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67】小东西,孤想你了

    “这…这是…这是什么情况啊?”看着下方成千上万的魔兽,天泽臣民有些目瞪口呆。

    “魔兽军团…我…我们的?”这么强悍的救兵,是来帮助他们的…

    “这是帮…帮我们的!”

    脑袋近乎机械的看看下方的战况,在回头对望一眼。

    没错!

    确实是帮他们的!

    众将领看着眼前这局面,已然激动地一时间说不出话来了。

    “好,好啊,王后万岁!”独孤影城看着坐在灵鹫头上的某兽,一双眼睛激动的都要哭出来了。

    他们的王后怎么能这么可爱,该死的,怎么能这么可爱!

    魔兽军团啊,那不是一般的救兵。

    他们家王上究竟走了什么运,找了这么一个宝贝!

    独孤影城双拳紧紧的握着,无形的击打在空中,即使这样,喜悦之情也难以诠释。

    “王上,这是王后搬来的救兵啊!”

    顾不得抬眸,径直对帝弑天说着。

    远远的,望着城楼上方那抹指手画脚的身影,帝弑天一向冷清的眸中,此刻闪烁着光亮,就如那极地之中升起的太阳,给大地镀上了一层金黄的暖阳,其中蕴含着复杂的情感。

    这的小东西总是能在绝望中带来希望。

    这就是他的小东西啊,就算不在他身边,也能急他所急,救他所救,出现在最关键的一刻。

    不过,那小东西究竟是什么品种,竟然能指挥万兽…

    “好啊,杀了他们!”

    “踩死这些鼠辈!”

    “好,好,就这样!”

    ……

    成百上千的魔兽,战斗力自然不言而喻。

    瞬间,城门一片混乱。

    城楼之内欢呼雀跃,一向严肃的将士的们,此刻都激动的摇旗呐喊,都要跳起来了。

    绝处逢生的喜悦,不是一般人可以体会的。

    “该死的畜生!”

    望着已经无力回天的战况,黑衣人几乎咬碎一口皓齿。

    双手一握,果决的转身。

    失败并不可怕,只要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所以保重性命才是最重要的!

    然而,帝弑天怎么可能放他走!

    黑衣人刚刚转身,就见一抹修长的身姿,从天而降。

    银色的战袍无风自舞,虽然已经变得狼狈不堪,可是那种王者气度,还是一丝未减。

    帝弑天悬空而下,沐浴着月的清辉,恍如天神下凡,威势吞吐,光芒万丈。

    “既然来了,就不必走了!”

    一如既往的冷冽,夹杂着恍如泰山般沉重的压力,铺天盖地而来。

    不用可以的表演,威严自然而浓烈。

    这就是帝弑天,一个从外形到骨子里,都绝对霸道的男人。

    “出招吧!”

    他从来都是光明正大的,即使是对待敌人,也不会使出下三滥的招数。

    公平的对决,生死凭实力。

    紧接着只听“嗖”的一声,黑衣人忽然抬起了袖箭,朝着帝弑天攻去。

    趁着这个空档,转身就要逃走。

    “铮”!

    转身的一刻,一把泛着寒光的大刀,已然横在面前。

    身子后翻,顺势拔出了腰间的软剑。

    凌空一跃,剑身左右,恍如千万条灵蛇一般。

    不过,即使他攻势再怎么迅猛,也无法和此刻的帝弑天较量。

    狂风平地而起,席卷着无数的尘埃。

    凌天刀一出,谁与争锋!

    一招禁锢!

    一招毁灭!

    银光闪过,刀气落下。

    黑衣人手中的软剑径直断裂,摔回到了地面之上。

    “噗!”一口鲜血吐出,仅仅是因为被那刀气所伤。

    凌天刀,三大神兵之一,果然名不虚传。

    “哈哈哈…哈哈哈…”黑衣人仰天大笑,之后猛地止住,一脸愤恨嫩的望着那个高贵如神谛的男人。

    “不愧是帝弑天,本主承认,本主输了。不过,即使输了,本主也不会死在你的手中!哈哈哈…”

    话音刚落,在他的狂笑之中,周身渐渐的冒出了青烟,而后,由内而外,燃起了熊熊大火。

    就好像是好莱坞大片中的地狱猎人,整个人凭空燃烧了起来。

    那红色的火焰,就好像恶魔的血盆大口,在不停的叫嚣中,燃烧殆尽。

    直到最后,化为了一堆白骨…

    首领已死,兵将也被某兽的魔兽大军打的落花流水。

    此战,大胜!

    看着一片凌乱的战场,看着损失惨重的敌军,看着被血染红的城楼。

    “我们胜利了!我们胜利了!”一句话,包含着无尽的喜悦。

    “王上万岁,王后万岁!”独孤影城带头喊了一句。

    “王上万岁,王后万岁,王上万岁,王后万岁…”

    所有的兵将,在这一刻,都热泪盈眶,脸上挂着劫后余生的喜悦,喊声一波胜过一波,久久的回荡在杨林十三州上空。

    漆黑的夜幕之下,冷风呼啸着,却难以掩盖这无尽的兴奋。

    后来这一战,被记为是天泽历史上,为数稀少的一次以少胜多的战役。

    天泽王上王后并肩而战,一最少的损失,消灭了三国叛乱,收回了三块封地,再一次扩大天泽版图。

    后来传言,在这次的战争里,天泽有神相助,所向披靡。

    也有传言说,是王后带来了天兵天将,消灭了二十万敌军。

    ……

    不管是哪一个版本,总之,杨林十三州一战,永久的刻在了人们的心里,也永久的刻在了历史长河的轨道上。

    ——

    黎明的曙光渐渐的出现在地平线上,恍如灯塔,照亮了夜的沉重。

    战争已经停止在了,杨林十三州州城,已然恢复了以往的祥和寂静,好似昨夜的如火如荼,只是一场梦境。

    然,地上的尸体遍布,空气中充斥着的死血腥味,都无声的诉说着在这里经历了什么。

    在战争结束之后,那数以万计的魔兽军团以最快的速度撤离而去。

    此刻,众兵士都很不淡定的,目光闪躲的往上空望去。

    只因为,那只灵鹫还在。

    而且,还多了一条青龙。

    龙啊!

    传说中的神秘生物,他们真的没想到,竟然能亲眼看到。

    不过,那君临天下的气势,实在让他们无法直视。

    可是又忍不住好奇,所以只能偷瞄一眼。

    半空中,某兽仍旧坐在银风的头上。

    青岚因为不放心灵儿,所以也过来看看。

    “王上,你真的不跟我们回云海城吗?”

    青岚目光温和的说着,没有丝毫不愉快,亦没有一丝强求的味道。

    这就是青岚,一个能够掌管云海,严谨到一丝不苟的铁面丞相,一个可以纵容灵儿胡作非为,无法无天的青梅竹马。

    某兽快速的点点头,倒不是它不想回去,只是放心不下天天。

    “恩恩,银家暂时不能回去,银家还有些事情没有处理好呢。”

    真的,它发誓,它之所以留下了,只是为了给天天解毒,报答它的救命之恩,没有别的。

    真的!

    其实某兽完全没有发现,它心里重复强调着的“真的”,根本就是欲盖弥彰,自欺欺人而已。

    看着灵儿这个心虚的样子,青岚只是宠溺的笑笑,并没有再说什么。

    “青岚哥哥,银家不在的时候,云海城还要麻烦你管理了。嘻嘻,辛苦你啦!”

    抓紧机会,赶紧卖萌。纵身一跃,跳到了青岚的背上滚了滚,以示感谢。

    对于灵儿这个样子,青岚早就习惯了,其实就算它不这样,只要它开口,他从不拒绝。

    “那好吧,王上,你在外面要自己小心一些。有什么难事儿,就回来找我。”

    “嗯嗯嗯,还是青岚哥哥最好了。”某兽笑的一脸谄媚。

    “咳咳,难道银风哥哥就不好了?”

    一旁威风凛凛的银风故意咳嗽了一声,状似生气的说着。

    ……囧

    某灵回头,甜甜一笑。

    “银风哥哥也最好啦!”

    好吧,其实在某兽眼里,“最”就是大白菜,随便用,而且还不会透支。

    不过,很显然,某兽把一件很重要的事儿给忘了。

    城楼之上,看着那小东西和那条青龙的互动,那份熟悉,那份自然,那份亲昵,狭长的眸中风起云涌。

    如果他看的不错,那条青龙和那只灵鹫,就是魔兽军团的领导人。

    虽然是兽,可是却难掩盖那种大将之风。

    想必,它们应该云海森林中的重量级人物。

    这样的人物,能被小东西请出来,他们之间的关系…

    一想到这里,帝弑天不禁双拳紧握,咯咯作响。

    于是乎,位于帝弑天旁侧的独孤影城,很自然的,很无辜的被这股低气压不停的洗礼着。

    那叫一个透心凉啊!

    看看王上那即将结冰的眼眸,独孤影城不停的在心里祈祷着:王后娘娘,您赶快下来吧。不然的话,微臣就要被王上散发的寒意凝固成冰雕了…

    正在半空中,惜惜话别的某兽,不知怎么的,突然打了一个寒战。

    伸爪,摸了摸尖耸的小鼻子。

    奇怪,怎么这么冷啊?

    某兽心下疑惑道,青岚自然也察觉到了来自天泽君王的目光。

    黎明之下,风华绝代。那从眉心里散发的高傲,冷冽,似有似无的沉淀在刚毅的轮廓里。

    光线暗沉,有些看不清楚他的面容,只是那双丹凤眼,隐隐泛光。

    似开启的棺木,似魔鬼的复活,似天地之间仅存的王者,似吞噬天地黑暗气息将大地再次笼罩了。

    紧紧是一刹那的眸光交汇,心下没来由的一颤。

    这个男人,不简单…

    而且,那深邃的眸中,莹莹跳动着复杂的情感。

    奇怪了,灵儿的命定之人不是已经出现了吗?

    为什么在他身上,也感觉到了那种熟悉的磁场…

    最终,帝弑天还是忍不住了。

    一个闪身,径直向某兽而来。

    青岚勾唇一笑,“好了灵儿,青岚哥哥该走了。不然,还得打一架…”

    话音一落,白光一闪,就消失在了原地。

    虾米?某兽还没有反应过来这话的意思,青岚和银风已经不见了。

    看来这空间秘术果然好用啊。

    某兽不禁感叹道。

    可是它忘了,它还在半空中。

    银风他们走了…

    啊!

    一声鬼叫响起,从半空中径直下落。

    妈妈咪呀,这下要摔成肉泥了!

    某兽下意识的伸爪捂脸,头可断血可流,脸蛋不能毁啊。

    下一刻,就摔进了一个熟悉的怀抱。

    小鼻子嗅了嗅,松开爪子。

    下一刻,一张熟悉的容颜映入眼帘。

    熟悉的丹凤眼,熟悉的鼻梁,熟悉的唇线,不管看了多少次,还是那么的迷人。

    虽然只离开了几天的时间,可是它不得不承认,它思念他了。

    尤其是,在听到他被困的消息,它心乱的无以复加。

    尤其是,在看到他憔悴染血的面容,它心痛的无以复加。

    第一次,它这么强烈的害怕,害怕这个男人出事。

    不过还好,它赶来了。

    不自觉的伸爪,摸上了这张看了千百遍,想了千百遍的脸。

    最后情不自禁的伸爪,抱住了帝弑天的脖子。

    “吱吱吱”天天,银家回来了。

    某兽发现,从云海森林出来之后,它的身子竟然奇妙的大了一圈。

    现在这个体型,就跟猫咪差不多大。

    双爪伸出了。可以勾住帝弑天的脖子。

    当然,不能完全抱住了。

    不过,也不至于会掉下来。

    况且,下面还有一双大掌托着。

    看着这小东西撒娇的模样,帝弑天心里有什么气都被冲淡了。

    它这样,他如何气的起来。

    “小东西,孤也想你了…”低沉的声线,沙哑到了极点,带着浓重的颤音,流露着不该属于这个男人的脆弱。

    一只手托着它,一只手不停的抚摸着它的毛发。

    那样小心翼翼的,好像捧着什么最珍贵的珍宝。

    不过几天而已,却好像经历了几个世纪那么漫长。

    每天,都在忧心忡忡中度过。

    想着它怎么样了,是活着还是…

    那样的日子,他怕了,真的怕了。

    一人一兽,就那样悬在半空中,相互依偎着。

    太阳,渐渐的升起来,阳光打在他们身上,镀上了一层金色。

    一时间,仿佛天地间只剩下他们了。

    城楼之下,所有的士兵和百姓,都痴痴的凝望着这一幕。

    眼中,没有惊讶,没有嘲讽,没有戏愚。

    有的,只是欣慰和祝愿。

    这是他们最敬爱的王上王后,也是浴血奋战一夜,誓死捍卫城池的英雄。

    “王上万岁,王后万岁,王上万岁,王后万岁…”

    整个州城内外,众人齐声高呼着…

    战役平息后,帝弑天等人再度整装待发,踏上了去往天启之路。

    和风习习,暖阳高照。

    在经历了狂风暴雨的冲洗之后,空气中充满了清新。

    百花艳艳,芳草萋萋,所有的一切,都在宣誓着,春姑娘的到来。

    “启禀王上,叛乱三国的财产已经尽数收回,土地也划到了天泽版图中,这战一就是两个字——痛快!”

    硕大的马车之内,独孤影城拿着奏报,脸上的喜悦之情溢于言表。

    不仅扩大了版图,还起到了敲山震虎的作用,无形中,还给这次的天启之行,扬了威。

    这次列国答辩,那些想要耍手段的小国,心里也会多份考量。

    “而且据调查,魅国就是‘老鬼’的伪装,也是他们的大本营。‘老鬼’里面的人,大部分都是前朝余孽,他们之所以一直针对王上,是想着要复国。所以这次,我们不仅保住了杨林十三州,就连‘老鬼’的势力都一并铲除了。”

    “老鬼”与王上作对多年,一直是隐藏在暗处的势力,做事稳健,从不会轻易留下线索,一直是王上心头的一患。

    现在,终于连根拔起了。

    某兽蹲在帝弑天怀里,在听了独孤影城的话之后,直接转过了身子,用屁股对着他。

    铲除个鬼,这件事明明还有问题…

    某兽放了个白眼,讪讪的说道。

    至于帝弑天,一直闭目凝神。

    察觉了怀里小东西的动静,倏尔睁开了眼睛。

    微微颔首,将独孤影城手里的奏报拿了过来,大掌一握,化成了粉碎。

    “王上,难道说…”

    这会儿,独孤影城似乎也察觉出了不对劲,眉头深锁,下意识问道。