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2章 冯勇

    粉笔在空中翻着跟斗朝叶无天脑袋上疾速砸去,眼看着叶无天就要中弹,可就在粉笔距离他脑袋只剩下十公分的距离时,叶无天的呼噜声嘎然而止,与此同时,他的身子“咻”的一声挺了起来,右手也条件反射般,向着身前一抓,那只粉笔就被他给抓在了手中,这也正是身为一名高手该有的灵敏。寻找网站,请百度搜索+

    “草!哪个孙子用暗器暗算老子。”叶无天一拍桌子站了起来。

    全班同学的表情那是十分精彩,有的幸灾乐祸,有的满脸同情,当然还有一些目瞪口呆的。

    “你这同学怎么回事!”冯勇板着脸喝斥道。

    “嘿嘿,不好意思老师,刚刚我以为有人用暗器偷袭我,所以一时冲动,你放心,我绝对没有认你做我孙子的意思。”叶无天陪着笑解释道。

    冯勇脸色一变,瞪起眼珠子厉声喝问道:“我问你在课堂上睡觉是怎么回事?”

    “老师,这你就不懂了,俗话说,睡觉也是一门艺术,你怎么能阻挡我追求艺术的脚步呢?”叶无天郑重其辞的回答道。

    旁边的范晓玲早已急得不知所措,而洪艳却是抓住了个机会落井下石地,“老师,这个学生不但没有纪律,而且品行十分恶劣,就在刚才早自习的时候,他出手打伤了班里好几个同学,甚至还,还将我男朋友给扔出了窗外。”洪艳说着说着竟还有模有样地抽泣起来,搞得好像吕文杰已经死了一样,而刚刚吕文杰被扔下窗户的时候,还没见她有半点伤心难过。

    “什么?”冯勇猛得一拍桌子,怒不可遏道:“像你这样行为恶劣的学生,简直是败坏我校名声,你现在就可以滚蛋了,我校容不下你。”

    听到冯勇的话,不少学生都替叶无天感到遗憾,这才第一天来上课就被开除了,说出去还真得叫人笑掉大牙。

    范晓玲一脸绝望地看着叶无天,她原本还以为叶无天的出现能够让她获得新生,可哪知这新生活才刚刚开始就结束了,而且照目前的形式来看,等叶无天走后,洪艳必然会变本加厉的施加报复,难道自己的大学生活就要这么结束了吗?范晓玲一脸凄然。

    至于洪艳,那自然是欢欣鼓舞了,能够借此良机除掉叶无天这个心腹大患,这比捡到金子还要叫她开心,在这大仇得报之际,她整个人也得瑟起来,竟然还回头得意洋洋的向叶无天瞥了一眼,同时还顺便向范晓玲狠狠瞪上一眼。

    看到洪艳那副得瑟的样子,叶无天也只能摇摇头,替她感到悲哀。

    再向冯勇看去,叶无天冷冷一笑,质问道:“老秃子,你算个什么东西?你有资格开除老子吗?你当这家学校是你开的?告诉你,就算是校长,想要开除老子也得拿点证据出来,她说什么你都信?难不成你们有一腿?”

    虽然冯勇在学校里拥有很大的权利,但是要开除学生也并非他一句话就算数的,就如叶无天所说的一样,至少也得拿出有力的违规证据,而刚刚他说要将叶无天开除也只不过是一时气话,顶多也只能吓唬一些没家底又胆子小的学生,可面对叶无天这样的胆大包天的家伙就起不了作用了。

    冯勇整张脸气得通红,连喘几口粗气后,他点了点头道:“好!你要证据是吧?”旋即向洪艳看去问道:“这位同学,你刚刚说他在班里打架可有证据?”

    “当然,那是班里所有同学都看到的。♀”洪艳理直气壮地回答道。

    “是啊,老师,我们都亲眼看到的。”与洪艳站在同一阵线上的几个女生连忙附和道。

    冯勇嘴角扬起一丝冷笑,他正准备向叶无天开刀,可范晓玲却突然站了起来,神情坚定地说道:“老师,我可以证明叶无天同学是无辜的,刚刚是他们先动手的。”

    教室里寂静了片刻,很快又有十来个同学出面站在了叶无天这边,很显然,这些人当中有不少是受过洪艳等人欺负,又或者看不惯他们行径的正义人士,在看到叶无天所展示出来的强势姿态后,他们也和范晓玲一样,隐隐之中已经把叶无天当作了自己获得新生的希望,眼下自然不希望看到这丝希望被磨灭。

    洪艳那双狠毒的目光从这些替叶无天出面的人身上一一扫过,像是在威胁他们,又像是要记住他们,以待日后报复。

    眼下,有这么多人替叶无天作证,冯勇倒也不能拿叶无天怎样,不过他可不会就这么轻易罢休。

    “哼!暂且不论此事,就刚刚你上课睡觉之事,你又该作何解释?”冯勇摆着张死人脸,质问道。

    叶无天冷冷一笑,一屁股坐回椅子上,翘起二郎腿,漫不经心地说道:“就算我不解释,你又能拿我如何?上课睡个觉就要被开除,这是你定的规矩吗?再说,以你这点浅薄学问,根本就没资格当我老师,我犯得着浪费时间听你讲课吗?”

    自己好歹也是个副主任医师,眼下竟被一个学生如此嘲讽,这怎么能不叫冯勇恼怒,他当即一拍桌子,喝道:“真是大言不惭,我大学毕业的时候,你都还没出生呢,像你这种不学无术又目无尊长的学生,有什么资格留在这学校里。”

    叶无天眉头一挑,“你犯不着倚老卖老,我到底是学富五车还是不学无术,比一比不就知道了。”

    “比?除了打架,你还有什么能拿出来比的?”冯勇一脸不屑地嘲讽道。

    叶无天不以为然地笑了笑,慢悠悠地说道:“既然这是中医班,那自然是比医术了。”

    “就你还跟我比医术?你有这本事,怎么不先把自己的神经病给治治好。”叶无天的话让冯勇觉得很好笑,一个刚进大学的小青年,竟然说要跟他这个副主任医师比医术,这该说是心比天高呢,还是自不量力呢?

    座下响起阵阵细语声,显然,很多同学都觉得叶无天有些狂妄过头了。

    “我看你是输不起,不敢跟我比吧?”叶无天使出了激将法,跟眼前这个老秃子除了比年龄外,其余无论比什么,他都有必胜的把握。

    “真是大言不惭!既然你这么想丢脸,那我就成全你,你说,怎么个比法?”冯勇学了这么多年中医,当了这么多年医生,又教了这么多年书,他当然不觉得自己会输给一个小青年。

    叶无天扭头向洪艳看去,脸上扬起一丝坏笑,说道:“这位同学看起来身上有不少隐疾,不如我们就比一比谁能单凭把脉,诊断出她身上的病症。”

    听到叶无天这么一说,洪艳脸色顿显不安,也许正如叶无天所说,她身上确实存在某些隐疾,恐怕还是某些难以启齿的病症。

    没等洪艳拒绝,冯勇便一口答应道,“没问题。”

    “既然是比试,那总得比点什么,如果你输了,就叫我声老师,如何?”叶无天笑问道。

    “没问题,不过要是你输了,那就给我主动退学。”冯勇倒是很有自信,一副吃定叶无天的样子。

    “那好,就这么定了。”叶无天打了个响指,从位置上站起,向洪艳走去,而冯勇也走下讲台,来到了洪艳身旁,看到这两人走来,洪艳神色显得有些紧张。

    “既然你是老师,那就由你先来吧。”叶无天做出个邀请的手势。

    “我看还是你先来吧,免得你到时候耍赖说自己的诊断结果和我一样。”冯勇不放心的说道。

    叶无天双手往胸前一抱,摆出一副看好戏的模样,说道:“这一点你不用担心,要是我诊断出的病症没你多的话,就当是我输了。”

    “这可是你自己说的。”冯勇现在一心只想让叶无天滚出学校,所以也不管什么公平不公平了。

    “君子一言,驷马难追。”叶无天爽快的回答道。

    “你就准备好卷铺盖走人吧。”冯勇显得胸有成竹,说着又向洪艳看去,道:“这位同学,麻烦你伸出左手。”

    原本洪艳还有些犹豫,但一想到叶无天马上就要滚蛋,她也就没什么顾虑了,十分配合的伸出左手摆在课桌上。

    冯勇举起右手,首先用中指按在对方掌后高骨内侧关脉部位,接着用食指按关前的寸脉部无名指按关后的尺脉部位,三指应呈弓形,动作十分标准。

    部位取准后,冯勇的三指时而齐按,时而单按,时而浮取,时而挪移,而他的神色也随着手指的动作变幻不停,时不时会皱起眉头,时不时又会轻轻点头。

    直到五十次脉动后,冯勇才缓缓收回了手,开口说道:“脉象数而有力,轻按可取,重按亦有,正是实火脉相。实火乃是阳气过盛,表现为牙龈疼痛、喉痛、口舌生疮、口渴欲饮等症状,具体也是因人而易。”对于自己说的这些到底准不准确,其实冯勇心里也没什么数,毕竟中医看病是望闻问切四诊合参,综合各种信息才能得出准确判断,光凭摸脉虽说也有可能诊断出来一些病,但把握就下降了。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