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8章 院长

    叶无天向江森辉瞅了眼,疑惑道:“老头,你干嘛挡着我呢?我对男人可没兴趣,特别像你这种年纪大的老人家,当然,如果你是想要签名的话,那先等我将人治好了再说吧。特么对于+我只有一句话,更新速度领先其他站n倍,广告少”

    “哼!大言不惭!告诉你,这里是医院,可不是你玩泥巴的地方。”江森辉拉着老脸训斥道。

    “像我这么英俊潇洒的男人怎么会玩泥巴呢,其实我喜欢找个小妹妹玩过家家,比如这位护士小妹妹就挺适合做我玩伴的。”叶无天说着又对那位护士小妹妹放了放电,有院长大人在边上,护士小妹妹倒也不敢失礼。

    “年轻人,你要是再满口胡言,我可要叫保安来请你出门了。”江森辉沉声警告道。

    叶无天一听可就不爽了,“老头,你这么说可就不对了,我是来这里救人的,是你自己用这只爪子挡着了我的路,怎么反倒怪起我来了。”

    “救人?你有行医资格证吗?”江森辉傲然问道,他可不觉得以叶无天的年纪会拥有行医资格证。

    “什么行医资格证,你哥我又不当医生,要这玩意儿干嘛!”叶无天纠结道。♀

    江森辉冷哼一声,说道:“既然没有行医资格证,那你就没有资格去医治病人。”

    “哎!我说你这个老头还真是挺奇怪的,年纪倒是跟我师傅差不多,可智商怎么就相差得这么远呢?我又不医你,你急个什么劲啊。”叶无天双手往腰上一叉,苦闷道。

    “你!”江森辉气得恼羞成怒,活了大半辈子还从来没像今天这样,被一个都可以当自己孙子的小青年羞辱,若不是顾及到自己身份,他还真想上前好好教训教训这个目无尊长的家伙,而眼下,他也只能强忍着怒火道:“国有国法,家有家规,你出了这里我管不着,但是现在在医院里,就得按医院的规矩来办。”说着,他又扭头看向苏志远,冷声说道:“苏先生,每一位在我们医院的病人我们都有责任保证他们的安全,你要是真想叫他医治,那就先将尊夫人带离医院吧。”

    苏志远自然知道江森辉心中不快,所以有些尴尬的笑了笑,说道:“江院长,你看能不能通融通融,其实我也没别的意思,只是想让我女儿死了这条心,要是出了什么问题,我们自己会承担的。♀”

    “既然你们执意如此,那就先签个免责协议吧。”江森辉说着便吩咐那位护士小妹妹去取协议。

    在护士小妹妹去取协议期间,江森辉又好心好意的向苏梦璃劝导道:“苏小姐,你救母心切我能理解,但是凡事也得有个度,你母亲的病情就是神仙下凡也不可能会有转机的,所以,你还是不要道听途说,听信一些不切实际的话言,以免上当受骗。”说话间,江森辉故意将目光向叶无天瞥了一眼,而叶无天却在挖着耳屎,这叫他气得恨不得在这张傲慢的脸上抽上两巴掌。

    “江院长,我知道你是出于好意,但是我,我实在不忍心看着我妈她就这样离开人世。”苏梦璃说着又抽泣起来。

    而这时,叶无天却是一脸悲哀地叹息道:“哎!~你们这些认贼作父的西医啊,我大中华先祖留下如此博大精深的中医学,你们放着不研究,反而整天跟在那些外国人屁股后头,津津有味地吃着他们消化完后拉出来的屎,如此,中国医学不落后才怪。”

    江森辉原本也不想和叶无天这样的小青年一般见识,可见对方说话难听,于是便回了两句:“哼!年纪轻轻说话竟如此阴损,真是丑女多做怪,黑馍多夹菜。”

    “谁是丑女,谁是黑馍马上就会见分晓,你要是有胆量的话,不凡跟我赌一把。”叶无天信心十足的说道。

    江森辉当然不会怕了一个小青年,于是随口问道:“怎么个赌法?”

    叶无天邪邪一笑,说道:“赌钱什么的太俗气了,要是我把我丈母娘的病给治好了,你就把刚才那个护士小妹妹送我当丫鬟。”

    众人一听,皆是满头大汗。

    江森辉有些不满地说道:“我又不是她父母,岂能左右她的人生,况且就算是她父母,也没权利答应你。”

    “我就说你智商低,你还不信,虽然她父母没权利,可是你作为她的顶头上司,还是有这个权利的。”见江森辉似乎没有明白过来,叶无天又用更加直白的语言进一步解释道:“你可以派她做我的私人护士,工资照发,要是她不同意,你就给她三倍、四倍,甚至更多的工资,直到她同意为止。”

    虽然叶无天这个提议倒是可行,但是想起刚刚叶无天看那护士的嘴脸,江森辉还是放不下心,“你该不会是想对她图谋不轨吧?”

    “老头,虽然我也知道你是因为嫉妒我长得帅才会这么污蔑我的,但是我心里还是很伤心,像我这种平时在厕所看到一只蛆,都不忍心踩死的人,怎么可能会对一位漂亮的护士妹妹图谋不轨呢?”叶无天一本正经地替自己辩解道。

    苏梦璃早就领教过叶无天的厚脸皮,所以她已经产生了抗体,然而其余几人则都是一脸佩服的神情。

    “这事还是等那位护士小姐回来,经她本人同意了再做决定吧。倒是你,要是你输了,又如何呢?”江森辉将叶无天上下打量一圈,最后却是一无所获。

    “要是我输了,你想怎样就怎样。”叶无天随说道。

    江森辉想了想说道:“那好,你输了的话,就在这医院里当一个月的义工吧。”毕竟叶无天的条件也并不是很苛刻,所以江森辉也不想太为难他。

    “对了,我还要附加一点,要是我赢了,你要给我跪下磕头认错,怎么样?敢不敢呢?”叶无天挑衅道。

    “有什么不敢的,要是你输了,同样也得跪下认错。”江森辉想也不想便答应道,反正他也不觉得自己会输。

    “那就这么成交了,有我岳父大人为证,你输了可不要哭鼻子哦。”叶无天双手抱胸,得意洋洋道。

    苏志远听得一阵汗颜,而苏梦璃和胡雪儿更是相视无语,这位七八十岁的老院长竟然会和一个十七八岁的小青年玩这种幼稚的赌博游戏,这实在叫人难以置信。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