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72】爱,深入骨髓

    紫眸缓缓的睁开,尔后,眼泪汪汪的说了一句:“银家…银家坑到五千两银子。竟然…竟然掉了…呜呜呜…这日子没法过了…这不是要偶滴命吗…苍天啊…偶滴银子!”

    “……”红炎满脸黑线。

    “红炎…银家滴银子…天哪…五千两啊…全…全没了…这不是要偶滴老命吗…哇哇哇…”

    一双小手死死抓着红炎的肚兜,那用力之大,感觉就快要被她扯下来了。

    眼泪倾盆而下,因为太过伤心了,小肩膀一抽一抽的,哭的就跟死了爹妈似的。

    “哇哇哇…银子啊…你们怎么能忍心离开银家…银家…嗯…银家没有你们…可怎么活啊…呜呜呜…”

    为毛这台词听起来怪怪的,是他想多了吗。

    “怎么忍心离开”、“没有你们怎么活”,她确定这是丢了银子,而不是死了男人?

    ——一群乌鸦哇哇飞过

    他真的好想知道,如今这个为了几张银票,哭的要死要活的女人,和刚才那个不可一世的杀神,是同一个人吗。

    “好了好了,灵你就别哭了,大不了小爷再给你一个岩浆果怎么样?”

    岩浆果可是有钱都买不到的稀世珍宝,比那五千两银子值钱多了。

    “银家要银子…不要果子…呜呜呜…银子啊…”某灵听罢,头也不抬,继续悲戚的抽泣着。

    红炎无奈扶额,对这个女人无语了。

    不过一直让她这样哭下去也不是办法,于是乎再度开口,“灵,那岩浆果是稀世珍宝,价值无法估计。如果你想要银子,可以拿去拍卖。”

    “真的吗?”一听到“价值无法估计”这几个字,适才还哭的呼天抢地的某灵,在顷刻间停止了抽泣,用一双期待的眼神望着眼前的红炎。

    那副样子,就好像是山贼看到了金山一般,双眼泛光。$_$

    ……

    “真的!”果然,银子是唯一的解药,一提银子立马不哭了。

    紫眸提溜一转,然后快速的站了起来。回头的瞬间,一张小脸哪还有半点眼泪的踪迹。

    双手握拳,放在下巴下方,而后,扭捏着说了一句,“矮油,银家就知道红炎最好了。”

    尤其是那一声音调特意拉长了的“矮油”,差点儿没让红炎一个踉跄摔死了。

    还有,他那句“银家就知道红炎最好了”,为毛听起来非常耳熟呢。

    难道是他想多了吗…

    于是乎,在某灵一脸期待的目光下,红炎动作艰难的拿出了他倒数第二个岩浆果。

    为毛说倒数第二个呢,大家一起来回想一下。

    那一日,某灵相当无耻的,勒索了人家五分之三个,所以,他就剩下两个了,所以这就是倒数第二个。

    此刻的红炎,那是相当的肉痛啊,他好不容易才有了五个,结果,都挥着翅膀飞走了,呜呜呜。

    “喏,灵,给你。”一咬牙,一跺脚,递到了灵儿面前。

    是一个赤红色的果子,摸起来还热热的。

    灵儿眉开眼笑的伸出了她滴爪爪,一把抢了过来,快速的扔到了锦绣乾坤里。

    整个过程行云流水,就好像是资深的劫匪一般,锁定目标,抢过,藏起来!o(╯□╰)o

    某灵损失了五千两银子的伤痛,在收了一颗岩浆果之后,终于被抚平。

    看看天色也不早了,她离开的时候走的很急,担心天天担心她,所以就带着红炎回宫去了。

    此刻,没人注意到,消失在树荫后面那一抹修长的身影…

    ——

    “天天?天天?”硕大的寝宫之中,回荡着一个软腻腻的童声,正是刚刚修炼完毕返回来的灵儿。

    “奇怪,又跑哪里去了?”灵动的紫眸扫过四下,檀香袅袅,景色依旧,却唯独不见帝弑天的身影。

    往常这个时候,天天都应该在寝宫处理奏折的,今天怎么不见人?

    “莫非是出去找偶了?”灵儿低喃一声,随即转身,打算去别处找找。

    谁知,刚踱到门口,一道白色身影疾奔而来,两两相撞。

    “矮油…”

    突如其来的撞击,让灵儿惯性的往后踉跄了几步。不过,毕竟她有深厚的灵力修为,所以最终还是稳住了身形。

    “奴才参见公主,千岁千岁千千岁。

    适才奴才走的急,没有注意到公主再次,冲撞了公主,奴才该死!”

    阴柔的嗓音,比那妙龄女子还要动听三分。不用抬头去看,灵儿也知道这人是白天。

    不过,正因为是这人是白天,才不合常理。

    “白公公,你走的这么急,是出了什么事儿吗?”抬头,一双清澈的眸子直视着刻意掩饰慌张的白天,心下顿惑。

    “回公主的话,没有出什么事儿,只是奴才走的急了些。”语气平缓,已经恢复了往日的淡定。

    不过,适才那稍纵即逝的慌乱,纵然他掩饰的快,可还是被她捕捉到了。

    白天是帝弑天的近侍,他存在的价值只有一个,就是照顾好帝弑天。

    他不是一个急躁的人,而且心思缜密。所以,才会和独孤影城并称为帝弑天的左膀右臂。

    能让这样一个人走的急躁,会是什么原因呢?

    除了帝弑天,她很难想到别的。

    “白公公,爹爹去哪里了?”小嘴微微上扬,天真无邪的询问着。

    其实她更想问,帝弑天是不是出事了。

    可是,她没有。

    因为白天在撞见自己之后,刻意的掩饰了他的慌张,这就表示,这件事儿他不愿意让她知道。或者,说的确切一点儿,是他的主子不想让她知道。

    果然,这个问题一出口,白天的身子就僵硬了瞬间,不过很快的,就恢复如初。

    “回公主的话,奴才也不知道王上去哪了。”绵绵动听的声音,说话的时候,为了掩饰他的慌张,很刻意的,在嘴角噙起了一抹弧度。

    对于这位公主,他实在很难生出一丝怠慢的心思。

    突然出现,没有任何消息。

    王上宣布的那一刻,他才知道有这么一位公主。

    紫色的眸光,与王后同出一撤。虽然他很想猜测什么,不过跟随王上多年,他清楚的知道身为臣子的本分。

    王上不说,只有王上的道理,他们刻意猜度就是不敬。

    他只要清楚一点就可以,那就是公主是王上最看重的人。

    而且王上刻意吩咐过,那件事绝对不能让公主知道。

    可是,在这位年仅三岁的小公主面前,他却感觉到了等同于王上的压力。

    所以,他只能尽可能的,掩饰他所有的异样。不然,很难过关。

    “不知道吗?”明明是单纯的口气,落在心尖上,却恍如会吸水的海绵体,沉重感不断的增加,好像再多呆一秒,就会窒息而亡。

    灵儿微微向前靠近了两步,一双噙满笑魇的眸子对上了白天狭长的眉眼,嘴角的笑,越发的邪魅,就好像,已经看穿了一切。

    “回公主的话,奴才确实不知道。”顶着泰山压顶的压力,白天已经紧咬牙关。

    王上说了,决不能让公主知道。

    就算是公主此刻拿着刀架在他脖子上,他依旧不会说。

    “既然如此,那灵儿就不打扰白公公了。”

    白天再次抬头望去,眼前的小人儿已经褪去了邪魅,眉眼上弯着,宛如一对月牙。

    看着她这单纯可爱的样子,白天甚至有些怀疑,适才步步紧逼,几乎迫使他缴械投降的那个人根本不是她。

    眼前的小人儿一蹦一跳的朝着外面跑去,远远的传来一声,“白公公忙吧,银家出去找爹爹。”

    灵儿一离去,虚汗立时流淌而下。

    伸手,拭了拭额角的晶莹,四下张望一遍,确定小公主走远了,白天才匆忙的跑到殿里。

    灵儿跑出一段距离后,脸上的笑容如潮水一般退去,露出那双冷厉逼人的眸子,犹如初醒的波丝猫。

    望着寝宫的方向,嘴角庸懒地噙起一抹冷笑。

    没过多久,再次听到了专属于白天的那轻微的,几乎没有的脚步声。

    白天武艺高强,轻功亦是极佳,因为太过于着急,跑路的步伐里用上了轻功。

    白天越是慌张,她就越是确定。

    那个男人,肯定出事了!

    察觉步伐已经靠近,灵儿身影一闪,顿时消失在原地…

    白天匆忙的从宫殿里拿了什么东西,然后快速的跑了出来,朝着偏殿劲走而去。

    “啊!”

    一声痛苦的嘶吼,回荡在一片狼藉的宫殿中。

    声音低沉中带着难忍的颤抖,就好像在遭受这世上最严厉的刑罚。

    鲜红的血色,散落在地上,空气中到处都充斥着明显的腥味。

    整个大殿,除了两条泛着寒光的铁链,没有任何其他的装饰。

    “啊!”

    伴随着悉悉索索铁链碰撞的声音,痛苦的呐喊声再次回荡在大殿。恍如是从地狱深处延伸而来,声声撕心裂肺。

    粗重的铁链,寒光熠熠,那夺目的银色光辉,无声的宣泄着它的无情。不过是一个死物,不管别人多疼痛,它依旧凉的彻骨。即使是染上了炽热的鲜血,它依旧无情无心。

    银发凌乱的散布在胸前,因为剧烈疼痛而溢出的汗液,夹杂着半凝固的鲜血,将几率发丝粘连在一处。

    一身月色长袍,不知道何时,已经破碎不堪,像是被野兽狠狠的撕咬过后,残留的印记。

    破裂的纹路,狰狞的可怕,杂糅着他的血液,犹如开在黄泉路上的曼陀罗花,妖艳欲滴,直通死亡。

    一向昂扬挺立的他,此刻被蛊毒折磨的垂下了头颅。像死尸一样的温度,像死尸一样死寂青白的脸色。

    如果不是听到他粗重的呼吸声,如果不是看到他起伏的胸膛,他一定会被误认为是尸体。

    “咯吱”一声,殿门开启,刺眼的强光瞬间挤了进来,让适应了暗沉的他,有些睁不开眼睛。

    “王上,奴才把衣服拿来了。”

    随即,白天走了进来。

    而后,将怀里揣着的,特意回到寝宫拿来的东西展开。

    是一件巴掌大小,样式奇特的粉色马甲。仔细一看,正是灵儿还是小兽的时候,给她自己做的衣服。

    闻言,帝弑天抬头,动作迟缓,一点一点的往上移动。经过几个小时蛊毒的折磨,他已经精疲力竭。

    绝美的脸上,没有一丝红润,嘴角,溢着点点已经凝固的血迹。

    额前的碎发,夹杂着汗水和血水,死死的贴在脸上,整个人,显得憔悴不堪。

    看着这个样子的帝弑天,白天双拳紧握,恨不得,恨不得立刻将那个下毒的元凶揪出来,然后碎尸万段。

    多少年了,多少年了,王上一直这样熬着,撑着,坚持着。

    “同心结”,每个月发作一次。

    这次是固定的发作,不同于受到外界刺激而毒发,也就是不同于前几次。

    前几次毒发,都是因为被其他药物刺激,毒发之时,只是不能使用内力,可是固定发作却不一样。

    每月固定发作之时,蛊毒会蒙蔽他的心智,致使他发狂,六亲不认,随意伤人,甚至是自残。所以,每次毒发的时候,王上必须把自己锁起来。

    他身上的那些伤口,都是他自己弄得。

    然而比起他体内的痛,这些皮外伤根本算不得什么。

    猩红的眸子,恍如魔瞳。没有往日的冷厉,却充盈这杀戮和嗜血。

    在看到灵儿那件衣服的时候,他狂躁的情绪,似乎逐渐的平息下来。血色的眸子,来回的转动,仔细的打量着眼前的物件,好像在探究这着什么。

    白天将那件小衣服,慢慢的放在地上,然后退了出去。

    那是王上提前交代的,在他毒发的时候,拿些关于王后的东西进来,而且也交代了,绝对不能让小公主知道他的病情。

    伴随着“咯吱”一声,殿门再度闭合,偌大的宫殿,又笼罩在了一片暗沉之中。

    就在白天离开的同时,白光一闪,灵儿出现在了殿中。

    “天天…”

    看着眼前这个浑身鲜血的男人,看着这个被森寒铁链紧紧捆绑的男人,看着这个宠她入骨的男人。

    泪水,无声的滑落,一点一滴落在地上。

    倏尔,一抹粉色映入眼帘。

    那是她所熟悉的,为了迎接太后回宫,她让小宫女做的马甲。

    “天天…”再一次的,呼喊着他的名字。

    在听到这熟悉的呼喊之后,血色魅瞳里竟然闪过了一抹流光。

    头颅缓缓的偏转,近乎空灵的焦距最后在她那张小脸上定格,一动不动的痴痴凝望,就像是,失去了灵魂的傀儡。纵然那般,还是死死的盯着她。

    冰凉的泪水,不受控制的滑落,灵儿就那般,小心翼翼的,一步一步的,慢慢的靠近他。

    “天天…”

    “咯吱”一声之后,紧接着就想起了白天的惊呼,“小公主,不能过去!”

    白天在离开之后,隐隐约约总觉得哪里不对劲,于是就想折了回来看看。

    没想到一进门,就看见了正往王上身边靠拢的小公主,脸色大惊。

    王上一旦发病,思绪混乱,六亲不认,就算是对他,对独孤影城也能痛下杀手。

    小公主那么小,哪里能承受的起王上的攻击。

    该死的,万一小公主出了什么事情,他时候如何给王上交代!

    “小公主!”见灵儿不做反应,白天再次叫了一声。

    前进的步子没有停止,只是响起了灵儿稚嫩的声音。

    “白天,他发病为什么不通知我!”

    泪水肆意流淌,可是说话的语气中没有一丝颤动,反而是淡漠的,不,是冷漠的,就好像在和陌生人交谈一般。

    一双紫眸自始至终都放在帝弑天身上,没有片刻的移动。

    此刻的她,也像一只失了魂魄的木偶,而面前的这个男人就是提线者,她没有思维,没有理智,脑子里只有一个意识,那就是,她要走到他身边去。

    “小公主,王上之前交代过,他发病的事,一定不能让你知道,这是王上在完全失去控制能力之前,下的死命令,奴才不敢不从。”看着距离王上越来越近的小人儿,白天的心脏都感觉快跳出来了。

    怎么办,这一刻他该怎么办呢?

    如果他贸然上前,说不定小公主会做出什么过激的举动,从而刺激到王上,可是如果不阻止,万一小公主受到一丝伤害,那后果不堪设想。

    他终于亲身体会到,什么叫左右为难了。

    “小公主,王上这么做,也是怕你会担心。小公主,奴才求求你,你别再靠近了!”

    “那这些呢?为什么拿这些过来?”灵儿举起小手,手里捏着的,正是白天适才取来的小马甲。

    这些,也是天天吩咐的吗?

    淡淡的粉色映入眼帘,白天自然识的那是何物。

    虽然不知道小公主为什么会问这个,不过此刻他也来不及考虑原因,立刻开口解释道:“那是王后的东西,因为王后在王上的心里,有特殊的位置,可是最近王后不见了,所以奴才就拿了有关王后的东西过来,这样能让王上减轻一些痛苦。”

    这个男人究竟是有多在意她,光是一件衣服,就能让他镇静下来。

    既然如此,他为什么不直接让她过来陪着他,那样效果不是更好吗?

    因为他害怕她担心,害怕他伤害到她,害怕被她看到他这个样子…

    这个傻瓜,天下第一大傻瓜!

    “他每次发病,都这般吗?”

    “为什么会怎么严重,前两次不是这样的,为什么会这样?”

    每问一个为什么,她眼中的泪水就更汹涌一分,那些问题就好像催泪弹一般,呛得她五脏六腑都在剧烈的收缩着。

    小公主也知道王上意外发作过两次,这点倒是让他很震惊。

    不过,似乎也更加印证了他心里的想法。

    “这次是固定发作,跟前两次不同,简单的来说,要比前两次严重的多。而且前两次因为王后的关系,都及时的压制住了毒素,所以看起来才不严重。”

    “既然王后有办法,为什么不去找她?”

    在外人眼里,她这个王后的确不见了。可是他知道啊,他明明知道,她就是“它”啊,为什么,为什么不来找她!

    “王上说,如果要饮王后的血,那他选择流血…”

    【如果要饮那小东西的血,那孤选择流血!】

    没错,他清楚的记得王上说的这句话。

    所以,他也清楚的知道,王上究竟有多在意那个王后。

    呵呵…

    原来他都知道,他知道,他固定发作的时候,只有她的血才能压制。所以,他故意不让她知道。

    宁愿自己流血,也不愿意饮她的血。

    时间空间流转,她似乎又回到了那一刻。

    那个男人,那个宛如天神的男人,也是她的教官,倒在她的怀里。

    【为什么要这样做,你不是说,不管什么情况,都要活下去。活着,才有希望吗?混蛋,为什么要替我挡子弹?】

    【如果要我看着你死,那我选择,我先死!】

    “呵呵…傻瓜,一个个的都是傻瓜!”灵儿笑了,笑的泪眼朦胧。

    为什么,为什么一个两个都这样?

    为什么,为什么他们都自以为是的代替她做选择?

    为什么,为什么!

    他们以为这样,她就会幸福了吗?

    看着他们痛,她的心也在滴血啊!

    灵儿又哭又笑的样子,把白天吓到了。

    “小公主…”

    “不哭…”

    一声沙哑的声音,犹如开在十九层地狱的天窗,命运的齿轮转动,让早已绝望的灵魂,看到了生存的希冀。

    此刻,灵儿的身子已经僵硬了,一动不动的,望着那个被恶魔缠身的男人。

    他说,不哭!

    即使被魔鬼吞噬了理智,即使他站在地狱的边缘,他还是能轻易的宠溺着她。

    白天也震惊了,一张阴柔的脸上,写满了不可置信。

    天哪,他刚才听到了什么,他们的王上,他们的王上竟然说话了。

    在这样的情况下,竟然能说出那样的话!

    这简直就像是在做梦!

    “天天…你说什么…再说一次…”

    许久,灵儿才回过神来。

    看着那张熟悉的容颜,泪水依旧止不住的滑落。

    “不哭…”

    血色的眸子流转,清晰的倒映着那一抹小小的身影。

    虽然不知道她是谁,不过,看着她落泪,他感觉心里酸酸的。

    早已干裂的嘴唇,艰难的蠕动着,重复的喃呢着两个字。

    “不哭…”

    “呵呵…你这个傻瓜。”即使站在地狱里,即使被灌了孟婆汤,你还是记得我是不是…

    说话间,灵儿已经完全的站到了帝弑天面前,就那样,含着眼泪看着他。

    “不哭…”

    “好,我不哭,天天,我不哭。”伸手,想要像往常一样扑进他怀里。

    可是,他全身都是伤,她不知道,她不知道要触碰他哪里。

    狠狠的擦掉脸上的泪水,然后转头。

    “白天,钥匙给我。”

    她不能看着他这幅样子,被绑在这里,她受不了。

    灵儿的话,让白天一愣。

    “打开铁链的钥匙!”灵儿又补充了一句。

    “小公主,王上会发狂的,不能打开铁链。”

    对于王上此刻的平静,白天也甚感诧异。

    往常王上发病的时候,只要有人靠近他,他就会发疯一般的攻击。

    可是,小公主明明就站在他面前,他却还能那般平静。

    这真是太奇怪了。

    “给我!”语带冷冽,也有丝不容置喙的命令。

    王者气势瞬间迸发,那一瞬间,让白天有种看到王上的错觉。

    “是,小公主。”话音一落,就把钥匙扔了过去。

    “天天,你别怕,我现在给你打开铁链,然后我们去上药。”灵儿语气软绵绵的,就好像在哄小孩一般。

    帝弑天眸光空灵,似乎根本听不懂她在说什么,可是却出奇的安静,一动不动。

    “不说话就表示你默认了,乖。”

    暗运灵力,身子腾空而起。

    铁链摩擦出的血迹和肉黏在了一起,灵儿尽管已经非常小心了,可还是难以避免扯动伤口。

    铁链粘连着他的血肉,不拿下来他会痛,拿下来他也会痛,长痛不如短痛,灵儿一闭眼,狠心的将他的胳膊拿了下来。

    “天天,你疼不疼?”

    打开铁链之后,灵儿落在了地上,轻声的询问。

    这么多的伤口,一定很疼吧。

    眸子微敛,一抹心疼跃然脸上,就在同一时刻,帝弑天又说话了。

    “不疼…不伤心…”

    高大的身躯,竟然蹲了下来,脑袋缓慢的左右扭动,打量着灵儿的小脸。

    那副样子,就像是见到了一个失散多年的老朋友,感觉面熟,可是又不敢确认,所以,仔细的揣摩,搜刮着脑海中的记忆。

    “不伤心…不伤心…”

    嘴唇掀动,几乎机械的重复着这三个字,却让灵儿笑出了泪花。

    这个男人怎么能这样宠她,即使他的理智已经被魔鬼绑架了,他却还记得,不准她伤心。

    她何德何能,竟然在这个高贵如神谛的男人心中,留下这般深刻的印象。

    脸颊一凉,灵儿回神的瞬间,就看见一只沾着血渍的大手,在笨拙的为她擦拭眼泪。

    “不伤心…不伤心…”

    这一幕,落在一旁的白天眼中,已经惊讶的不能用言语形容了。

    这究竟是什么样的感情,能让他们王上做到这种地步。

    “白天,去拿些金疮药和干净的衣服来。”这个男人那么爱干净,如果不是他此刻神志不清,怎能忍受这样的自己。

    “是,奴才这就去。”

    虽然不知道王上这安静的状态能持续多久,不过王上没事就好。

    白天话落,立刻运用轻功,去拿灵儿要的东西。

    灵儿从锦绣乾坤里拿了一块毯子,然后铺在地上。

    “来,天天,我们坐在这里。”伸手,拉着帝弑天的胳膊,示意他坐下。

    帝弑天整个人痴痴的,听着灵儿的话,一个指示一个动作,机械的坐在毯子上。

    抽出腰间的手帕,动作轻柔的擦拭着他嘴角的血渍。

    看着他憔悴的样子,灵儿真的很难想象,这么多年他是如何熬过来的。

    每月毒发一次,其中还不算那些阴险小人算计下的毒发。

    每次,他都是如同今天这般,将他自己捆绑起来,默默的承受。

    她似乎有些明白,他为什么总是那样的冷酷。

    因为习惯了孤独,习惯了一个人,所以,他用孤独在周围筑起了冰墙,将自己包围起来。

    久而久之,习惯了,就难以改掉习惯。

    而她的出现,温暖了他,解救了他。

    可是,她却是一个不懂爱,也不会爱的女人。

    希望与绝望并存,将他从冰窟中拯救出来后,放在了火窟里。

    遇上她,真不知道是他的幸,还是不幸…

    “天天,记住了,不要爱上我,不要爱上我…”

    不自觉的,这些话脱口而出。

    下一刻,帝弑天猛地站起身来,充血的眸子更加的妖娆,双拳紧握,就好像是火山爆发的前奏。

    “天天!”

    就在这时,前去取药的白天回来了。

    “小公主,奴才…”话还没说完,一道掌风迎面袭来,白天快速闪躲,回神一看,竟然是王上。

    糟了,王上又开始发狂了!

    “孤要杀了你们,杀了你们!”

    脸上青筋暴起,目赤欲裂,猩红的双眸,好像随时都能倘出血来。嗜血在燃烧着他的理智。

    适才因为灵儿恢复的一丝清明,在她那句无意识的话下,被击成了粉碎。

    此刻,他的眸中一片血色残阳,理智被恶魔吞噬,脑海里只有一个指示,杀!

    一句话落,掌风再次对着白天攻击而去。

    “王上,王上您镇定下来!”

    掌风疾驰,地面被扫出裂痕,浓烈的气息只增不减,透露着你死我亡的味道。

    白天虽然武艺高强,可根本是帝弑天的对手,况且,帝弑天此刻被蛊毒控制,近乎疯狂。只是三招,他就已经有些应接不暇。

    “噗!”

    终于,帝弑天一掌击在了他的胸口,白天吐血倒地。

    “天天!”

    该死的,她又刺激到他了。

    帝弑天已经完全的失去理智,此刻根本听不到灵儿说的任何话,他此刻只想杀了眼前的人,再次挥掌,对着白天命门而去。

    “糟了!”

    这一掌下去,白天就算不死也得丢半条命。

    可是她如果出手,一定会伤到天天的。

    这下该怎么办?

    就在这电光石火间,灵儿一个闪身,抱住了帝弑天的腿。

    “天天,不要这样,我不会离开你的,我会一直陪着你的!”清脆的童音,用尽全力喊了一声,整个大殿在一瞬间安静了下来。

    仿佛时间,空间都被静止了一般。

    帝弑天高高举起,欲落下的大掌在距离白天不到半米的地方停滞,一动不动。

    白天以为他难逃一劫,认命的闭上了眼睛。

    灵儿在帝弑天身后,紧紧的抱着他的一条腿。

    就这样的画面,一直保持着,直到帝弑天回头。

    “不离开…”

    仿佛在询问,又仿佛是自言自语,音调不高,在这寂静的大殿,听得格外清楚。

    “对,不离开,不离开。我不会离开天天的,会一直陪着你。”

    灵儿飞快的点头,看着这个样子的帝弑天,心中酸涩难忍。

    感觉他的气息渐渐平稳了,灵儿才缓缓的松开抱着他的手。

    “不离开…”以为灵儿又骗他,帝弑天略带焦急的再次强调道。

    “天天乖,我不离开,我们还是去那边坐着,我给你上药!”试探性的伸手,握住了他的小拇指,然后拉着他,坐到了适才的毯子上。

    白天从地上爬起来,将适才取来的东西放到了灵儿身边。

    他现在可算是看明白了,这个小公主就是王上的理智。

    虽然对着一幕感觉很不可思议,可是事实就是如此。

    只要小公主在,王上就能控制情绪。

    这次发病,应该是王上中毒这么多年来,痛苦最少的一次。这一切,都是因为小公主啊。

    “天天,我现在给你上药,会有些疼,你先忍着点儿。”拿起身旁的玉瓶子,将瓶中的白色粉末,一点一点的倾倒在他的伤口上。

    “疼吗?”灵儿柔声的开口问道。

    这么多伤,一定很疼。

    该死的,如果让她知道是谁下的毒,她一定把他剥皮拆骨,将满清十大酷刑在他身上全部演示一遍也不让他死!

    “啊!”

    忽然,帝弑天抱住脑袋痛苦的嘶吼了一声。那副样子,就像是忍受着极大的折磨,看起来极其痛苦。

    “天天,你怎么了?你哪里痛?告诉我,你哪里痛?”灵儿一时间手足无措,手里的金疮药,也因为太过于慌张的缘故,早已掉在了地上。

    伸手,想要抱着他,可是她无从下手。

    她不知道他哪里痛,不敢碰他。

    “啊!”

    因为剧烈的疼痛,帝弑天的整张脸都扭曲了,双手狠狠的抓着脑袋,指甲嵌入肉里,溢出了鲜红的血渍。

    齿贝死死的咬着嘴唇,刺目的颜色在嘴角流淌。

    “白天,白天,天天这是怎么了,他这是怎么了?”灵儿一脸慌张的回头询问。

    因为太过于着急,她忘了,她忘了她会医术,她忘了她应该把脉。

    “小公主,你别着急,王上毒发的时候都是这个样子的。毒素一方面控制他的思维,一方面还折磨他的身体,所以才会这样,忍过了今晚就好了。”

    白天有些哽咽的说着,其实这次,比起以往而言,情况已经好太多了。

    没有发狂,也没有自残。

    他应该替王上开心的,可是却笑不出来。

    “过了今晚?”

    开什么玩笑,难道就让她看着他这幅模样,看着他一直痛苦!

    不行,她做不到,她一秒钟都忍不了。

    忽然灵光一闪,她想起了什么。

    血,她的血,她的血可以压制他体内的毒,她慌忙的在锦绣乾坤里翻找着。

    “奇怪了,哪里去了?”因为太过于着急,她的双手不停的颤抖,最后,她一把将挂在腰间的锦囊扯下来,胡乱的翻找。

    在看到锦绣乾坤的瞬间,白天眼中闪过一抹深邃。

    如果他没记错的话,锦绣乾坤,是王上送给王后的。

    片刻之后,一把明晃晃的匕首出现在灵儿手里。

    还没等白天反应过来,径直对着她的手腕割了下去。

    “王后不可!”

    这一刻,白天心里的疑惑,彻底的解开了。

    这位小公主就是他们消失的王后,因为只有王后的血,对王上才有用。

    虽然要接受这个事实很困难,可是大千世界无奇不有,而且就算王后真的是妖怪,只要她不伤害王上,那就足够了。

    况且,王上对王后的在意,已经到了偏执的程度,王上离不开她,他们也无力干涉。

    小公主就是王后的事,王上一定知道。

    否则,他也不会特意交代,不让小公主知道他的病情。

    或许,王上和王后的缘分,真是冥冥中注定的。

    所以,无论他怎么费力的掩饰,她还是知道了,找来了…

    小手快速的点住帝弑天的穴道,灵儿走到了他面前。

    血,一滴一滴的低落在他的嘴里,眸中的猩红逐渐的被消融,狂躁的气息逐渐的平稳,双手也放了下来,目光呆滞的,凝视着眼前的人儿。

    干裂的嘴唇,艰难的蠕动着。

    从他的口型里,灵儿不难读出他的意思。

    他说,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