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71】灵儿出手

    “小东西,你怎么了,谁欺负你了,孤替你杀了他!”低沉动听的嗓音,明明没有多少情绪的起伏,可是听了让人感觉很有安全感。

    该死的,谁让他的小东西哭成这样。

    他的宝贝,他都舍不得让她生气一下。

    “没有。”

    这个男人永远是这样,永远第一个想到的都是她,就算她现在突然变身了,宠溺还是一如既往。

    “那你怎么哭了?”

    “额…没什么…”某灵此刻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

    难不成她要说:我以为你死了,所以在哭丧吗…

    “天天,地上的血迹是怎么回事儿?”该死的,要不是那摊血迹,她也不会搞出这么大的乌龙啊,丢人。

    “恩?什么血迹?”帝弑天凤眸微敛,略带疑惑的反问道。

    “明明在地上吗…”讨厌,还装蒜。

    阳光柔和的洒下,点亮了他的眉眼,抬起绝美如画的脸,一滩鲜红映入眼帘。

    立时间,心里明白了什么。

    性感的唇瓣上下掀动,“那是白天适才弄撒的汤汁。”

    “……”不会吧,她这是多着急,竟然连那不是血迹都分辨不出来。

    还是王牌特工呢o(╯□╰)o

    这下丢人丢回姥姥家了…

    拥着她的大手逐渐收紧,魅惑一笑,日月光华恍惚聚拢在眉间,冲淡了他全身的寒冰。

    这世上,只有一个人能让他笑。

    也只有这个人,才有让他笑的权利。

    “小东西,你在为孤流泪?”

    “不是。”干脆果断,就好像刻意的掩饰一般。

    没错,这的确是刻意的掩饰。

    她给不了这个男人任何承诺,所以,不想让他误会。

    因为她知道,希望,往往是绝望的伊始。

    “你以为那是孤的血。”

    “不是!”

    “你以为孤死了!”

    “不是!不是!不是!你不要乱说!”灵儿猛地抬头,用小手捂上了帝弑天冰凉的唇瓣。

    这个男人,就是有逼疯她的潜质。

    他知道她害怕从他口里听到那个字,可是他偏偏要说。

    明明是一张三岁稚童的脸,眸中却荡漾着不符合年纪的成熟。

    明明担心的要死,偏要装出一副“你看错了”的模样。

    有时候,他真不知道该拿她怎么办才好。

    大手握住她按在他嘴上的小手,“小东西,别哭,别怕,孤会一直陪着你的。”

    声音轻柔,就像低沉动听的大提琴,每一个音节,都恰好敲在了心尖上。

    伸手,轻轻的摩挲着那白皙如陶瓷的脸颊。

    泪水,明明凉的透彻,却让他感觉一阵灼痛。那强烈的温度,几乎要烫伤他的皮肤。

    他知道,他什么都知道。

    只是她以为他不知道,不过没有关系,他会等。

    等着他学会爱,等着她放下心中的执念…

    “好了,不哭了。孤的小公主本来就像只小猫,再哭花了脸,就更像了。”

    话落,捏了捏她被头发掩饰住一部分的耳朵,眼角眉梢都带着戏愚。

    “银家才木有哭呢。”某灵一把推开帝弑天,一个转身退出了他坚硬的怀抱。

    脸上的泪痕,在回头的瞬间,已经荡然无存。

    既然现在她的身份是公主,她就应该扮演好这个角色。

    “爹爹,银家饿。”

    一声甜腻腻的声音袭来,成功将适才营造的深情气氛打破了,也成功的,让某帝的眼角抽了抽。

    这个小东西,越来越坏了,明知道他讨厌这个称呼,她肯定是故意的。

    不得不说,某帝真相了。

    “爹爹,银家肚子饿。”某灵调皮的眨巴眨巴眼睛,看起来一脸天真无邪。两只小手,紧紧的捏着帝弑天的衣襟,看起来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

    帝弑天没有办法,只能妥协。

    “来人,传膳。”

    ……

    不一会儿,白天就领着一群端着食盘的宫女走了进来,而后再帝弑天一旁站定。

    白色的拂尘一摆,宫女立刻示意,小心翼翼的将一盘盘精致的菜肴摆到紫金木圆桌上。

    之后,头也不敢抬,立刻退出殿外。

    “好了,小东西,过来用膳吧。”

    帝弑天很自然的弯下身子,将某灵抱了起来。

    这次,灵儿倒是没有挣扎。

    毕竟她现在的身份是君王的小公主,让人家抱一下又不会死。

    况且还有外人在场,所以不能露出破绽。

    帝弑天坐下之后,某灵就顺势坐到了他的怀里,就恍如从前一般。

    “小东西,这是你最喜欢吃的烧鸡,孤吩咐御厨,做了去油脂的处理,吃起来不会很腻。”纯白的象牙筷握在修长的手指下,夹菜那样简单的动作,他做起来也格外的优雅。

    就像是英国皇室的王子,全身上下,无一处不散发着高贵。

    有时候,某灵真的想不明白。

    像帝弑天这样的天之骄子,怎么会喜欢上一只奇怪的小兽呢…

    察觉到怀里小人儿在走神,伸手轻轻捏了捏她的鼻子。

    “小东西,不是饿了吗,快吃东西。”

    某灵朝着帝弑天办了个鬼脸,“银家自己可以吃东西,银家会用筷子哦。”

    “拿筷子那么累的事儿,孤来做就好,小东西,吃吧。”

    话落,一块鸡肉已经夹到了嘴边。

    拿筷子那么累的事儿…

    听着这句话,某灵额角顺利的滑落三根黑线。

    如果连拿筷子都是一件很累得事儿,那么她还能干吗!

    要是长此以往下去,她还不得懒死。

    过了很久之后,灵儿才知道。这个男人是故意的,故意将她宠的无法无天,宠的离不开他。

    虽然有些不太习惯被人喂,不过迫于有外人在场,还是很听话的吃下去了。

    华丽的餐桌旁,一个俊美如斯的男子,怀抱一个灵动如妖的女娃娃,他夹,她吃,好生唯美。

    一顿饭,就这样进行到了最后。

    “唔~爹爹银家吃饱了。”某灵嘟着嘴,伸手,戳了戳圆鼓鼓的肚皮,一脸满足的说道。

    这王宫的膳食就是好吃,这要是让红炎那小屁孩看到了,还不得开心死啊。

    倏尔,某兽一下子坐了起来。

    艾玛,她光顾着吃饭,把那小屁孩忘了。

    “爹爹,银家要下去。”灵儿挣扎着身子,站到了地上,撒丫子就往外跑。

    “爹爹,银家出去一下,一会儿就回来!”某灵一边跑一边对着帝弑天喊了一声。

    ——

    天启国,帝都郊外

    正值正午,日如火盘。

    绵山绝顶,风过树梢,不时传来沙沙的声音。

    只是,却感觉不到丝毫凉意。

    反而,皮肤加重了灼热之感。

    宽阔的地面之上,一名身穿红肚兜的娃娃迎风而立,一双透彻的眸中写满了鄙夷,有些不耐烦的看着包围在他周围的人。

    “不想死的,赶紧给小爷滚开,小爷今天心情不好,你们别找死!”红炎一脸厌恶的说着。

    在灵儿离开之后,他就想出来看看,结果嗅到了天材地宝的味道,就跟着味道过来了。

    没成想,竟然遇上了这么一群渣子,真是晦气。

    “哈哈哈…哈哈哈…”

    一名身穿蓝衣的老头在听完他的话后,笑的前俯后仰,就好像,听到了全天下最好笑的笑话一般。

    “小娃娃,你人不大,口气倒是不小。你以为你的本尊是什么,老夫看不出来吗?呵!本来今天老夫是冲着紫灵花来的,没曾想,还能遇上五百年的火之灵,哈哈哈…这是天助我也。”

    话落,蓝衣老头的脸色突然变得阴郁了。大手一伸,示意他的手下动手。

    “给老夫上,谁帮老夫拿下这颗火之灵,老夫就赏他一片紫灵花瓣!”

    紫灵花,是一种能够提升灵力的稀世珍宝,效果和岩浆果差不多。

    俗话说的好,重赏之下必有勇夫。

    拿一片紫灵花瓣作为奖赏,对于修灵者,可谓是极大的诱惑。

    原本包围着红炎的四名青年男子,在听到紫灵花的那一刻,眼中都泛出了贪婪的光。

    修灵者都清楚,一片紫灵花瓣,至少可以提升一甲子的灵力。

    这样的机会,可遇不可求。

    该死的,这个老头究竟是什么人,竟然能看出他的本体。

    红炎还没来得及思考,周身的气流瞬间涌动,四道攻击迎面而来,

    白色的灵力化作银色的剑光,就好似龙卷风一般,侵袭而过。

    红炎双手结印,嘴里念念有词:“四方火灵,听爷号令,地狱焚!”

    倏尔,一朵红色的莲花出现在了红炎脚下。

    那红莲见风就长,须臾之间就变成了脸盆大小,将红炎托了起来。

    火色的花瓣艳丽,在他脚下不断的盛开,周围的温度瞬涨。

    那炽热,比起夏季最炎热的时候还要有过之而无不及。

    就在那红莲完全盛开之后,无数的火焰从莲心喷涌而出,与银色的剑光纠缠在一起。

    星星之火可以燎原,只是瞬间,刺目的火光就笼罩了这片空间。

    银色的剑光飞舞,四名青年人面色严肃,飞身而起,在剑海中飞舞。

    微风适时袭来,红莲中喷涌的火势越发的汹涌。

    红炎倏尔展开双臂,做出拥抱苍天的姿势。

    红莲的花瓣,伴随着他的动作,化成了四支火箭,分别缠绕上那四人。

    那四人的灵力渐渐阻挡不了火焰的靠近,头发都开始蜷缩,衣襟似乎有些要被点燃的趋势。

    “该死的,这样下去不行,我们联手进攻。”忽然,其中一名男子大喊了一声。

    然后四人相互对视,点了点头,径直向后跃出。

    四人双掌摊开,将白色的灵力汇集一处,形成一个刺眼的光球,对着红炎射去。

    就在光球将要对上红炎的那一刻,一条火龙突然从他体内跃出,凌厉的爪子一挥。

    红白相撞,光球猛地僵硬,随后只听“彭”的一声,炸了开来。

    那白光犹如飞逝的流行,破碎之后,恍如唯美的烟花,片刻之间,就湮灭在空气中,一丝痕迹都不曾留下。

    看着已经内伤的四人,红炎充满稚气的小脸上露着不符合年龄的张狂。

    “跟小爷斗,你们还差得远呢!”

    不过,没人看得见,在他强悍的攻击下,隐隐抽动的嘴角。

    如果是以前的身体,收拾这几个小贼根本就是一眨眼的事儿。

    可是因为他贪睡,身子缩水了。连续发动几个必杀技,身子已经有些承受不了。

    该死的!

    早知道这样,他就不应该离开帝宫。

    不过,那个蓝衣老头显然注意到了。

    伸手,缓缓的抚摸着花白的胡须,长满褶皱的嘴角缓缓勾起,阴险毕露。

    大手翻转,灵力瞬间凝结成形。

    就在红炎还没有反应过来的瞬间,突然对着他攻去。

    猛地一掌,将红炎小小的身子打飞出十米之外。

    “噗!”

    鲜红的血液,犹如断线的珠子,瞬间散落在地上。

    “该死的老东西,竟然敢偷袭小爷!”

    红炎强忍下翻涌的气息,用尽全力再次召唤出了火龙。

    那条火龙,是他元神的化身,厉害无比。

    火龙腾空而出,眸光冷厉,对着蓝衣老者直袭而去。

    一蓝一红,在空气中交织,激烈的碰撞。

    ……

    灵儿在离开寝宫之后,立刻来到了适才休息的树上。

    “红炎!红炎!”

    该死的,他果然不在!

    某灵找遍了整个御花园,都没有看见红炎的影子。

    怎么办,这小屁孩跑去哪里了?

    不知怎么的,某灵此刻心里格外的慌乱,总觉得要出事了。

    倏尔,东方天空火光冲天。

    灵儿下意识望去,立时感知到了一股熟悉的力量。

    紫眸一眯,心下有一个声音:那一定是红炎!

    身形一转,瞬间消失在了原地。

    ……

    就在蓝衣老头与火龙纠缠之际,那四名青年人再次向红炎发起进攻。

    红光冲天中,四道身影从天而降,灵力汇集在一处。

    红炎极力的想要站起来,可是身体中的力量已经透支了。

    没想到他堂堂的火之灵,今日要败在这些杂碎手上!

    深吸一口气,眸色的眸中做了一个决定。

    就算玉石俱焚,他也绝对不能落到这些人手里。

    他是堂堂的火之灵,有他的骄傲。

    他之所以会跟随灵儿,并不只是单单为了吃喝玩乐而已。

    ——还因为他喜欢她!

    就在白光将要落在红炎身上的那一刻,就在红炎准备自爆的那一刻,一道紫光突然袭来,将白光严密包围。

    “禁锢力量!”清脆的女声响起,稚嫩中流露着不可忽略的傲气,怒气,还有霸气!

    “谁!是谁!”

    一时间,所以人都震惊了。

    身体被禁锢,一动不能动。脸上,写满了不可置信。

    禁锢力量?

    竟然能够使用禁锢力量!

    究竟是什么人,有如此修为。

    禁锢力量,顾名思义就是用灵力将敌人禁锢,而后摧毁。是一种相当可怕的力量,只有修炼到顶级的高手,才有可能使用。

    修炼到顶级,那可不是一句话的事儿。

    况且在这片大陆上,灵气稀薄,怎么可能存在这样的人!

    相对于他们的震惊,红炎却笑得一脸欠揍。

    灵还是来了,他就知道,她不会抛下他不管的。

    在这关键一刻,还是找来了吗…

    呵呵!

    下一秒,一道白色的身影从天而降。

    身穿月白色与淡粉红交杂的委地锦缎长裙,裙摆与袖口白色的绒毛滚边,头上,带着一对毛茸茸的耳朵作为装饰。(其实这是真的耳朵)

    最亮眼的,是那双紫眸,天真中隐藏着霸气,优雅中彰显着雍容。

    肌肤胜雪,眉眼如画,虽然才是三岁稚童,然那倾城之色,已可见一斑。

    裙摆随风摇曳,翩然而落。

    “红炎,你没事吧?”看着倒在地上,面色苍白的红炎,灵儿眉心凸起了一抹暗沉。

    该死的东西,竟敢伤她的人。

    快步上前,查看了他的伤势,尔后伸手,将一颗凝灵丹塞到了他的嘴里。

    红炎小嘴一嘟,小手指着地上的一滩血迹说道:“谁说没事儿,小爷都吐血了。”

    语气委屈,感觉就像是在跟大人撒娇的小孩一般。

    “……”

    这丫的,都这个时候,还有心思卖萌!

    ——真无耻。

    “女娃娃,你又是何人?”

    此刻,原本跟火龙纠缠的蓝衣老者也落在了地上,神情阴郁的望着这个突然冒出来的小鬼。

    如果他没有看错,刚才她使用的可是禁锢力量!

    这个女娃娃看起来才三岁左右,竟然能使用这么强悍的力量。

    她,究竟是何方神圣?

    闻言,清澈的紫眸立刻氤氲上一抹暗沉,将红炎搀扶起来,而后转身。

    “你配知道吗?”

    她抬首噙笑,笑魇如花,紫色的眸中,迸发着不符合年纪的狡黠,看似灵动如山中精灵,口吻却极尽冷漠。

    她的二,她的萌,她的迷糊,只针对亲人,朋友。对待敌人,她一向是狠厉无情。

    这就是她——夏灵儿。

    一句话,成功的点燃了双方的战火。

    老者瘦如枯柴的双拳紧握,咬牙切齿的看着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女娃娃。

    “女娃娃,识相的,最好别插手老夫的事儿。否则,老夫会让你后悔来到这世上!”

    “哈哈哈…”

    灵儿仰天大笑三声,一双嗜血的眸子,再次锁定牢牢的锁定住面前的老头。

    “在姑奶奶的人生里,就没有后悔这两个字。因为,能让我后悔的人,我都先他们一步,渡他们入地狱了!”一字一句,带着一种锥心刺骨的冷厉,仿佛是割着对方的大动脉扫去。

    “敢动姑奶奶的人,你就要做好死的觉悟!”

    清风扬起,吹动了她额前的几率碎发,衣裙翻飞,属于王牌特工的张狂与护短回笼。

    瑕疵必报,那才是她。

    这个样子的灵儿,红炎还是第一次见到。

    集张扬,霸道,傲气,狠戾于一身。绝对的霸道,绝对的强势,平日里的单纯只是表象,犯二只是伪装。

    一旦有人触动了她的底线,那颗残酷肃杀的灵魂,就会顷刻迸发出来。

    不过,不管是那种样子的她,他都喜欢。

    还有她那句非常霸气的“敢动姑奶奶的人”,听起来格外的入耳啊。

    “你是自杀谢罪,还是想让姑奶奶亲自动手?”

    抬手,看似一派慵懒的把玩着指甲,嗜血冷色在悄然无息间揉进眸底。

    她不是在开玩笑,而是很认真的,让对方—做—选—择!

    “该死的小鬼,老夫今天就教训教训你!”

    灵儿听他这样说,当下脸色就越发的温润了几分。

    那样子,不是害怕,反而是喜悦。

    其实他要是真的选择自杀,她才害怕呢,害怕不能让他死的刻骨铭心!

    黑色的斗气接天连地,瞬间在蓝衣老者上空升腾。

    黑色斗气?

    这老东西竟是修魔界的人!

    奇怪了,修魔界的人怎么会出现在天启境内?

    红炎看着那黑色的斗气,一张小脸变得凝重了。

    黑色的气流犹顷刻间演变成张牙舞爪的魅类,就好像暗夜中的幽灵,样子阴森恐怖。

    黑暗滋生的爪牙,左右摇摆着身躯,向那一抹白色抓去。

    灵儿静静伫立,淡笑不语。

    徒然间紫色的灵力倾泻而出,好似决堤的洪水,与黑暗正面对上。

    激烈的碰撞,两股强大灵力,都蕴含着无穷的力量,一瞬间,树木摇曳,百草枯竭,仿佛气流都在这灵力的比拼中,变形扭曲了。

    就在这时,蓝衣老者突然纵身一跃,从黑暗中脱身而出,化灵力为长鞭,对着灵儿扫去。

    “灵力虚化,呵,老东西,没想到你都有十五级修为了!”

    灵儿点足向后滑步,身子后仰,躲开了那缠绕着黑色灵力的一鞭子。

    小手一扬,一条紫色长鞭凭空出现在灵儿手中,反手为攻,对着蓝衣老头挥去。

    许是没有料到,灵儿会有武器,蓝衣老者措手不及,只听“拍”的一声,紫灵鞭落。

    “彭~”

    蓝色身影径直从半空中落下,重重的砸回了地上。

    “紫灵鞭!紫灵鞭竟然在你手里!”

    纵身一跃,径直站了起来。

    看着灵儿手里那泛着紫光的鞭子,一双眼睛充满了不可置信。

    这个小娃娃究竟是什么来头,竟然拿着三大神器之一的紫灵鞭!

    “都看到了还问,你老年痴呆啊!”

    一句话落,不给他喘息的机会,再度跃起,紫色的长鞭在手中肆意飞舞,犹如梦幻的彩带,唯美而又充满危险。

    “灵逍一重,去!”

    紫色长鞭周围,无数的紫灵花出现,随着灵儿话音落下,紫色小花快速旋转而去,飞花伤人。

    “该死的!”

    蓝衣老头经过适才的打斗,已经完全的怒了。

    就算这个小娃娃有传说的神兵,她也不过就是个乳臭未干的丫头而已,想要跟他斗,再修炼个十年八载,也许有可能。

    不过,他是不会给她这个机会的。

    像这样有天分的敌人,就要趁早扼杀在摇篮里!

    “黑暗,请赐予我力量,黑暗风暴!”

    黑色灵气翻涌不息,犹如万马千军,瞬间湮灭了紫灵花瓣,而后,对着灵儿奔涌而去。

    “灵,小心,不能让黑色灵气靠近你的身体!”红炎见状,立刻大喊了一声。

    修魔界的黑色灵气是一种魔化的灵气,那种灵气一旦进入人体,很难消除,而且还会将你原有的灵力全部魔化,最后,丧失本性,沦为黑暗力量的奴役。

    灵儿闻言,白光一闪,消失在了原来站立的位置。

    “哦?消失了!”

    就在蓝衣老头失去目标的一瞬间,灵儿突然在他身后闪现,反手为刀,重重的劈了下去。

    蓝衣老头回神,猛地闪过,最终,胳膊上还是被开了一道口子。

    “可恶的小鬼,你找死!”

    猩红的眸子,好像有些要发狂的征兆,因为打斗,原本束着的发髻,不知何时已经散落开来。

    花白的头发肆意飞舞,沐浴着黑暗的光芒,就好像一个疯子。

    “黑暗寂灭!”

    “什么!”

    一听到“黑暗寂灭”这四个字,红炎大惊失色。

    黑暗寂灭,这可是一个绝杀招。

    以灵儿目前的修为来看,她根本抵挡不住。

    该死的,这下怎么办才好?

    都怪他,都怪他,若不是他不听话擅自跑出来,怎么会惹到修魔界的人!

    红炎的思维还没有落下,就见灵儿周身被铺天盖地的黑暗包围住了。

    那种邪佞的力量,那种肃杀的气息。

    该死的,这下糟了!

    “火龙,去!”

    火龙一听到红炎大的命令,立刻纵身投进了黑暗里,环绕在灵儿周围,帮她抵御着这黑暗的力量。

    可是,并没有起到多大的作用。

    灵儿此刻被黑暗力量包围着,使出了所有的手段,可是也冲不出这里。

    “该死,这究竟是什么鬼东西!”

    黑色的力量渐渐的向着她靠拢,似乎有把她压扁的趋势。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另一道黑色力量突然从天空袭来。

    然后只听“彭”的一声,黑暗力量瞬间犹如破碎的镜片,散落一地。

    “那力量上…”有九幽魔尊的气息。

    后面的几个字还没来得及说完,一道紫色身影已经跃到了眼前。

    “禁锢力量!”

    “不!”

    一个字落,他已经不能动弹。

    因为他的修为比灵儿高很多,所以禁锢力量只能近距离才能使用。

    然而一旦被禁锢,也就表示他输了。

    “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老夫怎么可能会输…”看着站在他面前这个笑魇如花的小娃娃,他依旧是一脸的不可置信。

    他修炼了这么久,最后,竟然败在一个黄毛小儿的手里。

    这不是打击,这是侮辱!

    “呵呵,怎么,不是要教训姑奶奶吗,如今,姑奶奶我就站在你面前,你怎么不动了,恩?”

    天真无邪的小脸上,巧笑嫣然,嘴里吐出的话却字字珠玑,如刀割喉,偏动脉半寸,却割的人喘息不能。那般犀利刺耳的话语,隐含着嘲弄,一如适才的他。

    只是如今,局势来了个颠倒。

    被蔑视的她,肆意张狂;肆意张狂的他,被蔑视了个彻底。

    将敌人的自尊踩在脚下,这样的事儿,她爱干。

    没错,她就是一个狠毒的人,对她无情的人,她不会考虑手段,只在乎结果,让对方痛的刻骨铭心的结果!

    “别,别杀我,我可以把紫灵花给你,别杀我…”

    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他虽然输了,可是他却明白这个道理。

    眼下,最重要的是保住性命。至于尊严,那只建立在有命的前提下。

    “紫灵花?”灵儿勾唇一笑,语气极缓的说道。

    一见灵儿感兴趣,蓝衣老头眸低闪过一抹阴险。

    “没错,紫灵花是千年难遇的宝贝,只要你放过我,我就把紫灵花送给你。”

    老头话音刚落,就听“拍”的一声。

    “你!你竟敢打我?”

    该死的小鬼,竟然打了他一鞭子。

    “紫灵花算什么东西?”

    算什么东西,算什么东西…

    语气轻飘飘的,就好像此刻说的是件不值钱的垃圾一般。

    紫灵花,千年难遇的宝贝,多少修灵者抢破脑袋,不惜以命相搏都想得到的宝贝!

    她竟然问算什么东西…

    灵儿的这句话,差点没气的老者一口气换不上来死过去。

    “你伤害了姑奶奶的人,别说是一朵紫灵花,就是一千朵,一万朵,就算你把世界上所有的宝贝都拿出来,都不能抵消姑奶奶心里的怒火!”

    清脆的童音,语气中却带着难以忽视的锐利,她的护短,她的残忍,她从来不会刻意伪装,也不屑去伪装。

    就算全世界说她是坏女人,只要她在乎的人能够安然无恙,她都无所谓。

    就像歌中唱到“世人笑我太疯癫,我笑世人看不穿。”

    看着灵儿为了他发怒的样子,红炎心里那叫一个美啊。

    还是他家灵最好,够狂,够傲,够嚣张!

    “这件事根本不怪老夫,是那颗珠子来抢老夫的紫灵花,老夫伤他也是为了守护老夫的东西。”

    那颗?

    去你妈的那颗。

    虽然红炎确实是火灵珠,可是她也不喜欢听别人用一颗来形容他。

    伸手一扬,又是一鞭子。

    “拍”的一声,正好落在了他的嘴上。

    “灵,你别听那个老家伙乱说,小爷刚过来,就被他们围上了,还说要抓小爷呢!”

    听到那老家伙抹黑他,红炎立刻开口辩白道。

    其实他根本无需辩白,因为灵儿的观念就是,伤了她的人,就得付出代价,不管谁对谁错!

    “你!关于你朋友的事,老夫可以道歉。”只要这小鬼能松开禁锢,他立刻就送他们两去见阎王。

    透着粉色的双唇勾起一抹诡异的笑,紫眸中肃杀流动。

    “呵,不好意思,原谅你是上帝的事儿,而姑奶奶能做的,就是送你去见上帝!”

    话音一落,小手在空气中一抓。

    “毁灭力量!”

    “不!”

    伴随着一声惨烈的“不”,被灵儿禁锢的五人瞬间失去生命气息,倒在了地上。

    “灵,没想到你还挺厉害的吗。”

    见敌人都死了,红炎一脸戏愚的说道。

    如果他记得不错,他第一次见到灵儿的时候,她的灵力修为,只有五级。

    可是如今,才短短的几天而已,她就到达了十级巅峰。

    这修炼的速度,未免太恐怖了些吧…

    灵儿没有回答,径直转身,走到了红炎身旁。

    一双眸子里已经没有了适才的肃杀之气,不过,怒意仍旧残留着。

    如紫水晶般的眸子一动不动,死死的凝视着红炎。

    “额,就算小爷长得帅,你也不用一直盯着看吧?”

    那诡异的眼神,让红炎心里升腾出一抹很不好的预感。总觉得她这怒气,是针对他的。

    下意识的伸手,抓了抓后脑。

    这究竟是什么情况,谁能来给他解释一下。

    “如果我晚来一秒,你是不是就要和他们同归于尽了!”

    平静的声音,没有任何情绪的起伏,却让人感觉很有压力。一张小脸上,褪去了往日的嬉笑,换上了与年龄不符的严肃。

    她如果晚来一秒,如果她判断失误,如果她…

    任何一种假设,都宛如一把锋利的尖刀,凌迟着她的心脏。

    红炎这个该死的小屁孩,他怎么能这样呢…

    “那个…不会啦…”红炎知道,这次她是真的生气了。

    原来,她知道…

    伸手,拉了拉灵儿的衣襟。

    “喂,灵,不要这么严肃吗,小爷知道错了还不行吗,大不了再有下次的时候我…”

    一句话还没说完,就感觉一道冷厉的眸光直射而来,寒意刺骨。

    “还敢有下次!”她缓缓的启唇,满眼沉静,平静的口吻里带着一分怒气,九分告诫。

    该死的小屁孩,再敢有下次她就弄死他!

    “不敢,不敢,绝对不敢了,小爷用我的脸皮发誓!”知道灵儿正在气头上,红炎笑的一脸无邪,就跟个乖宝宝似的,快速的摇头,然后伸出手掌发誓。

    “……”用脸皮发誓?

    她好想问他一句,你丫的还有脸皮吗,早丢光了!

    不过碍于这个严肃的氛围,她就忍了。

    “你好一点没?”灵儿蹲下,伸手摸上了他的脉搏。

    脉象基本上已经平稳下来,剩下的内伤,他可以自行调理。

    “恩,没事了。要不是小爷身子缩水了,就那几个杂碎,小爷一掌就劈死他们了。”

    哎,看看他这小胳膊小腿,说起来都是泪啊。

    “不过,刚才那道黑气是什么?要不是那道黑气打破了黑色力量,咱们今天估计得死一块儿了。”

    “我也不知道。”是谁暗中出手相助,她也很疑惑。

    只是一道灵力,就能打破黑色力量,那人不简单啊。

    “红炎。”口气是她少有的严肃。

    “恩。”

    微微颔首,一双紫眸对上他的眼睛,神情认真的说道:“以后遇上危险,不要再那样。我宁愿你落在他们手里,也不愿意你死。你要相信,不管比被谁抓走,我都会把你找回来的。所以,记住,不管什么情况,活着,才是最重要的!”

    曾经,有一个人也这样对她说过。

    不管什么情况下,活着,才是最重要的。

    活着,才有希望。

    死了就什么都没了…

    可是最后,他却为了她死了。

    呵!

    多可笑,他的行为,和他说的话,自相矛盾。

    她都忘了有多久,没有想起那个男人,那个上辈子为她死了的男人!

    一个傻瓜…

    “灵,你怎么了?”看着她脸上难掩的背上,红炎担心的问道。

    “没事儿,我们回去吧。”抿嘴一笑,回眸的瞬间,已然恢复了以往的天真。

    倏尔,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快速伸手摸了摸胸口,尔后脸色一凝,直接晕了过去。

    “灵,灵,你怎么了?”红炎脸色大变,立刻将她扶着,不停的摇晃。

    明明刚才还好好地,怎么就突然晕了?

    莫非刚才的打斗中,她受伤了不成?

    紫眸缓缓的睁开,尔后,眼泪汪汪的说了一句:“银家…银家坑到五千两银子。竟然…竟然掉了…呜呜呜…这日子没法过了…这不是要偶滴命吗…苍天啊…偶滴银子!”

    “……”红炎满脸黑线。

    他真的好想知道,如今这个为了几张银票,哭的要死要活的女人,和刚才那个不可一世的杀神,是同一个人吗。

    此刻,没人注意到,消失在树荫后面那一抹修长的身影…

    ------题外话------

    谢谢【潇筱菡】222花,【浅笑离歌】10花,【紫丶樱】20花,【修罗魅】10花,再次把《萌后》送上鲜花榜,谢谢,尘尘鞠躬o(n_n)o~

    持续求鲜花,求月票,求免费评价票,大家评价希望给个亮闪闪滴五分,谢谢大家,尘爱你们╭(╯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