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69】月夜变身

    “女皇,您没事儿吧?”绯衣立刻上前,将凤仙儿搀扶起来。

    “奇怪了,这椅子怎么会突然歪倒啊?”由于帝弑天在场,凤仙儿也没有发怒,有些自认倒霉的说着。

    绯衣下意识的朝着椅子一撇,短了一截的椅腿映入眼帘。

    “回禀女皇,这椅腿上镶金的部分被人拿走了,所以才会…”

    “……”

    不得不说,这个原因让众人一阵无语。

    椅子?某兽敏锐的捕捉到这两个字眼。

    莫非,是今天早上那把椅子。

    紫眸提溜一转,朝着椅子望去。

    上好的紫金木椅,椅身雕刻着精美绝伦的繁琐花纹,造型高贵大气上档次,唯一的美中不足就是,其中一条椅腿矮了一截…

    艾玛,果然是那个椅子。

    某兽一脸心虚的捂脸,心下不停的嘀咕着:那个不能怪银家,要怪就怪设计那把椅子的人。

    泥煤的,明明有四条腿,只有一条腿上镶金了。

    特么的真抠门,要是四条腿都镶了,它一块儿据下来,四条腿一样长,不就没这事儿了吗!

    某兽话音刚落,只见一群乌鸦“哇哇”的呼啸而过,尾部,还挂着三条相当长的黑线⊙﹏⊙

    碍于这是帝弑天的寝宫,所以椅子为什么会少了一截,根本没人敢过问。

    不过那个椅子实在是没法坐,最后白天命人搬了一个新椅子上来。

    “这次我们凤国的考题是一个九连扣,不知道君王带来的是?”沉默许久之后,凤仙儿小心翼翼的开口道。

    列国答辩大会,就是一个智力大比拼。各国会将他们收罗的最难的难题带来,然后进行抽签分组对决。

    共有八个国家参加,第一场分四个组,获胜的四个国家继续下一场。第二场分两组,最后一场就是获胜的两个国家对决。

    每个参赛国,都会提供一份珍贵的宝物,作为获胜奖品。

    也就是说,最后获胜的那一国,就可以拿走这八个国家给出的奖励。

    一般情况下,各国的比赛题目都是保密的。

    当然,也不排除会有例外。

    比如某某两个国家私交甚好,相互告知,又比如,某某国家投机取巧,利用不光彩的手段,得到别国的题目,甚至是答案。

    不过此刻凤仙儿的情况,又有别于以上两种。

    那她为毛说呢?

    因为没有办法啊!

    气压太低,气氛太冷,所以只能找这个话题了。

    反正,这次的比赛,凤国也不会是最后的赢家,再者,帝弑天虽然冷酷,可是一个坦坦荡荡的君子,所以,就算让他知道,比赛也不会出现任何纰漏的。

    凤仙儿正襟危坐,心下这样想着。

    然而,她却没有注意到,一旁一抹失落的眼神。

    开口许久,也不见帝弑天做回应,气氛似乎变得,比刚才更加尴尬了。

    “咳咳,仙儿突然想起还有些事情未处理,先行告退,就不打扰君王了。”

    其实对于如今的局面,她在来之前就已经料想到。因为每次,帝弑天都是这般冷然,已经习惯了。

    明知不可能,可是还是管不住自己的心,每次总是这样想着,哪怕是能看他一眼也好。

    如今,看到了,也该离开了…

    起身行礼,转身离开。

    自始至终,帝弑天都保持着一个姿势,敛眸颔首,抚摸着怀里的雪白。

    帝弑天是一个冷情的人,只在乎他在乎的东西。

    至于别的,跟他无关。

    哎,又是一个落花有意,流水无情啊。

    看了这么久,某兽总算是明白了。

    这位牛叉的女皇,深爱着它家天天。

    可是天天呢,偏偏是个断袖,深爱着那只桃花妖。

    然而,那只桃花妖不知道应为什么,痛恨着它家天天。

    佛说人生有七苦:生、老、病、死、怨憎悔、爱别离、求不得。

    果然,这求不得才是最高境界。

    思及此处,某兽伸爪扶额,状似深沉的感叹道:多么复杂的关系啊!

    “小东西,是不是你干的?”

    倏尔,一道磁性的嗓音从头顶飘来,某兽微楞片刻。

    什么是不是偶干的?

    偶干啥了!

    徒然间,脑子一抽,貌似想起来了。

    天天一定是问椅子的事儿…

    糟了,看情况要东窗事发啊。

    不行,它贪财的事儿要是让别人知道,有损它在大家心中的完美形象。

    所以,打死不认!

    于是乎,某兽抬头,用一种相当无辜,相当迷茫,相当单纯的眼神,望着帝弑天。

    脸上很明显的写着:银家不知道,绝对不是银家干滴,银家是一个视钱财如粪土的人,不是,是一只视钱财如粪土的兽!

    撒谎脸不红心不跳,而且能说的这般无耻的,这世上,估计除了某兽,再没别人了…

    还贪财的事儿不能让人知道?

    偶滴娘呦,都贪成这样了,你以为所有人都是瞎子,还是智障啊!

    看着它这副样子,帝弑天也不忍心说它,只是宠溺的刮了一下它的鼻子。

    “调皮!”勾唇一笑,百媚倾城。

    一滴晶莹剔透的不明液体,无声的从嘴角滑落,一双紫眸中,冒着红心。

    艾玛,天天怎么能这么帅呢。还好他不经常笑,不然它这小心脏受不鸟,迟早有一天从胸口蹦出来。

    看着小东西痴迷的样子,帝弑天的嘴角,似乎越发的温润了。

    伸手,拭去它嘴角的晶莹。

    “小东西,都流口水了!”戏愚的声音,带着掩不住的喜悦。

    这小东西对他的痴迷,他很喜欢呢。

    虾米?

    口水!

    某兽闻言,下意识伸爪。果然,摸到嘴角有湿哒哒的一片,笑脸瞬间染上了两团粉色。

    呜呜呜,丢银。

    它滴完美形象啊,毁于一旦了…

    完美形象?

    不得不说,某兽又想多了。

    没有谁会把这四个字,和它联系在一起的。

    因为它根本没有形象o(╯□╰)o

    翌日,凤国就按照约定,派人送来了白银万两,珠宝两箱子。

    “奴才参加天泽君王,万岁万岁万万岁!”

    来人是凤仙儿身边的近侍,过来之前,女皇特意交代过,不能有一丝疏忽。

    其实就算女皇不说,她们这些属下,哪敢在帝弑天这尊杀神面前放肆。

    “起来吧。”眉梢不抬,冷冷的说道。

    “谢过君王,奴才是奉女皇之命,前来送东西。”话音一落,大手一挥,立刻有几名身穿兵士服装的女子将箱子抬了上来。

    凤国是女尊国,女子为天,男子主内,所以不管官员还是士兵,都皆为女子。

    当然,这些都不是重点,重点是什么呢。

    当然是银子!

    某兽趴在帝弑天怀里,看着那些装满珠宝的箱子,口水都流出来了。

    艾玛,那个劳什子女皇还挺讲信用的。

    昨儿个刚说了愿意给白银万两,今日就抬过来了,一点儿都不心疼。

    哎,果然,土豪的世界,不是**丝能懂的。

    “代孤谢过贵国女皇。”场面上的话,还是要说的。

    “奴才一定转达,如果没有其他的事儿,奴才先行告退。”面对这天泽君王压力太大,还是早些离开为妙。

    “恩!”

    ……

    凤国的人刚刚离开,某兽伸出两只爪子一摩擦,对着箱子狂奔而去。

    银子啊银子,姐来了。

    就在跳上箱子的那一刻,倏尔,一道低沉的嗓音响起。

    “端庄…”

    ……

    闻言,正在狂奔的某兽脚下一滑,踉跄了几下,摔进了一个坚硬的怀抱。

    抬头,瞪着这个万恶的男人,某兽炸毛。

    端庄?端庄泥煤,它要怎么端庄。

    “好了小东西,别闹,国库的钥匙都给你了,你还在乎那点小钱吗。”见这小东西愠怒,帝弑天立下温和的诱哄着。

    国库钥匙?

    对哦,它怎么把这茬儿忘了,它还有一把亮闪闪的国库钥匙。

    不过,谁会嫌自己钱多啊。

    某兽朝着帝弑天翻了一个白眼,一脸鄙视。

    脸上清楚的写着:不管,那些银子和珠宝也是银家滴,都是银家滴!

    帝弑天又怎么会不清楚这小东西大的心思呢,知道它放心不下这些银子,随即开口道:“白天,将凤国送来的东西好生保管,回国后存入国库。”

    “奴才遵旨。”

    存入国库,这句话也就代表着,这些银子都归它了。

    某兽猛地抬头,在帝弑天脸上“吧唧”亲了一口,而后小嘴不禁上扬,笑的合不拢嘴。

    哦呵呵,银子啊银子,都是它的,天天真是太可爱了。

    某兽光顾着傻笑,完全没有注意到那双凤眸中闪动着的复杂的流光溢彩。

    和风习习,百花绽放。

    花园里,草丛后面,一抹白色密闭凝神。

    身体周围,环绕着淡淡的紫色尘烟。

    关于身世的记忆已经恢复,所以某兽最近除了搜刮金银珠宝之外,还抽时间修炼灵力。

    兽兽的灵力修为划分为两个阶段,二十个等级。

    在她没有被送去现代之前,它的修为已经到了顶级。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如今身子缩水不算,修为更是大打折扣,连十级都不到。

    囧!

    为了更好的保护自己,保护它在乎的人,它要加紧修炼。

    倏尔,脑海里再次回荡起祖奶奶的话语。

    要不断的强大,强大到足以面对未来的风暴!

    虽然它现在不知道祖奶奶口中的风暴是什么,也不知道,它在被送往现代之前,究竟发生了什么。

    不过,它已经预料到前路的凶险,在暴风雨来临之前,它要做好万全的准备。

    呼~

    灵力运行一周后,某兽长长的吐出了一口浊气。

    在云海城之外的地方修炼灵力,是很困难的。因为外面的空气中,能够吸收的灵力太过于稀薄。

    不过为了帝弑天,它暂时还不能离开。

    它要找到赤练草,炎龙果,定魂草,凤凰血,炼制解药。

    如今,只拿到了赤练草而已。

    看着爪子里的赤练草,某兽心中感叹道:路漫漫而修远兮,兽将上下而求索。

    “灵,快放小爷出来,快放小爷出来!”

    熟悉的童音响起,不过这语气里,含着浓浓的愤怒,委屈,还有不满。

    不用说大家也知道,这是红炎童鞋。

    离开云海城之后,某兽恢复兽兽的形态,于是乎,就把正在沉睡的红炎扔到了锦绣乾坤里。

    一听这动静就知道,这位爷醒了!

    某兽无力扶额,将锦绣乾坤打开。

    只听“嗖”的一声,一道红光飞出,落在地上之后,就化成了那个臭屁的小孩。

    “灵,你怎么可以这样对小爷呢?”一张小脸因为生气,涨得红红的。一双眸中还荡着涟漪,看起来像是受了天大的委屈似的。

    泪水咋眼眶里不停的转悠,只要一眨眼就会滚滚而落。

    ……

    看着红炎这副样子,某兽满头黑线。

    泥煤的,都五百岁了,你丫的好意思卖萌吗!

    不过,碍于打不过人家,这话只是在心里想想。

    伸爪,从“书包”里掏出一块桂花糕,递到他手里。

    “吱吱吱”喏,给你吃,算是赔罪了。

    把他仍在那里面,确实挺不好的。

    不过它也没有办法啊,一个小兽王后就已经够奇葩了,总不能身边突然冒出一个小娃娃吧。

    突然,某兽脑海里出现了一副相当诡异的画面。

    有人问:这是你什么人?

    某兽笑眯眯的答:这是我儿子…

    紧接着,画面瞬间切换成了帝弑天冰冻三尺的脸。

    这要是解释不清楚,那位大爷还不得把它一巴掌拍死啊!

    两者权衡之下,它还是选择牺牲红炎吧。

    死道友不死贫道,这是某兽为人做事的基本准则。

    “哼!”红炎看了看某兽爪子里那一小块点心,冷哼一声,相当高傲的将头转到了一边儿。

    就这么一小块点心,就像糊弄小爷我,想得美。

    于是乎,某兽再次伸爪,这次是一个鸡腿。

    香喷喷的,刚刚才顺手从御膳房拿来的,还是热的呢!

    “吱吱吱”吃不吃,不吃我就吃了。

    红炎表面上看起来仍旧不动声色,实则,一双眼珠子不停的往鸡腿上飘。

    ……

    不过,为了得到更大的权益,所以,咬定牙关不松口。

    然,某兽也不是好惹的主儿。

    见红炎不吃,它自个儿一口咬了下去。

    “吱吱吱”艾玛,真好吃,某人不吃,我就替你吃了吧!

    “你你你你…”这下红炎急了,伸出食指,指着地上吃的津津有味的某兽,气的说不出话来。

    “吱吱吱”好了,别生气了,我这不是没办法吗。

    你呢,就先在那里面委屈两天,大不了,没人的时候,我放你出来,带你吃好吃的,怎么样?

    某兽拧眉弄眼的说道,这货贪嘴,一准儿能答应。

    果然,不出所料。

    “好,成交。”

    那你先回袋子里,我现在去给你找好吃的。

    将赤练草和某个小屁孩一块儿扔回“书包”之后,某兽站了起来。

    再过两日,就是列国答辩大会。

    这几日天天看似一脸轻松,可是那股忧虑,却瞒不过它。

    比赛担忧什么,不外乎两种。

    一,担心输了;二,担心又小人从中作梗。

    为了以防万一,它也该做些准备。

    比如,制些毒药防身神马的。

    俗话说得好,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啊。

    想罢,某兽就往药房跑去。

    ——

    月上柳梢头,到处一片寂静。

    已经四月十二,虽然距离十五还差三天,不过月亮已经很圆了。

    巍峨的宫殿,即使覆盖着黑色的天幕,那庄严神秘的气息,依旧无上而浓烈。

    夜色寂寥,檀香袅袅。

    龙床上,一人一兽同枕而眠。

    因为考虑到某兽的身子小,所以帝弑天特意吩咐,做了一个较矮的枕头过来。

    透过窗户,一抹莹亮照在了沉睡的某兽身上,渐渐的,明亮的光束将它的身体包围了起来。

    光圈不断放大,再放大,隐约中,里面出现了一个模糊的人影。

    夜,无声的流逝着。

    这诡异的画面,一直持续,直到,晨光破晓。

    光圈倏尔消失,原本躺在枕头上的雪白,已然化成了一名三岁的小萝莉。

    这次的化形,比起以往而言,少了那条尾巴。

    只是,那恍如猫咪的耳朵依旧顶在头上。

    “唔~”

    伴随着这一声嘤咛,狭长的丹凤眼猛地睁开。

    ------题外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