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大结局】

    大阵早已停止,那些阵柱上的光芒也都已经消散,叶无天来到那根中心石柱上,四下寻觅,却是不见雷魂踪影。

    “小鬼!小鬼!雷魂!”

    叶无天大喊道,可是没有任何回应。

    这时,阴魂飞到他跟前,说道:“别喊了,他因为耗尽了力量,所以退化为雷源,回到了天威体内。”

    叶无天蹲下身子,将嵌在石柱上的天威石取了出来,捧在手里端详了片刻,向阴魂问道:“那他要何时才能恢复呢?”

    “也许几年,也许几十、几百、几千年,得看他退化到何等程度了。”阴魂回答道。

    听到阴魂这个回答,叶无天心情有些沉重,因为这意味着,他很可能这辈子都无法再见到雷魂了。

    唉叹了一声,叶无天看向阴魂,问道:“阴魂前辈,如今神途已经开启,你还打算前往神界吗?”

    “当然,机会难得,本尊自然得冒险一试。”阴魂回答道。

    叶无天犹豫了片刻,将手里的天威石递给了阴魂,说道:“那就麻烦你带上雷魂和天威吧。”

    “你真打算让我带他们前往神界?”阴魂问道。

    叶无天淡淡一笑,“神界才是他们最好的归宿吧。”

    “那好吧。”阴魂伸手接下了天威石。

    这时,元极和叶无名纵身跃了上来。

    “无名师祖,元极前辈。”叶无天向两人打招呼。

    “叶小友,如今大敌已除,这个世界也获得了新生,这一切可都是你的功劳啊。”元极笑赞道。

    “是啊,我轩辕医派能有你这样的传人,真是莫大的荣耀啊。”叶无名欣慰道。

    叶无天笑了笑,说道:“这一切都是大家的功劳,若是没有元极前辈传授的大般涅盘经,恐怕我早就成为一堆白骨。”

    俩老都呵呵笑了起来。

    这时,阴魂向元极问道:“喂!老头,要不要跟本尊结伴杀往神界呢?”

    元极摇了摇头,说道:“经历了这么多事,老夫早已看开了,虽然神界是所有修士向往的修行圣地,但是这条路终究是孤独的。老夫都已经一大把年轻了,可不想孤独终老,所以还是决定留在这里,每天和无名老友下下棋,钓钓鱼,这样反倒更为惬意。”

    “既然如此,那本尊就先走一步了。”阴魂说着便化作一道黑气,向着空中那个图腾漩涡冲去。

    叶无天目送阴魂远去,心中难免对雷魂有些不舍,但他现在唯一能做的,也只有为他们祈祷,祝愿他们能够顺利抵达神界。

    直到阴魂的身影消失在漩涡中,叶无天方才收回目光。

    接着,他又来到了叶无情那根石柱上,叶无情正处于昏迷状态。

    叶无天抓起她的手腕,替她把了把脉,确定并无大碍后才放心下来。

    没过多久,叶无情悠悠醒来。

    “师兄。”看到叶无天,叶无情一脸喜悦。

    “师妹,你恢复记忆了?真是太好了。”叶无天也是激动不已。

    “师兄,我,我不是被宁家那老头杀死了吗?”叶无情疑惑地问道。

    叶无天愣了愣,这丫头似乎已经忘记了失忆期间所发生的事,不过这对她来说也未尝不是件好事,叶无天笑了笑说道:“是啊,不过师兄又把你救活了。”

    “真的吗?那你之前说的话还算不算数呢?”叶无情问道。

    “什么话呢?”叶无天一时没想起来。

    “你不是答应要跟人家结婚的嘛!”叶无情噘着嘴说道。

    叶无天呵呵一笑,点头道:“嗯!师兄什么都答应你。”

    “我就知道师兄最好了。”叶无情扑进了叶无天怀里。

    ……

    今天是个大喜的日子,整幢无天大楼都贴满了鲜红的喜字,挂满了红灯笼。

    在喜庆的乐声下,叶无天穿着西装,打着领带,皮鞋锃亮的站在大门旁,左胸前的西装口袋里还插着一朵胸花。

    在他对面,还站着一排身穿婚纱的女人,个个貌美如花,煞羡旁人。

    这是一场创世纪的婚礼。

    唐伟文一家人最先赶到。

    “哈哈哈,无天啊,你一口气娶这么多漂亮的老婆,真是羡慕死你姐夫了。”唐伟文笑着调侃道。

    “姐夫,趁着还年轻,你也赶紧多娶几个呗。”叶无天笑道。

    唐伟文扭头陪着笑向赵丽虹说道:“老婆,你看无天都这么说了,要不咱回家商量商量?”

    赵丽虹皮笑肉不笑地说道:“看来今晚回家是得商量商量了。”说着又扭头向身旁的蓝香问道:“香香,你昨天好像刚买了一块搓衣板是吧?”

    “是的夫人。”香香笑着回答道。

    唐伟文连忙说道:“丽虹,你说得啥呢?我的意思是,今晚咋回家商量商量是不是该多生点孩子,我老婆不比无天多,这孩子可不能输给他。”

    “姐夫,你也太看得起我姐了,她一个人的产能能赶得上我这么多老婆吗?除非她是一窝一窝生的。”叶无天得意道。

    “你这家伙,说什么呢!”赵丽虹狠狠给了叶无天个一暴栗。

    唐伟文哈哈一笑,道:“后面还有好多人呢,老婆,咱们赶紧进去抢个好位置吧。”

    “嗯!”赵丽虹应了声一行人便要往里走去。

    叶无天想到正事,忙叫阻道:“姐,你还没给红包呢。”

    唐妙语那丫头赶紧将红包递到了叶无天手里,“舅舅,祝你和舅母们早生贵子。”

    “丫头,嘴巴越来越甜了,长得也越来越漂亮了,来,让舅舅亲一个!”叶无天刚想下手,头上又是一痛。

    赵丽虹赶紧拉着唐妙语走进了大厅。

    秦天远一大家人又紧随而来。

    “无天啊,你可真有本事啊,老婆都比我儿女还多了。”秦天远笑赞道。

    “哥,祝你和嫂子们白头偕老。”秦雨烟祝福道。

    “叶兄弟,祝福的话我就不来说了,回头我给你送点补肾秘方。”许子腾笑道。

    “你们这一大家子人一起过来,该不会是为了节省红包吧?”叶无天怀疑道。

    秦天远摇头叹息道:“哎,这年头生意不好做啊,口袋紧得很,能省就省呗。雨烟,赶紧送上红包,咱们也进去抢位置吧。”

    叶无天汗颜地送走这一家子人。

    “天哥,祝你和嫂子们新婚快乐!”九指等人大喊道。

    叶无天将这一大群人扫了一眼,质疑道:“你们凑这么一坨一起过来,该不会也是为了省红包吧?”

    “还是天哥了解我们啊,哈哈,老虎,赶紧给天哥送上红包。”九指说着就带人大摇大摆的往里走去。

    “天哥,小小心意,不成敬意。”老虎一脸贼笑的将红包递给了叶无天。

    叶无天接过红包,这红包拿在手里竟是沉甸甸的,看起来也挺厚实的样子,他心里一喜,可打开一看,额头顿时拉下三道黑线,里头竟然装了几颗灵石。

    “你们这些混蛋!给我滚出来!”叶无天暴喝道。

    这时,以黑狗为首的南陵十二帮众人浩浩荡荡的行来,来到叶无天跟前,黑狗堆着一脸的笑,递上红包,并祝福道:“天哥,小的祝您福如东海,寿比南山!”

    “你他妈是在祝寿吗?”叶无天接过红包,狠狠向黑狗脑袋上敲去。

    黑狗回头看向独眼龙,气呼呼地喝道:“好你个独眼龙,竟敢坑老子!”

    周围众人都是轰堂大笑。

    南陵十二帮的人刚进去,以少林为首的四大派众人又浩浩荡荡地走来,就连德高望重的四派祖师也都赏脸出席。

    “阿弥陀佛,恭喜叶施主和各位女施主能喜结良缘,祝你们永结同心。”渡苦神僧合十祝福道。

    “多谢神僧,多谢各位武林同道赏脸。”叶无天感激道。

    “叶大哥,祝你们百年好合。”妙仪祝福道。

    “无天,我也祝福你们。”董程姚微微笑道。

    “谢谢!”看着这两个女人,叶无天心情极为复杂。

    刚将这行人送进去,贺千千那丫头的叫唤声远远传来,“叶叔叔!”

    循声看去,正是四海商会一行人。

    “无天啊,这么多漂亮的老婆,可把我这个做大哥的都羡慕死了,哈哈哈。”贺金大笑道。

    “贺大哥只是不像我这般贪图美色而已,要不然我哪比得上你呢。”叶无天笑道。

    “小家伙,姐姐要不也穿上婚纱给你助助阵呢?”花柳月媚笑着问道。

    叶无天汗颜道:“花长老,你这个年纪已经不适合穿婚纱了。”

    “你这是什么话呢,姐姐我可不比你这些老婆长得差呢。”花柳月自得道。

    众长老哈哈大笑,旋即一一祝福后走进了大厅。

    这时,柳震威为首的柳家众人远远走来。

    “爹,爷爷!”柳依依挥着手呼喊道。

    来到柳依依跟前,柳乘风教诲道:“丫头啊,嫁了人之后可不要再任性了,要贤惠一点,知道了吗?”

    “知道啦爷爷,有时间我就会回来看你们的。”柳依依扑进柳乘风怀里。

    柳清又向叶无天嘱托道:“无天啊,以后依依可就交给你了,我就这么个女儿,希望你能早点为我添几个外孙。”

    叶无天连连点头,“放心吧岳父,我和依依会努力的。”

    接着,无极丹宗、七煞门、佣兵协会,等等内界各大势力都相继到来。

    这些人进去后,小麒和小黑嘴里各叼着一个红包蹦蹦跳跳地跑了过来。

    “主人,我们也来送红包啦!”俩小家伙喜悦地喊道。

    叶无天从它们嘴里取下红包,打开一看,竟是两个空壳。

    “你们俩是想滥竽充数吧?”话没说完,俩小家伙已经冲进了大厅。

    叶无天一阵无语,随即又远远看到元极和叶无名有说有笑地走来,于是立马迎了上去,“元极前辈,无名祖师,别来无恙啊。”

    “好着呢,叶小友,对我们俩老头子来说,没有什么能比喝你的喜酒更开心得了。”元极满脸喜悦。

    “是啊,无天,能看到你结婚,我们俩也就没什么牵挂了。”叶无名也是一脸欣慰。

    听到两人的话,叶无天心里也甚是感动,也许俩老早已将他当作自己子孙一般看待。

    刚将俩老送进大厅,叶无法施施然地走来。

    “师傅!”众女一窝蜂地迎了上去,可把叶无法乐得合不拢嘴。

    “哥,时辰快到了,赶紧进来拜堂吧!”杨书瑶从大厅里跑了出来叫唤道。

    一行人进入大厅。

    一拜天地。

    二拜高堂。

    夫妻对拜。

    送入洞房。

    ……

    清晨第一缕阳光从窗帘的缝隙中投射进来,照射在叶无天脸上。

    叶无天睁开了惺忪的双眼,这是新婚第一天,也正是幸福的开始,以后,他将会过上比神仙还潇洒的日子。

    每天吃喝玩乐,出门有一大群漂亮女人跟着,睡觉又有一大群漂亮女人伺候着。

    正想着,他突然发现不对劲,“嗯?我擦!老子怎么又睡地板上了。”叶无天从地上蹦了起来,朝床上看去,顿时哭笑不得。

    偌大的床已经被那些横七竖八的女人们给挤得满满得。

    看着床上这些只穿着蕾丝三点的女人们,叶无天嘴角扬起邪笑,旋即径直扑到了床上,抓着馒头便啃。

    房间里顿时响起了阵阵香艳的尖叫声。

    ……

    时光荏苒,岁月如梭……

    九月一日,正是开学的日子。

    江陵龙凤中学门口停满了各式各样的高档轿车,这龙凤中学乃是整个苍南省最有名气的贵族初中,省里的有钱人一般都会将子女送到这里读书。

    午后时分,校门口人来人往。

    一对龙凤胎姐弟背着书包走进校门。

    刚进门便被五个少年给拦了下来。

    “学妹长得可真漂亮,是初一新生吧?”一个高高瘦瘦的少年满脸坏笑地盯着那女孩问道。

    边上的男孩横跨一步,挡在了女孩跟前,冷着脸向眼前的高瘦少年喝道:“垃圾,滚开!”

    高瘦少年脸色一冷,怒喝道:“小兔崽子,竟敢骂本少爷垃圾,我看你是活得不耐烦了!”

    边上一胖子又趾高气昂地说道:“小子,你不想在这龙凤中学混了吧?知道进哥他爸是谁吗?”

    “关我屁事!”男孩淡然说道。

    “嘿!你还敢这么嚣张,听好了,进哥他爸可是咱苍南省的省长!”胖子说道。

    高瘦少年昂起脑袋,一脸得意的样子。

    边上围观的那些高年纪学生们自然都认识这个省长儿子,他们难免替这对胞胎姐弟感到悲哀。而那些刚来报道的新生则都是满脸羡慕地看着这位省长儿子,暗骂自己老子不争气。

    见眼前这对姐弟不说话,高瘦少年得瑟道:“现在知道怕了吧?从今天起,你姐姐就是我的女人了,而你也就是我的小舅子了,以后在这龙凤中学,我会罩着你的。”

    “我数十下,马上给我消失!”男孩冷喝道。

    “小子,你他妈找打!”高瘦少年怒喝道。

    男孩不理会他,径直数了起来,“**十!”三下后,一脚踹出,狠狠踢在高瘦少年腹部。

    高瘦少年捧着肚子瘫倒在地,身子躬成了大虾。

    “你丫的也太嚣张了,竟然连进哥也敢打,不管你老子是谁,你别想在这龙凤高中混下去了。”胖子怒道。

    “我爸叫叶无天,随时欢迎你们去无天大楼找我爸报仇。”男孩说道。

    “啥?叶,叶无天?无天大楼?”胖子和边上几个家伙都是脸色大变。

    胖子十分机灵的反应过来,堆着一脸笑,向男孩说道:“大哥,这小子该打,以后我们都跟你混了。”

    “是啊,大哥。”

    周围那些学生都是满脸崇拜之色。

    ……

    马尔代夫白金岛。

    晴朗的下午。

    叶无法正躺在沙滩椅上,惬意的享受着阳光浴,顺便欣赏着那些穿着三点的各国妹子,这些年来,他也只剩这点兴趣爱好了。

    叶无法看得正乐,一个五岁大的小丫头远远跑了过来。

    “师公,陪我玩,陪我玩嘛!”小丫头跑到叶无法跟前便摇着他的胳膊撒娇起来。

    叶无法贼溜溜地盯着跟前走过的一个大胸黑妹,漫不经心地说道:“牙牙乖,自己玩去,师公正忙着呢。”

    牙牙小嘴噘,一把揪住了叶无法下巴上那撮小胡子。

    “哎呀!小祖宗,轻点,轻点啊……”叶无法抓着牙牙的手,一阵惨叫。

    就在这时,手机铃声响起。

    叶无法刚将手机取出,便被牙牙一把抢过。

    牙牙接起电话便告状起来,“妈妈,妈妈,师公不陪我玩。”

    电话里响起叶无情的声音:“师公不陪你玩,你就抓他胡子。”

    “嗯!”牙牙点点头。

    叶无法立马大吼道:“死丫头,怎么教育孩子的呢。”

    “哼!谁叫你整天就知道看女人呢。”叶无情哼哼道。

    叶无法连忙苦苦哀求道:“丫头啊,师傅都一大把年纪了,也没几天能够蹦跶了,你赶紧把这小祖宗接回去,让师傅享受几天清静日子吧。”

    “师傅,你就别抱怨了,牙牙在你那不也没呆几天嘛!”叶无情说道。

    “还没几天,打从断奶到现在,你自己数数都几年了!”叶无法哭笑不得。

    “知道了,知道了,再过一个月就过年了,到时候带上牙牙回来过年吧。”叶无情说完便直接给挂了电话。

    “这丫头,怎么每次都像付不起电话费似的。”叶无法看了看响着嘟嘟忙音的手机,郁闷不已。

    “师公陪我玩嘛!”牙牙又撒娇道。

    ……

    又是一年除夕,无天大楼迎来了每年一度的狂欢,就连内界那些老熟人也纷纷赶来过年。

    看着这片欢乐的场面,叶无天深感欣慰。

    生活的理想,就是为了理想的生活,眼前的生活也正是他一直以来所追求和期待的。

    幸福不是你能左右多少,而是有多少在你左右。

    “呼……活着真好啊,小鬼,你说是吧?”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