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7章 杀手

    身为一名杀手,面对任何情况都必须保持十分冷静,可是这个时候,程冰再也无法冷静下来,直到被对方反剪双手擒入怀中,她才回过神来。♀友情提示这本书第一更新网站,百度请搜索+

    怀里这具美艳动人的身躯,看在叶无天眼里就像是河豚一般,味美而不可食。

    “现在你还想杀我吗?”叶无天邪笑着问道。

    程冰挣扎了两下没能挣脱,突然张嘴吐出一枚飞针,幸好叶无天早有防备,要不然还真得遭殃。

    “你手段倒是挺多的嘛,我倒要用舌头来检查检查,看看你嘴里到底还藏有多少暗器。”叶无天邪笑着将脑袋缓缓向程冰的俏脸靠近,这朵带刺的玫瑰虽然摘不得,但是闻闻倒是无妨的。

    “你这个无耻混蛋!”程冰一边挣扎一边唾骂道。

    原本这一切根本无法阻止叶无天的狼性,可是就在两人的脸相距二十公分的刹那,叶无天的动作却骤然停了下来,因为他突然间发现眼前这张脸竟然有种莫名的熟悉感。

    而与此同时,程冰也是瞪起了眼睛,就像看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一般,满脸惊诧……

    蓝香哭泣着跑进房间,关上房门,然后就扑到床上痛哭起来。

    蓝香受了唐伟文夫妇如此大的恩惠,夫妇俩在她心里早已经树立起了大好人形象,所以昨天赵丽虹向她介绍叶无天的时候,她也爱屋及乌的以为叶无天是个好人,而没想到今天却发生了这样的事情,这怎能不叫她悲伤。

    “叶先生他为什么要骗我?为什么?”蓝香到现在还无法明白。

    痛哭了许久,她哭声渐渐收敛,抽泣着从床上爬起,然后拿着衣服走到了镜子前。

    因为家乡的传统比较保守,所以这具身体从来没有被男人看过,可是今天却被看得一干二净,一想起这些,蓝香就觉得委屈,刚刚止住的泪水又忍不禁涌出眼眶。

    又哭了片刻,蓝香擦去了泪水,可是当她准备穿衣服的时候,突然发现右侧胸部上的红肿竟然消失不见了。

    蓝香眼睛一亮,连忙低下头仔细检查了一番,非旦红肿没有了,就连疼痛也消失了。

    “真的好了,叶先生他没有骗我,他真的在替我治病。”蓝香顿时喜极而泣,“是啊,一定是是我误会了叶先生,是我自己没有把持住,而且叶先生不也没有对我做出什么过分的事嘛。”

    欢喜了片刻,蓝香突然又想起了什么,脸色刷的一下变得惨白,因为她知道程冰是一个厉害的杀手,而叶无天现在……

    “程冰姐,程冰姐……”她惊呼着冲出房间。

    当蓝香惊慌的冲到大厅的时候,却见叶无天独自一人呆呆站在大厅里,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

    “叶先生,你没事吧?”蓝香快步冲到叶无天面前,担忧地问道。

    “我没事。”叶无天回答道。

    “那程冰姐呢?”蓝香向大厅里扫了一圈,疑惑问道。

    “已经被我吓跑了。”叶无天耸了耸肩回答道,很快他便注意到蓝香竟然还光着上身,这叫他心中邪火再次燃起,为免再次犯罪,他慌忙运行灵枢心法,将那股邪火强行压制下去。

    蓝香听得一呆,难道叶先生也会武功?而且比程冰姐还厉害?她一脸怀疑地看着叶无天。

    “香香妹妹,你,你先把衣服穿起来吧。”叶无天提醒道,这也是他生平第一次,面对这般诱或的时候,忍住没有下手。

    蓝香这才想起衣服没穿,慌忙红着脸把外衣给套了上去。

    由于蓝香外衣轻薄,而双峰又丰满,在没穿罩罩的情况下,外衣被高高顶起,那两颗红葡萄若隐若现,诱或十足。

    叶无天努力咽了口唾沫,没敢再看下去,转开目光后,他带着一丝歉意,说道:“香香妹妹,刚刚……”

    不等叶无天说下去,蓝香却是歉意道:“对不起叶先生,刚才是我不好,是我误会你了,你帮我治好了病,我竟然还误解了你,还差点害你被程冰姐……”

    叶无天愣愣地看着蓝香,不知该说她太善良,不懂世事邪恶;还是该说她太单纯,不知人心狡诈。

    “哎,真是个傻女孩。”叶无天此刻反倒庆幸程冰及时出手制止,要不然真得罪孽深重了。

    反省了片刻后,叶无天又好奇地问道:“对了,你怎么会认识那个程冰的?”

    “我们是在孤儿院认识的,因为程冰姐和我一样,经常会去孤儿院捐钱并看望那些孩子,几次碰面后,我们就慢慢熟了起来。后来就做了朋友,她也告诉了我她杀手的身份,不过我知道她是个很善良的杀手,她会杀那些贪官,把劫来的钱捐给孤儿院。”蓝香笑着讲叙道。

    “还真是同情心泛滥,这样的人适合做杀手吗……”叶无天无语地摇了摇头,又向蓝香问道:“香香妹妹,你知道她住哪吗?”

    蓝香摇了摇头,“我没去过她家,所以也不知道她住哪,不过她经常会去孤儿院的。”

    叶无天点了点头,他也知道杀手是不会轻易透露自己藏身之处的,也许她这么做也是为了蓝香好。

    回想起刚刚对视之际那种莫名的熟悉感,叶无天暗暗想道:“难道以前在哪里见过她?看来有机会的话,得再去会一会她。”

    “叶先生,你今天要去学校吗?”蓝香又问道。

    “嗯!”叶无天随口答应一声。

    “那要回来住吗?”

    “看情况吧,好了,我就先走了。”叶无天说着便转身走门口走去。

    蓝香目送着叶无天走出大门,走出大院,看着叶无天的背影,再回想起之前看病时的场景,脸上红晕浮现……

    自从逃离叶无天怀抱后,程冰一路飞奔,一连跑出几条街巷,方才喘着粗气停下了脚步。

    那张脸,那张熟悉的脸,竟然勾起了她内心深处埋藏了十几年的回忆。

    那年,她年仅十四岁,第一次跟随队伍执行任务,而那次的任务却给她幼小的心灵和**留下了深深的创伤,当看到那个年仅七八岁的小男孩,满脸惊恐地站在自己面前,她手里的刀在颤抖……

    难道真的是他吗?程冰不由得伸手摸了摸腹部那一道深长可怖的伤疤,眼眶湿润了,嘴角也绽开了欣慰的笑,“如果他真的还活着,那也值了。”

    走出院子大门,叶无天的心情有些沉重。

    用这种手段骗取对方的身体,这又算是什么泡妞高手,所谓的泡妞,应该是以甜言蜜语来猎取对方的感情,而不是用花言巧语骗取对方的身体。

    想到这些,叶无天拍了拍脑袋,喃喃道:“看来以后得时刻保持清醒,可不能玷污了泡妞高手这个身份。”

    来到大街上,叶无天先去银行取了千把块钱,又去路边的小卖部买了矿泉瓶水,换了些零钱,然后便前往公交站。

    公交站台上人很多,基本都是二十上下的青年男女,想必都是在等车上学的。

    叶无天目光四下一扫,略显失望,竟没有一个女生能入他法眼。

    过了不久,前往江陵大学的公交缓缓驶进站,还没等车门打开,站台上的人便一窝蜂的向车门涌去。

    常言道:挤公交是包含散打、瑜珈、柔道、平衡木等多种体育和健身项目于一体的综合性运动,如今一见,叶无天还真信了。

    这些人就像是赶着去投胎一般,你拥我挤,死命往车上挤去,期间还时不时传来女生尖叫声,想必是被哪条狼给趁机吃了豆腐。

    好不容易等所有人都挤上了车,叶无天方才不仅不慢地走上车,投了币,往车里一扫,不是挺空的嘛!有必要这么玩命挤嘛?

    叶无天找了个靠窗的空位,坐下后才发现,前方三米远处有一女生正面朝自己坐着,这女生相貌平平,虽然说不上好看,倒也不见得难看,只是身材稍微臃肿了一些。她穿着超薄黑丝袜,搭配牛仔裙,由于天气热,她正不停用手在面前扇着,似乎并未注意到风光走漏。不过庆幸的是,她的大腿比较粗,两块肥肉挤成一团,基本阻断了通往深处的视线。

    叶无天正yy着,裤袋里突然响起小男孩的尖叫声:打劫啦!把衣服脱掉,把裤子脱掉,脱掉脱掉,通通脱掉!

    周围的目光刷刷射来,叶无天嘿嘿笑了两声,解释道:“甭紧张,这天气热,所以用了首凉快点的铃声。”

    众人汗颜。

    叶无天慢悠悠的从口袋里掏出手机一看,差点吓得把手机给扔了。

    “我的妈呀!姑奶奶打电话来了。”叶无天扭头向周围一扫,见身后正坐着一女生,连忙将手机递给她,并道:“美女,麻烦你帮我接下电话,就说我跟你在做生理运动。”

    “神经病!”女生愤然唾骂一声。

    “切!就你这德性,你乐意,老子还得带防毒面具呢。”叶无天讽刺两句,旋即自个儿接起了电话。

    “喂!师兄,你在哪呢?”电话里立马响起了叶无情那丫头的嚷嚷声,差点把叶无天的耳膜给震破了,不过车上众男生却是精神一振,因为这声音实在太动听了。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