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76】大放异彩

    帝弑天看着口吐鲜血的灵儿,冷冽的,孤寂的,身上全身上下带着尖锐的冰凌,发出幽冷的光芒,那双血眸之中完全的失去了理智,绝望中的爆发。

    大掌一挥,原本站在台上的武星御已经被帝弑天捏在手里。

    那深邃的眸子,宛如最尖锐的冰凌,直插着他的大动脉而去。

    “尔该死!”

    三个字落下,恍如死神的宣判!

    躺在帝弑天怀里的灵儿,快速的眨了一下眼睛。

    也真是这个动作,成功的让武星御多活了一会儿。

    “你你你…帝弑天…你想干什么…”

    武星御的领口被帝弑天狠狠的捏着,对上他那泛着嗜血的凤眸,一股严寒油然而生。

    此刻的他,似乎一只脚已经踩上了奈何桥,在往前一步,就会魂飞魄散。

    那种沉沦在黑暗中的畏惧,恍如无知的孩童,在他畏惧不已之际,还不断的撕咬着他的血肉。

    直到血液流干,直到走向死亡。

    “帝弑天…你不怪朕…是那个死丫头…不不不…是小公主她…她要向朕下毒…朕出手…朕出手是为了自卫…”

    颤颤巍巍,断断续续的说着。

    他的声音很大,几乎在场的每个人都要听到了。

    然而,却没一个人会相信他。

    年仅三岁的小公主向他下毒?

    根本不可能。

    况且,适才他们看得清清楚楚。

    小公主明明是过去道歉的,却被南陵皇一掌拍飞。

    如今都死到临头了,竟然还想着颠倒黑白。

    真是他们帝王中的耻辱!

    “南陵皇,我们这么多人都看见了,分明是你错在先,都到了这一刻,竟然还不知道悔改。”

    说话的是莫哈的国王——哈雷。

    哈雷在回国之后,没有辜负灵儿的厚望,顺利的登上了王位。

    当然,这期间灵儿帮了他不少忙。

    哈雷话音一落,一个身穿和服的男子幽幽的开口。

    “就是,南陵皇,虽然你贵为一国之君,可是人家小公主也是天泽君王的宝贝啊,若不是小公主命大,就被你打死了。按照朕看来,就应该一命偿一命!”

    近江牧野——大月岛国的君皇,年纪很轻,看起来刚刚二十出头的样子。

    说话的时候,总带着很和善的笑,就好像一只笑面狐狸。

    不过眉眼之中,却流露着不易察觉的算计。

    南陵虽然只是一个小国,可是一旦除去,各国在各方面,就少了一个竞争对手。

    况且,还是借用天泽君王的手,他可是乐见其成。

    对于众人的落井下石,武星御心下很是恼火。

    “该死的…你们这些伪君子…别以为朕不明白你们的心思…不过你们别忘了…再怎么说朕也是南陵的帝王…你们…你们休得放肆!”

    说道最后一句的时候,武星御还可以提了提嗓门,加重语气说道。

    他就不相信了,帝弑天真敢出手杀了他!

    话音刚落,感觉胸口钝痛,帝弑天一掌挥过。

    一双眼睛睁得老大,武星御一脸不可置信的,死死的盯着眼前的男人。

    “你…你…你…”真敢杀了朕…

    后面的话,他还有来得及说出来,脖子一歪,身子径直滑落在地,没有了呼吸。

    这一幕,让所有人都惊呆了。

    虽然他们适才都想象到了这个画面,也期盼着事情发展成这样。

    可是在亲眼看到之后,还是不由得心下一惊。

    “不管是谁,伤她必死!”

    一字一句,语气中夹杂着浑厚的内力,清晰的传遍整个校场。

    帝弑天剑眉上挑,目光如炬。薄唇似乎被风霜洗涤般,危险而有韵味。

    狭长的丹凤眼扫过在场的所有人,不是警告,而是威胁。

    纵然在场坐着的,都是各国地位最高的存在。

    在他眼里,也比不上怀里小人儿的一根发丝。

    为了她,即使与全天下为敌,他也在所不惜!

    此刻的帝弑天,恍如地狱最深处走来的杀神,那肃杀的气息,那冷厉的眼神,让人望而生畏。

    就连年近半百的天启皇看了,都有几分想要躲闪的意思。

    不过,对于这个年轻的帝王,他倒是十分喜欢。

    若是他也能有这样一个儿子就好了。

    可惜了…

    看着此刻的帝弑天,适才还准备上来讨说法的南陵使者,此刻双腿颤抖的厉害,根本不听他的支配,就像扎根在了那里一般。

    看这情形,如果他此刻上去,估计帝弑天会毫不犹豫的一掌劈了他。

    罢了罢了,反正他们对武星御这个皇帝本来就不看好。

    如今死了,刚好换人。

    就在这时,一只白嫩嫩的小手伸了出来,不停的轻抚着帝弑天的胸口。

    “天天,银家没事,不生气,不生气!”

    灵儿知道,这个男人是真的心疼了。

    即使知道她吐血而是假装的,被打下来是故意的,这一切都是她谋划好的,他还是心疼了。

    也许,爱上这个男人,会很不错…

    倏尔眸光一缩,灵儿立刻回神过来。

    天啊,她刚才在想什么东西。

    竟然想着爱天天!

    “小东西,你想杀谁,直接杀了便可。天塌下来,孤扛着!”

    拥着灵儿的大手骤然收紧,低沉动听的嗓音,犹如潺潺的暖流,一点一滴的滋润着她设防的心。

    这个笨蛋,她就是怕给他惹麻烦,才会出此下策的。

    虽然南陵只是一个小国,武星御也不是什么英明的君主,可是毕竟是一国帝王。

    如果没有说得过去的理由,这样会给天泽带来麻烦的。

    “小东西,孤知道。可是比起麻烦,孤选择你。”

    他知道,小东西这么做的目的。

    可是,他不要。

    一句话,震的灵儿脑子一片空白。

    其实她知道他知道,她就是害怕听到他这么说,可还是说了。

    咔嚓一声再度响起,心墙上不知何时咧开的口子。如今,愈发的大了…

    随后,帝弑天抱着灵儿回到了座位置上。

    虽然南陵皇死了,可是比赛还得继续下去。

    至于结果,已经没有悬念。

    天泽三战三胜,顺利进入下一关。

    除了天泽之外,其他三组胜出的分别是:天启国,凤国,大月国。

    清风徐徐,暖阳高照,天色一片大好。

    天启皇宫,比赛仍在继续着。

    第二轮抽签的时候,因为灵儿“受伤”,所以是白天去的。

    天启国对大月国,天泽国则对上了凤国。

    不知道为什么,对于这个分组结果,灵儿似乎一点儿都不感觉意外。

    凤仙儿今日很奇怪,并没有穿着龙袍,而是穿了一身穿粉色长裙。

    从裙摆一直延伸到腰际,一根淡紫色的宽腰带勒紧细腰,显出了身段窈窕,反而还给人一种清雅不失华贵的感觉。

    发髫上插着一跟翡翠制成的玉簪子,别出心裁的做成了带叶青竹的模样,真让人以为她带了枝青竹在头上。

    施以粉色的胭脂让皮肤显得白里透红,唇上单单的抹上浅红色的唇红,整张脸显得特别漂亮。

    少了往日的英气,多了几丝小女人的妩媚。

    想必,这都是为了帝弑天吧。

    看着今日格外靓丽的凤仙儿,灵儿不知道为毛,感觉特别不爽。

    她最讨厌粉色了!

    真是的,都多大的人了,还装嫩,讨厌。

    某灵心中不禁吐槽道。

    不过,她似乎忘了。

    她上次迎接太后回宫的时候,穿的也是粉色…

    至于穿粉色装嫩,这更是无稽之谈。

    况且,人家凤仙儿的年纪,貌似也不大…

    所以,某灵这是什么心里,大家都很清楚,当然,只有她自个儿不清楚!

    粉色的长裙迎风舞动,衬托出了几分飘逸之感。

    凤仙儿莲步轻移,走到帝弑天面前一拜,朱唇微启。

    “天泽君王,仙儿这次带来的题目,是个小玩意,叫九连扣。”

    玉手一伸,一旁的绯衣立刻端上来一个托盘。

    “这九连扣,是一位得道高人赠与仙儿的。它通身用上好的轻玄铁打造,环环相扣,心心相连,斩不断,扯不开,砸不碎。得道高人说过,只有世间最聪慧的儿,才能解开它。”

    眸光微转,嘴角浅笑。伸手,将九连口拾起。

    “可惜,仙儿资质愚笨,得到此物许久,也不曾参透着其中的奥秘。”

    看着这个扶风弱柳,不停对着他家天天放电的女皇,灵儿心中那个纠结啊。

    什么九连扣,不就是一个九连环吗?

    她小时候的玩具而已,这女人都能扯出“心心相连”这种有情调的话来。

    她怎么不直接说想和天天心心相印啊!

    真讨厌!

    “今日,仙儿想借着这比赛的机会,希望有人能解开这九连扣,也算是了却仙儿的一桩心愿了。”

    随即,伸手,将就九连扣递与帝弑天。

    只是,帝弑天还不曾伸手,就被一个小手握住了。

    凤仙儿细长的柳叶眉一皱,随即望向灵儿。

    经过适才的事情,大家心里都清楚,这位小公主在帝弑天心里的分量很重。

    这一点儿,聪明如凤仙儿,她又怎会不知呢。

    帝弑天不近女色,登基三年以来,除了那一位兽后,还不曾听说过有女人。

    这突然冒出一个公主,倒是让人很疑惑。

    不过,有一点儿她清楚。

    想要靠近帝弑天,这个小公主,是绝对不能得罪的。

    于是,笑意盈盈,温和的开口:“小公主若是喜欢这个小玩意,赛后可送给小公主,算是仙儿的一点儿心意。”

    “咯咯咯咯…”

    凤仙儿话音一落,就响起了一阵轻笑。

    灵儿手握九连环,随意的翻动,仔细的打量着。

    她倒是真没想过,这古代也能有九连环这玩意。

    灵儿莫名的笑声,让凤仙儿疑惑了。

    “小公主因何发笑?”莫非是她适才说错了什么?

    不应该啊!

    “爹爹,比赛是不是有个不成文的规定,就是参赛的物件,归胜利一方所有。”

    莹白如玉的小手,轻轻的摩挲着这古代的九连环。

    冰凉的触感,通体闪着银光。

    虽然不知道这轻玄铁是什么玩意,不过,这质量不错,看起来像个宝贝。

    如果能把这玩意融了,打造一套银针,那一定很好用。

    “恩,没错。”

    低沉的嗓音,带着些许少见的柔情,缓缓的开口道。

    其实对于凤仙儿,灵儿根本没有吃醋的必要。

    因为从头到尾,帝弑天连眼皮都不曾抬一下。

    听了灵儿的话,凤仙儿眼中闪过不明显的嘲讽。

    这小公主年龄不大,口气倒是不小。

    她说这话的意思,是说不用她赠送,就能凭自己的本事拿到吗?

    呵~

    真是不知天高地厚。

    为了解开这九连扣,她明察暗访,找了多少文人雅士,他们都没有破解的办法。

    她不过就是一个三岁的小丫头,见过多少世面,竟然这般自负。

    “小公主心思聪慧,仙儿知道。不管小公主解开解不开,这九连扣都赠与小公主了。”

    清风拂过,摇动了那金光闪闪的凤钗。

    纯金打造的薄翼不时的摆动,似乎展翅欲飞。

    凤仙儿不是个大方的主儿,她今日的作为,全是为了眼前这个男人。

    这应该叫爱屋及乌。

    “关于这九连扣,朕也曾听说过。据说,能解开这九连扣之人,是天定真龙。”

    天启皇看着灵儿手里的九连扣,面带微笑,不时的抚摸着胡须言道。

    若是帝弑天能解开,他倒是也不觉得奇怪。

    天定真龙,睥睨整个大陆,非帝弑天莫属。

    天定真龙这话一出,赛场的气氛再度沸腾了。

    然而就在众人还没有反应过来之际,只听“拍”的一声。

    眼珠子直了!

    四周静了!

    大地颤了!

    为毛呢?

    因为那个被称为大陆三大难题的九连扣,被一个小姑娘打开了!

    小手晃动,摇晃着手里已然解开的九连扣,一张小脸笑的天真无邪。

    对于众人目瞪口呆的样子,灵儿全然无视。

    而是,以一种天真的姿态,直视着眼前的凤仙儿。

    没有说话,没有嘲讽,可是手里晃动的九连扣,却在一瞬间长出了最尖锐的倒刺。

    一瞬之间,将凤仙儿刺得血肉模糊。

    这…

    这怎么可能?

    她竟然解开了!

    就那么一会儿的时间里,她竟然解开了她研究了几载的难题。

    这不是嘲讽,这是打击啊!

    此刻,不单单是凤仙儿,就连天启皇,都感觉呼吸一滞。

    他刚才说了什么?

    能解开此物,即为天定真龙。

    如今,真的解开了。

    不过是一个小姑娘解开了…

    这让他们在坐的七位帝王,情何以堪。

    相对于众人的震惊,帝弑天在经历过太过震惊以后,已经显得淡定多了。

    他的小东西,永远这般耀眼,耀眼的让他有种想要把她藏起来的冲动。

    不过一旁的白天就很不淡定了。

    上帝啊,他们家王后究竟长了个什么脑子。

    九连扣,生死棋,天机阁,并称为天和大陆的三大难题。

    这么多年了,才子佳人无数,可是却依旧无人能解。

    甚至,有的人苦心专研了一辈子,到死都不能瞑目的难题。

    就这样…就这样…相当轻松的…就好像吃完饭似的,被他们家王后解开了。

    这要是传出去,估计能气死一大批文人才子。

    “你…你…你竟然解开了?”

    已经好一会儿了,凤仙儿依旧没有从这个画面中走出来。

    似乎,她依旧无法相信。

    她专研了这么多年的九连扣,已经被解开了。

    灵儿一脸不耐烦的抬头,望着凤仙儿的眼睛,很欠揍的说了一句。

    “额,这有什么难的…”

    这有什么难的?

    这有什么难的…

    这有什么难的!

    此刻,整个世界都安静了。

    所有人脑海里,只剩下灵儿这句话。

    这有什么难的…

    多轻松,多淡然,多平静…

    他妈的,天和大陆三大难题之一,她竟然说这有什么难的!

    他们可以抽她吗?

    可以吗?

    当然,这只是想想。

    抽她?

    谁敢啊。

    估计手还没有伸过去,就被帝弑天一掌拍飞了。

    不过,能拜托她别那么淡定吗。

    太打击了有木有?

    就在这时,一道突兀的声音,打破了这压抑的气氛。

    “天泽君王,朕愿意用十座城池交换,请求与贵国联姻,恳请小公主下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