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3章 中医

    “这难道是左侧动眼神经麻痹所至?”江森辉眼睛一亮,向叶无天问道。+言情内容更新速度比火箭还快,你敢不信么?

    叶无天回答道:“没错,动眼神经麻痹分为核性麻痹与束性麻痹两种,核性损害多为两侧性;而束性损害多引起一侧动眼神经麻痹,表现为同侧瞳孔扩大,调节机能丧失及睑下垂,眼球被外直肌及上斜肌拉向外侧并稍向下方。”

    听了叶无天的话,护士又将病人左眼睑翻开,仔细检查了一遍,惊叹道:“没错,病人左眼状况和叶神医描述的完全一样。”

    这一刻,所有护士看叶无天的眼神完全都变了,有得充满了崇拜,有的充满了爱昧,就连早已领教过叶无天医术的江森辉也不禁佩服得五体投地。

    “叶神医,那接下来该怎么进行治疗呢?”江森辉用更加恭敬几分的语气问道。

    “江院长,如果让你决定,你会怎么治疗呢?”叶无天反问道。

    江森辉想了想,说道:“一般治疗神经麻痹可以使用抗病毒联合糖皮质激素类药物,同时运用活血通络中药及神经营养药,再配合中医的针灸,按摩等疗法,可以达到很显著的效果。”

    “你知道西医和中医最大的区别是什么吗?”叶无天又问道。

    “民间有西医治标,中医治本的说法,其实这说法还是有些偏激的,我觉得应该依病而论。”江森辉回答道。

    叶无天摇了摇头,说道:“西医和中医最大的区别是:西医治疗缓慢不够精准,而中医却可以做到快狠准!当然那需要足够扎实的中医知识。”

    对于叶无天这番评论,江森辉只是呵呵干笑了两声,他心里就是再有意见,也不敢与叶无天争论。

    就在此时,一位护士惊喜地叫道:“院长,病人醒过来了。♀”

    其实这也早在叶无天意料之中,而他之所以这般慢条斯理的和江森辉高谈阔论,也正是为了等待唐妙语苏醒,之前他输入唐妙语体内的那些真气,在维持唐妙语生命的同时,还会令她处于昏迷状态,而现在真气耗尽了,她自然也就醒来了。

    由于左侧动眼神经束性麻痹的缘故,唐妙语的左眼还无法正常活动,她只睁开了右眼。

    或许是因为之前惊吓过度,她一醒来便嘴巴一扁一扁,眼泪汪汪地抽泣起来,嘴里还轻声叫着妈妈,那般楚楚可怜的模样直叫周围几个护士们同情心泛滥。

    随着唐妙语的清醒,她的主动呼吸也已经恢复,于是叶无天直接摘下了她嘴上的氧气罩,然后凑到她面前,柔声说道:“小妹妹,别怕,哥哥已经帮你赶跑坏人了,你马上就可以见到爸爸妈妈了,现在先回答哥哥几个问题,好不好。”

    唐妙语眨了眨那只漂亮的眼睛,乖乖点了点头。

    “小妹妹,你叫什么名字?”叶无天问道。

    “我叫唐妙语。”唐妙语轻声回答道。

    “今年几岁了?”叶无天又问道。

    “八岁。”唐妙语回答道。

    叶无天神情不由一怔,再回想起之前那些惨不忍睹的零碎画面,他心中忍不禁悲叹:那个时候,自己应该也正好八岁吧……

    见叶无天愣着许久没反应,江森辉小声叫了叫:“叶神医,叶神医。”

    叶无天回过神来,深深呼吸了一口气,说道:“她脑部其它功能神经应该都没问题,你们把她扶起来吧,我要对她进行按摩治疗。♀”

    一个护士照着叶无天的吩咐,扶着唐妙语坐了起来。

    叶无天坐到唐妙语面前,笑着吩咐道:“妙语,把眼睛闭上,哥哥帮你治病,不会痛的。”

    唐妙语听话的闭上了眼睛,叶无天举起右手,就像替唐妙语做眼保健操一般,在她左眼眼眶周围轻轻按摩起来,在眼眶上按了两分钟后,又顺着眼角,向太阳穴方向一路按去。

    整个按摩动作共持续了近五分钟,叶无天收回手,说道:“可以把眼睛睁开了。”

    唐妙语小心翼翼的睁开了双眼,而那只麻痹的左眼竟已经完全恢复正常,如果说叶无天之前那番理论属于纸上谈兵,那眼下他这番手段,总算是让几位护士大开眼界了。

    接下来,叶无天又用同样的手法,对唐妙语的颈后进行了按摩,替她恢复了另外两道麻痹的神经。

    刚刚还奄奄一息的唐妙语,竟然在短短十几分钟内,完全康复过来,江森辉对叶无天的敬仰之心已经无以言喻,以前他一直都觉得西医强于中医,而如今,他总算是见识到了四大国粹之中医学的博大精深。

    手术室的红灯终于灭了,唐伟文三人连忙围到了手术室门前,就像是等待放赈的饥民一般,满脸的焦急与期待,远处椅子上的李得胜也翘首望了过来,眼里带着那么一丝讥讽之色,他已经做好了看叶无天笑话的准备。

    “吱!~”手术室的门打开。

    “爸爸妈妈!~”门内传来唐妙语那欢快的叫喊声,听到这声音,李得胜身子一颤,紧接着,当他看到唐妙语活蹦乱跳的从手术室里跑了出来,他那两颗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

    “刚刚院长不还说没救了吗?怎么这才一会儿工夫……”看到紧随而出的叶无天时,李得胜差点从椅子上掉下去,“难道真的是被他救活的?不可能,这不可能。”

    江森辉和几名护士也随后走出,护士们端着一些手术器具从李得胜面前经过,她们正在兴奋地谈论着关于叶神医的话题,早把李得胜这个副主任给当空气了。

    李得胜咽了口唾沫,然后又擦了擦额头的汗水,见江森辉等人还没注意到这边,他连忙站起身,缩着脑袋悻悻离去。

    一家人团圆自然万分欢喜,梁旭辉并没前去打扰,而是走到了叶无天和江森辉面前,欢颜笑道:“叶先生,江院长,两位真是辛苦了。”

    “呵呵,贺局长你言重了,江某什么忙也没帮上,都是叶神医的功劳。”江森辉这倒不是谦虚,而是实话实说。

    “叶先生,真没想到你年纪轻轻竟有这身惊世骇俗的本领,贺某真是佩服至极,不知叶先生能否留个联系方式,改天贺某一定要找你喝一杯。”梁旭辉诚意满满的说道。

    叶无天当然知道梁旭辉醉翁之意不在酒,他真正在意的修行之事,由于出门前师傅再三叮嘱不要与这些武林人士走的太近,所以叶无天婉言推脱道:“贺局长,我叶无天只不过是草根布衣,凡人一个,实在没有你口中说的那般神奇,况且本人一向独来独往,很少与人交结,若贺局长你是个花容月貌的大美人,那我倒是可以考虑考虑。”

    叶无天会说出这番话,江森辉倒是见怪不怪,之前邀请叶无天来医院当任特聘专家时,他也同样毫不给面子的拒绝了。

    梁旭辉先是一愣,旋即哈哈大笑起来,“叶先生真是爽快之人,无缘与你结交,真是贺某的一大遗憾啊。”

    面对自己的拒绝,梁旭辉竟然表现得如此阔达,叶无天心里对他的好感不禁又增添了几分,他笑了两声说道:“贺局长的为人我也是挺欣赏的,若是下次还有机会的话,我叶无天倒是愿意跟你喝一杯。”

    “好,既然叶先生这么说了,那贺某就翘首以盼了。”梁旭辉笑着说道。

    这时,唐伟文又迎了上来,恭敬说道:“叶先生,你对我唐家恩重如山,感激的话我也不多说了,你有什么要求尽管提出来,只要是力所能及的,唐某自当全力以赴。”

    一开始叶无天帮助唐伟文只不过是为了赚点生活费,而眼下若是谈钱,那实在有湿身份,要不让对方送套房子?送辆车?还是送几个漂亮姑娘?

    就在叶无天正思考着眼下所需的时候,不争气的肚子却“咕咕”叫了起来。

    “哥哥,你的肚子叫了。”一旁的唐妙语眨着漂亮的大眼睛向叶无天提醒道,她似乎已经走出了阴影。

    “叶先生,难道你还没吃晚饭吗?”赵丽虹问道。

    “呵呵,是还没吃呢,实不相瞒,我今天刚坐飞机过来,身无分文,正在为温饱问题而发愁呢。”叶无天摸了摸瘪了一圈的肚子,如实说道。

    众人听得汗颜,像叶无天这样身手不凡的神医竟然还为温饱发愁,这实在是太不可思议了。

    江森辉正打算表现表现,却被赵丽虹抢先一步,热诚邀请道:“如果叶先生不嫌弃的话,就去我们家住吧,只要你住得习惯,就是住一辈子也没问题。”

    叶无天眼睛一亮,这倒是个不错的主意,以后就不用为吃住问题发愁了,于是他连忙答应道:“既然赵厅长如此盛意邀请,那我叶无天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叶无天能够答应,唐伟文夫妇自然很开心,“那我们现在就回去吧,旭辉老弟,要不要去我家坐坐呢?”

    “改天吧,今天局里还有点事要处理。”梁旭辉说着又向叶无天说道:“叶先生,希望你能在唐大哥家里多住上几天,改天贺某一定登门拜访。”

    一番客套后,众人告辞江森辉,离开了医院,唐伟文电话叫来了司机,四人坐上车直朝唐伟文家奔去。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