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4章 着落

    车上,赵丽虹随口向叶无天问道:“叶先生,听你口音似乎是南方人?”

    叶无天一听,神色顿显凝重,连忙问道:“南方?赵厅长,你能确定我是南方哪个省的吗?”

    “应该是云南省口音,叶先生,难道你自己都不知道吗?”赵丽虹疑惑的问道。特么对于+我只有一句话,更新速度领先其他站n倍,广告少

    “其实我八岁前的大部分记忆都散失了,而从八岁起,我一直跟着师傅周游世界,居无定所。”叶无天感慨道。

    “那你师傅也不知道你的身世吗?”唐伟文好奇的问道。

    叶无天无奈的叹了口气,说道:“师傅只告诉我,我是他从小收养的,至于其它,他却只字不提。”

    “我想你师傅不告诉你肯定也是为了你好。”赵丽虹慰藉道。

    叶无天点了点头,“应该是吧,不过这些年里,我脑海里经常会浮现出一些八岁前的零碎记忆,我想趁着这次回国的机会查明自己身世,也许师傅他老人家也是这个意思。”

    为人父母,唐伟文夫妇自然对叶无天的身世感到同情,唐伟文拍了拍叶无天肩膀,说道:“叶先生,如果有什么需要帮忙的,你尽管开口。”

    而赵丽虹又接着说道:“叶先生,如果你不嫌弃的话,就认我做个姐姐吧,以后我们家就是你家了。”

    从小到大,没什么事能够让叶无天感动的,然而眼前这对夫妇,却让他感受到了一种从来不曾有过的异样情怀,也许这就是感动。

    “没想到刚回国就有了亲人有了家,看来我叶无天还是属于这个地方的。”叶无天带着一丝感激的神色看着眼前这善良的一家人,这是他第一次感受到了家的温暖。

    尽管以前和师傅、师妹在一起的时候也像亲人一样互相关怀,但是那种感觉和眼前的感觉却是完全两样的,师傅带给叶无天更多的是教育上的关怀,而他与师妹之间的感情,却是一直在兄妹与女友之间摇摆不停。

    “这么说你是答应了?”赵丽虹惊喜地问道,原本她也只是试探性的问问,甚至没抱什么希望,她自然没料到叶无天竟然会如此轻易地答应下来。

    叶无天用力点了点头,真心诚意地向唐伟文夫妇叫道:“姐!姐夫!”

    尽管唐伟文夫妇在这江陵市乃至整个苍南省都是声名显赫的大人物,但是叶无天所表现出来的却是叫他们望尘莫及的姿态,特别是唐伟文,当看到叶无天真气外放的那一刻,他眼里所呈现出来的已经不仅仅是敬仰。

    此刻,听到叶无天这么叫自己,唐伟文顿时觉得有些受宠若惊,若是按照修行界的惯例,自己应该称呼叶无天一声前辈才是。

    相较于唐伟文而言,赵丽虹倒是要自然许多,毕竟她不是修行之人,也不用受那些规矩的约束,她欣喜地答应一声,然后又对怀里的女儿说道:“妙语快叫舅舅。”

    “舅舅!”虽然唐妙语还不怎么懂人情事故,但是之前叶无天帮她赶跑坏人,和帮她治病的事,她是记在心里的,对于这声舅舅,她自然叫得很欢快。

    “妙语,舅舅帮你赶跑了坏人,还帮你治病,对你好不好呢?”叶无天笑嘻嘻地问道。

    “好!”唐妙语点头回答道。

    叶无天又接着问道:“那妙语长大以后要不要嫁给舅舅呢?”

    “要!”唐妙语那漂亮的小脸蛋上充满了天真的笑。

    唐伟文夫妇也都被逗得大笑。

    而叶无天又接着说道:“姐,你生了这么个漂亮的女儿,要是你今天不认我做弟弟,恐怕十年后你就得认我做女婿了。”

    赵丽虹也开着玩笑说道:“要是今天你不认我做姐姐,十年后,我倒也愿意接受你这个女婿。”

    谈笑间车已经驶进一家宅院,这家宅院面积宽阔,其间有山有湖,倒是十分气派,不过在叶无天眼里,就显得平平无奇了,不说别的,就拿师傅在马尔代夫买下的那几座岛来说,随便拿一座出来就可以吓死整个市的人了。

    叶无天几人刚进屋,便见一位二十多岁的年轻女子匆匆迎了上来,看她打扮应该是家里的佣人,长得倒是挺漂亮,就是绑着一条麻花辫显得有些大煞风景,要是能稍做打扮,再化个淡妆,绝对会叫人眼前一亮。

    “夫人、老爷、小姐,你们能安全回来真是太好了。”女子一脸欢欣的说道,说话间已经替四人取来了拖鞋。

    “香香,这位是我刚认的弟弟叶无天,以后当他是自家人就是了。”赵丽虹向女子介绍了叶无天。

    “叶先生欢迎您。”女子向叶无天深深鞠了个躬。

    这大夏天的,女子衣服穿得不多,领子也低,而加上胸器发育完善,所以这么一鞠躬,两只雪白肥嫩的大兔子也露出了半张脸,可把叶无天这只大铯狼给馋得口水横流。不过馋归馋,女子右侧的白兔上一块硬币大小的红肿并没有逃过叶无天的眼睛。

    “这难道是……”叶无天心中一想,嘴角荡起邪笑。

    随即,赵丽虹又向叶无天介绍道:“她叫蓝香,是我老家一位远房亲戚的侄女,人长得清秀,嘴巴甜,而且也挺勤快的。”

    “香香妹妹,以后多多关照。”叶无天笑得别有深意。

    “叶先生,以后有什么事,请尽管吩咐。”蓝香倒是比较单纯,并未从叶无天那充满狼性的笑容里解读出其中深意。

    “香香,你先去替无天做点饭菜,然后再准备一间房。”赵丽虹向蓝香吩咐道。

    “是夫人。”蓝香转身向厨房走去。

    赵丽虹又回头向叶无天说道:“无天你随便坐吧,以后这里就是你家,用不着客气,姐先去洗个澡。”

    “嗯!”叶无天随口答应一声。

    赵丽虹带着女儿朝楼上走去,而叶无天和唐伟文走到客厅里坐了下来。

    唐伟文敞开话题说道:“无天想必你早看出来了,我和旭辉老弟也都是修练者,刚刚看到你的实力还真叫我俩大开眼界。”

    “我也就修练的时间比你们充足点罢了,其它也没什么。”叶无天倒是很难得谦虚一次。

    “这倒也是,这些年来我大部分精力都投入到了生意中,也没什么时间修练,修为都落下旭辉老弟一大截了。”唐伟文笑着说道,旋即又好奇地问道:“无天你之前冲去救妙语的时候,身上青光缠绕,那应该是真气外放的状态吧?”

    既然都管人家叫姐夫了,叶无天自然不好隐瞒,如实回答道:“没错,我也是刚在不久前踏入地境期,目前还无法随意自如地控制外放真气。”

    “这么说,天境强者拥有飞天之神通;地境强者可以将真气外放斩铁如泥;玄境金钢不破水火不侵,这些传说都是真的了?”唐伟文一脸激动的问道。

    “虽然有些夸张,不过也差不多是这样了。”叶无天目前虽然无法做到斩铁如泥,不过要扭弯一根钢管倒也轻松;而师傅拥有天境中期修为,已经达到踏雪无痕轻飞燕,一根芦苇过江边的境界,纵身一跃可达十米之高;至于师祖叶无命,若是他还活着,那修为绝对已经达到巅峰境界,至于有没有变成鸟人,那就不得而知了。

    以前唐伟文并未将这个传说当真,而如今听叶无天这么一说,他眼里顿时洋溢起憧憬的神色,想必他对自己弃武从商的选择有些后悔了。

    叶无天似乎看出了唐伟文里中的遗憾,他笑了笑,安抚道:“其实修练最讲究的并不是时间,而是一套适合自己的功法,如今修行界功法凌乱,龙蛇混杂,初练者往往都会选择那些身法华丽的功法进行修练,却把最重要的心法给忽略了。”

    唐伟文点头赞同道:“确实如此,我以前也收集了不少功法,最后也像你说的一样,挑选了一套招式最华丽的修练,后来从商之后,就将收集的功法全送给旭辉老弟了。”

    “既然如此,那改天你把那些功法都取回来,我倒是可以帮你挑一本最适合你体质的功法。”对叶无天来说,这也只是举手之劳罢了,何乐而不为呢。

    “没问题。”唐伟文开心的答应道,既然已经是亲戚,他也就没再多说感激的话了。

    这时,赵丽虹穿着一件轻薄的连衣裙从楼上走了下来,经过一番打扮后,她就像仙子一般美艳动人,那高挑的身材,那白嫩的肌肤,还有胸前那撩人的风景,要是就这么走在街上,谁会相信她是个有了八岁孩子的母亲呢?

    “你们两个大男人在聊什么呢?这么开心,该不会在聊女人吧?”赵丽虹笑着问道,她显然已经把叶无天当成了自家人,说话也就随意了。

    “姐,我看姐夫好像不是那种吃着碗里,看着锅里的人吧?”叶无天笑说道。

    赵丽虹在唐伟文身旁坐了下来,又向唐伟文白了一眼,说道:“无天,你可别被他的外表给欺骗了,当初我也是觉得他看着老实,所以才选择嫁给他的,可结婚以后才知道,他原来只是一只披着羊皮的狼。”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