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0章 灵枢

    “那你快帮我母亲医治吧。♀言情穿越书更新首发,你只来+”苏梦璃迫不及待的催促道。

    叶无天则是不紧不慢地说道:“由于丈母娘脑死亡时间过久,所以要修复那些衰坏的脑细胞也需要一个比较长的治疗过程,具体的恢复速度我也不是很确定,不过我可以按照你们的需要,进行选择性功能优先恢复,比如视觉、听觉,又或则是呼吸、排泄、吞咽等功能。”

    江森辉顿时听得傻眼了,能够将脑死亡这种不可逆性损伤的病人唤醒,这种说法已经是匪夷所思了,更别说还可以像机器一样,按需要进行选择不同的功能。

    “这,这不可能。”江森辉摇着头否认道,因为叶无天的说法不仅仅是颠覆了江森辉的个人观念,而完全是颠覆了整个世界对脑死亡四十余年来的研究成果。

    “那,那先让我妈恢复视觉吧。”苏梦璃犹豫了好久才决定下来,她希望母亲能够尽快的睁开眼睛。

    “没问题。”叶无天轻松答应道,旋即又对护士小妹妹吩咐道:“护士妹妹,麻烦你去帮我取一些银针过来。♀”

    “哦!”护士小妹妹机械般的点了点头,她也像江森辉一样,已经被叶无天的话惊呆了。

    国内以针灸之法医治植物人的成功案例倒是有几例,但是以针灸治愈脑死亡的案例却是闻所未闻,也许根本没有人会傻得去尝试这种不可逆性损伤的治疗。

    病房里十分安静,众人脸上的表情各有所异,叶无天平静如常,苏梦璃和胡雪儿都是满脸惊喜,江森辉自然是吃惊和狐疑,至于苏志远,那就相当得复杂了,也许自己妻子能不能苏醒对他来说早已经是无关紧要的事情,而他现在最担心的是,要是妻子真的苏醒了,又该拿什么去威逼自己女儿嫁给郑建。

    没过多久,护士小妹妹气喘吁吁的跑了回来,手里拿着一个金属针盒。

    拿到针盒后,叶无天又吩咐苏梦璃将冯舒兰扶起。

    做好准备后,叶无天打开针盒,右手一拂,五根手指的指缝里竟已夹起了四枚银针。

    这般娴熟的手法直叫众人惊叹不已,而旁边的护士小妹妹更是吃惊地吸了口凉气。

    接着,叶无天右手飞快的在冯舒兰脑袋上移动起来,仅仅一眨眼的工夫,四枚银针已全数插落在了冯舒兰头上,其中两根插在脑袋后侧的风府和哑门两个穴位上,另外两根则是插在了百会穴和顶中线上。♀

    虽然江森辉是名西医,但是对中医针灸学也是略有研究,特别是关于脑外科方面的针灸知识,所以他自然知道叶无天此时施针正是针灸疗法中治疗植物人的常用穴位,然而接下来的一幕他就完全不理解了。

    只见叶无天又取出了四枚银针,而这四枚针竟然全都插在了督脉的几大穴位上。

    叶无天这般眼疾手快的动作,可把苏志远、苏梦璃和胡雪儿三人看得忧心忡忡,虽然他们不懂医理,但是针灸的场面倒也曾见识过,那些医生一般都会先找准穴位,然后轻手轻脚的插进去,哪会像叶无天这般没头没脑的乱插一通。

    不过边上那位护士小妹妹却是十分清楚,叶无天这些针可不是乱插的,尽管她不理解叶无天为何会插在这些位置上,但至少每一针都十分准确的插在了各个穴位点上,叶无天这般快速而又准确的施针手法,已经把这位护士小妹妹看得目瞪口呆,若是被叶无天看到她此时可爱呆愣的模样,必定会趁火打劫亲上一口。

    完成施针后,叶无天的手并没有歇下来,而是以闪电般的速度在所有银针之间来回游移着,每移到一枚银针上,便会轻轻转动银针,并向银针中注入一丝真气。

    其实,黄帝轩辕氏在《灵枢》中同时涵盖了灵枢针经和灵枢心法,其本意就是为了让针灸和真气融为一体,形成以针为引,以气为辅的疗法,俗话说:搞针灸不练气功,医生白费劲,病人白受苦。

    此刻,一丝丝真气顺着银针进入冯舒兰的大脑之中,这些真气刺激衰坏的脑细胞,并起到辅助修复的效果。

    这个过程整整持续了近半个小时,叶无天额头冒起了细细的汗珠,他将所有注意力都集中在了治疗之上,要知道这些银针的针尖已经刺进头骨,距离冯舒兰的大脑皮层仅有分毫之距,若是稍有差池就会对冯舒兰的大脑造成永久性的物理损伤。

    正扶着冯舒兰的苏梦璃不知何时将目光移到了叶无天脸上,在她眼里,此刻的叶无天所呈现出来的是真正的医者姿态,与之前那个油腔滑调的形象完全判若两人。

    这张帅气的脸庞,庄严肃穆的神情,就像是投身于沙场的战士一般,那坚毅的目光,那伟岸的身姿,这一切的一切无不触动着苏梦璃的心扉,让她陶醉其中。

    就在苏梦璃看得痴迷之时,叶无天突然开口说道:“我也知道我长得帅,但你也用不着这么看着我吧?”这番话顿时让他在苏梦璃心中刚刚建立起来的优良形象一落千丈。

    苏梦璃羞红着脸,迅速将目光从叶无天脸上移开,可就在此时,她赫然察觉到母亲的手指竟然跳动了一下。

    苏梦璃心中大喜,连忙向冯舒兰呼喊道:“妈!你醒醒,我是梦璃啊。”

    就在五双惊诧的目光的注视之下,冯舒兰竟然缓缓睁开了眼睛。

    她竟然真的醒来了,江森辉颠颤两步,只觉脑袋嗡嗡作响。

    “妈!妈,你终于醒了……”苏梦璃喜极而泣,五年的辛酸仿佛尽在这一刻倾泄而出,母亲今天能够醒来,也正是她五年里不懈努力所换来的结果,若是她老早就放弃了的话,那又怎会在今天遇到叶无天。

    “梦璃!”看到自己女儿安然无恙的出现在自己面前,冯舒兰当然也是激动万分,毕竟她的记忆仍然停留在发生车祸的那一天。

    此时的冯舒兰能说会动,完全就像是已经快要康复的人,这让苏梦璃惊喜不已,不过叶无天接下来的一番话却给她泼了一头凉水。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