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5章 警告

    若是换作一个小时前,在苏梦璃眼里,叶无天和郑建倒是没什么区别,可是就在这一个小时之中,苏梦璃对叶无天的看法却不知不觉发生了一丝转变,也许就像母亲说的一样,叶无天的内心还是善良的,不像那郑建一样,是个十足的恶棍。♀友情提示这本书第一更新网站,百度请搜索+

    所以,苏梦璃一咬牙冷然说道:“爸,我喜欢叶无天,就算他现在不想结婚,我也愿意等。”

    苏志远的脸色一阵铁青,他是聪明人,当然知道自己女儿说这番话的用意,眼下他又不好当场训斥,也只能冷冷哼了一声。

    而叶无天虽然也知道苏梦璃并非是真的喜欢自己,不过这番话从她口中说出来,叶无天心里多少也能yy一番,而嘴上也不忘趁机给自己脸上贴点金:“真没想到我叶无天竟然会有如此大的魅力,难怪每次走在街上,都会听到男人的哭泣和女人的尖叫。”

    苏梦璃对叶无天的厚脸皮已经彻底没脾气了,她甚至不敢想像,要是自己真嫁给了这家伙,以后该怎么活。♀

    见周围的人都不怎么配合,叶无天也不再自娱自乐,而是向冯舒兰走了过去,说道:“差不多该取针了。”

    苏梦璃有些担忧的跑到床前,向叶无天问道:“这些针拔了,我妈她又会昏迷过去吗?”

    “要是昏不过去,那就有问题了。”叶无天随口回答道。

    苏梦璃拉起母亲的手,一副依依不舍的样子。

    见两人搞得好像是生死离别似的,叶无天实在看不下去,于是问道:“要不要摆个酒桌,开个送别会呢?”

    两人这才罢休。

    叶无天不再耽搁,右手在冯舒兰脑袋上随手一挥,仅仅眨眼之间,所有钢针竟然被全数取了下来,众人虽都已经见识过叶无天的手法,但还是忍不住惊叹。

    正如叶无天所说的一样,待钢针被取下后,冯舒兰便再次陷入昏迷。

    苏梦璃小心翼翼的扶着母亲在床上躺下,然后替她盖上了被子。

    叶无天一边将钢针收进针盒,一边说道:“在接下来的一个月里,我每隔一个星期会来一次,第一次我会按照你的要求先恢复她的视觉和听觉等感官功能,尔后几次依次恢复其它功能,由于她昏迷时间较长,一个月四次的治疗结束后,她的各项功能并不能恢复如初,日后还需要慢慢调养才能完全康复。”

    说着,叶无天又向在场众人扫了一眼,正色说道:“还有,今天的事情希望各位不要出去张扬,我叶无天不怎么喜欢那种多嘴的人,因为这些人就像是苍蝇一样惹人厌。”

    言毕,叶无天将手里最后一枚钢针朝着墙上用力一甩,只听“叮”的一声,这枚钢针竟然在水泥墙上硬生生插进半截,而最叫人吃惊的是,在钢针上竟然还钉着一只苍蝇。

    苏志远等人都是满脸惊恐,他们甚至有种小命被叶无天捏在手上的感觉,现在,就是借他们十个胆,他们也不敢将今天之事说出去了。

    警告完毕后,叶无天又恢复了吊儿郎当的姿态,转头向柳依然邪笑着问道:“依然妹妹,你家住哪的呢?”

    “我,我住职工宿舍的。”柳依然俏脸上带着一丝惊慌,愣愣地回答道。

    “职工宿舍?那是一个人住的吗?”叶无天又追问道。

    柳依然此刻脑子里一片空白,她并没有去思考叶无天为何会问这些问题,只是乖乖回答道:“和同事一起住的。”

    叶无天面露遗憾之色,带着最后一丝希望问道:“那么,你那个同事长得有你漂亮吗?”

    “这个……”

    “哎,算了算了。”叶无天摆摆手,他已经被这两个丫头折腾得完全没有浴望了。

    接着,叶无天问来了柳依然的号码,然后就告辞离去,可走到门口的时候,他又突然想起了什么,驻步回头对苏梦璃说道:“对了,老婆,你都还没告诉我名字呢。”

    苏梦璃稍稍一愣,回答道:“我叫苏梦璃,十九岁,目前还是江陵大学医学院的学生。”苏梦璃之所以会选择就读医学专业,自然是为了寻找救治母亲的办法。

    叶无天满意的点了点头。

    走出医院后,肚子又咕咕抗议起来,叶无天这才想起,自从中午吃了那碗阳春牛肉面之后,都还没吃过东西,虽说以他的修为境界,一两顿饭不吃倒也无伤大雅,可是饿着肚子的感觉总归是不好受的,特别是一旦肚子饿起来,叶无天就无心美色,这也正是他猎美之路上最大的阻碍。

    “哎,现在是先去找几个小琉氓敲诈点钱呢?还是先去吃一顿霸王餐,然后再去某个娱乐场所,包个漂亮妹子,玩个霸王鸡,睡个霸王觉呢?”

    正待想着,远处突然传来一阵喇叭嚷嚷声,翘首眺望可见,前方一片广场上正围着一大圈子人,期间还有耀眼的警灯在闪烁着。

    “这么多人围着干嘛呢?难不成在拍电视?”叶无天眼珠子一转,立马奔了过去。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