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1章 记忆

    “轰!轰!~”

    爆鸣之声此起彼伏,一幢幢楼房在爆鸣声中垮塌,惨叫声,呼救声,痛哭声连成了一片。♀不是所有站都是第一言情首发,搜索+你就知道了。人们在四处奔逃,一个个模糊的黑影,挥舞着染满鲜血的刀剑,就像死神一般夺去一条条鲜活的生命,整个画面渐渐被染成了红色。

    那些坍塌的房屋里,接连响起孩子的哭喊求救声,可是现场却只有杀戮。

    他们都是自己的亲人吗?内心深处,叶无天是多么渴望能够向他们伸出援手,解救他们于危难,可是他却只能眼睁睁看着这些画面闪过……

    “赶紧组织施救!”梁旭辉惊呼一声,所有人都回过神来。

    赵丽虹身子一软,瘫倒在唐伟文怀里,而唐伟文也是一脸木讷,呆呆看着那片已成废墟的厕所。

    边上的黄伟面如死炭,他很清楚,造成前面这般结果的罪魁祸首正是自己,恐怕自己头上这顶乌纱帽是保不住了。

    “还愣着干嘛!赶紧联系施救队伍!”梁旭辉厉声吼道。

    可就在这个时候,跪在地上的叶无天突然大吼一声,整个人如野兽一般,向着厕所废墟疾冲而去,他身上绽放着淡淡的白光,眨眼之间便冲到了厕所废墟前,然而他的脚步并未停止,继续向着废墟中冲去。

    让梁旭辉等人震惊的是,周围那些碎石一触及到叶无天体表的白光,竟瞬间被碾成粉末。

    “地境……”梁旭辉嘴唇在颤抖,修练内功这么多年,他只听说过修为达到地境之后便能将体内真气外放,但却从来没有见识过真正真气外放的状态,然而眼前,叶无天所呈现出来的不是真气外放又是什么。

    世间修行界将修士修为由高到低划分为天地玄黄四境,每一境又分前中后三期,传说天境强者拥有飞天之神通;地境强者可以将真气外放斩铁如泥;玄境金钢不破水火不侵;至于黄境,也只有强身健体罢了。♀

    梁旭辉修练内功二十多年,在五年前他修为达到了黄境后期圆满境界,然后就一直没能突破;至于唐伟文,目前还只有黄境中期修为。

    而眼下,叶无天竟然呈现出这般强势的姿态,再联系起他的年龄,这不得不叫贺、唐两人惊诧。

    不等众人反应过来,叶无天已经抱着一个小女孩自废墟之中走出,这小女孩自然就是唐伟文夫妇的女儿唐妙语。

    叶无天的脸上充满了哀伤,但他却不是在为怀中女孩哀伤,而是为记忆里那些惨死的人们和那些哭喊求救的孩子们哀伤,若是那个时候,自己拥有现在这样的能力,又怎会让那样的悲剧发生。

    一见叶无天抱着自己女儿出来,唐伟文和赵丽虹急忙迎了上去,并从叶无天手里接过了女儿。

    “妙语,妙语你醒醒。”赵丽虹向女儿叫唤了两声,可是却没有反应。

    再看到女儿那满身的血迹,赵丽虹整个人一阵跌颤。

    “放心好了,这些血不是她的,那位挟持她的歹徒被射杀手后压在了她上,所以她才有幸在爆炸中存活下来,不过她现在的情况也不怎么乐观,还是赶紧送医院吧。”叶无天有气无力地说道,之前救唐妙语消耗了他不少真气,再加上那些悲惨的记忆深深打击了他的心灵,现在叶无天可谓是身心俱惫,要是边上有张床,他必定会立马倒下呼呼大睡。

    其实唐妙语能够活下来,也完全是叶无天高抬贵手,之前当叶无天救下唐妙语的时候,由于她头部受爆炸产生的高压气浪冲击,大脑神经重度休克,呼吸和心脏骤停,于是叶无天便向她体内输入一股真气,使她心肺脑复苏,并暂时维持住了她的生命。

    “叶先生,真是太谢谢你了,你的救命大恩,我唐伟文无以回报。”唐伟文抓着叶无天的手,满脸激动的感谢道。

    这时,医生们匆匆赶到现场,将唐妙语放上担架后便向救护车奔去。

    “叶先生,不如你随我们一起走吧,这次你救了我女儿的性命,我们一定要好好的感谢你。”赵丽虹真诚的说道。

    考虑到唐妙语的伤情并非一般医生所能救治,所以叶无天便答应了赵丽虹的邀请,和他们夫妻俩一起坐上了救护车。

    救护车走后不久,两名歹徒的尸体也被挖了出来。

    让梁旭辉等人吃惊的是,那名被叶无天用箭射死的歹徒,脑袋中央竟被射出一个拳头大的窟窿,样子极其恐怖,至于那个身绑炸弹的歹徒早已粉身碎骨。

    看了看地上两名歹徒,又看了看那片厕所废墟,最后梁旭辉的目光停留在了黄伟身上。

    察觉到梁旭辉的目光,黄伟身子一颤,脸色发白,额头汗水刷刷直落。

    “明天再来收拾你!”梁旭辉冷喝一声,旋即又对刑警大队长姜科吩咐道:“现场剩余的工作就交给你了。”

    梁旭辉对姜科说这番话,就相当于当场摘下了黄伟头上的乌纱帽。

    “是!”姜科连忙答应道。

    梁旭辉没再向黄伟多看一眼,直接转身离开现场,向着医院赶去。

    因为广场距离市中心医院很近,所以救护车很快便抵达医院,医生们推着担架车直朝手术室奔去,唐伟文夫妇和叶无天紧随而上。

    来到手术室门口,叶无天原本打算随车进去,但是却被一名中年医生挡了下来,“先生,手术室你不能进来,请在门外等候。”

    今天已经是第二次被拒之门外了,叶无天心情大为不爽,冷声问道:“我不进来,就凭你们治得好她吗?”

    这名中年医生乃是医院急诊部的副主任医师李得胜,他在医院里工作了二十多年,有着不小的名望,为人也有些孤高自傲,眼下叶无天说出这番讽刺的话,他自然恼羞成怒,“小子,像你们这些读了两年书就自以为才高八斗,满大街吹嘘的大学生,我李得胜是见得多了,你最好少在我面前炫耀文凭,这里可不是你们学校的实验室,要是耽误了治疗,你担当得起吗?”

    很显然,这个李得胜把叶无天当成了某所重点医学院的学生,以为他和医院里新招进来的那些高文凭实习生一样,自恃文凭高、理论深,却没真本事,只会摆臭架子。

    边上两个护士原本还对叶无天的长相挺有好感的,可现在听叶无天说出如此狂傲的话,她们的眼神中都露出了一丝鄙夷之色,也许她们的想法和李得胜一样,认为叶无天只是个不自量力的大学生。

    面对李得胜这番没头没脑的叱喝,叶无天心中苦闷,难道自己年轻也有罪吗?他耸了耸肩,不以为意道:“成!你治吧,我倒要看看你有几分能耐。”

    “神经病,哼!”李得胜唾骂一声,旋即“咣”的一声关上了门。

    李得胜最擅长的是,猝死、休克、急性心功能衰竭、脑出血等多种危重疾病的治疗,在长期从事的危重病临床实践中,积累了丰富的对危重病人的救治经验,具有较强的主持现场综合救治的能力,所以,面对唐妙语这样的普通休克患者,他自认为有十足的把握治愈。

    唐伟文夫妇并没有表态,虽然叶无天之前的表现很让他们震惊,但是这治病和杀人可完全是两码事,比起叶无天这个不确定因素而言,他们自然更愿意相信院方。

    而叶无天倒也不急着跟李得胜叫板,现在自己体内真气混乱,必须尽快运功调养,至于唐妙语,体内有真气护身,就算李得胜再庸医,一时半会儿也死不了。

    于是叶无天在门边的椅子上坐下,运行灵枢心法,开始闭目调息。

    没过多久,梁旭辉匆匆赶来。

    “唐大哥,妙语她怎么样了?”梁旭辉担忧的问道。

    “刚进手术室呢。”唐伟文一脸忧虑的回答道。

    梁旭辉向叶无天看了看,见他在打坐调息,也就没有打扰。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手术室的红灯一直亮着,里面没有任何动静。

    唐伟文夫妇急得就像是热锅上的蚂蚁似的,他们在手术室门前来回走着,时不时又向叶无天看看,可叶无天就像是睡着了似的,闭着眼睛没有任何表情。

    手术室里,李得胜的表情可不怎么好看,因为经过了长时间的治疗,唐妙语的情况非旦没有好转,反而有恶化的趋势。

    “李主任,病人出现心律失常,心动过速。”护士急切呼喊道。

    “赶紧准备心脏电复律。”李得胜连忙吩咐。

    几名护士立马开始准备心脏电复律,可这时,护士又喊道:“李主任,病人心跳过快,血压急剧下降,可能会有血管破裂的危险。”

    “马上静脉滴注间羟胺,不行,直接进行静脉推注。”李得胜脸色苍白如纸,呼吸也显得十分沉重,他万万没有料到一位看似普通的休克病人,竟然会出现一连串如此复杂的症状。

    没等李得胜心情平静下来,护士的惊呼声又响了起来:“李主任,病人心跳血压得到缓减,但是出现了呼吸衰竭症状。”

    “什么?”李得胜眼睛瞪得滚圆,喃喃猜测道:“难道是刚刚的爆炸导致了脑损伤,从而出现了休克和呼吸中枢抑制?”片刻分析后,李得胜慌忙吩咐道:“赶紧联系脑外科医生,最好能联系到院长。”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