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9章 出手

    当叶无天和江森辉订下赌约后,那位护士小妹妹也拿着协议单跑了回来。♀寻找网站,请百度搜索+

    她刚将协议单递给苏志远,叶无天便凑到她跟前邪笑着说道:“护士小妹妹,你们院长大人已经把你卖给我了,以后你就是我叶无天的人咯。”

    “啊?”护士小妹妹惊诧地向江森辉看去。

    江森辉老脸一红,急忙干咳两声,解释道:“是这样的,这位小兄弟说他需要一名私人护士,所以我推荐了你,当然你用不着急着答应过拒绝,可以先考虑考虑。”

    对于江森辉这个解释,众人已经无力吐槽,当然他们也不会当面揭穿江森辉的谎言。

    护士小妹妹听得一头雾水,她瞪着漂亮的大眼睛看看叶无天又看看江森辉,最后愣愣的哦了一声。

    苏志远很快在免责协议上签了字按了手印,然后将协议递给江森辉,问道:“江院长,你看这样可以了吗?”

    江森辉接过协议检查了一遍,然后点了点头,对叶无天说道:“你现在可以进去了。♀”

    叶无天也不客气,大摇大摆走进了病房,其余众人纷纷跟上。

    眼前这间特护病房设施十分完善,电视、冰箱、空调、电脑样样具全,就像是大酒店的高档客房似的。

    在房间中央一张高级电动护理病床上,苏梦璃的母亲冯舒兰正安静地躺着,她面容消瘦,眼睑紧闭,嘴上套着氧气罩,看去没有任何生机,唯一能够证明她还活着的,就是床边电脑屏幕上微弱颤动的心电图。

    苏梦璃走到床前拉起了母亲的手,她的眼眶已经湿润,这已经是她救治母亲的最后一次希望,可是这希望却是十分渺茫。

    江森辉等人也都围在了床边,他们的目光都投射在叶无天身上,这个小青年为何明知不可能治好,还要信口开河呢?该不会脑子不正常吧?

    叶无天也不管别人怎么想,他将冯舒兰观察了一番后,又扭头对身旁的护士说道:“护士妹妹,把你的手借我用下。”

    护士小妹妹虽然不解,但是还是很配合的伸出了右手。

    众人都是很好奇的看着叶无天,只见他兴奋地抓住护士小妹妹的手,上上下下摸了起来,嘴里还激动地喃喃说道:“这玉手,这肌肤,这手感,果然跟我猜想的一样。”

    众人狂晕,这家伙这种时候脑子想的竟然还是这些肮脏的事……

    护士小妹妹慌忙将手缩了回去,因为上司在场,她也只能向红着脸向叶无天翻了翻白眼,没敢做出过激地言行。

    叶无天嘿嘿傻笑两声,然后拍了拍手掌宣布道:“好!本神医现在要开始施法了,瞪大你们的眼睛看仔细了。”

    言毕,他也不再啰嗦,俯下身子,伸出右手撑开冯舒兰的眼睑,仔细观察了老半天,然后又伸手在冯舒兰头上几个位置上按了按。

    就在众人等得有些不耐烦的时候,叶无天总算直起了腰板,神色平静地说道:“竟然还真的是脑死亡。”

    叶无天看了半天,竟然就憋出这么一句废话,苏梦璃等人脸上纷纷露出了不悦的神色。

    江森辉抹了把汗,嘲讽道:“你这不是废话吗?都已经事先告诉你了,谁不会说。”

    叶无天看向江森辉笑问道:“那你知道脑死亡分为哪几种吗?”

    江森辉愣了愣,回答道:“脑死亡就是脑死亡,还分什么种类。”

    叶无天得意的笑道:“这你就不知道了,脑死亡分为三种:第一种是轻微脑死亡;第二种是中度脑死亡;第三种是重度脑死亡。”

    江森辉听得无语,争辩道:“你这种笼统的说法谁不会。”

    “那你刚刚怎么不这么说呢?”叶无天质问道。

    江森辉无言以对,只能哼哼道:“我看你根本就是在这里滥竽充数。”

    叶无天并没有在意,而是继续问道:“那你又知道她是属于哪一种吗?”

    “反正都是脑死亡了,哪一种不还是随你说的。”江森辉总感觉自己就像是秀才遇上无赖,官司打不明白。

    叶无天随意的笑了笑,说道:“我想,那些外国老的西医里只告诉你用仪器和药物刺激来判定脑死亡状态吧?”

    “不这么判断那还能怎样,难不成还用望闻问切吗?”江森辉理直气壮地辩驳道。

    见两人争论不休,苏梦璃急道:“喂!你看了这么半天,到底能不能治呢?”

    “你老公我不是说过了嘛!这天下目前还没有我治不好的病,如果我没说错的话,丈母娘她应该昏迷了有1891天了。”叶无天肯定的说道。

    苏梦璃掐指算了算,眼睛顿时瞪得滚圆,脸上也露出了惊喜之色,“算上车祸当天的话,的确是1891天。”

    听苏梦璃这么一说,江森辉纷纷吸了一口凉气,一个个都像是看怪物似的看着叶无天,他们可不觉得叶无天靠瞎蒙,能够蒙出这么准确的数值来,除非他事先知道了车祸的日期。

    江森辉咽了口唾沫,满脸质疑的问道:“小伙子,不知你是如何推算出这个日子的?”

    叶无天耸了耸肩,不以为然道:“当然是靠那不被你们西医放在眼里的望闻问切了。”

    若说通过望闻问切判断出了病人的脑死亡症状,这或许还有那么一点可能性,但是连病人的昏迷日期也能看出来,这简直是天方夜谭。

    当然叶无天所使用的可不是一般的望闻问切,他是利用了灵枢心法的诊疗手段,用真气配合穴位直达病灶,摸清了病者脑细胞的精确衰坏数量,以及衰减速率,通过这两个数值便能计算出病人的脑死亡时间。

    尽管江森辉满脸狐疑,但叶无天也不想跟他解释太多,反正自己只要将人给治好就可以了。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