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0章 愤怒

    完成任务后,黄伟喘着粗气跑回到梁旭辉身前,毕恭毕敬地问道:“局长,还有什么吩咐吗?”

    “联系两位狙击手,看看情况如何。寻找网站,请百度搜索+”梁旭辉吩咐道。

    “是。”黄伟答应一声,连忙拿起手里的无线电对讲机,问道:“狙击一号、狙击二号情况如何?”

    “狙击一号准备就绪。”

    “狙击二号寻找狙击位。”

    显然这狙击二号正是那位派往银行大楼的狙击手。

    “局长,二号还在寻找狙击位。”黄伟向梁旭辉报告道。

    梁旭辉看了看表,点了点头,道:“还有五分钟,联系姜科看看快回来没有。”

    “是!”黄伟正准备联系,却见姜科扛着一把弓从广场外跑了进来,“局长,姜科他回来了。”

    姜科气喘吁吁地跑到梁旭辉跟前,将手里的弓递予梁旭辉,并道:“局长,这把马修斯mr7拥有80磅的拉力,已经是店里拉力最大的弓了。”

    梁旭辉接过弓后,试着拉了拉,在没有动用内力的情况下要将弓拉满弦还真不容易。

    尝试过后,梁旭辉又将弓递给了叶无天,说道:“叶先生,你看看合不合适。”

    叶无天接过弓先是上下打量了一番,这把弓通体黑色,造型倒是很漂亮,两头各有一个滑轮,可以起到省力的效果。

    接着,叶无天又试着拉了拉,他并没有将弓拉满弦,而是随意拉了两下,然后就点了点头。

    因为黄伟和姜科之前并未听到叶无天和梁旭辉的谈话,所以两人此时都是一脸困惑的样子。

    又是三分钟过去,就在时间仅剩两分钟的时候,银行大楼上的狙击手终于找到了合适的狙位并准备就绪。

    “姓黄的,呆会我说准备的时候,你来倒数发号施令。”叶无天对黄伟说道。

    听到叶无天这番话,黄伟和姜科都是一脸的惊诧。

    “难,难道,你想用这把弓射击另外一名歹徒?”黄伟惊疑地问道,然后又转头向梁旭辉看去,他的神情就好像是在问:这不是在开玩笑吧?

    “你只需要照着叶先生的吩咐去做就可以了。”梁旭辉严肃的命令道。

    “是!”黄伟有些底气不足地答应一声,旋即又向叶无天手里的弓瞥了一眼,心里怀疑着:这些人该不会都疯了吧?

    待一切准备就绪后,叶无天深吸一口气,然后举起弓,搭上箭,一施力,整副弓竟被轻松拉成满弦。♀

    边上的梁旭辉和姜科的脸色都明显一变,这副弓他俩都试拉过,他们自认无法做到像叶无天这般面不改色的将弓拉成满弦。

    至于唐伟文夫妇和黄伟并未亲身体验过,所以并不知道其中难度。

    将箭矢瞄准目标脑袋后,叶无天正色说道:“准备!”

    黄伟连忙拿起无线电对讲机,说道:“狙击一号、狙击二号做好射击准备。”

    “狙击一号准备就绪。”

    “狙击二号准备就绪。”

    这一刻,所有人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特别是唐伟文夫妇,对他们来说,这次射击攸关他们女儿的性命。

    “三!二!一!射击!”

    随着三声倒数,黄伟最终下达了射击命令。

    就在枪声响起的同时,叶无天也松开了手中的弦,只听“咻”的一声,箭矢泛着淡淡银光,直朝厕所的一堵墙上射去。

    “锵!~”

    尖锐的撞击声下,那支箭矢竟然直接穿透了墙壁,消失无影。

    在场几人全都看得目瞪口呆,若不是亲眼所见,又有谁会相信这种荒唐的事情呢。

    片刻的寂静,而厕所里也没有任何的动静。

    难道成功了?

    可是,就在所有人心里刚刚升起这个想法的时候,叶无天突然大声喊道:“让二号狙击手再补一枪!”

    黄伟愣了愣,他原本就对叶无天有成见,而此时叶无天又以命令的语气冲他大吼大叫,他心中自然不爽,所以一时之间也忘了自己的职责,冷冷反驳道:“不是已经成功了吗?”

    “没听到我的话吗?”叶无天几乎用咆哮的语气向黄伟怒吼道。

    黄伟这才意识到情况的危急,可是当他举起无线电对讲机的时候却为时已晚。

    “轰隆!~”

    剧烈的爆鸣之声在广场寂静的上响起,脚下的地面也随之一颤。

    叶无天只看到厕所里闪起一片耀眼的光芒,紧接着整间厕所便坍塌了。

    “嗡嗡”余音在耳畔缠绕不休,脑袋里瞬间传来一阵钻心的刺痛,叶无天身子一颤,“扑通”一声跪倒在地,两只手死命的捧着脑袋。

    没有人看到,叶无天那张痛苦得已经扭曲了的脸上,却洋溢着一丝激动和兴奋。

    终于又来了,这十来年里,叶无天无时无刻不在期待着眼前这一刻的到来。

    叶无天的记忆是从八岁开始的,他记得,从八岁起就一直跟着师傅周游世界,而关于八岁之前的事情,师傅也只是简单的告诉叶无天,他从小就被自己收养,然而八岁那年得了一场怪病,八岁前的记忆全部散失。

    刚开始的时候,叶无天对师傅这个说法倒没什么质疑,可是后来,每看到一些特殊的场景,叶无天的脑袋就会产生爆裂般的疼痛。而且就在这疼痛期间,一段段零碎的画面会在脑海中呈现,叶无天相信,这些都是自己所散失的八岁之前的记忆。

    叶无天也曾向师傅说过自己的情况,然而每次师傅都只是告诫说,不管想起了什么都要保持理智,不要冲动行事。而叶无天再追问下去的话,师傅就会闭口不语。

    难道自己真的是从小就被师傅收养的吗?叶无天越来越觉得怀疑,他迫切的想要知道自己的身世,想要知道自己的父母到底是谁,他们又为何要抛弃自己。所以,他时时刻刻都在期待着这些记忆的浮现,希望能从中找到一些线索。

    而然此时,出现在脑海里的却是一副副惨不忍睹的画面。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