都很好奇叶无天将如何为自己的高调收场。

    叶无天的把脉手法并没有冯勇那般标准,而且仅仅切诊了片刻便将手收了回来。

    “你又看出了点什么呢?”冯勇冷笑着问道,先不论对方手法规范不规范,单凭他如此短暂的切脉时间,冯勇可不觉得他能看出什么名堂来。

    而事实上,除了像冯勇刚才所说的,脉象数而有力之外,叶无天也确实没看出其它问题,不过从这点脉象上,叶无天解读出来的信息却是与冯勇截然不同的。♀

    叶无天脸上扬起一丝邪笑,他并没有急着公布自己的诊断结果,而是好心向洪艳劝说道:“同学,你到底是上火呢?还是有其它隐疾呢?我劝你最好还是实话实说,要不然由我来揭发的话,你恐怕就得颜面扫地了。”

    叶无天这番话让洪艳心中一阵紧张,“难道他真的看出我的病症了吗?不可能!连冯勇这样经验丰富的医生都诊断不出,他怎么可能会诊断的出来,没错,他肯定是在吓唬我。”想到这里,洪艳也就不再担心,道:“我就是上火了,有什么好隐瞒的,我看你是明知自己要输了,所以想耍赖吧?”

    “既然你都这么说了,那可就休怪我叶无天不给你面子了。”叶无天脸上露出了嘲讽之色,他倒是很期待,等自己说出实情后,这个得瑟的女人将会有如何精彩的表情。

    在众学生们满载期待和好奇的目光下,叶无天慢悠悠地说道:“其实,她的症状是细菌感染,至于为何会出现细菌感染的症状呢?那还真叫我有些难以启齿,同学,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大概在三四个月前,你应该去做过丰胸手术,对吧?”

    洪艳一听,脸色骤变,而教室里更是响起一片议论声。

    三四个月前也就差不多是高考刚结束的那段日子,那时候在座的学生都还不认识洪艳,所以自然就不知道以前她的胸到底有多大了。

    “你,你胡说!”洪艳矢口否认,只是听她语气,显得有些底气不足。

    “既然你还不承认,那我可就继续说了。我想,你那个时候刚刚高中毕业,手头上也没多少钱,为图便宜,就去了一家不正规的整形医院,并且选了价格低廉的假体。手术或许进行的很顺利,只不过消毒工作没怎么到位,结果术后右胸出现了严重细菌感染。”说到这里,叶无天又停了下来,笑嘻嘻的向洪艳看去。

    从洪艳那慌乱的神色中可以知道,自己是猜得**不离十了,于是又继续道:“当时医院应该使尽了各种手段来控制感染,原本出现这么严重的感染应该将假体暂时取出,等半年后再重做,可是你并没有取出,我想刚开始一两个月你应该吃了不少苦,而且直到现在都还在注射抗菌药物。虽然你现在细菌感染的情况明显好转,但是严重感染却又引发了严重包膜挛缩,包膜挛缩共分四个等级,而你现在已经处于第三级,胸部中度变硬,并且从外观上已经可以看得出来。”

    其实,洪艳胸部的异样叶无天早就看出来了,只是一开始并不是十分确定,直到刚刚把脉之后才得到了明确的结果。

    叶无天说得头头是道,就算是以假乱真,同学们也难免会对洪艳产生怀疑,一双双色彩各异的目光齐聚于洪艳身上。

    如此丢脸的事情被揭穿,这就好比妖精被孙猴子一棒打回了原型,洪艳哪里还有脸在班里呆着,她惊慌的站起身,抽泣着向教室后门跑去。

    洪艳离开后,教室里响起阵阵议论声,显然大部分人都已经相信了洪艳隆胸的事情。

    可是更叫他们惊诧的是,叶无天竟然仅仅凭借着把脉就查诊出了洪艳隆胸之事,难道他是胡猜瞎懵的吗?又或者说,他的医术已经达到了神乎其神的地步……

    叶无天向冯勇看去,淡然笑问道:“老师,这事实已经摆在眼前,谁输谁赢,你心里应该有数了吧?”

    冯勇老脸一红,不甘心地争辩道:“哼!就算她没隆过胸,被你这般羞辱哪还有脸留呆着,我看这分明就是你的诡计。”而事实上,冯勇心里也知道自己输了,只是他无法接受自己会输给一个学生这种荒谬之事。

    “是吗?好像也有道理,既然死无对证,那就当作平手吧,反正我也不稀罕你当我学生。”说着,叶无天便转身朝自己位置上走去,冯勇也是冷哼一声,甩手走回讲台。

    就在两人各就各位的时候,下课铃声也响了起来,冯勇收拾好桌上的教案,又朝叶无天狠狠瞪了一眼,然后灰着脸转身离开了教室。

    “喂,洪艳她真的隆过胸吗?”范晓玲带着几分怀疑问道,看她神情,即有那么一丝幸灾乐祸,又有些许同情。

    “你说呢?”叶无天反问道。

    “我知道还用问你吗?”范晓玲白了白眼,嗔道。

    “既然你这么不相信我这个神医,要不让我给你也把把脉,看看你的是真是假。”叶无天目光盯着范晓玲胸前,一脸的坏笑。

    “用不着你看了,我这可是如假包换的。”范晓玲用书往胸前一挡,说道。

    “那你发育得挺不错的嘛!”叶无天点头笑赞道。

    “那当然。”范晓玲也不害羞,脑袋一抬,洋洋得意道。

    “只是,你这两个馒头大虽大,就不知手感如何。”叶无天贼笑着问道。

    “怎么?你想摸吗?”范晓玲笑盈盈的问道,正当叶无天心血来潮之时,她突然笑容一收,呵道:“没门!”

    要是一般男生如此调嬉范晓玲,她必定会大骂铯狼或者直接拿书砸去,但是在叶无天面前,她却是有种莫名的安全感,也许是因为叶无天先后两次拯救她于水火之中,才使得让她对叶无天如此放得开……

    接下来的两节课,洪艳和吕文杰都没有出现,而叶无天也基本是在追求艺术的道路上度过的。

    早上四节课终于结束,下课后正是午饭时间。

    虽然叶无天看似睡得很沉,不过对下课铃声倒是十分敏感,这不,铃声还没停止他就已经精神抖擞的坐了起来。

    老师宣布下课后,范晓玲主动邀请道,“中午我请你吃饭。”

    “你不会是想趁机钩引我吧?”叶无天用怀疑的眼神打量着范晓玲。

    “切!你少自恋了,不要吃就算了。”范晓玲白白眼,说着将几本书塞进抽屉里。

    叶无天嘿嘿一笑,说道:“开个玩笑嘛!美女请客岂有不吃之理,既然你如此盛意,那我就给足你面子,挑家最贵的饭店。”

    “你想得美,学校食堂,不吃拉倒!”范晓玲说着便离开位置向后门走去,叶无天连忙跟上。

    范晓玲的美貌虽然谈不上校花级别,不过走在路上还是挺惹眼的,边上的男生时不时会朝这边瞄上两眼,不用说,跟在身后的一些男生肯定是盯着范晓玲的美臀直流口水。

    “叶无天……”范晓玲开口要说些什么,却被叶无天打断。

    “晓玲妹妹,你能不能别叫我全名,听着怪别扭的,要不叫我艺名帅锅,又或者像我叫你一样,叫我无天哥哥,这样听起来叫人舒服多了。”

    “那不是便宜你了,我看还是叫你无天好了。”范晓玲说道。

    “得得得!你刚刚想说什么呢?”叶无天倒也没再计较,随口问道。

    “我是想提醒你,要小心冯勇那个人。”范晓玲正色说道。

    “冯勇?哪个孙子呢?”

    “就是给我们上中医基础理论课的那个秃子呗!”范晓玲回答道。

    “哦!”叶无天点了点头,又问道:“干嘛要小心他呢?难不成他是人妖?又或者是同志?”

    范晓玲擦汗,道:“你想哪去了呢!他是咱医学院的政教处主任,而且他的姐夫就是总校校长。”

    “这也没什么好怕的嘛!”叶无天不以为然地说道,心中却是得瑟:他姐夫是学校校长,老子的姐还是省教育厅厅长呢。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