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73】小东西,孤知道错了

    “天天,来,把我的血喝了,喝了你就不痛了…”灵儿按着流血的手腕,举到帝弑天面前。

    尽管用手捂着,可是那刺目的颜色,还是顺着指缝溢出了色彩。

    那血色的妖娆,是他救命的药,只要他喝下去,只要他喝下去,就能平息体内的翻涌。

    此刻,在他的脑海里住着一个魔鬼,在诱惑他,在逼迫他。靠近一点儿,再靠近一点就能就脱了。

    “不!”就在理智被燃烧殆尽的那一刻,他突然想起了那个小东西失血昏的样子。猛地一下子起身,退到了灵儿伸手不及的地方。

    “不要…不要…啊!”

    剧烈的疼痛再次袭来,他的头猛地撞在墙上,犹如绽开了的蔷薇花,妖娆魅惑。

    他将头偏转过去,故意不去看灵儿手腕的血迹,那抹赤色刺激着他每一根末梢神经,让他身子承受痛苦的同时,连心都在受煎熬。

    “天天!”

    灵儿没有办法,身形一闪,小手快速的点住帝弑天的穴道,而后走到了他面前。

    “天天,别怕,很快就没事了,别怕…”

    血,一滴一滴的低落在他的嘴里,眸中的猩红逐渐的被消融,狂躁的气息逐渐的平稳,双手也放了下来,目光呆滞的,凝视着眼前的人儿。

    干裂的嘴唇,艰难的蠕动着。

    从他的口型里,灵儿不难读出他的意思。

    他说,不要…

    傻瓜,对这样了还不要。

    流点儿血又不会死,他干嘛这么坚持。

    这是个大傻瓜!

    泪,一滴一滴的落在地上,血,一滴一滴的流在心里。

    他痛着,身体在痛着;她也痛着,心脏在痛着。

    两个孤寂的灵魂,一个爱得执着,一个深爱不知,泪与血的交融,生与死的挣扎之后,情根洒下。

    眼泪,蚀痛了心脏,这一次,两颗心再度靠近了…

    白天在一旁静静的看着,最后,悄然无息的退出了殿外。

    当局者迷旁观者清,王后明明爱了,却不自知。

    此刻,他只希望王后能早一些看清楚自己的心,不然的话,王上总有一天会彻底崩溃的。

    恶魔被束缚,理智渐渐回笼,一双狭长的丹凤眼,再次恢复了以往的清明。

    浩如星海的眸中,逐渐出现那记忆深处的影像。

    “天天…”

    软腻腻的声音,比起以往少了一抹活泼,嫩滑的脸蛋上,苍白的不见一丝血色。小手冰冰凉凉,动作轻柔的擦拭着他的唇瓣。

    “小东西…”

    声音沙哑,就好像就烙铁烫伤了嗓子,吐字艰难。

    在经历那般疼痛之后,第一眼能看见他放在心尖上的人,那种幸福难以言状。嘴角的笑容还未勾起,倏尔,想到了什么。

    魅瞳一眯,深邃的眸光扫过四下。

    四周空荡荡的,除了墙壁,只有两条嵌在墙壁里的寒铁锁链。

    刺鼻的血腥味,在空气中蔓延着。

    这里,他再熟悉不过。

    “你…你怎么会在这里?”帝弑天面色一寒,语气带着些许冷意。

    他不想让她看到他毒发的样子,他不想让这个小东西担心。

    嘴巴里的腥甜还未曾退去,帝弑天的脸色瞬间凝固了。

    这味道,这味道是…

    该死的!

    “谁让你进来的!”俊容沉怒,声冷如冰。

    谁让你进来的!

    那么冷,那么冰,让灵儿的心,不自觉的颤了一下。

    第一次,这还是帝弑天第一次对她发脾气。

    眼泪,不自觉的落下,滴在了帝弑天的胳膊上。

    冰凉的液体,在落下的瞬间,化成了地狱的火焰,狠狠的灼痛了他的皮肤。

    “小东西…”帝弑天身子一僵,立刻意识到他的话重了。

    垂眸的瞬间,灵儿径直晕了过去。

    “小东西!”

    ……

    明月高悬,星罗棋布。

    风过树梢,清雅淡然。

    帝弑天的病情得到控制,按理来说,帝宫应该处在一片欢愉之中。

    然,因为灵儿失血晕厥,仍旧一片愁云惨淡。

    兰香袅袅的寝宫之中,帝弑天面色凝重。

    狭长的丹凤眼失去了往日睿智的色彩,阴暗低沉。

    灵儿自上午晕倒到现在为止,已经过去好几个时辰了,可是仍旧没有丝毫要苏醒的迹象。

    “小东西,你是不是在责怪孤,所以不肯醒过来?”绝美的面容,上面虽然伤痕遍布,却丝毫不影响他的美观。

    灵儿晕厥之后,帝弑天立刻将她抱回了寝宫。

    因为灵儿曾经跟他说过,她的体质特殊,不到万不得已的情况,绝对不能让御医碰她。

    因而,帝弑天并没有召集御医过来。

    他就这样,一直的,一动不动的守着她。

    第一次,他为自己不懂医术感到万分后悔。

    “王上,您先让奴才帮您处理一下伤口吧。”白天头顶茶杯,腰背挺直的跪在地上。

    从灵儿晕厥以后,他一直跪到现在。

    都是因为他的疏忽大意,才让小公主知道了王上的病情,最后,还导致小公主晕厥。

    对于王上的处罚,他接受,而且心甘情愿。

    不过已经几个时辰过去了,王上就这样不吃不喝,也不处理伤口,这样怎么行呢。

    “王上,小公主那么爱您,如果她醒了,看到您这幅样子,她一定会很难过的。”

    小公主就是王上的命,所以想要劝王上,只能从小公主身上下手。

    果然,白天的话音一落,帝弑天一片灰蒙的眸光立即染上了光彩。

    “爱孤吗?”语气淡淡的,仿佛是在自言自语。语气中那明显的不确定,连白天都能听出来。

    王上一向自信傲然,从不打没把握之战,何时有过这般彷徨畏惧。

    看来,他真是爱惨了小公主。

    “小公主当然爱您了,王上您不知道,小公主看到您毒发的时候,哭的有多伤心。”

    如果那都不算爱,他真不知道什么叫爱了。

    “所以,王上还是处理一下伤口,换一身干净的衣服。说不准,小公主就会苏醒过来。”

    “好!”不假思索,脱口而出。

    一听到小东西能苏醒过来,他立刻就答应了。

    白天起身,将茶杯放到一边,随后取来了药品和干净的袍子,给帝弑天打理。

    “不用了,孤自己来,尔退下吧。”

    白天刚刚伸手,就响起了帝弑天的声音,“是,王上。”

    弯身行礼,随即退出了殿外。

    华美的大殿里,烟雾缭绕,那袅袅尘烟勾勒出了一层朦胧的影像。

    挺拔修长的身姿,遗世**,恍如高贵的神谛误入凡尘,世俗中的一切,都显得和他格格不入。

    墨密的眉,狭长的眼,高挺的鼻,性感的唇,全身上下的每一点,无不精雕细琢,完美到极致。

    解开玉带,将上身的衣袍褪下,胸膛尽露。

    清风拂过,银丝飞舞,几抹散落在胸前,给他平添了几抹魅惑。

    骨节分明的大手,拿起药瓶,上药的动作很是熟练。

    毕竟这么多年了,怎会不熟练呢…

    这是哪里?

    感觉她置身在一个黑暗的世界里,到处都是阴沉沉的,没有一丝生气。

    该死的,她不是应该在帝宫吗。

    “你爱我吗?”声音冷酷而又霸道,却不同于帝弑天的轻柔。

    谁在说话?

    “你不爱我就得死!”暴虐的,生气的,近乎嘶吼的,回音袅袅,不绝于耳。

    该死的,究竟是谁在说话?

    灵儿挣扎着,迫切的想要看清楚,可是她的视线仿佛被什么蒙上了,除了一片漆黑,什么都看不到。

    “你必须爱我,必须爱我!”

    “不…不要…我不爱你…我不要爱你…”

    灵儿闭着眼睛,似乎梦见了什么可怕的事。

    光洁的额头,不停的渗出晶莹的汗渍,小脑袋一直摇晃,就连身体都出现了细微的挣扎迹象。

    “不…不要…”

    听到床上的动静,帝弑天脸色微凝,立刻转身过来。

    “小东西?小东西?你醒醒,你是不是做恶梦了!”

    看着她这副痛苦的模样,帝弑天动作轻柔的摇晃着她的身体。

    “不要…不要…”

    “小东西?”

    最后,灵儿还是睁开了眼睛。

    这次苏醒,紫眸中没有迷茫,没有警惕,而是,噙满了泪水。

    水雾朦胧,在眼眶中打转,好像一眨眼,就会掉落下来。

    适才那个梦境,给她的感觉太过于真实。

    那个冰冷的声音,她总觉得似曾相识。

    奇怪,她怎么会做这样的梦。

    虽然醒了,可那心痛的感觉还在。

    “小东西,你怎么了?”

    灵儿的异样,帝弑天都看在眼里,这小东西不是一个脆弱的人,不会轻易的流泪。

    听到这熟悉的声音,灵儿才渐渐回过神来。

    空灵的眸光收拢,定格在这张熟悉的容颜之上。

    “天天…”小手,不自觉的伸出,抚上了他的容颜。

    唇上的伤痕依旧,因为他一直守着灵儿,不吃不喝,所以唇瓣干裂的溢着血渍。

    衣衫半解,上半身几乎裸着,八块腹肌棱角分明,上面伤痕遍布。

    有新添的,也有已经结痂的,还有很久以前的,只有淡淡的痕迹。

    小手,不由自主的触摸着他身上的每一道伤痕。

    这些,都是他过往最疼痛的记忆,从小开始,一点一点的熬过来的。

    泪水无声滑落,打湿了绣枕。

    “小东西,别哭。都是孤不好,孤不该那样凶你!”

    灵儿猛地伸手,环住了帝弑天的脖子。

    这个傻瓜,她以为她会不懂吗。

    他会那么吼她,是因为他太在乎她了。

    宁愿自己流血,自己痛,也不愿意让她担心一分一秒。

    这个男人怎么能这般宠她,这般保护她。

    如今,他还在道歉。

    这个男人,傻的让她心酸。

    “小东西,你不要生孤的气好不好?”冷冷的语调中,带着些许恳求,些许担忧,听起来一点都不像他的风格。

    也许,这就是爱情的力量。

    在爱情里,没有相互适合的两个人,只有彼此迁就的两颗心。

    因为他爱她,所以,他愿意迁就她,愿意改变,改变成她喜欢的样子。

    “我生气,很生气!”

    灵儿猛地一把推开帝弑天,小嘴一嘟,佯装气愤的将身子转到了一边,背对着帝弑天。

    这下,帝弑天可慌了。

    用兵打仗,平定天下这些对于他来说,是轻而易举。可这哄人,他真是一点经验都没有。

    粗重的眉头紧紧的皱着,倏尔,想到了什么,径直伸手,对着自己的胸口就是一掌。

    灵儿眼疾手快,一个翻身跃起,将他的掌风拦下。

    “你—要—做—什—么!”一字一句,灵儿小脸一沉,说的有些咬牙切齿。

    该死的,他这是要干嘛。

    毒发没有把他折磨死,所以这会儿准备自杀吗!

    “孤凶你,惹你生气,该受罚。”很认真的,很严肃的,很诚实的回答道。

    “……”

    灵儿无力扶额,这个回答,让她彻底无语了。

    神啊,原谅她吧。

    她忘记了这个男人的思维,不能用常理来判断。

    因为她生气了,所以他就自残。

    这个男人的思维,也太极端了一点吧。

    其实倒不是帝弑天极端,只是他从小就没有爱过谁,也没有在意过谁。

    所以,他根本不知道,遇上这种情况应该怎么办。

    一般他的属下犯错误,他都是用这种方法惩罚他们的。

    灵儿深吸一口气,闭了一下眼睛,努力让她暴躁的心镇定下来。尔后,再次睁开。

    “天天,我生气不是因为你凶我,而是因为你没有告诉我你毒发的事!”

    “我知道,你这么做是为我好,是站在我的立场上,为我考虑,所以才没有告诉我。”

    “可是你担心我,难道我就不会担心你吗?你以为不告诉我就是为我好吗?你知不知道我看到你一身血污被绑着的样子我有多心疼?我宁愿我的血流干了,也不愿意看见你那么痛苦你知道吗?”

    帝弑天想要开口说什么,却被灵儿伸手阻止了。

    “天天,你是我认识的第一个人,你对我的好,我都看在眼里,记在心里。我也是有心的,有血有肉有感情的。我也会担心你啊!”渐渐的,泪水再次滑落,灵儿的情绪,也越发的激动。

    “可是你…你为什么要瞒着我…我不要…我不要你自以为是的保护…我要的是一起分担…我希望我们能够站在一起…并肩作战…我不是一个小孩子…我不要站在你的身后…你要知道…我也可以保护你啊…”

    “可是为什么…为什么你也这样…一个个的都这样…我不要啊…呜呜呜…”

    说到最后,灵儿身子下滑,跪在了床上,掩面哭泣。

    她不是一个脆弱的人,相反的,她很坚强。

    就算脚下伏尸百万,她的心也不会动容。

    这样悲戚的为别人哭泣,这是第二次。

    这一刻,她似乎又回到了天狼死那一天。

    她就是那样,眼睁睁的看着,看着血从他的心脏一点一点流出来,看着他笑着死去…

    她无能为力,她只能欠着,一直欠着。

    “小东西…”

    这个样子的灵儿,他还是第一次见到,这般脆弱,这般无助,就像是嘤嘤哭泣的幼兽。

    伸手,将她拉到了怀里。

    大手,轻扣着她因为哭泣微微颤抖的肩膀。

    “小东西,孤知道错了,别哭了,乖。”

    不知道该说什么才能安抚她的情绪,只能顺着她的意思接下去。

    他知道,他的爱很自私。可是他没有办法,他见不得她担惊受怕,流血受伤。

    她此刻的心情,她此刻的无助,他都明白。

    她上次失踪的时候,他也亲身体会过。

    她跟他的情绪一模一样,那是不是表示,其实这小东西,也是有些喜欢他的?

    想到这里,帝弑天沉重的心情,突然释然了几分。

    灵儿不知道哭了多久,最后在帝弑天怀里睡着了。

    一大一小,两人就一直保持着拥抱的姿势,相互依偎着度过了一夜。

    四月十五日,一个万众瞩目的日子终于来临。

    “王上,该起身去天启王宫了。”

    ------题外话------

    昨天晚上又停电,悲剧。一大早只能写这么多了,妹纸们见谅,尘尘有罪o(╯□╰)o

    不过呢,还是很无耻的想要月票。(啊,表揍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